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寫論文的人,他的部落格都會頻繁更新

張貼者: 我本人 於 下午2:54 標籤: , , , ,

本文的出現告訴你:這不是傳說,是真理!

這是一篇針對販賣慈善-從The Big Issue得到救贖?的毒舌文。我跟大誌沒有利益交換,我批評大誌開賣活動辦在華山而不辦在龍山寺,但看到這樣的「批評」出現,我只感到火大,並且替我認同的左派招牌感到憂心。

先全文轉載如下,嫌煩的話分隔線過後有摘要:

販賣慈善-從The Big Issue得到救贖?
文 /呂苡榕 2010/4/18 16:15

4月1日愚人節當天,台灣第一份由遊民負責販售的刊物「The Big Issue」創刊,當天捷運龍山寺站出現三十多名身穿黃色背心的遊民,背著20本雜誌準備啟程,前往不同的捷運站販售。

Big Issue源於英國,是社會企業的一種,既是營利單位,同時 肩負社會責任,在台灣一本雜誌售價100元,其中50元是遊民的利潤,讓他們開始積累資本,未來或許回歸生活軌道,擺脫遊民身分。不過能否讓這份收入從「餬口飯吃」,提高到存點錢擺脫現狀,又取決於雜誌銷量。

翻開雜誌,裡面介紹的多是流行事物,問及是否邀請遊民擔任寫手,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總編輯李取中說,由於遊民本身在書寫上有困難,因此目前並沒有這樣的打算,雜誌是一種商品,要讓消費者有購買的慾望。不過他也強調,每一期的雜誌中都會有遊民相關的專欄。但是創刊號中,似乎沒有這個專欄。

從創刊號中還看不出The Big Issue與市面上其他雜誌的區隔,也許要持續觀察才能發現他的特色。這本由遊民販賣的雜誌,和「遊民」似乎沒有任何的關聯,除了它的利潤一半交給遊民。 既然沒有強烈市場區隔,也並非以遊民作為雜誌主體,如何讓雜誌本身鎖定的20至35歲消費群掏錢購買,而不只是出於一份「善心」,恐怕是編輯群未來要費心的部分。

「給予遊民工作」作為一種協助遊民的手段,出於對遊民組成的想像過於單一,同時也陷入現代社會工作倫理的思考邏輯──有工作的才是正常人。

仔細觀察街上的遊民,其中不乏無工作者、社會適應不良或者精神障礙等,只把遊民和無工作畫上等號,是一種簡單的分類方式,用過於粗淺的邏輯說明遊民的生成:沒有工作,所以變成遊民。但是沒有工作的人一定會變成遊民嗎?除了最直觀的理由之外,恐怕還需要更結構性地理解它形成的原因,才能提供協助。

當社會企業把「賦予工作」和「回歸正常」接上線時,它隱含了現代社會的工作倫理──工作本身便是一種價值,一種高貴且令人高貴的活動。就連社會局也會將遊民轉介給就業輔導中心,因為它希望這些人可以回到生產的行列上,只有這樣才有價值,才能被社會接受。

只是遊民是一個問題嗎?對誰來說是個問題?從社會成本的角度思考,解決遊民問題,比起解決企業污染等,恐怕要小的多。從治安來看,一年有多少遊民傷人的 事件?與一般人犯罪相比發生頻率高出許多嗎?

那麼遊民究竟是誰的問題?也許他映照出的只是「正常」生活的反面,因此讓大家感覺不舒服。而當我們為了自己的舒服,去購買一本遊民販售的雜誌,期待他能 因此回歸正常生活時,以維持我們對社會秩序的想像,究竟獲得救贖的是我們,還是他們?


