離開獄所,重獲自由,回歸社會開始一段嶄新的人生,對于刑釋解教人員來說,無疑是值得欣喜的。可是,從頭再來並不是那麼輕而易舉:自身文化水平低,經濟基礎差,缺乏勞動技能,社會歧視……刑釋解教人員的就業安置一直是個“老大難”問題。一些刑釋解教人員因為長期找不到合適的工作,而再次選擇了違法犯罪。    如何讓刑釋解教人員真正融入社會,找到安身立命之地?河北、安徽、山東等地進行了積極的探索嘗試,讓這一特殊群體找到了屬于自己的一方藍天。

    【石家莊】重新犯罪“零紀錄”

    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有一所藍天職業培訓中心。跟一般的培訓中心不同,這是全國首家以接受“三無”(無家可歸、無業可就、無經濟來源人員)為主的刑釋解教人員職業培訓中心。

    據統計,1998年以來,石家莊市平均每年有刑釋解教人員1500名左右,其中“三無”人員約佔1/5。“這一人群重新犯罪比例較大,他們再次犯罪對社會造成的危害往往也更大。”石家莊市司法局局長李錫海說。

    2003年1月,由政府投資撥款的藍天職業培訓中心成立。“中心成立伊始,便深入調查了解社會需求、掌握各職業技術學校師資力量情況、摸清刑釋解教人員培訓意向。”李錫海介紹說,最後確定了維修業、服務業、種植業、養殖業和汽車駕駛5大類30多個項目的培訓內容。並根據刑釋解教人員的文化水平,確定以2至4個月的短期培訓為主。

    培訓中心同時把思想道德教育與勞動技能培訓相結合,增強了參訓人員的法制觀念和明辨是非能力。為加強對學員的教育管理,培訓中心還將集中大課教育與個別重點幫教相結合,注重因人施教。在學員進入代培學校之前,通過勞動就業保障部門對代培學校提出重點管理和避免歧視等具體要求。

    學員培訓結業時,經有關部門考核,頒發國家承認的技術資格證書。三年多來,中心共組織培訓17期,培訓刑釋解教人員386人,97%的學員實現了就業。

    “2004年至2007年,經過培訓的刑釋解教人員卻創造了重新犯罪的‘零紀錄’。”李錫海自豪地說。

    學員張迎青在17歲和31歲時兩次“進宮”都是因為沒有就業技能,無業可就而違法犯罪。在培訓中心學習了焊接技術後,他不僅在一所技校當了電氣焊教師,還帶出了十幾名徒弟。前不久,張迎青還向所在單位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為使學員結業後能夠及早找到合適工作,培訓中心積極與各縣(市)區司法局和勞動保障部門聯係,協調有關部門為學員跑辦貸款、減免稅收、租賃場地,做到從招生培訓,到結業安置全程服務。

    刑釋解教人員吳立偉的話代表了不少學員的心聲:“學好技能,本事是自己的。要沒這個培訓中心,我保不準兒還得回監獄去。”

    【祁門】服務卡鋪就致富路

    祁門縣地處安徽南端,近年來全縣278名刑釋解教人員,有8人創辦了私營企業,38人從事運輸服務業,138人從事種養業。有8人入了黨,9人被選為村、組幹部,4人當選縣、鄉鎮人大代表。

    “對于刑釋解教人員來說,只有‘安其身’,才能‘穩其心’。祁門縣因人而異,使不同類型的刑釋解教人員都能找到生活出路。”祁門縣縣長張敏說。

    犯罪前有工作單位且刑期較短、改造較好的人員,回歸後盡量由原單位安置。家庭條件極差、生活無著的,司法所和安置幫教組織協調有關部門給予臨時性救助。年老體弱、符合低保條件的刑釋解教人員,由民政部門優先安排低保。

    在祁門縣,不少刑釋解教人員都能得到“連心卡、服務卡”。可別小看這小小的卡,憑著它,刑釋解教人員可以直接在信用社貸款3000元至5000元。

    刑釋人員陳國輝就是這張卡片的受益者。2002年回鄉後,幫教人員及時登門幫助他籌集資金,解決木材加工配額計劃,幫助他創辦了木材加工廠。致富後,他又投資30萬元創辦了竹篾拉絲廠和酒店,錄用員工12人,其中刑釋人員3人。

    對像陳國輝這樣的刑釋解教人員,祁門縣通過發放小額信貸和貼息貸款等形式,積極扶持他們發展生產。三年來全縣為刑釋解教人員發放生產經營性貸款近200萬元。

    部分刑釋解教人員回鄉後,因無一技之長而難以就業,祁門縣舉辦了各類培訓班,不斷強化農村實用技術培訓和技術指導服務。全縣278名刑釋解教人員有225人接受過各類技術培訓。

