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08


受寒流影響,台北市天氣都在十度上下徘徊,台北火車站遊民用紙箱和被子將自己裹得緊緊來禦寒。
記者陳柏亨/攝影
 
受寒流影響,台北市天氣都在十度上下徘徊,台北火車站遊民用紙箱和被子將自己裹得緊緊來禦寒。
記者陳柏亨/攝影
寒流連日來襲,一般民眾都冷得「凍抹條」,台北市一度掉到攝氏6、7度,使得大批遊民湧入台北火車站「避寒」,原本約僅數十名遊民「駐地」的台北火車站,這幾天一下子爆增到200多人。不少遊民用厚紙板搭成簡陋帳篷禦寒,雜物散置一地,使得台北火車站一些角落彷如「難民營」。

根據警方統計,台北市目前至少近300名街友,這些街友,外界稱為「遊民」或「流浪漢」,目前大約分布在萬華地區有數十人、大同雙連市場一帶有二、三十人、其他如捷運站、圓山美術公園一帶數十人,這幾天因連日寒流,目前大本營集中在台北火車站超過200人。

由於為了不讓遊民帶來滋擾,以及可能引發的治安顧慮,台北市警方從農曆年前到現在,每周實施數次「清場勤務」,也就是在遊民聚集較多的處所,規勸、協助遊民返家。昨晚,鐵路警察局照例在台北火車站執行清場勤務,在遊民集中較多的地下一樓連接到地下停車場區域,勸導遊民返家,或協助搬遷到遊民收容所。

不過,在連日寒流低溫中,有遊民陳訴,如果離開火車站這個可以遮風蔽雨的「避難所」,一旦露宿街頭,恐怕會凍死;還有人乾脆攤開輕薄衣物,表示「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無意在寒流下退出火車站。

警方執勤展現性柔性一面,帶隊的鐵警台北分駐所所長陳俊凱帶隊,輕聲勸慰遊民,也要求他們切勿替治安帶來顧慮。面對警方的勸導,遊民有人大聲喊「所長晚安」,還有人低聲說「新年快樂」。

萬華及大同警方也定時清場,不過,一些老面孔街友,就算勸導多次,仍不時「迴游」又重返舊地,就算社會局、善慈團體介入,也無力改善。

警方表示,這幾天連續都低溫特報,街友大多不在街頭露宿,而是找到定點如騎樓、市場攤架等處睡覺,以避嚴寒,以今年而言,均未傳出嚴重滋擾事件。台北市消防局統計,連日低溫下,市內沒有遊民意外亡故案件,與往年情形比較,算是「狀況良好」。

【2008/02/1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1/4217757.shtml

廣告

北京市當局近年來以形象問題為藉口,屢次強行拆毀訪民聚居的上訪村,一些常年上訪花光積蓄租不起房子的訪民,只好拎著所有家當,露宿街頭。人行地下通道、天橋下都成了訪民的臨時住所,最高法院信訪接待室門前的小巷,年節假期也有訪民在此過年。這里是北京市最高法院信訪接待室門口的小巷,也是上訪冤民經常徘徊的地方。過年期間信訪接待室因為放假,使得平日擠滿上訪民眾的小巷,只剩下無家可歸的訪民,孤單的守著;簡單的帆布當作屋頂,可以稍微擋雪避風,几塊磚頭圍成灶,再撿些木材就可做飯兼取暖,訪民只期望自己的冤情能早日昭雪,因此目前日子過得再克難都能忍受。

今年53歲的吉林省訪民高柏林,居無定所,以乞討維生,他在上訪的材料上寫著:中國公民的“人權”在哪里?我的“人權”在哪里?据經常接濟他的東北訪民唐秀云介紹,高柏林年輕時曾經是籃球隊的主力戰將,因為冤案被關了22年, 05年9月高柏林跑到美國大使館喊冤,結果被北京的警察打殘了左腿又強灌不明藥物,唐秀云在雪地里發現他口吐白沫,后來雖然救活了,但從此再也無法說話了。

