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若松林懷民當家的雲門舞集,位於台北縣八里的練舞場被一場大火燒毀,有別於一些野台戲班的到處流浪,各界紛紛寄予關切。雲門舞集在台北縣政府的優惠禮遇下,很快的找到更舒適的訓練和落腳場地,羨煞一些過著游牧民族般,到處流浪的野台戲班(團)。

前天上午嘉義縣民雄鄉「田中央」順天宮池府千歲聖誕千秋,筆者偕妻楊秀回娘家,到該廟拜拜,尿急到該廟廁所小解,意外發現連日來,受廟方邀來公演酬神的野台戲「拱樂社少女歌仔戲(劇團)」的演員,霏霏細雨中,和著寒風習習,侷促窩睡在矮廟旁,亦即順天宮右側一間年久失修、凹凸不平又潮濕的水泥地板,不到七、八坪大的窄陋破舊禪房。

比起我們隔壁「新港鄉」出身的林懷民的雲門舞集:左右逢源,且不說公演一場要價一、兩百萬元,政府一補助就數千萬元。反觀這群餐風宿露,睡在乞丐窩還不如的歌仔戲團(野台戲)演藝人員的無人聞問和淒涼處境,比起林懷民當家的雲門舞集,簡直天堂與地獄!在眾星拱月下雲門已經有了安定漂亮的家,而披星戴月為台灣本土戲劇文化打拚,為三餐不得溫飽奮鬥的野台戲(歌劇團)卻「還在」到處流浪打滾,政府也未免太厚此薄彼吧!

繼這個台灣表演藝術翹楚的雲門舞集之後,政府應正視台灣更多流浪戲班(團)的安定和發展問題:實事求是,一視同仁,趕快提出簡便(現實經費援助補助)可行、通俗易請的辦法和對策。協助、扶持這些苟延殘喘、自生自滅的流浪戲班(團),起頹回生,甚至蓬勃發展。為台灣本土戲劇表演文化,開闢新興蹊徑打開演藝活路,俾使本土戲劇回復五十年代的過往景觀,再度發光發熱,讓懷古的本土戲劇觀眾真正大飽眼福。(作者為民雄文教基金會董事)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feb/29/today-o6.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