原文看起來不像新聞稿,更像是記者情溢筆端、下筆不能自休的一篇小論文。那我們就來看看他主要的論點是什麼:

一、首先他藉由遊民沒有參與雜誌編纂、雜誌當中也沒有關於遊民的專欄,批評「這本由遊民販賣的雜誌,和『遊民』似乎沒有任何的關聯」,而他懷疑在沒有市場區隔和特色的狀況下,購買者恐怕都是「出於一份『善心』」,令人憂慮。

二、然後他開始從歸因簡化的角度,批評大誌的做法,認為將「『給予遊民工作』作為一種協助遊民的手段,出於對遊民組成的想像過於單一」,至於其他有什麼原因,他丟了一句「恐怕還需要更結構性地理解它形成的原因,才能提供協助」。

三、接下來是我們大記者的得意之作,從新教工作倫理的角度切入,認為大誌的做法根本是包藏禍心。他認為大誌讓遊民賣雜誌牟利,是「希望這些人可以回到生產的行列上,只有這樣才有價值,才能被社會接受」,同時不忘酸大誌的做法是將工作視為「一種高貴且令人高貴的活動」。

四、最後他藉由「遊民是一個問題嗎?對誰來說是個問題?」這個提問,懷疑處理遊民問題根本是個迷思,是因為遊民映照出「『正常』生活的反面,因此讓大家感覺不舒服」,才會將遊民視為一種問題,要去處理它。表面上是救贖遊民,實際上是正常社會在救贖自己。

以上的摘要大家都同意的話,我就要開始罵了,裡面第一點先略過,等等會再提到。

針對第二點,我不明白有誰作過如下的宣稱:「大誌是個保證所有遊民都能得到幫助的做法」。有些遊民想要工作糊口,但缺乏文化、社會資本來找到工作的時候,大誌創造出一個社會位置,讓他們得償心願。除此之外,大誌有承諾更多嗎?這篇「報導」大誌的文章提出這種批判,是不是搞錯對象了呀?去對政府講呀,去對社會局講呀?喔,反正記者負責提問嘛,要調查、研究,那是別人的事。

不過反正作者的重點在後面,他拒絕大誌(甚至上綱到社會企業)這種做法,認為是藉由工作來「正常化」遊民,同時暗示沒有工作的遊民是不正常的。也就是說,你大誌就算解決了前面說的那些遊民的問題也不算,因為你的前提根本就錯了,他們沒有工作不是個問題,不需要你假惺惺地來「正常化」他們。於是他的結論也真是如此,他真的覺得遊民根本不是問題,想「解決」遊民問題的我們或者大誌,才是有問題。

那我就不懂啦,那他為什麼又說「從社會成本的角度思考,解決遊民問題,比起解決企業污染等,恐怕要小的多」。這裡他要解決的遊民問題到底是什麼?不是沒有問題嗎?歐,原來我們大記者還是有良心的,他知道就算對遊民而言,沒有工作其實不是問題,好得很,不需要你來正常化;但是對遊民而言,沒有飯吃,卻終究是個問題,會出人命的,所以我們要來解決遊民吃飯的問題。

怎麼解決呢,大記者說叫他工作是逼他「正常化」,是偏見是歧視,不管是社會局還是大誌都這樣搞,就都是歧視。不能叫他工作,那就是要養他嘍?好,國家機構、社福團體來養,社會安全網就是這個時候派上用場的,有多少人流落街頭就養多少人。聽起來好合理齁?那接下來我們想像一個情景:伊甸、社會局的志工在龍山寺發便當。你說根本不用想像呀,這是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呀。那我問你,我們的大記者會怎麼想呢?

一、大記者覺得那是中產階級、國家機器的施捨,是充滿憐憫的上對下關係,在過程當中,遊民的尊嚴被踐踏了。

二、大記者覺得就該如此,鼓掌叫好,認為那些中產階級總算有機會拿他們的髒錢做點真正的好事了。

如果是一,請問所以大記者覺得到底該怎麼辦?你說沒有工作不是問題,那沒有飯吃是不是問題?一下說要解決一下說不用解決,你到底是要不要解決?工作也不行養也不行不養也不行,那到底要怎麼樣才行?還是要我們一起說「臺灣人真行」,事情自然就會行?而且根據他文中把「善心」加引號這種不以為然的文風,我真的很懷疑我們大記者真的就是這種態度耶。能不能請大記者開釋一下,到底要怎麼作,才會順您老的心意呢?

