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8-02-13 12:04:22  

  中評社香港2月13日電/韓國《朝鮮日報》今天刊登社評說,據說,從幾年前開始,露宿者一到夜裡就會隨時爬上崇禮門的城樓,在這里睡覺、煮方便麵、喝酒。這是在首爾站和附近地下道一帶流浪的露宿者異口同聲的經驗之談。

  “寄宿在崇禮門的少說也有5、6人。”“冷的話就在鐵罐裡生火睡覺。”“一周前還在夜裡爬上城樓,10多人聚在一起喝燒酒。”“一到夏天,涼快的城樓會聚集30人左右。大小便臭氣熏天,燒酒瓶、米酒瓶、餅干袋到處都是。”從他們透露的情況看,崇禮門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從受國家保護的國寶位置上被推了下來。

  社評說,露宿者透露說,他們把從工地偷來的兩個梯子搭在閉路電視攝像頭拍不到的崇禮門側面的兩個角上,頻繁進出。露宿者們說,警衛公司職員聽到紅外線感知器警報後出動,把露宿者帶走,但深夜裡就不會趕他們走,讓他們待在那裡或乾脆不過去看。

  管轄崇禮門的首爾中區廳於2005年決定每月支付給警衛公司12萬韓元,讓他們負責崇禮門的警衛工作。每月12萬韓元相當於一套雅致的單獨住宅需要的警衛費用。讓無人警衛系統負責一號國寶的夜間警衛工作本身就已經很荒唐,而連這個也只是對普通家庭的警衛水平,這種想法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據說,由於露宿者等擅闖崇禮門的人比預想要多,所以該警衛公司在兩個月後要求把待遇提高到每月30萬韓元並簽訂了新的合同。監督當局當時就應該意識到崇禮門的安全受威脅,而從2月份開始,卻又把警衛工作交給了一家目的在於宣傳,主動免費負責警衛工作的另一家公司。

  社評指出,據說,11日被捕的崇禮門縱火嫌疑犯兩年前曾在昌慶宮文政殿縱火,被判緩期後獲釋,然後開始到處尋找下一個文化遺產作為縱火目標。他自己坦白說,本來看好了宗廟,但由於對夜間出入的控制很嚴格,所以“選擇了警衛鬆懈、容易靠近的崇禮門”。可以說,崇禮門的災難遲早都會來。漏洞百出的國家系統最終使崇禮門葬身火海。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05/6/7/5/100567580.html?coluid=70&kindid=1852&docid=100567580&mdate=0213120422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