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010


(中央社)

Published: 2010-03-22 03:58 PM

(中央社記者吳協昌台北22日電)創刊近20年的英國大誌雜誌中文版,將於4月1日正式在台發行。大誌雜誌在英國是以街友為主要販售管道,中文版將採取相同方式,成為國內首本以社會企業模式發行的雜誌。 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是由英國的羅迪克(Anita Roddick)女爵與其夫婿在1991年成立,內容以文創、時事與娛樂為主。當初因為羅迪克在美國時,看見有許多街友賣街頭新聞,因此,她才想到可以用相同的方式在英國販售,讓遊民與無家可歸者有工作的機會,能夠賺取穩定的收入。 負責發行中文版的台灣大智文創公司總編輯李取中表示,曾經有不少台灣旅英的學生,也販售過 TBI雜誌。 TBI是以社會企業模式發行的雜誌,最核心的原則在於不損害街友的工作權;雖然一開始經營很辛苦,但經過研究之後,將原本的月刊周期逐漸縮短,才慢慢步上軌道。 李取中說,根據統計, TBI在英國已經幫助超過 1萬名街友,目前已經在澳洲、日本與南非等地販售,成效不錯。 李取中指出, TBI中文版發行初期每本售價新台幣100元,街友每販售1本,可以獲得50元的利潤。以此方式,希望能改善街友的生活,進而讓街友能夠找到穩定的工作過生活。 發行統籌李佩倫則指出,中文版初期將以月刊方式發行,但未來希望能夠逐漸改為雙週刊,增加街友的收入;同時也已經與許多街友團體溝通、訓練,4月1日將正式在台北縣市由街友販售。不過,其他縣市目前則將只在便利商店販售。 大智文創也強調,4月1日正式發行當天,也將號召「一日遊民體驗志工」,在台北縣市29個捷運點協助街友販售與說明;而藝術家幾米也為創刊號義務手繪主題海報插畫,並由設計師王志弘、聶永真等人協助封面試刊設計,一起建立城市與社會弱勢的互動橋梁。 990322

http://www.etaiwannews.com/etn/news_content.php?id=1208980&lang=tc_news&cate_img=260.jpg&cate_rss=DD,VD

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犀利哥<——>深層次矛盾

《秒殺宇內究極華麗第一極品路人帥哥!帥到刺瞎你的狗眼!》

20100304image8417

很可能,犀利哥深層次矛盾都是近期最火爆的搜尋關鍵字。

老清將這兩條既新又潮的詞彙拉在一起,自言自語一番啦!

歐洲很早的犬儒學派創始人第歐根尼(不知該不該用國內的譯法)有個故事,是:

第歐根尼像乞丐一樣躺在木桶里曬太陽,亞歷山大大帝走過來,允諾給他人世間的任何東西。
第歐根尼卻說:走開,別擋着我的陽光!

道家第二個老祖宗莊子(得罪了)也有一個故事,是:

楚威王派兩個高官去請莊子幫他管理國家,莊子說,聽說楚國有一神龜,被人供奉。請問這隻龜是希望死後被人供奉,還是喜歡活著在泥水中爬呢?

這兩則寓言都在暗示,不要小看乞丐(特別是哲學家扮演的乞丐),因為生活粗鄙的人也擁有高貴的靈魂。

“犀利哥”不是莊子,也不是第歐根尼,可他的名聲紅透網絡,被當做“偶像”追蹤追逐追拍追捧……這顯示出一種甚麼樣的“深層次矛盾”?20100304image8422

老清不能像轉載圖片上的兩位“仁哥”,自知自己在“犀利哥”身邊伸不出兩隻手指,更不會露出笑容,“深層次矛盾”啊!

“犀利哥”名揚天下,“犀利哥”照片被PS,被惡搞,視頻被不停地轉載,或配歌、配詩,或配詞、配曲……總之內容鋪天蓋地。

老清想,處在那種生存處境的人應該很多,但過路人都佯裝不知。有些只是默默旁觀著,有些心酸而寂寞地圍觀着。看似在圍觀一個乞丐,其實人們有沒有圍觀一下自己悲涼的內心?

