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乞丐/丐幫政治


台北車站二多 遊民乞丐駐守
陣陣尿騷味傳來 短短一百公尺遇上三名乞丐 卻不見警察處理
【記者陳珮琦/台北報導】
「咦,怎麼都是尿騷味?」一群高雄旅客搭高鐵到台北,走出台北車站,沿著遮陽走道到忠孝西路的公車站牌,陣陣尿騷味撲鼻而來;而從大門口一直到站前廣場、人行道,就有三名乞丐或站或趴在地上猛瞌頭乞討;站前廣場給民眾歇腳的涼椅扶手欄上,竟被遊民用來曬被子,旅客不禁懷疑: 這是我們首善之都的門面嗎?

台北車站是台鐵、高鐵、捷運三鐵共構,交通運輸量龐大,出入口多達七十多處,因此被喻為全國最大的迷宮;但是,首善之都的大門面,卻盡是令人瞠目結舌的景象,尤其一出車站,沿路撲鼻而來、令人作噁的尿騷味,令許多通勤民眾質疑自己是在台北市。

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台北車站不只遊民多,乞丐也超多,大門口一名拿著枴杖和免洗碗的男子,向進出旅客乞討;站前廣場一名衣褲破爛的男子趴在地上,他的頭好像是裝了電池,不停地瞌頭;走沒幾步在人行道上,竟又出現另一名乞丐半身趴在地上,面前擺著一只碗向路人乞討,短短一百公尺範圍內,就「遇」上三名乞丐,卻都不見有警察或是車站保全人員處理。

乞丐、遊民再加上攤販佔據了車站廣場、周邊人行道、地下街,而站場廣場原本給民眾歇腳的大理石椅扶手欄杆,竟然曬著一床又一床且破舊有酸臭味的被子,原來是遊民趁著天氣放晴、出大太陽,拿被子出來曬;而廣場的噴水池,不僅見清潔工取水拖地,噴水池旁的矮樹上,還曬著二件清洗過的衣服,令人懷疑是不是遊民在此洗衣服,甚至洗澡。

【2009-06-15/聯合晚報/A7版/焦點】

廣告
【記者陳珮琦/台北報導】
64歲的周女士前幾天在台北車站遭遇一場「驚魂記」,她說,剛走出車站大門,突然有一名年輕男子手伸向她,開口就說: 「給我錢! 」,周女士被這突忽其來的狀況,真的嚇壞了!周女士說,當時車站人來人往,而這名男子衣著雖然整齊,但有股怪味道,年約二、三十歲,「好手好腳的」,她搞不懂為何這年輕人要淪落街頭向人乞討,周女回過神,馬上反問「為什麼要給你錢?」這名男子即才轉頭離去。

經常在台北車站附近轉搭公車的林小姐說,出現在車站的乞丐幾乎都是熟面孔,「他們好像是個集團,」林小姐說,除了趴在地上向人乞討外,還有「一種人」會靠近身邊,向路人表示他的車票錢少五元、十元或是五十元,要路人好心幫忙,由於乞討的金額少,大多數的年輕女性,尤其是女學生都會掏錢給他們,這反而讓這些乞丐食髓知味,車站就變成遊民、乞丐的大本營。

【2009-06-15/聯合晚報/A7版/焦點】

2008年03月12日 11:05:11  來源:法制網—法制日報

為了迎接上級的衛生檢查,陜西省安康市寧陜縣的一名民政幹部派人將一個流浪漢“扔”到了鄰縣。流浪漢死了,民政幹部判了,但他卻得到了縣裏人的同情,因為,這樣處理流浪人員已經成為“潛規則”。

    現行救助制度對救助程度規定得不明確,對縣級以下鄉鎮怎樣救助流浪乞討者規定得不明確……在找出救助制度種種不足的同時,這一事件又告訴我們些什麼呢?記者近日進行了採訪。

救助人員給那些不願意進救助站而露宿街頭者送毛毯。記者 石言 攝

    記者見到諶太林的時候,是他接到終審判決的第三天。陜西省商洛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了他的上訴,維持了一審法院判處他二年有期徒刑的判決。此時,他已在柞水看守所羈押了整整5個月。

    午後的陽光打在他的臉上,略微暗淡的眼神,顯得有些疲憊。他今年52歲,曾擔任過安康市寧陜縣廣貨街鎮紀檢委書記、鎮人大副主席等職務。去年5月,通過競爭上崗,當上廣貨街鎮政府的民政宗教助理員,專門負責民政工作。

