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殼族變房奴 329難過青年節 

 

【聯合報╱張維修/博士候選人(台中市)】 2010.03.27 03:08 am

 

「哇!有嬰兒房!」這個房仲的廣告真是切中要害,在這瘋狂炒房的時代,想要在城市裡多兩坪大小的房間勢必花上百多萬,我們的社會是不是生病了?怎麼讓人民連簡單安居的幸福,變得如此高不可攀。相較於廿年前的無殼蝸牛在忠孝東路抗爭的社會經濟狀況,當下的房屋價格數以倍增,人民薪資所得卻未見多少改善。民怨不僅沒有解決,反而益加升高,政府的改革方案流於表面,也難怪蝸牛運動揭竿再起。

政府以為優惠貸款,引導人民到市場上找到自己的家,背負數十年房貸可以解決問題;以為郊區平價住宅方案,可以讓青年安心成家,但是,一般不打算投資房地產,也不想要在房地產獲利的一般大眾,為什麼要為此屈就偏遠、公共設施不足的郊區呢?為什麼要把交通便捷,設施完善的市中心讓給富人階級?更何況,許多豪宅的前身還是國有土地,屬於全民共享的資產。

住宅不該是商品,把經濟學中的叢林法則放在「民生必需品」的供給需求上,等於助長投機資本利用住宅的區位,達成空間貧富隔離的效果。缺乏居住人權的弱勢者,包括單身、新婚家庭、青年、老人、單親家庭、同志、原住民等群體,都應該是住宅人權平等必須要保障的對象。

沒有住宅平等的權利,人人都是房奴,這也是無殼蝸牛運動廿年來一貫的主張。諸如課徵實價交易所得稅、打擊養地套利的投機行為,世界先進國家皆然,從來都不是技術問題無法操作,而是要拷問當前的執政者是否在乎社會公平與正義。

眼見三二九又要到了,每年到了這一周,建商們無不摩拳擦掌,準備大展身手,推出數千億的預售案,配合著大篇幅的廣告和報導,營造一股「今天不買,明天就漲價」的氣勢。

住宅是每個人都該享有的安居樂業之所在,怎麼變成了預期換取暴利的投資商品,甚至是證券化的股票。所以說,三二九是什麼?不只是百年前青年揭竿起義紀念日,在沒有住宅人權只有房地產商品的台灣,這一天應該訂為全體房奴的受難日。

【2010/03/27 聯合報】

http://udn.com/NEWS/OPINION/X1/5500868.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