有誰願意獻身,願意為一個乞丐唱出自己的贊美之歌?有誰願意揭示其中的“深層次矛盾”。

當人們無法直接評述時代與人性的“深層次矛盾”時,只有通過這種貌似荒誕的網絡行為,來表達自己的心聲。這一片網絡火爆的荒誕洪流裏,有對時尚潮流的嘲諷,有對名人文化的不屑,也有對生存空間的控訴,但有沒有對“深層次矛盾”的探究?

在初看到照片的那一刻,老清怎會沒有心靈共鳴? 這是一種貌似荒誕的抗議,是直指社會的真實。國內網民對社會真相的認知,他們對社會公平的尊重,在那看似戲謔的PS圖片中(使用Photoshop移花接木),隱藏了“深層次”的無奈與絕望,含寓著對“深層次”社會矛盾的控訴與哭泣。

極高的智慧,奇特的儀式,是不是又在“嬉皮士”或“波波士”?
這些“後現代”潮流傾向于把“自由精神”,隱喻投射到“不乞討的乞丐”(或流浪漢)身上。
他們用慵懶、寡言、隨性,顯示出對欲望的不屑和超然的態度。
他們不會用過於明顯的表情和言語,形成了大塊“意義的留白”,可以為闡釋之筆的大肆塗抹提供了機會。

或許老清就是這類人,沒有解決“深層次矛盾”的能力,只能用“逍遙”來解決自己內心的“深層次矛盾”吧!

張貼者: 清 位於 上午6:48
http://xuqing111.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15.html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3月16日14:08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让“他们的”成为他们的

  中国现在公认的问题是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有很多中国商人甚至不远万里跑到非洲拉美去卖汽车卖手机卖衣服。其实这岂不是舍近求远

  2003~2006年取消农业税以来,农村出现不少新气象。但一个不大被谈起的事实却是:此后城乡收入差距仍在扩大。如果把城镇的医疗福利保障等算进去,这个差别将更大。

  中国现在公认的问题是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有很多中国商人甚至不远万里跑到非洲拉美去卖汽车卖手机卖衣服。其实这岂不是舍近求远,中国亿万农民还有相当多的人没有车没有手机,估计他们也不会介意多几件新衣服,随便开发一下他们的需求,就可以省不少中国商人的路费了。

  当然,这里面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农民没有钱。农产品由于附加值较低,难以成为农民大规模提高收入的渠道,那么进城打工吧?但好像还没怎么听说民工打工打成张朝阳李嘉诚。据说一个商人成功往往需要一个叫做“原始积累”的东西,农民上哪进行“原始积累”呢?

  看看周围,很容易会发现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韩国中国台湾等地发生过的事情。比如在中国台湾,其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成功的土改,一种既保护土地私有权又相对公平再分配土地的土改方案。得到土地的农民可以通过抵押其私有土地从银行贷款,实现“原始积累”;也可以根据土地的真实市场价格与各类“开发商”谈判交易,实现“原始积累”;甚至还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盖房租售或盖厂自营,实现“原始积累”。

  总之,土地的公平私有化帮助了农民,使其有机会从无产者变成创业者。否则那张画名义上是农民的,但是地方政府来征用它时却是政府说了算,开发商来了开发商说了算,只有农民真想用它来套利时,发现自己说了不算。

  一个最常见的反驳当然是:如果农民把耕地卖作它用,耕地越来越少,粮食安全怎么办?我不大理解在一个全球化时代里,我们的粮食安全为什么一定要依赖于自给自足。据2008年世行的一项研究,发达国家中有20个国家是粮食净进口国,只有13个国家是净出口;中等收入国家中,有69个国家粮食净进口,36个国家净出口;低收入国家中,有42个净进口国,16个净出口。也就是说,196个国家中,有131个都不能实现粮食自给自足,但也没听说这131个国家的人民惶惶不可终日,家里堆满了面包大米和土豆备战粮食短缺。

  要说安全,岂止粮食要考虑安全,还要考虑汽车安全石油安全电脑安全化妆品安全医药安全⋯⋯难道这些商品,统统地,都要关起门来自己造?

