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乞丐/丐幫


本文引用網址: http://211.89.225.4:82/gate/big5/www.cnr.cn/allnews/201007/t20100713_506725794.html

八旬老人駱駝為伴乞討18年  四處流浪露宿街邊

2010-07-13 10:34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大 中 小】  

    

老人流浪乞討,駱駝一直陪伴。本報記者潘之望攝

  85歲高齡的山西老人楊眉牢,獨自一人牽著駱駝沿路乞討,經石家莊、保定來京,在豐台區盧溝橋鄉行乞時引得眾人關注。昨天傍晚,愛心人士反覆勸說欲讓老人留宿,但老人表示,他和駱駝為伴乞討已有18年,只願露宿街邊,他已準備離京,預計牽駱駝步行兩個月後回到老家。

  8000元買下駱駝為伴

  昨天傍晚,在好心市民魏女士帶領下,記者在豐台區盧溝橋鄉二七車輛廠鐵道橋洞下找到楊眉牢老人和他的駱駝。老人身著破爛衣衫、滿頭白髮,蜷縮身子睡在橋下人行道上,身前擺著一個乞討用的搪瓷碗,駱駝背著行李被拴在一旁的欄杆上。見到魏女士前來,老人利索地爬起來與她聊天。

  聊天中,記者得知,老人來自山西代縣,一生未婚,家裏只有一個弟弟,但弟弟家為兒女婚事花了不少錢,無法照顧他。

  老人說,18年前,他用攢了14年的8000塊錢在包頭買下這只駱駝,幫他馱行李和他做伴。每年2月初,天氣暖和起來,老人就帶著駱駝出發,步行前往北方各省市乞討,每年秋冬季節,就回到老家避寒。

  之所以選擇駱駝為伴,是因為駱駝好養活,“吃草、饅頭、玉米都行,也不怕渴”,老人行乞時,駱駝和他一塊跪在地上,晚上老人就依靠著駱駝取暖。“我身體好,沒病”,老人說,行乞多年,他從來捨不得騎駱駝,為防止駱駝踢人,老人還用鐵鏈拴住駱駝腿部。

  主動請好心人騎駱駝

  近兩天,魏女士多次勸說老人向政府部門尋求救助,但都遭到老人拒絕。她還為老人買來40多個包子,“他一口氣就吃了十幾個”,魏女士說,80多歲的老人在外這麼遭罪,說不定哪天就會突然故去,所以一直跟著他,想給他和他的駱駝找個家。

  交談中,不時有市民駐足,給老人提供食物或錢。一位來自山東臨沂的張女士,反覆勸說老人去她家小院留宿,但依然被拒。魏女士告訴老人,想為他找個固定居所,同時白天他還可外出乞討,但老人表示,“在同一個地方,時間久了人家就不給了”,仍舊執意露宿街頭。

  為表達對眾多好心人的感謝,老人將駱駝身上的行李一件件取下,在駝峰間綁了塊布,還係了根繩子,邀請好心人騎駱駝。但他掀去行李后,眾人發現駱駝駝峰已嚴重變形,身體多處皮膚磨破,駝身瘦骨嶙峋、青筋鼓起,散發出陣陣臭味,都對駱駝的健康狀況表示擔憂。

  老人謝絕救助站援助

  昨天下午,豐台區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兩次追尋老人,表示願意為老人買票助其回家,並可安排車輛幫其運送駱駝,但都遭到拒絕。

  無奈之下,工作人員只得買來大包食品贈送,助其返鄉。記者離開時,老人表示,他將步行兩個月回老家,明年應該不再出門乞討。記者隨後了解到,老人牽駱駝乞討一事,曾經各地多家媒體報道,許多企業、好心人都想幫他過上穩定的生活,但老人已習慣這種生活方式,沒有接受。

  山西忻州市代縣棗林鎮派出所一位民警此前證實,這名老漢確實是西馬村人。老人年輕時當過兵,一輩子沒有結婚,唯一的親人就是比他小幾歲的弟弟。儘管當地民政部門按季度給他發補助,但老人還是每年都會外出乞討,入冬前才回到村裏。(記者史冊 實習記者陳薇) 

責任編輯:海量

廣告
台北車站二多 遊民乞丐駐守
陣陣尿騷味傳來 短短一百公尺遇上三名乞丐 卻不見警察處理
【記者陳珮琦/台北報導】
「咦,怎麼都是尿騷味?」一群高雄旅客搭高鐵到台北,走出台北車站,沿著遮陽走道到忠孝西路的公車站牌,陣陣尿騷味撲鼻而來;而從大門口一直到站前廣場、人行道,就有三名乞丐或站或趴在地上猛瞌頭乞討;站前廣場給民眾歇腳的涼椅扶手欄上,竟被遊民用來曬被子,旅客不禁懷疑: 這是我們首善之都的門面嗎?

