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news.sina.com 2008年02月21日 02:13 鳳凰衛視

  

  孕婦和尚都是假的

  

  假夫妻打組合行乞

  

  在外討錢在家蓋樓

  在外討錢在家蓋樓

  現在街上向你乞討的人,很可能是“職業乞丐”。據了解,他們乞討收入最高一天可達上千元。

  解放碑街道“勸導組”至今勸導的近兩千乞丐中,真正缺衣少食需要救助的窮人基本上沒有。

  職業乞丐乞討術

  ☆惡人控制弱者 最為惡劣的乞討方式,是健康成年人控制未成年人、殘疾人為其乞討。比如賣花姑娘、賣藝小孩等,多屬此類。為了能撈到更多錢,那些健康的成年人往往讓這些未成年人缺衣少吃,甚至不惜將孩子致殘。

  春節期間,大禮堂附近有一殘疾男孩長期赤膊乞討,救助站工作人員見狀送上御寒衣服、食品等,均被男孩拒絕。知情人透露,男孩被人操控,如果接下除錢以外的物品就會挨打。而赤膊也是應操控者要求,因為“穿起衣服哪會有人給錢?”

  ☆突出自身殘疾 解放碑好吃街沿線,長期活躍著一名坐在板車上、僅有半截身子的乞討婦女。在節假日,常有一個孩子在前面拖著板車沿路行乞。經調查,該女子來自四川鄰水,已來渝行乞數年。目前,其家中不僅養了數十頭豬,還修起三樓一底的樓房,全部都由其行乞所得而來。據稱,在節假日,她曾創下一天逾千元的最高收入紀錄。

  ☆操縱殘疾孩子 羅漢寺附近,有一青年失明男子在此長期賣唱,每天收入在200元左右。勸導隊員上前勸他去救助站或向政府申請救助時,數次被躲在附近的一中年男子打傷。後查實,動手的中年男子是失明者的父親,他操縱兒子乞討,討到錢後就去酗酒。

  璧山丁家一戶三口之家,父母身強力壯可以打工掙錢。為了“快速致富”,夫妻倆將頭部長腫瘤變形(外號“大腦殼”)的女兒每天送到解放碑乞討,平均每天的收入也在200元左右,家中已蓋起兩棟樓房。

  ☆老嫗悲情磕頭 年邁老嫗跪在寒風中,顫顫巍巍,雞啄米似地磕頭討錢。在其身旁多放有已幹透的饅頭等食物,看著讓人心酸。調查發現,這類老太多來自安徽、河南等地,她們家中多已達到“衣食無憂”的程度。不過,每逢農閒季節,她們常常結伴出行乞討。

  ☆吉利話扭倒費 身強體健的中年壯漢也有自己的乞討之道:在開門營業的攤點前耍獅子、打快板、送財神,不給錢就不走人,磨到你給錢為止。

  ☆假夫妻打組合 經常過往八一路的市民可能曾留意到:在步行街口坐著一對賣唱的盲人。絕大多數人都會認為他們是一對夫妻,但事實上並不是。用時下流行的話來說,他們不過是打了個組合──每天乞討所得五五分成。

  對於這樣的組合而言,經常有小動作發生──在他們面前裝錢的盤子里,極少能夠看見5元以上面額的錢幣。那是因為每逢有大錢出現,有微弱光感的老男人一旦發現顏色不同的錢,便趁老女人不注意,悄悄收起來,搓成卷,卷在褲腳處藏起來。老女人也一樣,互相藏錢,渾水摸魚。

  職業乞丐偽裝術

  ★孕婦葬夫 鬧市街頭,一婦女挺著大肚子跪在地上,面前擺放著張“火化証明”。她們通常的說法是:丈夫在渝遇車禍或工傷過世,她現在身無分文。為了即將出生的孩子和早日將丈夫的骨灰送回鄉安葬,請路人資助路費。

  揭秘:此類“孕婦”高聳的肚子多是小枕頭、舊衣服墊成。

  ★學生挨餓 城區街頭,學生模樣的男女坐在地上,用粉筆在地下寫著“找不到工作,太餓了”等,且明文寫到只要三五塊錢之類的。

  揭秘:這些“學生”不過是一些面相較稚氣的成年人。他們多來自貴州都勻,常棲身于菜園壩火車站等地,有較明顯的季節性──學生放假之際是其活動頻繁之時。

  ★人工殘疾 人來人往的街頭,一僅有半截腿的駝背孩子匍匐在一塊鐵板車上,推著一個破爛不堪的飯盆艱難前行。

  揭秘:這個“殘疾人”通常在晚上八九點鐘後,會卸下“全副武裝”──腿本是蜷曲著捆住,外面加上輪胎皮包裹,連“駝背”也是假的。換上幹淨衣服後,他們又變回手腳俱全的健全人。

  ★討錢葬親 一兩個十來歲左右的小孩(多是一男一女),披麻戴孝跪在街頭,捧著一年長者的“遺像”或者“骨灰盒”,多稱父母過世,無錢安葬等,向過往市民討要下葬費。

  揭秘:在兩年多的勸導工作中,每逢碰到這樣的情況,解放碑街道“勸導組”工作人員都會要求其透露真實身份,表示查實情況後將報告政府解決其實際困難。然而,最後結果統一是──“孝子”立馬卷鋪蓋走人。曾有熱心市民將此類求助的孩子護送到市救助站。不過,還沒等孩子在救助站過夜,就有自稱是其父母的人進站,將孩子領走。