如果是二,請問,您看到比爾蓋茲捐錢給公益團體也會鼓掌嘍,都不會覺得這是治標不治本,是用廉價的同情來兌換慈善形象?你會覺得慈濟的愛心是人類朝向理想國的坦途?歐,我還以為比爾蓋茲和慈濟都是大右派耶,這麼認同大右派面對貧富差距的做法,我想大記者一定也是個大(至少中)右派吧?真是失敬失敬。嘩~~右派耶~~

這時候大記者跳出來啦,說我們還有第三條路(所有人洗耳恭聽),我們可以讓他們不是被施捨一個工作,而是擁有一個工作。對耶,所以我們的先知(已經不是記者了)才會問說:遊民能不能參與撰稿?對嘛,我們要給遊民更大的空間、更多的權力(不是權利唷,權利太遜了)來在工作中享受有尊嚴的生活呀!痾,可是?不是說工作就是正常化,就是收編就是狼子野心就是資本主義的陰謀?為什麼賣雜誌就不行?編雜誌就可以?

嘍囉曰:靠,先知說話是給你質疑的嗎?再說,賣雜誌那種低賤的、沒有自主權的工作,怎麼能跟坐在辦公室裡編雜誌的高等工作相提並論呢?

這時候我們的大先知又開口了:這樣說就不對了,職業無貴賤,都是不好的。其實我們應該要作的是,讓遊民隨便作他們想要的事,他們需要什麼就給他們什麼。你還逼他們要到龍山寺去領便當?去小七隨便拿一個讓店家跟政府算帳就好啦!這樣一來,既有飯吃又有尊嚴又不需要任何正常化,遊民的問題就迎刃而解啦,哈哈哈!

以上看似胡言亂語,可我真的看不懂在 呂苡榕的「批判」(如果這叫做批判的話)當中,我們如何看到一個可以遵循的方案。又要養又不可以養,又不要解決又要解決。我本人懷疑,除非 呂苡榕承認他是個大右派,否則這篇文章根本就是在堆砌詞彙之後,所有命題互相抵銷的洋洋千字廢文。而事實上他也的確是個大右派,對他來講,遊民根本沒有意願、能力、可能去找到一個位置,在裡頭有尊嚴地作出貢獻。也就是說,他將遊民的邊緣本質化了。喔不對不能說邊緣,那就是遊民的處境,處境沒有好壞,反正遊民就註定是遊民,本質上是遊民,不可能不是遊民,而且只能是那個樣子的遊民。歐我又忘了,根本沒有那種能夠「有尊嚴地作出貢獻」位置呀,所有的位置都不過是正常化的陰謀嘛(想必呂大記者也正在他的位置上很沒尊嚴地忍受社會的正常化)。

跳開一步,有可能 呂苡榕真的是要主張,沒有什麼遊民問題需要解決,那都是主流社會自慰式的妄想。不要去想什麼解決不解決了,沒有問題需要解決!喔那我只能說我真的浪費了很多時間回應這篇廢文,因為我想,不論對大誌還是其他關心貧富差距、街友(我們呂大記者才不屑用這種政治正確的偽善辭令呢)生存處境的人而言。是真的想要創造出一些社會位置、工作機會,來解決那些被資本主義拋下,被主流社會放棄,但其實仍然用自己的步調活著的街友,所面臨的硬梆梆的生存問題(好啦,我知道用生存問題來理解遊民想像太單一了,有的人就是不想活嘛)。那,呂大記者,你就自己活在你那個理論高度超高,批判意識超犀利的世界裡,繼續挑戰下一個萬字廢文奇蹟吧(反正你好像只在意自己的言論夠不夠先進,不在意要不要解決問題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