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2008-02-20 09:37:58 來源:新華網湖南頻道 【關閉

    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他們像候鳥一樣不停地遷徙。城市流浪乞討者,一個居無定所的特殊群體,盡管過著饑飽無時的生活,但當救助部門伸出溫暖的雙手時,他們仍然選擇流浪。    城市“漂泊族”,何日是歸程?

長沙市救助管理站一角  新華社記者黃興華攝

    多數流浪者不願進救助站

    民政救助站曾被流浪乞討者稱之為“生命的港灣”。2003年國務院頒布實施的《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下稱《救助管理辦法》)明確規定,“縣級以上城市人民政府應當根據需要設立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站”,“應當採取積極措施及時救助流浪乞討人員”。但記者在採訪時發現,近年,一些城市的流浪者,寧願選擇繼續流浪,不願接受救助。

    2月1日,漫天飛舞的大雪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長沙火車站不遠處一地下停車場偏僻的角落裏,一位40歲左右的中年人和衣倒在幾塊硬紙板鋪好的“床”上,身上蓋著一床成色還算新的棉被,旁邊則是一堆廢舊報紙和破銅爛鐵。

    長沙市救助站副站長陳年喜和他的搜救隊員上街搜救時來到這裏。陳年喜徑直走到這位漢子跟前,像是對老朋友說:“老魯,今晚氣溫太低了,還是跟我們一起去救助站吧!”

    氣象部門預報,當天氣溫最高零度,最低零下5度。

搜救人員在街上動員流浪漢接受救助  新華社記者黃興華攝 

    被稱為老魯的人懶懶地睜開眼睛,沒好氣地說:“早跟你們說了,我跟你們去了,是可以享幾天清福,但我這些破爛怎麼處理。要知道,我還靠它換錢給家裏置辦年貨呢。”

    今年42歲的老魯來自湖南常德市一偏僻農村,家裏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全靠他在外拾破爛維持生計。前幾天,搜救隊幾次找到他,想帶他回站裏,但都被他以同樣的理由拒絕。最後,搜救隊員們從車上抱來一床棉被、一雙棉鞋,還留下兩包方便面、兩包餅幹後才離開。

    在1月中旬以來的罕見冰雪災害中,廣州救助隊啟動黃色防寒救助體係,每天都上街搜救流浪乞討人員。但盡管寒氣逼人,救助服務隊深夜巡城時, 多數露宿者不願進救助站。

    當地媒體報道,1月17日夜,中山三院門口,搜救隊隊長曾鵬發現三個跪倒在地,向行人乞討。三名乞討者掀開頭巾,竟是一位年輕的婦女和兩個幼童。救助隊員心疼地說:“這麼冷的天,怎麼讓兩個孩子跪在這裏,快,把衣服穿上。”那位婦女睜大眼睛,一臉防備,把孩子摟在身邊。救助隊員再三勸說:“孩子這麼小要凍壞了,跟我們去救助站吧,那裏暖和,避避寒,讓孩子睡個好覺。”但年輕婦女執意拒絕,“不,我們不去,我們有住的地方。”

    軟泡硬磨,最終還是沒能聽從勸告,年輕婦女背起幼兒收拾行囊離去。

三大因素影響救助

長沙市救助站內流浪人員在看電視  新華社記者黃興華攝

    記者日前來到長沙市救助管理站辦公樓,在這後面,便是為流浪乞討人員安排的幹靜整齊的救助區。這裏的房間有十多平方米,一般只睡4人,結實的木板床上被褥整潔,床單平整,還有專門洗漱的水房,就餐的飯廳。正在這裏接受救助的流浪人員告訴記者,他們來這裏後,一日三餐,早餐饅頭、包子、稀飯、小菜,一樣不少。另外兩頓正餐,基本是一葷兩素。晚上,他們還可以集體看電視。

    但就是這樣一個頗為溫馨的“避風港”,流浪乞討者為什麼不願“光臨”呢?救助站的負責同志分析,不外乎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首先,按有關規定,救助站對流浪乞討人員的救助是一項臨時性社會救助措施,救助工作一般不超過10天,超過期限後救助站工作人員會勸服被救助人返鄉。乞討人員則認為,與其在家受窮,不如進城乞討。

    1月25日下午1點,重慶市市區,一名68歲的流浪老人引起重慶市救助管理站同志的注意。救助隊員給他面包,他欣然接受;給他尼子大衣,他也接受。但表示救助站可以幫助他回老家時,他卻搖頭拒絕了。

    救助隊員們打聽後才知道,這個名叫譚桂林的老人來自重慶銅梁,那天早上才從當地救助站拿到回家的火車票,但他並不想回家。

    “家裏沒有吃沒有穿,我回去做什麼?”

