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晚報╱記者陳素玲/特稿】2010.05.01 02:31 pm

國際勞動節一年過一年,勞工的勞動條件卻節節下降,「勞動尊嚴」的口號,遙遠而刺耳。面對資方全面解構勞動環境,非典型勞動力已有凌駕正職勞工之勢,今日勞團上街主訴求為「反派遣」,但是遊行主力反而是抱著鐵飯碗的國營事業勞工,甚至是銀行白領工會,可見「派遣」引發的是勞工對勞動條件的不利想像,進而觸動集體焦慮。

不敢談法令保障,任由資方剝削勞動條件,正是非典型勞工的寫照,其中尤以近來激增的派遣工,勞資爭議逐漸檯面化。派遣法令至少談了10年之久,勞委會到現在才認真面對立法規範問題,但是相較日、韓都是專法規範派遣勞動,勞委會只在勞基法增訂專章,而草案版本不但對派遣行業採寬鬆的「負面表列」,也未將派遣業者納入管理,凸顯的還是官方「管不了就不要管」的怕事心態。

日本25年前就訂有派遣專法,但現在日本已經因為勞動派遣化,面臨兩大嚴重衝擊,其一是派遣的不穩定就業,其二則是遊民結構出現「質變」,遊民不再是沒有工作意願的中高齡勞工,而是有工作意願,卻因為從事派遣而失業的年輕勞工。此種結構性改變,迫使民間團體出面督促政府在日本東京成立「派遣村」,解決派遣工淪為遊民的問題。

派遣後遺症 日本早看見了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25年來,日本政府看到企業濫用派遣人力的嚴重後遺症,派遣法令由寬轉鬆,才要起步的台灣,不但未掌握日本派遣法令變遷,更對日本大量派遣後的社會現象毫無所知,單憑想像悶著頭立法,難怪勞團沒信心,更擔心立法反讓派遣就地合法、更為泛濫。

派遣勞工因為工作不固定,既被排除在工作所在地的工會,更不可能成立工會集結,但是今年卻成為五一遊行的主軸,就是因為人人擔心自己不是下一個「非典型勞動力」。「派遣化」的集體危機意識,不容官方小覷。

【2010/05/01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10/5/1/NEWS/NATIONAL/NAT5/5571669.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