  另一个常见的反驳是:要是农民都随便把地给卖了,成了失地游民怎么办?看看印度、拉美的贫民窟,不就是土地私有化的下场?这里我首先想问的是,凭什么觉得农民比城里人傻呢?当初城镇房改把住房私有化时,怎么没人站出来说:要是城里人把房子随便给卖了,成了失房游民怎么办?

  更重要的是,印度拉美的贫民窟现象并不是什么把公有土地私有化的结果,而是这些国家从来没有进行过成功土改的结果——那些贫民并不是把土地给变卖了由此沦落为游民,而是他们往往从来没有得到过可观的土地,因此从来没有过资本积累的可能性,只能漂到城市做贫民。比如印度,43%的农民只拥有人均不到0.2亩的土地,而2%的农民拥有人均超过10亩的土地,这和中国目前农民“土地起点相对平等”的状况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把印度的危险套到中国,有帽子尺寸不对之嫌。

  退一步说,即使给农民分地可能带来种种问题,何不通过“土改实验区”来发现并解决问题?中国改革至今,成功无非是依赖于胆大心细四个字,心细固然重要,若不与胆大结合,就只是保守而已。■

http://news.sina.com.cn/s/2010-03-16/140819874856.shtml

2010/01/25 遊民行動聯盟

10天5600萬的遮羞費

日前,勞委會宣佈實施「年關臨工專案」,補助7000名中高齡長期失業者,於農曆年前打臨工10天,日薪800,賺取8000元,以度年關。然而,這看似惠及中高齡長期失業者,實則僧多粥少,並設門檻,讓多數中高齡長期失業者僅能望梅止渴;即使有7000名中高齡長期失業者雀屏中選,幸運上工,但仍有如吃糖果般,僅嚐甜頭10天,過完年仍舊失業,仍無助解決長期失業問題。對此,遊民行動聯盟,於1月25日上午10時,至行政院勞委會,表達長期工作不穩定者的心聲,呼籲中央政府正視長期從事低薪工作,就業不穩定之社會經濟弱勢者,低薪資導致的勞碌終日不得溫飽的艱苦,以及工作不穩定導致無法安居,時常淪落街頭的現實問題。並籲請中央政府以負責的態度安排預算,提出可切實解決失業問題的政策前瞻,與讓廣大勞動人民可負擔的價廉質安的社會住宅,而不是炒短線、狂燒錢的糖衣。
政策設下門檻,自相矛盾
勞委會宣佈實施「年關臨工專案」,協助中高齡長期失業者農曆年前打工賺錢度年關。阿張,今年64歲,曾多次至就服站找工作,但因年齡關係,總是敗興而歸,無法找到穩定工作。當阿張與其他失業者一樣,憂愁沒有工作與收入,難度年關,在報紙看見勞委會推出的「年關臨工專工」,難掩興奮。登記首日,就至就服站報到,但卻仍敗興而歸。阿張表示,「登記的第一天,早上九點,我就到就服站,要登記臨工專案。工作人員查了我的資料,他跟我說,資格不符。他說,規定需要3年內投勞保6個月以上,但是我沒有,不符合規定,不能登記」,阿張說,「這個專案不是希望能幫助中高齡失業者,幫助社會的邊緣人?如今,我們也想有個工作,賺一點生活費,卻因為沒有勞保,連登記都沒辦法。我都是做零星的臨時工,賺多賺少不一定,能夠有微薄的生活費,就算不錯了。做臨時工哪有辦法投勞保?」。

