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008


作者:流浪實踐https://practicesofdiaspora.wordpress.com/

 

寒流來襲,報紙詳載遊民吃檳榔、喝酒或是在衣服裡塞報紙等種種禦寒的「撇步」,描述的同時不免語帶懷疑「為什麼街友寧願選擇在外流浪而不願去收容所報到?」「愛自由」、「不受拘束」報紙轉述遊民觀點的同時卻不免語帶保留。

 

其實,不管是愛好自由也好、或是害怕拘束也罷,去不去收容所反映的正是遊民對空間的自主權。而空間自主權涉及的不僅是遊民的權益,空間自主權同時也反映出整個台灣社會是否具備友善的社會空間。

 

什麼是友善的社會空間? 首先反向思考為什麼現代建築需要層層隔間?隔間反映的是現代社會有所區隔的人際關係。不過,空間不僅體現、空間同時也生產社會關係。例如,在公園坐椅上加裝橫桿避免遊民躺臥,這種空間規劃就會生產出不友善的社會關係。

 

相反地,友善的社會空間也反映在近年流行的徒步或單車環台。試問,假使台灣處處是「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要由此過,留下買路財」,環島還有可能嗎?

 

友善的社會空間當然不會只對遊民有利。席開700桌的街友、獨居老人以及低收等弱勢族群的尾牙反應的不僅是經濟問題,同時也顯示社會對陌生人的友善。

 

遊民對於空間的自由使用不僅反映、同時也會生產當代友善的社會空間。因此,我們需要尊重遊民的空間自主權。諸如驅逐台北車站、巷弄騎樓街友,或是種種對於收容所「入住」、「退房」時間的管制等危害空間自主權的例子就應該要廢除。

廣告
台科大建築系昨天舉辦畢業展,今年重點是關懷弱勢,有學生打造「隱形遊民庇護所」,利用工地鷹架的概念,搭建出遊民居住空間,也有學生設計運動型社區自殺預防所,要替弱勢者盡心力。建築系四年級的莊凡瑩說,學建築蓋房子不是只為有錢人設計,她更關心弱勢者,花了半年多時間,在遊民最多的萬華觀察他們的日常生活,最後以環河南路高架橋下為地點,打造「隱形遊民庇護所」。一個人約有1平方公尺的空間,一層有五個屋子,遊民還可以用撿拾回來的厚紙板或廣告紙裝飾窗戶,打造自己的房間。林爰孜高中時隔壁班的同學,上大學後自殺了,她讀了不少資料後,發現運動能降低自殺率,因此設計「動起來-運動型另類社區自殺預防所」,希望利用運動治療的方式來降低自殺率,包括提供游泳池、草地等寬敞的室內外運動空間。

黃英婷則要設計流浪狗和受虐兒心靈庇護所,打造可互動的收容空間,並以遊戲帶、空橋來增加互動。

其他的作品中,有的學生則將舊社區改建,注入新的生活都會空間等,即日起到6月1日,在華山藝文特區中4區與銘傳大學、台北科技大學的建築系畢展一同展出。

【2008-05-24/聯合報/C4版/教育】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打算在龍山國小旁推出一日型住宿供遊民棲身,消息曝光後引起鄰近居民強烈反彈。有里長不滿質問,「萬華人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何其他地區不要的,就讓萬華區居民來承受?」

社會局長師豫玲指出,與其讓遊民在艋舺公園露宿,不如透過提供一日型住宿地點讓遊民有地方棲身。不僅提高遊民盥洗次數,保持儀容整潔,也能藉由社工員與他們建立關係,引進就業、社福資源,鼓勵脫離遊民行列。

華江里里長楊華中日前投書本報抗議,指社會局為解決萬華區遊民問題,逕自決定在與龍山國小僅有一牆之隔的舊龍山清潔分隊樓上,設置一日型遊民住宿中心,置學生安全於不顧。

楊華中說,緊鄰收容所的龍山國小是打算廢校成為龍山遊民公園嗎,還是直接把萬華區改成遊民區算了?遊民有人權,在地的居民難道就沒有嗎?龍山國小的師生家長都擔心教育環境受影響,校長更是急到差點掉淚,市府能坐視不管嗎?