唐秀云:“我給他送了三天藥,給他救活了,現在就流浪在北京,回也回不去,(當局)低保也不給、什么也不給,(高柏林)他成天乞討,乞討還走不動,唉呀這實在可憐啊﹗”

20几年前,高柏林為了阻止當地的兩個具有背景的流氓強暴他的姐姐,自衛中將其中一人打成重傷,高柏林被判死刑,高的父母不服,于是變賣家產為平反冤案不斷上訪,最后死在上訪的路上。

新唐人記者唐清梅 王馨采訪報導。

http://www.ntdtv.com/xtr/b5/2008/02/15/a_72373.html

中國時報 2008.03.30 
員警協尋遊民 掏腰包助奔喪
張企群/台北報導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3+112008033000168,00.html

     好警察永遠抱持著一顆熱忱善良的心。萬華分局桂林路派出所巡佐姚長春,廿八日晚間接獲遠在花蓮的林姓民眾電話,請求協尋失聯多年的舅舅吳乾朝,好讓舅舅能趕回家鄉送病故的老父最後一程。姚長春立即展開漏夜追查,昨天早上順利找到過著遊民般生活的吳乾朝,並資助旅費讓他回花蓮奔喪。

     萬華分局桂林所巡佐姚長春,從警超過廿年,五年前調任桂林所後,有感於轄區內遊民人口眾多,幾乎都過著露宿街頭、三餐不繼的潦倒生活,就經常利用執勤時間巡視遊民聚集之處,發現病痛遊民就主動通報就醫或報請社會局介入處理,因為他的熱心服務,救回不少遊民性命,在遊民圈裡有一個「姚班長」的封號。

     前天晚間,一名心急如焚的花蓮林姓民眾打電話到桂林所,表示其八十八歲的舅公日前因病亡故,但六十七歲的舅舅吳乾朝多年前離家北上就失去聯絡,很可能流落到萬華一帶變成遊民,懇請員警幫忙找尋,讓舅舅能及時趕回花蓮老家送老父最後一程。

     姚長春巡佐獲悉後,立即漏夜展開尋人任務,憑著民眾提供的姓名和原住民等不完全資料,先鎖定轄區遊民、老人、榮民和低收入戶較多的西昌街一帶追查,整夜探訪下,昨早總算找到林姓民眾的舅舅吳乾朝,當面告知吳父已往生的消息,並轉告家人要吳盡速返回花蓮奔喪。

     由於吳乾朝長年無正當工作,僅靠打零工維生,靠著政府補助和微薄的臨時工收入,租住在西昌街一間小套房內,近年來年老體弱,連打零工的機會都沒了,雖然有住的地方,但平日過著宛如遊民般的生活,姚巡佐找到他時,吳已身無分文。

     為了讓吳得以趕回花蓮送亡父,姚巡佐慷慨解囊資助吳返鄉旅費,昨天下午並與林姓民眾聯繫,確認其舅已順利返鄉奔喪,尋人任務也圓滿落幕。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日前爆發街友被殺事件,媒體關注焦點在於謀殺手法兇殘,卻鮮少關注街友處境。長久以來,街友被視為社會邊緣人,比起老殘婦孺,能獲得的資源少之又少。

昨天人安‧創世基金會三重平安站的愛心二手屋開張,期待藉由資源回收,協助弱勢就業成長,藉此改善社會偏見,讓街友也能照見陽光。

街友只需一個機會

從農曆年前至今,人安‧創世基金會三重平安站的街友與義工協助收集整理社區與民眾捐贈物品,成立愛心二手屋,希望社區響應環保做愛心。創世基金會公共關係社會資源組長吳婉蘭表示,目前全台有9個平安站,平安站平時提供街友住宿、吃飯用,但幫助街友還需很多資源,因此才有愛心二手屋的構想。

