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09


美國頭很大
無家學童暴增近倍
【編譯范振光/綜合報導】
美國失業率居高不下,法拍屋數量也大增,許多學童因家長失業、住家被查封,住進收容中心甚至居無定所,新學期開始,已經財務吃緊的學區為照顧這種學生而更頭大。

全國無家可歸青少年教育協會(NAEHCY)政策主任芭芭拉‧杜菲表示,因為剛開學,目前尚無全美統計數據,但過去兩年,許多學區的無家學童人數暴增75%到100%。杜菲說,2006-07學年,美國共有67萬9000名學童無家可歸,今年春季已超過100萬人。初步資料顯示,本學年無家學童會增加。以聖安東尼為例,開學兩周已有1000名學童列入無家輔導名單,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倍。

美國聯邦政府規定,每個學區2001年起必須指派負責照顧無家學童的專員;所謂「無家」定義很廣,包括和親友同住、住在汽車旅館、汽車露營區或睡車上,以及住在遊民收容中心、露宿街頭。

根據規定,無家學童雖然住址改變,仍有權留在原學區,因此學區必須解決其交通問題。對於幅員廣大的學區,安排無家學童的交通工具所費不貲。學區抱怨,保障無家學童就學權利的構想很好,但國會不撥錢,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負擔加重。

維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2007年6月有1100個無家學童,今年春季增至1800人,由三位社工幫忙解決就學問題。還好,當地獲得振興方案臨時經費,可以聘請一位交通專員,負責調用公車甚至叫計程車接送無家學童。

【2009-09-07/聯合晚報/A6版/國際焦點】

廣告
公園、火車站 街友愈來愈多
公廁當盥洗室 胸罩內褲到處晾
【記者謝龍田/高雄報導】
景氣差,高雄市的街友愈來愈多;部分街友在公園等處「占地為王」,不但吃喝拉撒睡,還把公共場所當成曬衣場,市容大打折扣。高雄市中央公園改建後景致不俗,加上有高雄捷運站「加持」,觀光、休憩民眾多;卻也因廁所設備完善、桌椅等休閒設施佳、樹下好乘涼,引來街友「長住」。

街友較喜歡住的區域靠近廁所,方便盥洗、如廁及洗衣服。洗好的衣服就近晾在樹枝、椅子上,有的嫌太陽不夠大,把胸罩、內褲等也拿到一旁的公有停車場阻車墩曬個夠。鬧區公有停車場淪為曬衣場,過往民眾猛搖頭。

忠孝路、十全路、同盟路、新光碼頭等處的公園及高雄火車站也有類似情形,街友長期將公園、車站公廁當盥洗室,影響民眾使用。

高雄市警方、鐵路局警察常會勸導街友回家,或到遊民收容所棲身。但警察走了,街友又回來了,勸不勝勸。景氣持續低迷,街友有增加趨勢,當街曬衣服等「風光」也愈來愈多。

高雄火車站站長吳良軍說,站方每天在站內街友容易逗留的地方巡看、勸導,盡量避免街友躺在椅子、樓梯間睡覺,影響觀瞻,但還是無法完全杜絕。至於火車站旁及毗鄰捷運站一帶,只能請警方協助處理。警方天天巡,街友還是愈來愈多。

【2009-09-21/聯合報/B1版/大高雄.運動】

綠川里遊民 隨地便溺
凌晨傍晚最誇張 同心橋旁躺滿 員警趕了又來 居民無奈
【記者李曜丞、喻文玟/台中報導】
台中市戴姓市民向本報投訴,家住綠川里,近年來,綠川經整治後,景觀變很美,但沿岸人行道、兩側店家走廊,躺滿遊民,綠川里幾乎成了遊民里。

社會處社會救助科說,「綠川里變成遊民里」的問題接獲許多市民陳請,站在社會救助的立場,目前沒有罰則,僅能積極勸導,基於保障人權,無法強迫他們不能再回到原地,社工員處理也很棘手。

戴姓市民說,每天凌晨五點半,在舊市區綠川兩岸,從民權路沿著綠川、沿著綠川東/西街往北走,過了民族路、再走過了中山路,在岸邊人行道上、長形花臺上、在空屋走廊地板上,隨處可發現一排一排露宿街頭的遊民。

在下午的時段,大約2、3點直到傍晚,在綠川同心橋旁 (台中電子街綠川西街入口前),河邊的人行道上,總是長年聚集著一群懶散遊蕩的遊民,或坐或躺、或聊天、或休息、或聚集喧嘩、或躺在人行道上。

戴姓民眾說,這是一個非常突兀的都市景觀,也是一個令人非常困惑的社會現象。台中市遊民里是否會繼續存在著?