社會局表示,預計9月啟用的遊民一日型住宿處共有兩層樓,約可提供30人使用,入住採「洗牌」制,每天需重新登記。未來該地會聘請保全,晚間有社工員輪班,適時提供社福資源或建立個案資料。

若民眾擔心影響學生上下課,可透過擬定遊民專屬進出動線、上午七點前離開等配套措施,將影響減至最低。 

【2008-07-22/聯合報/C1版/北市.教育】

台北火車站和龍山寺是台北市兩大遊民「集中地」,諷刺的是,這兩地一個是交通樞紐,一個是觀光景點,都代表台北市門面。遊民的主管機關是台北市社會局,遊民「趴趴走」警方也無奈,因為「街友也有人權」,沒有違法警方也不能抓人。

目前火車站的治安狀況由鐵路警察局負責,外圍地區則由台北市警中正一分局維護,兩個單位都對轄區的遊民拍照「建檔」,記錄遊民的身分證字號和戶籍地,以便在出事時可以迅速比對資料。

警方指出,火車站夏天有冷氣,冬天可擋風,也有廁所和自來水,自然成為遊民的「高級旅館」。去年冬天氣溫低寒,約有兩百多名遊民聚集車站。世界各國的重要車站遊民問題也是難以解決的困擾。

員警說,如果遊民僅是車站內坐著或遊走,的確沒有什麼問題,但多數的遊民身上散發惡臭,身邊堆著紙板等「家當」,還喜歡喝酒,讓附近商家很困擾,擔心擋了客人上門的慾望,也造成環境髒亂。

一名莊姓遊民說,在車站很自由,而且有些工地工頭會來找臨時工,廟會慶典需要湊人頭也會找他們,有工作的話一天可以賺個幾百塊,「住」在車站沒什麼不好。

每個遊民的背後幾乎都有一個故事,有的人因精神狀況不好遭家人排斥;比較年輕的遊民則不愛念書,找不到工作而當街友;還有人自稱經商失敗流落街頭,喜歡聽警方叫他「董仔」。 

【2008-07-27/聯合報/C1版/北市.教育】

 

「反對設置遊民中心」、「要安全,不要遊民」。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要在萬華區舊龍山清潔分隊樓上,設置遊民一日收容中心,引發附近居民及學生家長恐慌,昨天在市議員洪健益、顏聖冠的帶領下,聚集在遊民收容中心前,呼口號抗議。

洪健益批評市府設遊民中心,竟不聽取當地民意,蠻橫施工,他要求市府立即停工。

社會局社會工作科長童富泉昨天到現場向民眾解釋。他表示,社會局經過綜合評估後,擇定和平西路與環河南路交叉口設置遊民一日收容中心,設置42個床位,提供遊民盥洗清潔並住宿一晚。他們在艋舺公園發送號碼牌,拿到者才可入住。

童富泉強調,他理解家長擔憂,將來會規畫遊民離開住宿中心動線,盡量錯開遊民與出入學童上下學時間,學童上下學時段也安排保全人員、志工協助,並在中心前設置巡邏箱,定時有員警巡邏。社會局也會追蹤列管,避免影響周邊居民。

洪健益說,收容中心是學生上下學必經之地,也在居民回家的路上,市府要在這裡設遊民中心,有考慮過居民嗎?有徵求當地意見嗎?他說,設遊民中心的立意良好,他也支持,但應該先解除民眾心中的疑慮。

顏聖冠質疑,遊民收容中心一定要設在萬華區嗎?龍山寺一代已經飽受遊民之苦,這次收容中心還要設在龍山國小旁,更可能危害學童安全。 

【2008-08-02/聯合報/C1版/北市.教育】

【黃志亮/彰化報導】

  「人只要能喘氣就能活著,不用擔心錢啦!」,這是彰化市知名賴姓婦產科醫師,今年農曆春節,因為流落街頭病倒,以街友身分被社會處緊急安置,近日再返回彰化市踽踽獨行的告白,他感性的說,「我將持續以前所走的路,直至永遠。」

  說起了這段強制安置醫病、失蹤的日子,賴醫師抄錄了蘇東坡的詩句「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來表達心境,他似乎進入另外一個新的精神層次。

  賴醫師說,他就像蝸牛一樣,帶著一袋的隨身家當,吃露水過日子。並低調的說,「不要再叫遊民吧,太沈重了。」

  他說,因為目前社會自我放逐和失業的人很多,很多人埋藏心事在街頭,他錢財很多,只是不想動用任何一毛錢的「祖公產」,卅年來也不靠政府補助,才過這種消遙自在的生活。

  昔日彰化婦產科名醫的賴醫師,家中弟弟也有多人擔任醫師,妹妹也嫁醫師,在事業正輝煌的時期,一夕頓悟,因為自己覺得擔任婦產科醫師為人墮胎、接生,再加上醫療糾紛的恐懼,手太血腥,而毅然放下日進斗金、社經地位又高的醫師職業,關起醫院大門,流浪街頭數十年不願回家。

