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1 – [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23版]
 
 
《觀念平台》聽奧跟世運之外
 
【方祖涵】  五味川祐太郎,高中時期曾經代表在東京的北豊島工業高等學校參加中學運動會的預賽。那年他十七歲,四百公尺是他的強項。預賽跑完的成績是五十八秒二二,比世界紀錄慢了整整十五秒,就連預賽分組的第一名也比他快了八秒鐘,當然是立刻就被淘汰。

  時間過了五年,祐太郎缺乏競爭力的人生持續下滑。今年三月,他從工作的冷凍食品工廠下班。東京的初春實在太冷,走路到電動玩具場大概會被凍僵,於是他偷了一台自行車代步。警察當然不能接受這樣的藉口,他被逮捕之後關了十天,因此被公司解雇,員工宿舍也回不去了。工作多年只存下兩萬多元的祐太郎過了一陣子以網咖為家的生活,不久之後,他變成了遊民

  這樣的人跟這樣的人生,從社會的安全網邊掉下去後應該就不見了。祐太郎的存在性並沒有多大意義,只要他不要作姦犯科,死時不要太難清理,一個遊民跟一隻松鼠或是一群野兔,對社會這個群體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分別。尤其是當遊民自己本身都這樣想的時候,他的人生就實質上結束了。

  祐太郎的人生,卻在足球場有了一線生機。現在正在義大利米蘭舉行的第七屆流浪漢世界盃,五味川祐太郎,二十二歲,是日本隊代表。

  同樣的故事在其他四十七個國家上演。數百名在過去十二個月曾經流浪度日,無固定收入,之前沒有參加過同樣比賽的遊民,現在齊聚在義大利。這項賽事依照四人制足球賽的規定,三名攻擊球員加上一個守門員,加上四位替補,一支球隊總共是八名球員。比賽的結果當然並不重要,七年以來,從地區的選拔跟預賽開始,這個活動已經在七十多個國家,一共有超過十萬人次參加。根據主辦單位的數據,七成以上的遊民,在接觸這項賽事之後,人生有了正面的改變。許多人因此戒毒,受教育,改變社交關係,找到住所。而充滿故事性的過程,也變成許多電影的題材。香港的代表曙光足球隊在近年來被拍成兩部電影,孫耀威的《流浪漢世界盃》就是其中之一,而好萊塢明星柯林法洛跟ESPN也贊助完成了電影《Kicking It》。有著這樣的媒體曝光量,主辦單位在三年內要讓一百萬個遊民開始踢足球的夢想,並不是遙不可及。

  貧富差距的擴大,在全球化的腳步下,正在加速進行中。而各國政府能夠拉開的安全網,間隙也因此不停擴大。像是五味川祐太郎從學校畢業之後,失去加速趕上社會腳步的機會,就再也跟不上了。他可能是你我的鄰居,親人,兒子,甚至是自己。他們需要的不只是衣服,食物,或是住所,而是動力,還有體悟自己其實也有能力克服困難的經驗,而這正是流浪漢世界盃之類的活動能夠提供的。或許,明年的賽事,台灣不會再缺席。 

  (作者為運動專欄作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