社會救助科指出,有民眾拍到或目擊遊民裸露在綠川沿岸洗澡,甚至隨地大小便,就能依照社會秩序維護法取締;社工員目前和台中市一分局合作,已經取締不少遊民,但他們多半付不出罰金,就會被強制拘役。

社會救助科說,曾有遊民不願接受社工員輔導,派出所員警以比較強制的方法驅離,但是等到社工員、警員離開,遊民又回到原來據點,大家都很無奈 

【2009-09-22/聯合報/B1版/中市.運動】

勸離綠川遊民 警協商社會處 【記者黃宏璣/台中報導】 台中市民爆料指綠川兩岸遊民聚集,影響鄰近商家與住戶安寧、環境衛生,經本報報導後,轄區市警一分局即日起編排專責警力加強遊民勸離工作,還給里民一個良好生活環境。 市府社會處長張國輝說,已結合區公所與警方,動員守望相助隊不定時出動勸導遊民離開,另方面輔導遊民就業,希望早日還給市民一個乾淨空間。 台中市戴姓市民日前向聯合報投訴,指綠川里從第一廣場、仁友車站到電子街附近,已成遊民聚集場所,幾乎成了「遊民里」。 里長楊文宏說,綠川遊民聚集多月,愈聚愈多,每天晚間8時起從四面八方往綠川兩岸集合,分成三個組合,人數多則近百人,少則也有數十人,另有遊民侵入空屋休息或跑到附近公廁等洗澡,隨地大小便,造成環境汙染,社會處應拿出魄力解決。 市警一分局副分局長林沐弘表示,雖然遊民也有人權,但每日聚集在綠川附近的人行道四處遊蕩,或坐、或躺、或聊天聚眾喧嘩,已讓一般民眾產生不好觀感,即日起指派專責警力巡邏,加強勸導聚集在綠川里的遊民離開。 林沐弘說,警方希望有家的遊民請他們回家,與社會處協商,協助沒家的遊民轉介輔導工作或安置,務必讓遊民離開綠川里,來還給里民一個良善及環境優美的環境。 記者連續兩晚到遊民聚集的綠川兩岸探訪,入夜後的綠川因天氣悶熱,排放家庭汙水的綠川,散發陣陣惡臭,只見遊民三三兩兩聚集,或裸露上身或拿著塑膠袋或躺或臥或坐。 【2009-09-29/聯合報/B1版/中市.運動】

2009/09/11 – [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23版]
 
 
《觀念平台》聽奧跟世運之外
 
【方祖涵】  五味川祐太郎,高中時期曾經代表在東京的北豊島工業高等學校參加中學運動會的預賽。那年他十七歲,四百公尺是他的強項。預賽跑完的成績是五十八秒二二,比世界紀錄慢了整整十五秒,就連預賽分組的第一名也比他快了八秒鐘,當然是立刻就被淘汰。

  時間過了五年,祐太郎缺乏競爭力的人生持續下滑。今年三月,他從工作的冷凍食品工廠下班。東京的初春實在太冷,走路到電動玩具場大概會被凍僵,於是他偷了一台自行車代步。警察當然不能接受這樣的藉口,他被逮捕之後關了十天,因此被公司解雇,員工宿舍也回不去了。工作多年只存下兩萬多元的祐太郎過了一陣子以網咖為家的生活,不久之後,他變成了遊民

  這樣的人跟這樣的人生,從社會的安全網邊掉下去後應該就不見了。祐太郎的存在性並沒有多大意義,只要他不要作姦犯科,死時不要太難清理,一個遊民跟一隻松鼠或是一群野兔,對社會這個群體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分別。尤其是當遊民自己本身都這樣想的時候,他的人生就實質上結束了。