台北車站是台鐵、高鐵、捷運三鐵共構,交通運輸量龐大,出入口多達七十多處,因此被喻為全國最大的迷宮;但是,首善之都的大門面,卻盡是令人瞠目結舌的景象,尤其一出車站,沿路撲鼻而來、令人作噁的尿騷味,令許多通勤民眾質疑自己是在台北市。

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台北車站不只遊民多,乞丐也超多,大門口一名拿著枴杖和免洗碗的男子,向進出旅客乞討;站前廣場一名衣褲破爛的男子趴在地上,他的頭好像是裝了電池,不停地瞌頭;走沒幾步在人行道上,竟又出現另一名乞丐半身趴在地上,面前擺著一只碗向路人乞討,短短一百公尺範圍內,就「遇」上三名乞丐,卻都不見有警察或是車站保全人員處理。

乞丐、遊民再加上攤販佔據了車站廣場、周邊人行道、地下街,而站場廣場原本給民眾歇腳的大理石椅扶手欄杆,竟然曬著一床又一床且破舊有酸臭味的被子,原來是遊民趁著天氣放晴、出大太陽,拿被子出來曬;而廣場的噴水池,不僅見清潔工取水拖地,噴水池旁的矮樹上,還曬著二件清洗過的衣服,令人懷疑是不是遊民在此洗衣服,甚至洗澡。

【2009-06-15/聯合晚報/A7版/焦點】

【記者陳珮琦/台北報導】
64歲的周女士前幾天在台北車站遭遇一場「驚魂記」,她說,剛走出車站大門,突然有一名年輕男子手伸向她,開口就說: 「給我錢! 」,周女士被這突忽其來的狀況,真的嚇壞了!周女士說,當時車站人來人往,而這名男子衣著雖然整齊,但有股怪味道,年約二、三十歲,「好手好腳的」,她搞不懂為何這年輕人要淪落街頭向人乞討,周女回過神,馬上反問「為什麼要給你錢?」這名男子即才轉頭離去。

經常在台北車站附近轉搭公車的林小姐說,出現在車站的乞丐幾乎都是熟面孔,「他們好像是個集團,」林小姐說,除了趴在地上向人乞討外,還有「一種人」會靠近身邊,向路人表示他的車票錢少五元、十元或是五十元,要路人好心幫忙,由於乞討的金額少,大多數的年輕女性,尤其是女學生都會掏錢給他們,這反而讓這些乞丐食髓知味,車站就變成遊民、乞丐的大本營。

【2009-06-15/聯合晚報/A7版/焦點】

2008年03月26日 來源:新華網海南頻道

“乞丐"似乎在我們的生活中無處不在,乞討者往往破衣爛衫,神情迷茫。這是乞丐給多數人留下的印象。

    然而,隨著高科技的日益發展,人們已經不能再桎梏著故有的印象。如今,在網絡上也涌現出一群"乞丐",但他們乞討的並不是食物,而是希望施舍者捐錢幫助他們實現自己的目標。他們只要坐在電腦前輕點幾下鼠標,敲敲鍵盤,就能實現"天上掉餡餅"的美事。現如今,難道乞討也需要高科技?