    而剛上任一個多月後,就發生了他雇人將流浪乞討者拋棄在鄰縣柞水的秦嶺山中的事,乞討者的屍體後來被人發現。

    這名乞丐的死亡讓他鋃鐺入獄,諶太林也成了當地乃至全國公眾關注的焦點。面對弱者,一個民政幹部何以如此鐵石心腸、冷酷無情?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上,諶太林面目全非。

  一名乞討者的最後30個小時

    時間拉回到2007年6月29日早上8點,寧陜縣廣貨街鎮。

    這天,安康市有關領導要來檢查衛生和安全生產,鎮上的幹部早早地做好了迎接準備。

    此時,有人發現一名流浪漢躺在鎮政府附近的草叢中。派出所接警後報告了鎮長吳大鵬。

    “你去處理一下。”吳大鵬立即安排幹部前去,要求在市領導來臨之前把所有突發的問題處理好。被派去的這名幹部,正是諶太林。

    來到現場,發現乞討者語言含糊不清,不能行動,諶太林便到街道上的個體診所找了一名醫生對該男子的心臟進行了檢查,初步判斷身體正常,可能是饑餓所致。他又從鎮政府的職工食堂拿了幾個饅頭,塞給流浪男子。

    早上9點,諶太林找來出租車司機姜德印和個體戶郭雲豐,要他倆將這名男子馬上拉到緊鄰的柞水縣境內。倆人“跑腿”的酬勞,經討價還價後定為30元。

    一小時後,在柞水縣境內的黃花嶺上,姜和郭將乞討者放到公路的隧道內。返回時,天已經下起蒙蒙細雨,倆人撥通諶太林的電話:“人已經放到黃花嶺了……”

    電話那頭,諶太林說知道了,就挂斷了。諶太林萬萬不會想到,他的“精心安排”竟然會鬧出人命。

    第二天下午1點,隧道內的修路工人發現急促喘氣的流浪者,于是將他抬出隧道,放到公路一側曬太陽。

    下午3點,海拔1400米高的秦嶺山上,這名三十歲出頭的乞丐的屍體被附近村民發現。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local/2008-03/12/content_7772046.htm 

“老大爺,願意到救助站求助嗎?我們可以送你回家。”昨天下午,觀音橋步行街迎來了一批志願者,她們手拿宣傳單,圍著一名衣衫襤褸的老人七嘴八舌地開展勸導。     這些志願者為清一色的女性,共有40名。她們以上街勸導這種特殊的行為,度過了節日。  放棄南山過節到救助站

    “小輝,

這是阿姨給你買的玩偶。”上午10:00,志願者們來到市救助站,和流浪兒一起打乒乓球、做遊戲,還給他們講故事,告訴他們不要再出來流浪,要呆在父母身邊。

    昨天來到市救助站的志願者們,來自各行各業。盡管他們平日裏也經常幫助別人,但來救助站,很多人還是頭一次。

    “我的小孩今年6歲,開始讀書了,我想讓她見見流浪兒,從而體會到自己是多麼的幸福。”來自浙江的程女士告訴記者,丈夫本來打算請她到南山過節,但她拒絕了,因為到救助站過節,教育孩子更有意義。

    志願者共有40名,其中20多人屬于網友。“我之前來過救助站,在QQ群裏,呼吁女同胞們在婦女節這天到救助站參加上街勸導,得到了大家的響應。”

    寧願露宿卻不願回家

    昨天下午,拿著救助站制作的宣傳單,志願者們出發了。

    在觀音橋步行街街頭,她們就發現了一名倚靠在花臺上的老者。“救助站是政府辦的,可以幫助你回家。”

    “我不想回去。”自稱姓李的老者回答說,他是四川安岳人,今年65歲,家中有一名從小就智障的兒子,父子倆已失散多年。“救助站我去過,但回了家住的地方都沒有,還不如在外面,混一天是一天。”

    無奈,志願者們給他留下地址和聯係電話後,離開了。

    在菜園壩廣場,志願者們也遭遇了同樣的情況。很多流浪者寧願露宿街頭,也不願意到救助站求助。他們給出的理由驚人的相似:“兒子不孝順,回家沒有地方住,沒有搞頭。”

    職業乞丐回答“只要錢”

    勸導中,志願者們發現更多的是“職業乞丐”,他們跪在地上,面前擱一個瓷碗。當發現救助站工作人員和志願者靠近後,他們一言不發,站起身來,拿著碗就離開了。

    讓志願者們更為尷尬的是,有的任你東說西說,但回答只有一個:“只要錢,不需要救助。”

