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來受鋒面影響天氣變冷,許多遊民又重新聚集在火車站停車場內睡覺。
本報資料照片 記者陳柏亨/攝影

每逢強烈寒流來襲,細心的市民會發現,約從夜間10點開始,市內會出現兩波小型遊民遷徙潮,遊民們以各種方式「自力救濟」去度過漫漫寒夜。

在萬華區艋舺公園20多個遊民放下酒瓶,走入附近社會局新開辦的一夜型住宿收容所避寒,在這裡市府提供讓遊民休息的場所、睡袋;另外200多個遊民則會拎著紙板,向台北火車站集中,準備到地下停車場取暖歇息。

在這時段,市民如經過地下停車場,會發現在靠牆邊、角落、人行步道上,隨處可見零零落落的遊民,已擺好各種傢伙進行抗寒作戰,有的雖然已鋪好棉被,還不想睡,還會兩三個人在附近閒晃、聊天。

初到北市的人,如見到這幕有如遊民大軍壓境的場景,準會嚇一跳。

火車站遊民用紙箱將自己圍的密不透風來禦寒。
本報資料照片 記者陳柏亨/攝影

紙板屋內正好眠

白天熱鬧喧囂、人聲鼎沸的艋舺公園,晚上逗留人數明顯減少。10點剛過,有些遊民帶著平日從附近市集蒐集到的紙板,拖著瓶身凸一塊凹一塊的罐裝水、幾件洗過仍除不去異味的衣裳,緩緩向附近拉下鐵門的店家門口移動,有些就近在艋舺公園長廊地板上、公廁前倒頭就睡。

台北車站東、西側地下停車場牆邊,台北地下街幾個特定的出入口,也有遊民裹著睡袋或棉被,就著紙板睡覺。

怕冷的,會把紙板像摺紙房子一般搭疊起來,受不了日光燈照射或不想被外界打擾的,則將幾把深色雨傘架在紙屋子上,儼然自成一個「異度空間」。

「喂,醒一醒!冷不冷?要不要外套或睡袋?」只要氣溫低於13度,社會局各區社工員也會帶著禦寒衣物夜訪遊民,提供避寒衣物或轉介送醫。

早上6、7點,遊民漸漸起身收拾行李,可以隨身攜帶的就整理成一包,其他的則找個紙箱或袋子裝成一堆,藏到停車場通風口上;隨著人潮漸多,這群社會的邊緣人也隱入人群中。

還有許多地點會出現零星遊民。社會局資深社工員說,多年前有次深夜騎車經過萬華區高架橋邊,眼角瞄到似乎有人「從橋中間掉下來」,害他心臟差點停止,以為撞鬼。

高架橋下的中空涵洞內,擺上一片薄木板、木架,就變成一個溫暖、隱蔽的遊民夜宿地點。
記者楊芷茜/攝影

高架橋下有洞天

幾經掙扎,鼓起勇氣掉頭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有遊民睡在水泥橋墩之間空隙,乍看「掉下來」的其實是有個遊民「下床」,正要去上廁所。

社工員實地走訪發現,橋墩下約有10多人每晚前來報到;白天因外出打工或領餐,只能見到棉被或睡袋,天黑後遊民紛紛回籠,往涵洞一鑽,安靜、溫暖又擋風,簡直像「現代山頂洞人」。

一般民眾看到遊民往往覺得「為什麼不把他們趕走?」台大社工所教授鄭麗珍指出,遊民不再是老弱病殘的專利,抵抗不了社會不景氣而被裁員的中高齡失業者正悄悄在遊民圈中增加,遊民已成為全民都應正視的問題。

鄭麗珍認為,「我們只是比較幸運,還有一分工作、一口飯吃。處在這個不再有金飯碗的年代,誰都不敢保證失去工作後,你我不會成為下一個遊民。」

圖/聯合報提供

【2008/03/0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8/3/6/NEWS/DOMESTIC/DOM2/4245697.s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