圖為某乞討網站截屏

    “網絡乞丐" 橫行網上

    “網絡乞丐"指的是通過網絡向陌生人求助,讓別人捐錢以達成自己所需的特殊的乞丐人群。

    “乞丐幫社"請您施舍1元錢,讓乞丐幫得以生存!如果您囊中羞澀,請您申請加入乞丐幫社,免費為您建立乞討網站,讓你得到社會幫助。這是目前在網絡上流行的"網絡乞丐"在網站上發表的帖子中的一個。

    “豬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房價飆啊飆,我無避風屋"、"秋去冬來,外面風大天冷,純為開辟一溫暖行乞、非行騙的新市場,迫切歡迎捐獻愛心(此處愛心專指錢幣)。"這是在一乞討網站首頁醒目位置顯示的乞討理由……現如今,網絡已經成了一些乞討者的"創業"之地。乞討也進入了E時代,辦起了乞討網站。這些網站公布了施舍現金的支付方式,還為願意施舍者開辟了論壇。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在某搜索網站輸入"網絡乞丐"後,在0.001秒內就能搜索出290,000篇相關信息。有的網站上甚至還有專門的"乞討吧"。可見"網絡乞丐"的受關注程度之高。

    調查中,記者發現很多較早的乞丐網站已經被關閉或停止使用了,但是層出不窮的"後起之秀"依然躍躍欲試。

漫畫 葛生

    “求救!就當我是在乞討吧。剛才想用一卡通在網上買東西,結賬的時候發現卡上余額不夠,差1毛9.,想請哪位有用一卡通的好心人施舍我這1毛9吧!十萬火急啊!我的卡號是95555002*******"。"偶怕,偶怕我給了你一毛九,然後我卡裏其余的錢都不見了。"這是記者在一論壇中看到的相關帖子。

    由于近年來乞丐的職業化及真假難辨,讓善良的人們對乞討人群變得越來越冷漠。而"網絡乞丐"的出現似乎更給乞討這種行為注入了虛假的成份–一種行為在現實生活中都很難令人們相信,更何況是在虛擬的空間裏呢?

    網民"雪糕"說,在網絡這個虛擬世界裏,人們不能直觀地見到乞丐本人,誰能保證不是借助網絡渾水摸魚騙取錢財?

    綜合網友之言,網絡乞丐應該定性于在網絡上贏得別人的同情,以謀取經濟利益之人。網絡乞丐大致可分為三種,一種是確實陷入經濟困境的人;一種幹脆就是好吃懶做的寄生蟲;還有一種是熱心公益事業的人,用乞討來的錢幫助有困難的人。但事實上,其中熱心公益事業的人少之又少。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focus/2008-03/26/content_7826878.htm

文:宏川我國各大城小鎮都出現乞丐問題,尤其在巴士站、火車站或商業中心,都可見乞丐向人伸手討錢。這些乞丐,小的三五歲,年長的甚至包括退休專業人士。一般市民可憐這些乞丐,給他們錢,但如此一來,真的會助長行乞歪風。

許多居心不良者將行乞視為每日“正業”,正當工作懶得去做。更有一些人假冒乞丐,欺騙市民。執法單位突襲檢查時,發現他們是被黑幫集團所控制,每日要行乞達到某個數額,才算完成任務。

一些退休人士視行乞為每日的工作,追根究底,原來這班老人家多數在退休后任意揮霍,變成貧窮后又無家人照顧,唯有行乞過日子。

有關當局希望市民不要太過大方仁慈,避免助長不良風氣,而且行乞歪風也會醜化市容,影響國家形象。當我們給錢乞丐,可說間接鼓勵他們繼續行乞。有些乞丐家境相當不錯,其中一些還有汽車代步,傢具齊全,生活蠻好的。

希望福利局、移民局和警方互相配合,將這些行乞者或假冒行乞者繩之以法,送往政府設立的改造中心學習生活技能,以便他們將來有正當工作,不再行乞過活。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08-03-29&sec=forum&art=0329fc11.txt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3月23日 23:54 鳳凰衛視

  陽光報3月24日報導 近日記者遇到一頗為“另類”的乞討老人,他掏出一把零錢到一些商家或小販處“買”東西,到頭來,東西“買”了,錢卻一分未花。如此有收獲,難怪他自己都說:“‘巧要’比‘死要’管用!”