吳婉蘭指出,由於一般人對街友的觀念就是「有手有腳還不去工作」,因此募集社會資源相當困難。但實際幫助街友的經驗發現,其實多數街友平均年齡都達60歲以上,加上工殤或殘廢、學歷低、只有低階勞工技術,街友要重返社會或家庭的可能性都相當低。

一般來說,街友因被家庭遺棄或過去遺棄家庭之故,多半無固定居所,也就沒有健保等社會福利資源。平安站裡因資源不足,僅有基金會聘雇的一位站長,因此所有平安站內的清掃與煮食等工作,其實都靠街友負責,「街友不是不能、不願做事,只要給她們機會。」

三重平安站長顏三財表示,街友的成因相當複雜,但影響最大的還是社會因素。多數街友以男性為主,因為男性比女性承受更多的社會價值壓迫,比如「要有出息」、「要養家」,有些男性在遭受打擊後易一蹶不振,加上此時若家庭不支持,便易淪為街友。

顏三財說,只要家庭支持,街友回歸就不會太困難,但目前社福體系較少關注這一塊,是未來要加強的地方。

創世基金會成立平安站不止是提供街友一個遮風蔽雨的所在,也關注可能淪為街友的邊緣人。擴大成立愛心二手屋,可讓街友學習自立,學會收集、整理、販售物品,所得則用於支持平安站服務更多街友,相信將會是好的循環。

望社區支持

開幕儀式中,街友還和聖約翰幼兒園的20幾位小朋友,一起以舞龍舞獅的造型踩街宣導惜福理念以及街頭募集二手物,許多社區媽媽也前往協助開幕。顏三財表示,只要社區願意支持,街友就能有力量走下去。參與二手回收的阿福伯就說,20年前因工作關係,手掌幾乎被機器截斷,使自己失去工作與信心,「但在整理二手物時,卻重新找回付出的喜悅與自信。」

為幫助弱勢街友重新自立更生,「北斗肉圓生」也提供3百顆肉圓鼓勵民眾愛心參與,人安˙創世基金會呼籲社會大眾捐贈8成新以上的二手物與物資,也招募愛心輪值義工,希望民眾一起加入新造福運動。愛心專線:(02)2986-0493
http://lihpao.shu.edu.tw/news/in_p1.php?art_id=19388

中國時報 2008.03.30 
取締沒戴安全帽 找到協尋少女
陳凱勛/台中報導

     一名彭姓少女嫌母親管教太嚴,去年底蹺家後,到朋友家借住,長達3個月都不回家,直到她與朋友因未戴安全帽被警攔下,才讓彭母找到少女,彭母氣得說不想把她帶回,「請警方把她抓去關」,少女哭求母親原諒,保證以後會好好讀書不翹家。

     彭姓少女(17歲、台中市人)去年十二月因嫌母親嘮叨囉唆,管教又太嚴,留下「以後我再也不回來了」的紙條後,就悄悄離家,彭母看了紙條傷心欲絕,到處找少女卻遍尋不著,報警請求警方協尋。

     少女離家後找不到工作,3個月的時間都無所事事到處遊蕩,她覺得一直借住朋友家也不是辦法,但因當初留下的紙條覺得拉不下臉回家,直到前日她與朋友同乘機車沒戴安全帽,市警二分局立人派出所員警攔查發現她是協尋少女,將她帶回派出所。

     警方連絡彭母到派出所領回少女,但彭母到後,氣少女讓她擔心3個月,直說不想把少女領回,「就讓她去監獄住好了」,拜託警方把不聽話的少女抓去關,少女信以為真,以為沒戴安全帽這麼嚴重,嚇得哭個不停,拜託母親原諒。

     員警介入協調,少女也保證以後會好好讀書,絕不再離家出走,彭母才也忍不住流下淚,希望少女的保證是真的,表示願意原諒女兒,再三感謝警方後,把她給帶回家。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603+11200803300007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