  ★孩子生病 大賓館門口或者鬧市區街頭,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抱著一個昏睡不醒的小孩,可憐巴巴攔住路人,稱從外地來, 孩子突然生病,錢又被盜了,要點錢給孩子看病雲雲。

  揭秘:這些婦女懷中的孩子是以每月三五百元的價錢從鄉下“租”來的。為了能讓孩子長期保持昏睡的狀態,她們強制性地給孩子灌含有安眠藥的奶、水。

  ★僧尼化緣 大街上,一個身著出家人服裝的婦女或男子,冷不丁地遞給你一張號稱開過光的護身符。當你接下後,他們會繼續告訴你“我們正在集資修廟,希望你能夠施舍幾個小錢”,並稱你的善舉會得到佛祖保佑等等。

  揭秘:這些人通常是喬裝打扮的“俗人”。被有關部門抓到後,他們都坦言:那些“開過光”的護身符,全部是打批發而來。

  [1] [2] [下一頁]

  

  孕婦和尚都是假的

  

  假夫妻打組合行乞

  

  在外討錢在家蓋樓

  施舍前請你擦亮眼

  為了讓好心市民的愛心不再被蒙騙,昨日,市救助站首次公布了目前常見于我市街頭的“職業”乞討者的行乞術及分布地圖。

  職業乞丐多在鬧市

  據市救助站站長譚欽建介紹,在我市主城區,職業乞丐主要分布在如下地域:

  解放碑步行街周邊、觀音橋步行街周邊等幾大商圈;

  南濱路、北濱路、高新區科園四路、南岸區南城大道、江北加州城市花園附近餐飲一條街等餐飲企業集中地;

  磁器口、羅漢寺等旅遊景點是職業乞丐出沒的新熱點;

  菜園壩車站、朝天門碼頭等車站、碼頭、長途客車站等。

  這些職業乞丐乞討的方式五花八門,可謂各有高招。有的乞丐收入驚人,最高一天可達數百上千元。

  職業乞丐從不去救助站

  普通市民如何判斷街頭乞丐是否有實際困難,市救助站給出最簡單一招:給他們指路到救助站。因為職業乞丐對救助站往往“敬而遠之”。

  解放碑街道“勸導組”還遇到過更令他們噴飯的事──有職業乞丐遇到救助人員後,竟掏出20元錢,要求勸導組“賣2個小時時間給我,我到時間一定走。”

  解放碑街道“勸導組”成立于2005年,至今勸導的乞丐已近兩千人。其中,真正需要救助的窮人有多少?組長周家均坦言:“基本上沒有。”

  於是,在真正的乞丐越來越少的前提下,在一部分人將乞討變成一種“致富手段”的前提下,好心市民該如何施舍愛心呢?

  重慶準備對付職業乞丐

  面對乞丐的“職業化”,我市已開始動作。

  2月初,市政府辦公廳出台了《關于加強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工作的意見》。按照“意見”要求,我市建起“市流浪乞討人員管理辦公室”,專業處理流浪乞討人員管理問題。

  從今以後,我市各部門將實行整體聯動,對占道乞討、占道賣藝、播放喇叭賣唱、糾纏行人買花等“職業”乞討行為,有關部門將加大清理和整頓的力度。那些脅迫、誘騙或者利用他人乞討,反覆糾纏、強行討要或者以其他滋擾他人的方式乞討的職業乞丐,還將被依法處罰。

  市救助站認為,此舉能夠讓更多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得到幫助。記者 塗靜/文 郭娟/制圖

  本報調查 假扮殘疾人行乞最讓市民反感

  希望曝光職業乞丐

  遇上乞丐時,你會怎麼做?本報公眾調查中心昨日對358位市民進行了電話調查。

  調查顯示,儘管社會上不乏職業乞丐,但多數市民對他們還是抱著善良的態度。對“當遇上乞丐時,你會怎麼做?”的問題,82.3%的受訪者表示“會施舍”,僅有17.8%的人明確表示“不會施舍”。

  在“你遭遇過的職業乞丐有哪些類型?”的調查中,單人假扮弱者行乞、利用老弱病殘人群團伙行動行乞、編造曲折身世行乞、自稱從外地來渝見網友被騙而討要回家路費行乞……市民列舉出遭遇的職業行乞事例多達30余種。

  在眾多職業乞丐中,假扮殘疾人行乞最讓市民反感,50.8%的受訪者表示此種手法讓人鄙視;而假扮孤殘兒童和孕婦分別獲得了34.7和31.6%的市民反感票。

  調查中,有42.7%的市民希望媒體對職業乞丐長期駐留的地點和招術進行曝光。此外,24.9%的人則倡導市民統一行動,拒絕對街頭乞丐給予錢財──“只要不直接施舍,街頭乞討現象肯定會迅速減少。”記者 劉海燕

  [上一頁] [1] [2]

http://news.sina.com/oth/phoenixtv/301-106-106-106/2008-02-21/02132683114.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