  不花錢能“買”東西

  3月22號晚7時左右,記者在西安火車站西的西閘口見一 冬裝未脫、一把白須的乞討者蹣跚進了一家藥店,剛進店就遭到了兩個藥店人員的驅趕:“快走吧,快走吧,這是藥店,沒有吃的。”

  這時,抄著河南口音的乞討老人言語不清地表示自己不是乞討的,而是來買藥的,“給你錢,拿上幾片感冒藥。”並把自己乞討的碗伸了出去,碗里有大約二十多枚(張)一毛面額的硬幣和紙幣。

  藥店工作人員都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對待這個特殊的顧客。旁邊一個上了年紀的男顧客就說:“好意思收老漢錢?給一包感冒藥算啦,也不值幾個錢的。”

  乞討老人忙介紹說自己八十多了。這時一個藥店負責人模樣的男子走了來,遞給了乞討老人兩袋VC銀翹片,說:“不收你的錢啦,快走吧。”

  乞討老人道謝後出了藥店,朝東走去。記者尾隨而去。沒走兩步就見他在一賣烤紅薯的攤子前停住了。乞討老人把碗一伸,說要買個“熱乎的”。賣烤紅薯的婦女笑著說:“你有錢的很麼,還賣呢──算啦,你白拿一個吧。”

  乞討老人就拿了烤紅薯爐子上一個最小的紅薯,嘴上還說:“你的心真好,俺就拿個小的吧。”

  “巧要比死要管用”

  記者拿出相機準備拍攝,被賣烤紅薯的婦女制止:“你拍啥哩!要拍拍他,不許拍我!”而乞討老人見此便快步走開了。

  記者只好放下相機,繼續追蹤乞討老人。記者趕上他,並把口袋的零錢全投進他的碗中,老人把錢收到口袋,連聲稱謝,又說:“你的心真好。”

  記者趁機和他聊起天來。乞討老人很健談,自稱是河南蘭考人,就是出了好書記焦玉祿的那個地方。還說他讀過書,能看懂報紙,今年82歲,乞討了大半輩子,半個中國都逛遍了。春節是在老家過的,年過完就出來了。

  記者問他討要東西為什麼不直接要,而是要“買”。 乞討老人笑一笑,說:“要飯也有訣竅,‘巧要’比‘死要’管用呢!你要是直接伸手去要,早被人給轟走嘍,你還要個啥要?你要是把錢拿出來買,不管你錢多錢少,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人家看你這個人還不錯,不是胡攪蠻纏的,能給你的就給你了──你說,誰好意思收你一個要飯老頭的錢?再說了,他就是想拿也嫌俺的這個錢髒呢。”

  記者說:“你把人的心思都摸透了啊──那你這樣的討法,好使的很嘛!”乞討老人連聲說:“好使,好使。”

http://news.sina.com/oth/phoenixtv/301-106-106-106/2008-03-23/23542758705.html

2008年03月14日 14:42   來源:南方網  
 在資訊高度發達的今天,乞討業也進入了E時代。與在街頭風餐露宿的“前輩”們不一樣,不必出門上街乞討,不必在乞討時磕頭作揖,不必擔心爭了別人的地盤挨揍,更不必擔心會因影響市容遭到驅逐。新興的“網路乞丐”只需坐在家裏,敲敲鍵盤,動動滑鼠,建立自己的乞討網站,或者直接給別人發電子郵件,就有錢送上門來。目前,網上乞討已經成為美國一個時髦的產業。

    一般來說,“網路乞丐”在網上也要擺出一堆能讓人掏腰包的理由,發出求救信號。有人自稱是生活艱難的單身媽媽,有人自稱是不堪債務之累的剛畢業的大學生,還有人自稱是不能生育的夫婦,希望在好心人幫助下做試管嬰兒。

    這些網路乞丐總體上分三種,一種是因為確實陷入經濟困境或沒錢支付學費、醫療費的人;另一種乾脆就是好吃懶做的寄生蟲;還有一種是熱心公益事業的人,用乞討來的錢幫助有困難的人。

    據報道,美國紐約一名29歲女子卡倫·博斯納克是一名電視製片人,由於濫用信用卡,欠了銀行2萬美元。情急之下,去年她建立了一個名叫“拯救卡倫”的網站,號召網民捐錢助她償還債務。這一招很靈,她陸續收到了1.3萬多美元,得以還清欠款。

    隨後,博斯納克又建了另一個網站,建議好心的網友們給其他一些急需用錢的“網路乞丐”提供幫助。由於這一系列創舉,博斯納克因此成為網路名人,不僅上了“脫口秀”節目,還有出版商和她簽約出書。

    裏奇·施密特是一名自由音樂人,也是乞討網站的先驅之一。早在3年前,他就創立了自己的乞討網站,如今討得來的錢已經超過4800美元。除了錢,施密特還想借網站出名,想通過這種方法成為著名訪談節目《大衛夜半脫口秀》的嘉賓。