    昨天下午,志願者們在街頭勸導了半天,沒有一人願意到市救助站求助。

    “流浪者雖不願接受救助,但很多市民把我們發的傳單放進了包裏。”小吳告訴記者,勸導半天,感受很深,這個婦女節過得很有意義。

    救助站提醒勿濫施善心

    日前,市救助站對主城區街頭的流浪、乞討人員進行過調查,175人接受調查,以斂財為目的的“職業乞丐”有113名,佔總數的64.5%。

    市救助站提醒廣大市民,如今有救助站等機構專門救助臨時出現困難的城市流浪乞討人員,六成流浪乞討人員都是為斂財,市民切勿濫施善心。在街頭發現需要幫助的流浪乞討人員或生活無著落者,可撥打市救助站24小時救助熱線:86831353。(記者 任明勇)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cq.xinhuanet.com/2008-03/09/content_12647290.htm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3月03日 18:15 鳳凰衛視

  作者:楊濤

  陝西省寧陝縣廣貨街鎮民政幹部諶太林為迎接上級檢查,雇人將一名重病乞丐拉到鄰縣柞水縣遺棄。商洛市中院日前作出終審判決,該幹部犯玩忽職守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3月2日《新京報》)

  從制度上講,我們國家已建立流浪乞討人員救助制度,但是,限于縣鄉級財力,在許多地方這一救助制度仍只停留在紙面上。因此,將乞丐“扔”到別的地方去,是各個地方對付檢查的“潛規則”,儘管諶太林被判刑可能會讓他們更加謹慎一些,但這一“潛規則”並沒有因為諶太林被判刑而終結。

  弱勢群體的謀生方式往往與髒、亂聯繫在一起,都可能影響城市的觀瞻,影響官員的政績。不過既然政府無法保障他們的基本生存,就應當尊重他們自己的選擇,為他們劃出一塊生存的地盤,當然為了維護城市的秩序,可以進行有序管理。但是在現實中,多少城市管理者能如此寬容呢?

  當今世界,許多國家的政府紛紛推行各種政策,為國民提供最低生活保障。限于財力,我們不能奢望國家能完全保障每個公民享有“免于匱乏的自由”,但是,“尊重與保障人權”同樣寫入了中國的憲法。尊重人權,首先就是要尊重人有基本的生存權利。所以,我們至少希望官員能尊重每個公民自己用不違法的方式生存的權利。如果你不能保障乞丐的生活,至少你得讓乞丐自由行乞;你不能讓下崗工人都衣食無憂,至少讓他們有一塊地方擺攤,自己保障自己的生活,僅此而已。

  換句話說,我們希望政府能用積極的手段來保障公民的基本吃喝、住房、教育、醫療保障,如果政府無法完全做到這些,至少應當消極地不阻止公民自己用各種方式去謀生,不能出于“美觀”、“整潔”的要求而“嫌貧”,而剝奪窮人的生存權利。保障公民生存權利,需要政府的積極有所作為,也需要政府的消極有所不為,某種意義上後者甚至更為重要。“寧陝扔乞丐”事件的惡劣性不僅在于一個政府官員放棄職責進行救助,更重要在于讓乞丐失去了自救與他救的機會。

  只有尊重和保障每個人的生存權,只有政府官員摒棄“仇窮”觀念,不僅積極讓每個人享有“免于匱乏的自由”,而且保障每個公民擁有自救的權利,我們才可能避免扔乞丐的慘劇重演。

http://news.sina.com/ch/phoenixtv/102-101-101-102/2008-03-03/18152710555.html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3月03日 06:52 星島日報

  ( 本報三藩市訊

  )

  三藩市的街頭乞討現象幾乎已經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雖然六成選民在2003年通過了禁止在公共場所乞討的M提案,但問題並未得到任何改善。

  當局每年都向在公眾場合乞討、大小便和醉酒的肇事者發出數以千計的罰單,但是其中絕大部分都遭法庭不予受理,肇事者甚至無須到法庭露面。

  擔任市參事時推出M提案的市長紐森對此坦言,「沒有人願意看到監獄內乞討者人滿為患的情況,我們想要的是讓這些人接受社會服務。」不過他也認為,從擔任市參事至今他就希望解決這一問題,十二年已經過去,現在應該採取比較嚴格的措施。