  祐太郎的人生,卻在足球場有了一線生機。現在正在義大利米蘭舉行的第七屆流浪漢世界盃,五味川祐太郎,二十二歲,是日本隊代表。

  同樣的故事在其他四十七個國家上演。數百名在過去十二個月曾經流浪度日,無固定收入,之前沒有參加過同樣比賽的遊民,現在齊聚在義大利。這項賽事依照四人制足球賽的規定,三名攻擊球員加上一個守門員,加上四位替補,一支球隊總共是八名球員。比賽的結果當然並不重要,七年以來,從地區的選拔跟預賽開始,這個活動已經在七十多個國家,一共有超過十萬人次參加。根據主辦單位的數據,七成以上的遊民,在接觸這項賽事之後,人生有了正面的改變。許多人因此戒毒,受教育,改變社交關係,找到住所。而充滿故事性的過程,也變成許多電影的題材。香港的代表曙光足球隊在近年來被拍成兩部電影,孫耀威的《流浪漢世界盃》就是其中之一,而好萊塢明星柯林法洛跟ESPN也贊助完成了電影《Kicking It》。有著這樣的媒體曝光量,主辦單位在三年內要讓一百萬個遊民開始踢足球的夢想,並不是遙不可及。

  貧富差距的擴大,在全球化的腳步下,正在加速進行中。而各國政府能夠拉開的安全網,間隙也因此不停擴大。像是五味川祐太郎從學校畢業之後,失去加速趕上社會腳步的機會,就再也跟不上了。他可能是你我的鄰居,親人,兒子,甚至是自己。他們需要的不只是衣服,食物,或是住所,而是動力,還有體悟自己其實也有能力克服困難的經驗,而這正是流浪漢世界盃之類的活動能夠提供的。或許,明年的賽事,台灣不會再缺席。 

  (作者為運動專欄作家)

2009/09/06 – [ 中國時報/職場出頭天/20版]
 
 
你也可以當派遣女王
 
【張舒婷】  與其失業待在家,新鮮人不妨利用短派期間,積極磨練個人專業能力,即使日後沒有獲得續聘或轉聘為正職,派遣資歷同樣具有加分效果。

  膾炙人口的日劇《派遣女王》,講述經濟泡沫化後的日本,由於經濟不景氣,舊有的雇用制度開始崩壞,派遣人力於是激增。「超級派遣員」女主角大前春子,只從事派遣工作,待在一家公司絕不超過3 個月,奉行不加班原則,清楚畫分自己的工作時間和私生活。

  這樣的現象不只出現在日本,近來台灣失業率屢創新高,尤其畢業大軍攻入勞動市場後,失業潮席捲全台。主計處指出,今年7月失業率飆高至6.07%,「無業遊民」多達66.3萬人,雙雙創歷史新高。在此艱困時局中,人人都想省荷包,也使勞動型態日益彈性化,派遣大行其道。

  職缺激增 每天逾萬筆

  根據104人才派遣中心的觀察,登記於104資料庫的派遣職缺,從2 003年的每天不到2千筆,成長至2008年10月,平均一天超過1萬1千筆,勁揚6倍以上,顯見台灣已走向「白領派遣」時代。

  但104人力銀行在去年10月公布的「2008年派遣趨勢大調查」也指出,台灣上班族對派遣工作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3成9受訪者相信,派遣讓他們有機會轉任正職;認為派遣有助於員工「無經驗亦可找到工作」、「有機會進入外商、大企業工作」者,都在3成以上。

  1111人力銀行今年8月的最新調查同樣指出,超過7成上班族表示,願意接受派遣工作,其中3成5的理由是因為「工作難找/屈就」。

  一般上班族對派遣工作懷著矛盾的情結,勞動人權協會更是強烈反對派遣制,認為這是資方為了降低人事成本、規避法令、瓦解工會力量的手段之一,甚至一度推動「禁止派遣勞動聯合行動」加以抵制。

  累積資歷 有加分效果

  難道派遣制度真的是雇主剝削勞工的陰謀?1111人力銀行執行副總經理兼發言人吳睿穎指出,派遣是時代潮流,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紛紛跟進,台灣自從勞基法規定取消試用期後,不論是對想節省人力成本的企業、欲累積實務經驗的工作者而言,短派確為折衷選項。

