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再臨

張貼者: 我本人 於 上午3:10 標籤: , , , ,

首先我本人要承認,前一篇針對呂苡榕的文章口條太過尖酸刻薄,批評方式也有意識地不追求建設性。用字刻薄的地方我在此道歉(可是我不會刪文改文),本文則是準備補足建設性的批評。

遊民的問題,說起來多複雜,其實大概也脫不了資本主義競爭之下,社會安全網付諸闕如,個人因為際遇或者條件限制,成為社會排除的對象(或者是要用顥中扣的「現代性」大帽子也可以啦,雖然我實在不太懂現代性到底是什麼)。我有點懷疑當呂苡榕作出「正常化」批評的時候,骨子裡對遊民有太過浪漫的想像,覺得他們對於自己的處境樂在其中,是自我放逐的成分大過被社會排除的成分。這可能是來自對遊民文化的誤解。據我從昇佑那裡的了解,遊民的確有自己的秩序和文化,裡面也會講資源分配或共享,當然也有內部分化和社會排除。也就是說,遊民的確建立了一套方法,來彼此扶持度過難關。正因為遊民的社群關係其實沒有那麼弱肉強食,於是容易讓浪漫的左派產生幻想,覺得他們樂在其中,卻罔顧這個社群極度缺乏資源的現實。

但現在問題是在主流社會(也就是先前拋下他們的)和遊民社會之間,很明顯有一道鴻溝(請不要用本質主義來指責我,這條鴻溝的確存在,而且是資本主義挖出來的),對於某些遊民(搞不好大學畢業,或者身懷一技之長),那道鴻溝是可以跨越的。但顯然,不是所有遊民都有足夠的條件跨過那條鴻溝,而資源也只能透過空投(比方伊甸志工發便當)過渡到遊民社群。而大誌在作的事情,在我看來就是在那道鴻溝上搭了一條便橋,創造出資源和階級流動的可能性。也許遊民社群內決定大家排班,或者推派幾個人去賣,兌換社群生活所需的資源。也許有幾個人想要直接過橋,不想做遊民了。也就是說,在資源及階級流動可能性提高的同時,各種處境的遊民力所能及的選項變多了。

讓人們能夠選擇生活方式的空間變大,不會徒享自由的權利沒有自由的條件,這不正是左派要的嗎?當社會企業這個帶有修正主義色彩,和右派資本主義結構結盟的概念搭出了這條便橋,部分地實現了左派關於分配正義的理想,為什麼左派要跳出來痛批呢?我比較小人之心,我認為那是左派在自己無能為力的時候,看到別人提出一個右傾的解決方案,於是只有跳出來很教條地說「為什麼不把那條溝填平(取消資本主義),搭條便橋施什麼小恩小慧?」好確保自己存在的意義。但我以為左派存在的意義並不在於重申教條式的左派理想。而是要很務實地,接著蓋一條又一條也許不只是便橋,也許是石橋。創造出更多階級和資源流動的可能性。讓那條鴻溝名存實亡。

你會說,可是也許有人就是不想過橋呢?那我想,到時候那種右派的空投方案再登場也不遲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