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朴梓

昨天電視新聞及報載一名在彰化頗有名氣的賴姓婦產科醫師,出身醫生世家,家境優渥,因故約於廿年前開始自我放逐,成為街頭遊民。近日寒流來襲,縮在街頭一角,被送到安養院安置。本人與這位賴醫師在彰化市文化中心及圖書館有數面之緣,也有過簡短的交談,對他的印象是「不與人爭、本分的活在自己的世界」。在現今多元的社會,賴醫師只要不危害別人,不做違法的事,他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理應受完全的尊重,這是現今文明社會人與人相互對待的基本。但是現在經媒體大肆報導後,很難相信他以後可以再自由的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很擔心他以後重返社會後的安全。

尤其讓人難以理解的,新聞畫面竟是彰化縣政府社會處的課長,推著賴醫師坐著輪椅毫無遮掩的正對著鏡頭緩緩靠近,並接受記者訪問,上了全國的版面。社會處用了公資源做了「善事」,宣傳的效果是如願達到了,但是以社會處的專業,難道不知道這位賴醫師是一位極需保護的人嗎?社會處處理賴醫師事件「社會工作」的作法,真教人捏一把冷汗。(作者為公務員)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feb/19/today-o8.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