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3-7

【大公網訊】1917年,我在楚怡中學任教,毛澤東仍在第一師範讀書,常來找我聊天。

「假期怎麼過?」毛澤東問道,「你有什麼打算呢?」

「我有一個新計劃,決定做一段時間的乞丐。身上一個錢也不帶,去作長途旅遊,吃、住問題,打算用乞討的方式來解決。」

毛澤東很是激動,「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嗎?」他問道。

「當然可以。」

一天清晨,我們就踏上了通往寧鄉縣城的道路。我們邊走邊談,過了漫長一段時間,我們感到很餓。

毛澤東說,「我們開始行乞吧,我已經餓得要命了。」毛澤東問路旁小食店的女人,「你知道附近有讀書人家嗎?」她說:「在小店後面住著一位姓劉的老紳士。」

「潤之,」我嚷道,「劉先生就是我們今天的主人了!」我們走到一座堂皇的住宅前,敲門。劉翰林終於走出來了。他年約70歲,他帶著驚奇的眼光注視著我們。當他明白我們的來意後,過了一會兒,他爽快地給了我們一個紅紙包。我們向他告別之後,打開紙包,一下子富了起來,紙包里有40枚銅板。

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小食店,不一會兒就飽餐了一頓,每人只花了4枚銅板。

後來,我們沿路乞討,農舍相隔二三里,討到的只是些冷飯冷菜,半饑半飽的。我們深深感到,討飯與在飯館里吃飯是何等的不同!

我們來到了潙山,找到一戶人家,一對和善的老夫婦給了我們足夠的飯菜。老人對我們說:「你們兩個小夥子看上去決非乞丐,可爲什麼以乞討爲生呢?」

「我們家境不好。」毛澤東答道,「但我們想旅行,因此惟一的辦法便是一路乞討。」

他說:「當叫化子沒什麼不好,叫化子總比強盜好得多!」

「叫花子是最誠實的人,」我辯解道,「甚至比做官的都要誠實得多。」

我們走了好幾天才到達安化縣城。由於饑一頓,飽一頓,我們很餓。一天清晨,我們身無分文走進一家茶館,叫了茶和早點。吃過之後,我們商量如何去付款。我建議毛澤東留在那里記日記,我則到街上看看有什麼法子。

花了一個半鐘頭的時間,我只討到21文錢。最後我們想出一個辦法,用討來的錢買些紙,然後寫些對聯,送給店主,這是一種知識份子的乞討方式。

在頭一家店鋪里,店主看了對聯後,面帶笑容地遞給我4個銅板。我如法炮製,返回茶館付了款。

離開安化之後,我們到了益陽縣城。我突然發現牆上貼著縣長告示,我認識縣長。我們倆決定去看看他。

我和毛澤東找到了那個威嚴的衙門,向門房遞上名片,並把毛澤東的名字寫在上面,請求通報。門房仗勢欺人,見我們是叫化子,硬是不願進去通報,還粗暴地攆我們走。

終於有一位長者進去爲我們通報了縣長。縣長張康峰先生吃驚地問道:「肖先生,出了什麼事?你們哪里來?」

「我們從長沙來。」我把我們的想法與經歷告訴了他,張縣長款待了我們。3天後,告別時,張縣長又送給我們4塊錢以備急用。

四五天之後,我們的行程結束,回長沙去了。

摘自《我和毛澤東的一段曲折經歷》

中華網7日轉載

注:【大公網訊】或【大公專訊】為本網即時新聞,非引自《大公報》,敬請留意。

http://www.takungpao.com/news/08/03/07/ZMTG-874309.ht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