  吳睿穎進一步分析,會運用派遣制度的公司,多為外商或較具規模的大型企業,確實是進入知名企業任職的良好跳板。

  104人力銀行公關經理方光瑋則強調,早有調查指出,9成企業主願意優先晉用表現出色的派遣員工為正職;相較於待業、失業者,派遣員工優勢仍強,新鮮人不妨利用短派期間,積極磨練個人專業能力,讓自己擁有更多機會被拔擢為正職。

  吳睿穎也認為,對新鮮人而言,若擁有知名企業的派遣經驗,即使日後沒有獲得續聘或轉聘為正職,派遣資歷同樣具有加分效果。

  賺了經驗,也肥了荷包

  31歲的奚筱蕙,迄今進入職場10餘年,期間多從事內勤、行政、核保等職務,月薪多在2萬到2萬5千元之間。直到最近1、2年,有感於景氣低迷,正式職缺數銳減,便開始嘗試派遣工作,每份合約通常不超過1年。

  過去筱蕙從事每月一聘的派遣職,數度被續聘了1年以上,至今她已對派遣情有獨鍾。「派遣工時彈性,內容相對單純,和我先前的薪水也差不多。」更重要的是,派遣經歷讓她深入了解其他產業的文化特性,她的上一份工作為銀行業的派遣職,雖然深獲青睞,並得到升任為正職的機會,但她發現銀行業不適合自己,便加以婉拒。

  現就讀輔大法律系三年級的23歲夏齊嶸,有「派遣達人」之稱,從去年便開始接觸派遣工作,透過網路尋找各種派遣機會,平均一個月可接獲6、7件短期派遣case,舉凡國際會議、法學研討會,以及漫博展、鞋子特賣會、寶寶爬行比賽等場合的接待人員均做過,最多一個月可進帳4萬元,不僅賺了經驗,也肥了荷包。

  權利義務 合約要看清

  1111人力銀行指出,當今的派遣工作,已享有勞健保、新制退休提撥;若提前解約,資遣費計算方式也與正職無異,其它如加班、排班制度或勞工安全、勞保給付等權益,皆與正職員工相同。

  但夏齊嶸也提醒新鮮人,派遣工作優點雖多,但是還是要為自己的權益把關,任職前務必透過派遣公司詳加了解權利和義務關係,合約一定要看清楚,若派遣遇到爭議,應立即與資方溝通,有突發狀況時,更應向各方據實以告,以釐清權責。

  他以親身經驗為例,某次他接獲一個派遣工作,原本表示供餐,當天卻跳票,讓所有人餓肚子一整天,他覺得非常不公平,隨即向派遣業者反應,最後也爭取該有的賠償。

【記者熊迺祺/台北報導】
廖姓遊民常住台北車站地下停車場,他被控性騷擾到案時,對檢方登錄他「居無定所」很有意見,強調「我哪是居無定所,我住在台北車站東區停車場中間廢棄崗哨旁的停車位」要求傳票寄到該處,讓檢察官張安箴當場額頭冒出「三條線」。檢方指出,有很多遊民都堅持自己居無定所,還曾經碰過有遊民要求將傳票寄到龍山寺捷運站的,承辦檢察官當場詢問那裡哪有人收傳票,遊民卻回稱「我就是住那裡,大家都知道我,可以找得到我收傳票。」

40歲的廖姓遊民目前因竊盜案入監執行,今年5月20日晚間11時許,涉嫌對一名同樣住在停車場的女遊民襲胸性騷擾,女遊民掙脫後向警方指控「對我性騷擾的人和我一樣住在停車場,他固定住在某個停車位,我可以指認。」

警方果真在停車場找到廖姓遊民,他否認襲胸,但警方仍依被害人的指認,將他依違反性騷擾防制法送辦。台北地檢署日前以遠端視訊的方式偵訊在北監服刑的廖,他強調當天和友人喝酒,不過檢方查出他在傍晚就與友人分開,認定他涉案。 

【2009-08-12/聯合報/B1版/北市.運動】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