    對他而言,也許,無依無靠的他,回家走的就是一條比流浪還要艱難的路。盡管百般勸導,他還是選擇了流浪。

岳陽市救助站工作人員在立交橋下救助流浪人員  新華社記者黃興華攝

    其次,流浪乞討人員在救助站沒有“自由”。被救助者進入救助管理站後,工作人員一般是不允許他們隨便外出走動的,因為如果不這麼做,救助站很可能會變成“食堂+旅館”,救助工作也就失去了本來的意義。而對于流浪乞討者而言,他們平時遊走于城市的各個角落,一下子過上救助站的生活,確實度日如年。

    再次,救助站除了“包吃包住”,並為流浪乞討者提供返程車票處,一般不會給乞討者現錢。這樣,許多以拾破爛為生甚至乞討為“職業”的人就沒有了“經濟收入”,他們感到劃不來。

    1月30日,地處湘北的岳陽市區琵琶王立交橋下,當地救助人員找到一名以橋洞為“家”的李姓流浪老人,大家勸他去救助站。老人擔心自己撿來的廢舊什物被別人偷走,沒有成行。最後,工作人員只好給他留下一床被子和幾件衣服,還給他留下充足的食物和飲水。

    “平時接受救助的最多的是突然遭遇不幸的那些人,”岳陽市救助站負責人告訴記者,“有的差旅途中盤纏不夠,或被偷被搶被騙,這些人舉目無親時往往需要得到救助。”

    “當然,也有相當部分是流落街頭的精神病患者或智力障礙患者。對于這些沒有民事行為能力的人,我們往往採取‘強制’措施,對其進行保護。”這位負責人說。

流浪朋友,請與我們同行

圖片說明:流浪人員坐地不起,不願接受救助。 來源:重慶晚報

資料圖片

    越來越多的流浪乞討人員不願走進救助站,引起社會人士的擔憂。

    一些城市的城管執法隊員認為,對于流浪乞討者而言,乞討是他們的權利,但有些乞討者的確有點不像話,每當看到外國人,拼命往上“貼”,不要個幾十幾百元不走人。

    “這麼多的乞討者的確影響城市形象。”

    “我們沒有強制權,不能趕他們走,又不能把他們送回家,的確讓人頭痛。”一名城管隊員表示。

    同樣頭痛的還有街上執勤的民警。

    新的《救助管理辦法》實施以來,公安民警對于以前叫做“居無定所”的人員沒有了強制權,即使公安民警“收”了這些人,也沒有地方“容”他們了,因為收容遣送站不存在了。

    “現在,我們勸說乞討者自願接受救助。如果將他們強制送進救助站,流浪乞討者甚至還可以告民警。”一名民警說。

重慶解放碑步行街的流浪兒結束了流浪生活 記者 錢波 攝

    長沙市救助管理站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表示了自己的不解。他說,在以往實施的《收容遣送辦法》中,那時流浪乞討者對政府收容制度產生“敬畏”情有可原。但在《救助管理辦法》中,大部分義務是給救助站規定的,我們更多地看到的是對被收容遣送人員的義務要求,如救助站應根據受助人員的需要提供5項救助,如食物、住處等。並強調應當按性別分室住宿,女性受助人員應當由女性工作人員管理。救助人員的職責與被救助人員嚴格區分,違反職責要承擔相應責任,等等。可以說政府充分考慮到了被救助人員的生活方便舒適,但不知為何,仍然叫好不叫座。

    “其實,幹我們這一行,平時累點算不了什麼,最難受的是你想去救助別人,對方也確實需要救助,但就是不向你求助,甚至你去施救,卻根本不領情。每當這個時候,我特別想對他們說,流浪朋友,請與我們同行!”(黃興華)

(責任編輯 陳輝)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hb.xinhuanet.com/jdwt/2008-02/20/content_12493564_2.ht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