阿余,也面臨同樣問題,他說,「我在報紙上看到這個新聞,很高興,自己能有工作做,特地把報紙留下來。如今,知道有勞保規定,不符合資格,又是空歡喜一場」。

根據勞委會對於長期失業者的認定:退保當日前3年內,保險年資合計滿6個月以上,並連續失業達1年以上。亦即,長期失業者必需符合:1.連續失業達1年以上;2、退保前3年內,勞保年資滿6個月以上之2要件,才被認定為是「長期失業者」。而根據報載,主計處統計台灣長期失業者為11萬4千人。對此,遊民行動聯盟表示,「若以勞委會對於長期失業者的認定,做為估算標準,台灣11萬4千人長期失業者,明顯是低估的,隱藏了一群長期處在失業與未充分就業,無法找到穩定工作,從事不具勞保的臨時工作度日之勞動人口。在勞委會對於長期失業者的認定下,使其即使身陷長期失業的經濟困境,同樣需要「年關臨工專案」以度年關,卻因勞委會的門檻限制被排除於外,讓多數中高年齡長期失業者僅能望梅止渴」。遊民行動聯盟呼籲,「請中央政府重新思考認定標準的盲點,莫讓同樣身陷經濟困境之長期失業者,受到一國兩制的待遇」。
10天5600萬的遮羞費
這項目的在帶來”溫暖”的「年關臨工專案」,卻非如陽光般普照大地,而是在政策算計下,以最少成本(施小惠1人8000元),針對”看似最可憐”的失業者人群,刻意檢選過年時節發放政策紅包,以營造政府照顧艱苦人的形象。

首先,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98年失業人數為63萬9千人,若加計隱藏性失業人口,將超過80萬人。這些失業者每天日子都很難過,決不是只有過年需要特別照顧。這項政策的根本目的在於營造平順的新年,以5600萬讓政府購買10日保險,避免失業者燒炭貧困的形象壞了歡欣的過年興致。其次,為了以最低成本,達到最好的公關效果,政府在廣大失業人群中,刻意製造差別,以選出”最可憐”的失業者做為政策對象。所以從80萬失業人口中,政府選擇11萬4千人的長期失業者(人數明顯低估,因有勞保門檻)。再從11萬4千人,縮小到中高齡的長期失業者3萬人。失業者的日子都很艱辛,刻意在失業者中進行分類比較,某些”更值得同情”,某些”不值得同情”是殘酷的。這樣的政策只會讓貧困者彼此競爭,誤導社會大眾對失業問題的認識,更反映了台灣政府施政格局的狹隘。 第三,為了進一步降低公關費用,政府甚至在3萬名中高齡長期失業者中,進一步縮小名額到7000名,也就是1/4不到的比例。

「年關臨工專案」10天花費5600萬,僅協助1%的失業者有10天打工機會,10天結束,5600萬花費殆盡,7000名中高齡長期失業者並不因此解決失業問題,反而,有如坐自由落體一樣,再度返回失業行列,經濟同樣困頓。

遊民行動聯盟表示,從80萬的失業人口,到最後政策紅包發放的7000人,這中間的政策算計很精巧,做為公關費用很划算,但是剩下的79萬3000人呢?做為一個政策該有的格局呢? 我們看不見具有前瞻性與效果的失業政策,而是一個支離破碎的政策。在年關前夕,以照顧中高齡長期失業者為名,花費5600萬公帑,換得一塊遮羞布,遮掩80萬龐大失業人口所面臨的嚴峻失業問題。
工作不穩定嗎? 每人都是遊民的高風險群
現代社會,人人自危被裁員、失業,「有個穩定頭路」是每個人的想望。60歲的阿玉,以騎樓為家,現以撿拾廢紙箱、保特瓶,為主要生活收入,「希望能夠有工作,這樣就可以有錢,可以住房子,不用再睡街上」,是阿玉每天的祈求。
阿余,44歲,現露宿街頭,居無定所,阿余表示,「去年3月,繳不起房租,被房東趕出來,開始睡街頭。以前,做工地、保全,有固定收入,都租房子,但最後一個保全工作,碰到公司沒有標到案子,被裁員,後來,再找工作都不容易」。同樣的,今年54歲的阿貝,曾在中部地區擔任10幾年的車床工,7年前,也遇到工廠倒閉,失業,積蓄用盡後,開始過著露宿車站的日子。
「給失業遊民一個工作機會,好讓他們脫離街頭」,是社會賦予的期待。然而,遊民行動聯盟表示,當前強調勞動彈性化的非典型雇用工作型態下,薪資低、就業不穩定、未具基本勞動保障的勞動條件,使得遊民即使工作,也難脫街頭;同時,值得注意的是,在非典型雇用型態的就業趨勢下,使得更多勞動者,成為遊民的高風險群。遊民行動聯盟進一步指出,現在遊民組成,非以傳統老弱殘疾者為主,而是受制於台灣1980年代後經濟結構轉型與現今非典型雇用工作影響下,勞動者因工作不穩定、失業,薪資無法負擔生活花費,租不起房子,迫使露宿街頭。遊民,並非不工作的一群人,也不是固定身份,而是在勞動市場彈性化下,遊民也處於彈性流動狀態。因應勞動力市場供求狀態,在勞動力後備軍儲存水塘間流進流出,處於失業、未充分就業,及就業的狀態。使得遊民的居住型態,也隨著在勞動位置與收入,起起落落,徘徊在租屋、借宿朋友家、露宿街頭或收容機構等狀態。
阿嘉,今年36歲,現露宿車站,他說,「很多年前,就開始在外流浪。斷斷續續的,有較固定的工作,收入比較穩定,就會租屋,沒有工作了,就再出來街頭,但在街頭,也不是都沒有工作,工作不固定,以舉牌、出陣頭比較多」。
遊民,是社會底層勞動者,往往從事低薪、工時長、工作不穩定、缺乏基本勞動保障的底層工作,如清潔工、廚房雜工、工地粗工、派報舉牌、陣頭等,在收入低,物價高,房價高的狀態下,加上年齡的增長,健康體力的衰退,使得脫離流浪生活,漸漸成為遙不可及。
遊民行動聯盟訴求:
面對非典型雇用型態,勞動條件惡化,失業加劇,就業不穩定,薪資低,高物價與高房價,使勞動者成為遊民的高風險群。遊民行動聯盟呼籲中央政府,提出長遠的政策,而不是無助解決問題的炒短線措施。
遊民行動聯盟呼籲中央政府:
1. 保障臨時工權益
2. 反對低薪資 要穩定就業
3. 興建社會住宅
4. 重新檢討失業人口的計算標準,廢除門檻限制