    最初,施密特讓網民給他郵寄美元,後來升級為一種電子支付方式,這樣就能從網上非常方便地直接收錢。施密特表示,他的短期目標是為自己的網站拉廣告,用賺來的錢買一部新汽車。

    來自洛杉磯的布瑞恩·諾蘭自稱是“善良、勤奮、熱忱的26歲醫務工作者”,他說自己運氣好一些。去年11月份他初建網站時,欠下了4萬美元債務,現在平均每星期都能得到1000多美元捐款。

    諾蘭稱,自己之所以能得到那麼多捐款,是因為自己建立的網頁很吸引人,而且定期刷新,所以可以提供“輕鬆、有趣”的閱讀。諾蘭出具了銀行的存款記錄,記錄顯示每星期確實有款項存入用於支付信用卡債務和學生債務的一個賬戶。諾蘭認為,寫一些可憐兮兮的悲情故事,反倒容易引起網上沖浪者的反感,起到相反的效果。

    “網上丐幫”成就一大產業?

    4月15日,在門戶網站“雅虎”上,記者進行了搜索,發現乞討網站竟有50多個。這說明,乞丐網已成為網上賺錢的另一種方法。圍繞這個主題在網上已經形成了一個產業,網路專家則稱之為“網路乞討業”。

    以美國“給我一美元”網站為例,這家網站從去年開通以來到今年一月底,已經累積了將近3萬美元的收入。

    當你進入這個網站,網路丐幫幫主會請你寄一美元或其他國家等值貨幣給他,不多不少,一元就好;然後,他會給你一定的回饋,贊助者還可以在該網站的留言板上留言或者推銷自己的網站,只需花一美元的廣告費,就可以宣傳一輩子。

    “乞丐網的出現不是偶然的。”日前,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的一位姓胡的先生在接受本網記者採訪時介紹,近年來,在各類型所謂“B to C”企業對消費個人的電子商務網站經營因難、紛紛支撐不下去的時候,幾乎不需要成本的“網路丐幫”則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

    他說,這些乞丐網有的以利益交換作為網站的經營模式,有的則乾脆借網路之術、行傳統之道,瞄準人類與生俱來的同情心。雖然利潤有限,但不管如何,“網站丐幫”現已集結成群,成為拍賣網站外少數賺錢的“B to C”電子交易網站。

    “乞丐網已漸成氣候。”胡先生說,乞丐網整日無所事事,只要將網站開通,就在家中“守株待兔”,坐等白花花的銀子。它們也從沒想過用“燒錢”的方式去打品牌,只是將希望寄託在網上眾多的無所事事的漫遊者。10元人民幣對現代人來說是個小數目,而日積月累,積少成多,長期下來到底會是多大的數字,除了他們自己,誰都不知道。

    在國外,乞討也有專業與不專業之分,有些乞丐網的收入就比別人好,例如加拿大一個名為xxx的網站。就比那家美國“給我一美元”網站更加專業,收入自然也豐厚得多。除乞討所得外,加拿大這家網站還多了數目不菲的網路廣告收入。

    乞丐要裝得很可憐,以騙取別人的同情心,網路乞丐也不例外。據胡先生介紹,加拿大這家網站深諳此道,他們製作了許多影像文件,裏頭擺滿了各種各樣的乞丐街頭要飯的照片,打開喇叭,你甚至還可以聽到讓人聽之心酸的乞討話語。你一進網站,就會聽見“老爺太太行行好吧!賞點錢給無家可歸的人,上帝會保祐你的!”等哀求聲;如果你獻出一點愛心,還可聽見零錢丟在碗裏噹噹的響聲,真有點身臨其境的感覺。

    日前,記者在網上發現,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在網上“乞丐俱樂部”註冊成為網路乞丐進行“工作”,就像現實社會中自然形成的丐幫一樣,網路乞丐也逐漸發展成一股新興勢力。比如多數乞丐網站都提供其他乞丐網的鏈結,就像網路上常見的色情網站一樣,一旦進入某個乞丐網站,數不清的自動鏈結系統就會不斷打開,讓人仿佛進入乞丐迷宮似的,直到網上漫遊者終於肯從口袋裏掏點錢出來才肯罷休。(本文為原文節選)(來源:2003-4-18四川線上)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