    “為幫助刑釋解教人員克服自卑感和失落感,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氣,祁門縣針對幫教對象的不同情況,實行分類施教。”張敏介紹說。

    對無家可歸、無業可就、無親可投的“三無”人員或在監所表現較差、有可能重新違法犯罪的人員,基層司法所、公安派出所會同村幫教小組採取“三幫一”聯合幫教。定期上門了解他們的生產、生活情況和思想動態,幫助他們解決思想上、生活上存在的問題和困難,鼓勵他們樹立生活信心。

    在監所表現較好、有一技之長的刑釋解教人員,則由一名司法所工作人員或鄉幹部、村幹部與一名對口技術人員實行“二幫一”制,通過技術扶持,使他們盡快自強自立。在監所表現較好、家庭條件較好的刑釋解教人員則採取“一幫一”制,由一名司法所工作人員或鄉、村幹部或親朋好友幫教,通過親情友情感化,促使他們重新做人。

    “三種幫教形式都簽訂幫教協議書,明確幫教人和幫教對象的權利和義務。”張敏表示。

    【青島】就業安置前移至獄所

    獄所的封閉環境,使身處其中的服刑在教人員往往在離開後面對陌生的環境無所適從。而獄所內的技能培訓有時也會與社會需求脫鉤,使得刑釋解教人員學到的本領在回歸社會後難有“用武之地”。

    教育改造與安置幫教的“一體化”幫助青島解決了這一難題。

    “青島市的2所監獄和1個勞教所與各區(市)司法局聯合開展了技能培訓。”青島市司法局局長馬國華介紹,根據獄所生產需要和社會就業情況共同確定職業技能培訓科目和內容,把獄所生產技能培訓與社會就業技能培訓相結合,為服刑在教人員將來的就業奠定基石。

    職業介紹機構、就業指導中心和勞動就業市場也出現在青島市的獄所內。它們可以為服刑在教人員提供勞動力信息咨詢、創業信息咨詢、就業政策咨詢和創業項目評估、推廣,減少將來擇業的盲目性。

    技能學會了,就業信息掌握了,該去哪裏找工作呢?馬國華表示,獄所內職業技能大比武的開展和人才招聘會的舉辦,吸引了上百家尋覓人才企業的目光。不少服刑在教人員出獄所前就與企業簽訂了勞動合同。

    根據刑釋解教人員的技術特長、家庭住址、入獄所前情況等因素,青島市健全完善了多渠道分類安置體係。分類做好務農安置、回原單位安置、就學安置、基地安置、救助安置(安排社區公益崗位、享受社會低保)、幫扶安置(幫助自謀職業、安排農貿市場攤位)六個方面的安置工作,努力使刑釋解教人員有業可就、有事可做、有家可歸。

    “近三年來,青島市建立各類過渡性安置實體、基地112個,刑釋解教人員安置率達97%,幫教率達99%,重新違法犯罪率始終被控制在1.8%以內。”馬國華說。

    此外,青島市獄所還與區(市)司法局聯手建立了解危助困聯絡制度。獄所與服刑在教人員家屬、社會幫教安置組織聯合簽署幫教協議書,定期排查服刑在教人員中長期無人會見、老人孩子無人照管、家庭婚姻關係危機等突出問題,搭建起三方共同幫扶教育、促進改造的平臺。

    “為幫助刑釋解教人員切實解決生活困難,我們還以最低生活保障線為標準,建立了刑釋解教人員社會保障制度。”馬國華介紹說,青島市司法局協調工商、勞動、財政、民政、市場建設服務中心及共青團等有關部門,為刑釋解教人員全面落實各項安置優惠措施和社會保障措施。

    【新聞鏈接】

    中央綜治委副主任、中央綜治委刑釋解教人員安置幫教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中央綜治辦主任陳冀平1月21日在中央綜治委刑釋解教人員安置幫教工作領導小組暨調查摸底工作電視電話會上強調,各級黨委政府和政法綜治部門,要站在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戰略高度,認真學習貫徹黨的十七大精神,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把刑釋解教人員安置幫教工作作為平安建設的重要內容,堅持以人為本,全面落實安置幫教各項工作措施,最大限度地預防和減少重新違法犯罪,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構建和諧社會,為奧運會成功舉辦創造良好的社會治安環境。

    陳冀平指出,各級黨委政府要從保一方平安、促和諧穩定的高度,從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的角度,安排必要的人力、物力、財力來做好刑釋解教人員安置幫教工作。逐步建立由政府出資的過渡性安置企業,並給予一定的政策扶持,讓轄區內刑釋解教人員有安身就業處所。刑釋解教人員安置幫教工作機構和綜治成員單位要充分發揮職能作用,互相配合,齊抓共管,確保幫扶教育到位。(記者 柴黎)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legal/2008-01/26/content_7499686.ht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