新聞聯絡人:遊民行動聯盟 召集人 郭盈靖 0937-205826;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0163

標題圖示 流浪者
 

流浪者
(Il Grido;The Cry)

安東尼奧尼 Michelangelo Antonioni
1957|France|B&W|116 min

★1958年義大利電影新聞記者協會銀帶獎最佳攝影(Gianni Di Venanzo)
★1957年瑞士盧卡諾影展(Michelangelo Antonioni)

有人說,安東尼奧尼導演的創作促成了義大利新寫實主義轉向著重深切的心理探究。那麼此片絕對是這句話的最佳印證。在《流浪者》中,導演雖對於外在現實世界,有著極犀利而細緻的觀察力,但他所關注的卻是個人孤獨的內心所經歷的一些深層變化,並因其主客觀(心境與環境)的交互作用,更具象地引領觀者領略其心理狀態,進而引導觀眾感同身受,形成一種嚴謹、反通俗化的風格。

如果只能用一句話來說明《流浪者》?那麼,尼采在《查拉圖斯特如是說》中的這句話,可說是最為貼切,尼采說 : 「無論我將遭遇到什麼樣的命運和際遇,流浪與登山是必不可少的,而一個人到最後所要面對的仍是自己。」

故事開始於男主角的同居女友提出分手後,男主角便帶著女兒,遠離故鄉,展開他波河沿岸的放逐之旅。旅途的展開,導演沒有安排驚險刺激的事件,也沒有峰迴路轉的情節,只有淡淡地、隨著時間的推演,細緻地描繪主角與周遭人事物的互動過程。《流浪者》講得不只是一個失戀者的故事,它想要觀照的是人類面對命運與際遇打擊時的心理轉變過程。

一個人會選擇流浪,意味著他無法面對當下,他需要流浪獲得喘息的空間。男主角的流浪是追尋理想或者只是逃離痛苦?是逐夢還是放逐?男主角看似要追尋一個讓他可以安心停歇的地方,但卻一再發現自己無論形體上怎麼逃離,當心被自己囚禁於過去時,外在的一切皆是鐵鍊,只會一圈一圈地困住自己。每當男主角對新環境感到失望時,他都會痛苦地吶喊出女主角的名字。因為女主角代表著美好的過去或者殘酷的現實,不斷地打擊他對過去的眷戀及追求理想的渴望。然而所有的旅程都有終點;而流浪的終點,就是你如何面對那顆已受傷的心。最後,一連串的打擊使得男主角想回到過去,然而過去卻不復存在了,那麼最後,他又該如何呢?

