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楊濡嘉/高雄報導】
高雄市議員王齡嬌的服務處,最近一年多每周六都會出現近百遊民前去排隊領便當,原來王齡嬌結合許多具愛心義工,每星期固定時間為遊民現做便當。

在議會問政犀利的王齡嬌說,很長一段時間她不認為應幫助遊民,「他們有的人可以工作卻不工作」,她和許多民眾一樣,對遊民有刻板印象。

但多接觸輔導遊民的團體,也直接與遊民對話之後,她發現遊民心理多有障礙,才自我放逐。她舉例說,有位碩士學歷的遊民,因無法承受家中突然失火而失去一切,不再回「家」,寧願在外面遊蕩。

王齡嬌表示,領悟輔導遊民原來不是那麼容易之後,她轉而和義工利用服務處空間,購買大廚具,開始輪流掌廚做便當送遊民。每星期六固定做100個便當,近午的11時30分發放,許多遊民上午9時許就去排隊等候。

王齡嬌說,她和愛心人士輪流出錢,每次將近四千元,其實不算多,很多人出去應酬時花的不只這些數目。為了做便當送遊民,每周六她減少跑攤,雖有基層選民抱怨,王齡嬌也不緊張,認為多做些愛心工作也很重要

高雄市議員王齡嬌的服務處,最近一年多每周六都會出現近百遊民前去排隊領便當,原來王齡嬌結合許多具愛心義工,每星期固定時間為遊民現做便當。

在議會問政犀利的王齡嬌說,很長一段時間她不認為應幫助遊民,「他們有的人可以工作卻不工作」,她和許多民眾一樣,對遊民有刻板印象。

但多接觸輔導遊民的團體,也直接與遊民對話之後,她發現遊民心理多有障礙,才自我放逐。她舉例說,有位碩士學歷的遊民,因無法承受家中突然失火而失去一切,不再回「家」,寧願在外面遊蕩。

王齡嬌表示,領悟輔導遊民原來不是那麼容易之後,她轉而和義工利用服務處空間,購買大廚具,開始輪流掌廚做便當送遊民。每星期六固定做100個便當,近午的11時30分發放,許多遊民上午9時許就去排隊等候。

王齡嬌說,她和愛心人士輪流出錢,每次將近四千元,其實不算多,很多人出去應酬時花的不只這些數目。為了做便當送遊民,每周六她減少跑攤,雖有基層選民抱怨,王齡嬌也不緊張,認為多做些愛心工作也很重要。

【2009-10-19/聯合報/B2版/大高雄綜合新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