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浙江頻道(2008-03-02 15:02:04) 來源新華網浙江頻道綜合 編輯:蔡蓉蓉(實習生)
    新華網浙江頻道3月2日電 據《今日早報》報道,“這吉他是找國內頂尖的廠家定做的,拾音器是德國的三大品牌之一……”張熙往琴頸上哈了一口氣,然後拿起抹布小心翼翼地擦拭著。來到杭州一個多月,這把“寶貝”一直跟他形影不離。在武林商圈一帶,這位每天準時出現“賣唱”的清秀的小夥子,儼然已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杭州的音樂文化向來羸弱,跟北京、上海等地比起來,所謂的街頭“流浪歌手”幾乎就從未形成過風氣。不過,最近一段時間,在武林商圈、湖濱等鬧市區,卻悄然出現了一批背著吉他淺吟低唱的年輕人。而令人驚奇的是,跟“前輩”們相比,無論在硬件還是個人形象上,這些新一代的“流浪歌手”都高出了不止一個檔次。“我的全部設備加起來大概六七千元吧。”張熙撓撓頭,左腕上的天梭牌手表煞是顯眼。“現在酒吧不景氣,選秀也幾乎叫停,出現這樣的情況並不偶然。”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演藝經紀人如是分析。

    風格變化明顯——

    他們長得很“偶像”

    他們行頭有檔次

    昨天下午6點,記者來到武林廣場某快餐店門口,在地下通道的西南入口處,張熙已經早早開工。“旋轉的木馬,沒有翅膀,卻能夠帶著你到處飛翔……”一首王菲的《旋木》唱得婉轉淒美,引得不少路人駐足傾聽,並時不時地往其面前的吉他箱裏扔下一元的硬幣,或五元、十元的紙幣。

    眼前的張熙穿一件藍色羽絨服,頭發顯然經過精心梳理,用發膠打出好看的層次,而棱角分明的五官也絕不輸給電視上的任何一個“快男”。跟我們印象中長發如瀑、不修邊幅的流浪歌手形象相比,張熙完全是一種新的“風格”。

    不過,更吸引記者眼球的,卻是張熙“賣藝”的全套設備,吉他、音響、支架、話筒,甚至連點歌簿都一應俱全。這樣的行頭,隨便拎起來就可以去一家酒吧駐唱。關鍵的是,其中的每個“部件”幾乎都價值不菲。張熙告訴記者,他的吉他是專門找國內的頂級廠家定做的:“你看,這裏都是進口的楓木……價錢?手工做的很難估量啊,大概5000元左右吧。”而記者留意到,吉他上的拾音器也是德國的一個名牌,“差不多1000多元。”張熙輕描淡寫地說。

    相比于這套行頭的張熙,十年甚至兩三年前的流浪歌手幾乎是另一番景象。“以前在杭州也曾冒出過幾個街頭彈唱的,都是用最爛的琴,一兩百元一把的那種,更別說什麼音響了,就是扯著嗓子吼吼。”杭州資深音樂DJ阿彭感嘆道。讓人新鮮的還有張熙隨身攜帶了一本厚厚的點歌簿,裏面有近百首歌的譜子,如果路人想聽自己喜歡的歌,可以隨時“點唱”。

    在國大門口彈唱的Bisso(藝名),跟張熙的情況也很相似,長得頗似韓國偶像元彬的Bisso,手中一把YAMAHA吉他也要將近4000元,而阿迪板鞋、Lee牛仔褲的時尚搭配,更是讓他賺足了過路女孩的“回頭率”。“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難道還要以唐朝、黑豹那樣的形象出來唱歌?肯定沒人感興趣的。”Bisso告訴記者,據他所知,現在在杭州鬧市區彈唱的歌手就有七八個,分散在武林商圈、龍翔、湖濱等不同的點,“每個人的設備都起碼上千元,這已經是不成文的競爭要素了。”

    “練攤”街頭有因——

    酒吧駐唱沒錢賺

    選秀比賽無蹤影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些有著全新“范兒”的流浪歌手在杭州冒頭?他們到底賺到了多少錢?

    “少的時候每天幾十元,多的時候200元,差不多平均每天有150元左右吧。”問及收入,張熙沒有過多的掩飾。不過,家境還不錯的張熙似乎並不愁錢,來自福建的他,至今每個月還會收到父母從家裏寄來的“生活費”:“他們都在鐵路係統工作,當時工作都幫我找好了,可我還是希望出來走走看看。”去年剛畢業的張熙,說起話來多少還有些靦腆,他告訴記者,自己現在在大關租了房子:“剛來杭州的時候,我一天花十幾個小時‘踩點’,發現這裏是最熱鬧的。”按照他的說法,剛出來彈唱的時候,每天要被城管“掃蕩”好幾次,有一次甚至直接被送進了救助站。“還好現在城管慢慢跟我熟了,他們也喜歡聽我的歌,沒以前那麼慘了。”張熙笑笑,在他看來,現在“流浪歌手”的身份並不完全是為了謀生,“更多的是為了增加閱歷,我以前在廈門、福州都唱過,杭州還沒玩夠”。

    不過,張熙也道出了更關鍵的原因:“杭州的酒吧普遍都不景氣,我去考察過,現在去駐唱,每個月的平均收入大概只有在街頭的六七成。而且這裏想唱什麼就唱什麼,沒有酒吧那麼多限制。”而張熙當初來到杭州,另一個“動力”就是有機會參加選秀比賽:“因為很多選秀活動都會在杭州設分賽區。”讓他失望的是,今年的選秀活動基本上都被叫停了。“所以先在街頭唱唱也好,等等機會。”張熙說。

    Bisso的目標同樣是選秀,去年看了“快男”比賽的他坦言,自己就想跟陳楚生比比吉他水平,“但現在好像還沒一點動靜”。所以,目前還在美院就讀的他,還是暫時選擇念書和彈唱“雙規並行”:“老實說我並不缺錢,但我也不想去酒吧,現在這樣的方式,也算是一種折中的積累吧。”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本地演藝經紀人也認可了上述原因:“流浪歌手並不是這個時代的產物,但既然現在又悄悄在杭州抬頭,肯定有它新的特徵和原因。酒吧不景氣、選秀前景模糊,但很多年輕人又需要一個平臺去生存、去展示自己,應該說這就是其中的‘源動力’。”

    作者:本報記者 陳宇浩/文 實習生 朱寅侖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zj.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03/02/content_12588883.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