  七成罰單慣犯吃

  他的針對目標是一些慣犯。根據三藩市人文服務部的資料,警方已經鎖定了39名經常在市內出沒、行為具侵犯性的乞討者,每人至少已經因此被開罰票超過五次。

  在當局掌握的被開罰單超過一次的乞討者名單中,有兩名男子在七個月的時間內拿到22張罰單,有一人拿到23張,還有一人被開20張。當局指出,在去年七個月時間內,當局共發出625張罰單,而這些慣犯就佔了其中的447張,比例高達72%。

  取消罰單無須出庭

  不過,大部分這些破壞「生活品質」行為的肇事者,卻在無家可歸者權益團體的幫助下,可以很輕易將罰單取消。其中一個團體就是「無家可歸聯盟」,該組織為違規者提供服務,他們可將罰單交給該組織位於Turk街475號的總部,然後一些在市內大律師樓就職的律師,義務代表他們到法庭出庭,向法官爭取將罰單取消。據稱該組織在此方面的成功率約為85% 。

  三藩市地檢署負責檢控生活品質違例行為的檢察官漢德森(Paul Henderson)透露,雖然控方表示反對,上個月短短十一天內,就有85張相關罰單遭法庭不予受理,被告甚至無須親到法庭。

  他指稱,被告律師和法庭在處理此類案件時,要求開罰單的警員上交一份交通報告,詳列當日天氣陰晴冷暖、違例行為發生的具體時間等,「這等於在法律之外加設一條標準。」為此,警員往往要花費額外加班時間,坐在交通法庭上,以口頭和書面兩個方法提交報告,而如果不提交報告,這些罰單就等同無效。

  三藩市高等法院發言人對此解釋說,法庭只是希望「控方在檢控案件時提出有力和可獲(法庭)接納的證據。」

http://news.sina.com/us/singtao/104-103-102-106/2008-03-03/06522709772.html

【舊金山訊】標榜可令遊客放鬆自由的旅遊聖地的舊金山市,卻時常發生遊客與居民遭街頭乞丐騷擾的情形。在舊金山市工作了三十多年的隆.漢斯曼說,去年11月他前往北岸區訪友時,便遭遇一名兇悍的乞丐。他說:「當時我們想,我們都六十多歲了,要和他打起來怎麼辦?他會不會帶著刀?還是給他錢打發他走?」之後,他又至少在市中心經歷兩次恐怖的經歷。

由於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強行乞討不可接受,在2003年,60%的選民通過了由當時市議員紐森提出的M提案,禁止在公共場所強行行乞。然而,情況根本沒有改變。即便每年有上千張強行行乞、隨地小便、公開飲酒的罰單開出,但絕大多數都被撤銷,甚至鮮有人到庭。紐森說:「無人希望監獄因乞丐而超負荷,我們希望他們能夠使用人文服務;但在12年後,我確實認為,我們需要得出一個結果,特別是對那些累犯。」

長期累犯者才是關鍵,無人同意警察須對每一個索要一元錢的人開出罰單。根據舊金山人文服務處的統計,警員確認有39名被開罰單五次以上的「惡丐」。其中有四名男子在七個月內,被開20張以上的罰單。這39人在去年的七個月內共占據總共625張罰單中的447張。

這些影響「生活品質」的違規大多被撤銷,其中許多是通過遊民倡導團體的幫助。舊金山的遊民聯盟,便允許被罰者將罰單送去,再由一些服務公益的律師處理。這些律師的勝訴率為85%左右。

負責生活品質違規起訴的地檢官保羅.亨德森說,上個月11日內,85張罰單被撤銷,沒有一名被告出現。理由是辯方律師與法官要求逮捕的警員提交一份交通報告,描述當時天氣、時間等。亨德森說:「最終出現了一條在法律中沒有規定的新標準。」

舊金山高等法庭發言人安.唐蘭說,法庭僅要求「在有可信、可採納的證據基礎上進行起訴」。這便意味著警員可能需要超時出席交通法庭,不但他們將提供詳細的口頭經過描述,還必須提交書面報告。警方發言人傑克.哈特說:「如果警員不提交書面報告,罰單便被撤銷。只要他們把罰單交給遊民聯盟,他們甚至無需出面,便完全自由。」

遊民權益計畫創辦人之一艾莉西亞.皮亞納律師說:「禁止行乞法的主旨是將這些人列入社會服務,如果執法機構可提供他們一個離開街頭、進入長期收容所的機會,我想很多人願意排隊申請。」

2008-03-03

http://www.worldjournal.com/wj-sf-news.php?nt_seq_id=1679624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