(撰文:雅雯)

http://www.arts.nthu.edu.tw/programs_show.php?fdkind2=718&&my_pro=5&&time=1&&fdsn=379

僅帶車資 漂泊3天 四處討飯果腹2010年03月15日蘋果日報

【羅國甫╱台北報導】大學生不上課改當「犀利哥」?七名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大學生日前在寒風中流浪各地,他們三餐乞食靠好心人接濟,晚上露宿街頭還遇上飆車族,兩天兩夜、五十公里的台版犀利哥流浪生活,差點被誤會是自甘墮落,原來他們是為了教授出的寒假作業,學生笑說:「『犀利哥』讓我更犀利!」 創意作業憂鬱眼神、穿著頹廢混搭的犀利哥,今年初在中國浙江寧波,被網友拍下照片上傳網路,讓他瞬間在全球暴紅,被稱「犀利哥」、「寧波強尼戴普」;因網友們認為犀利哥衣著破爛卻很有型,甚至與精品D&G男裝滑雪系列風格相近,因而颳起一股犀利風潮。而台版的「犀利作業」,是出自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助理教授包涵榛的「創作基礎」課,她曾讓學生在地圖上射飛鏢選流浪地,但這次她閉眼劃直線,學生喊停的地方就成了流浪地,要他們親身觀察人文環境。七名學生只能帶著車資上路,用相機或DV記錄流浪生活,七人農曆年前首度流浪三天卻因不夠「犀利」,上月底再度流浪,最遠到新竹香山、桃園中壢、新屋等地。 露宿遇飆仔受驚嚇 乞食果腹陸瑋妮(右)三餐靠人接濟,在漁港接受原住民的烤魚果腹。陸瑋妮提供挑戰犀利哥生活的七名學生,有六女一男。上月二十七日,大一生陸瑋妮瞞著家人與另六名同學到行天宮拜拜後,踏上新竹香山至崎頂的流浪之旅,她穿著牛仔褲、簡便上衣、身上僅帶三百五十元,只夠付來回車資,她鼓起勇氣搭訕便當店老闆,換來一碗雞絲飯,「真想大喊一聲讚」,在漁港也有原住民拿現捕烤魚讓她填飽肚子。流浪到基隆的陳亮穎,扮香客直搗基隆天顯宮,盡情地吃著廟方準備給香客的餐點,她笑說:「一餐抵兩餐!」流浪到新竹南寮漁港的廖乙穎,到快打烊的麵包店乞食,要了好幾塊麵包果腹。沒錢要睡哪?流浪到中壢、新屋的林于珣,睡在魷魚攤旁,半夜聽見一群飆車族呼嘯而來,手中還拿著「傢伙」,她嚇得躲進暗處,她說:「太可怕、太難忘了!」而其他同學則是到便利商店或速食店,趴在店內座椅上休息度過漫漫長夜。 「蹺家就知去哪啦」 疲累身影拖著疲累的身體,學生在最後一天到桃園觀音鄉聚集地點,交換流浪心得。經歷過犀利哥生活,他們說:「以前從來沒有過,很好玩!」也笑說:「以後蹺家就知道要去哪啦!」對於教授的創意作業,噗友「江口」認為:「這樣的待遇比街友優渥多了!」噗友「德不藏私」說:「如果不想做這門功課的人,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實踐學生流浪3天資訊 ★王維漢北縣八里 花費150元在八里碰到八家將青少年,他們彩繪能力有夠讚 ★陳亮穎基隆 花費200元在海邊遇到蓋落難神明廟的阿伯,付出的精力及信仰讓我感動 ★蘇昫方北縣淡水~三芝 花費200元三芝人情味真是太濃了,令人感動 ★林于珣桃園中壢~新屋 花費250元睡在魷魚攤外面,碰到飆車族度過驚恐的一夜,難以忘懷 ★張瑜真桃園竹圍漁港 花費250元我有勇氣及技巧去向陌生人搭訕了 ★陸瑋妮新竹香山~苗栗崎頂 花費350元原住民邀請我吃現撈海鮮,體驗到他們表現熱情的方式 ★廖乙穎新竹南寮漁港 花費400元遇到的人事物都讓我有無限想像 ※資料來源:上述學生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362017/IssueID/2010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