  昨日拄著助行器在彰化街頭,除了仍保留的一頭長髮,看起來比較「時髦」外,衣著相當整齊,就像個居家紳士外出訪友,造型和以前完全不同。

  他說,他在尋找昔日的街友羅教授,想請他到所住的旅社好好洗個澡,再回到街頭,沒有想到離開彰化一陣子回來,聽說他回南投老家去了,難免悵然。

  他說,羅教授是留美學人,曾在政大、逢甲等校教書,這幾年來淪為街友,常和他在文化局或車站一帶過夜,是高水準的知識分子,平日街友都會互相關心。

  最近,賴醫師流浪街頭暫時被親友安頓在旅館,猶如不忘「好康分享」,這也是街友生存下去的本事。

  像這幾天他暫時被安置在某旅館醫病,一天住宿費800元,這個數字,以前夠他生活1.2個月,因為街友都會互相通報,那裡有開幕茶會、寺廟法會或其他吃免驚的流水席,所以他仍決定作了適當的醫療後,再回到昔日所熟悉的街頭。

  曾因路倒被強制安置的賴醫師,今年已68歲,最近剛「脫離」台北表妹家的照顧跑回彰化,繼續遊蕩的生活,因腿部開刀,彰化許姓醫師和員林某醫師等舊友都提供醫療資源,應該很快的就能復原。

  賴醫師說,他很想念昔日的街友羅教授,這是他在彰化街頭所碰到最高水準的街友,所以就上街頭尋找,如果碰到其他的朋友,他也會提供分享洗澡的地方。

  他眼中閃著慧詰的光芒說,農曆年節天寒,摔斷腿又有泌尿系統毛病,當初才被社會處強制安置,失去自由,婦產科名醫流落街頭消息經媒體報導,住台北失聯多年的表妹和家人曾爭相向社會處表態要照顧他。

  後來他以「人權」觀念,說動社會處人員的關心,故意同意表妹安置的好意,就趕快跑了,以免被強制安置失去自由,現在可以領老人年金,腿部的病也快好了,他相信人只要還能喘氣,就能活下去。

  社會處急難救助課長許芳瑜昨日說,她知道賴醫師回來了,賴醫師經濟沒有問題,沒有請領補助,但社會處將持續給予關心。

2008/06/08 – [ 中國時報/彰投新聞/C2版]

【喬慧玲/台北報導】

為提供街友更多元化的住宿服務,台北市社會局編列292萬元,規劃闢建「遊民1日型住宿服務中心」,以隨到隨登記、1天住宿模式運行,有52個床位,遊民進出自由度高,也有助降低露宿街頭的不便和危險,最快八月初開放。

  社會局表示,遊民1日型住宿服務中心分為2人1間、開放空間,提供有短期夜宿需求的遊民安頓處所,1張床、簡單的盥洗設備,都有助減輕街友「晚上該睡哪裡?」心頭的不安和憂慮。

  床位52個 採隨到隨登記

  近年寒流來襲時,社會局均試辦開放區民活動中心空間,讓街友短暫夜宿避寒,每晚至少吸引近50人使用,成效不錯,進而有了設置1 日型住宿中心的構想。

  北市目前有公設民營「平安居」和「遊民收容中心」2處據點提供街友住宿床位,但須經社工訪談、出示健康證明等;為鼓勵街友盡快找工作,自立更生,住宿期限以1個月為限。遊民收容中心則主要服務生活自理功能欠缺的街友。

  好萊塢黑人男星威爾史密斯主演的「當幸福來敲門」,描述1名中年破產男子因付不出房租,帶著6歲兒子流落街頭,甚至被迫夜宿在車站男廁內,景況淒涼。最後他求助於遊民收容中心,每天下班後帶著兒子去排隊登記,父子暫時至少有個棲身之所。

  1晚為限 隔天需重新排隊

  社會局表示,收容中心入住條件較多,有的遊民因此嫌麻煩打退堂鼓,寧願睡在街頭;1日型住宿中心參考國外作法,遊民隨到隨登記,以1晚為限,隔天需重新排隊。由於管理限制盡量精簡,住民自主性高,又具有一定程度的隱私保護,估計街友住入意願和接受度會相對提高。

  2008/06/24 – [ 中國時報/北市新聞/C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