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觀點


記者蔡明容屋崙報導
June 22, 2010 12:00 AM | 32 觀看次數 | 1 1 評論推薦: | 電郵給朋友 | 打印

屋崙市府社服部門將於6月25日舉辦第一屆「青年遊民資源展(Project Youth Connect fair)」,該部門希望此項活動能提供24歲以下的遊民各種所需資訊,讓他們能夠自力更生。此活動也是跨縣市「十年終止遊民計畫(Ten Year Plan to End Homelessness)」的一部分。

主辦單位表示,青年遊民資源展特別為16至24歲遊民所舉辦,將結合屋崙市府、阿縣縣府及多個非營利組織設立「一站通」服務,提供包括庇護所轉介、就業資訊、社會福利座談會、醫療服務、法律諮詢、教育資訊與發放免費食物等,協助遊民獲得重新站起來的機會。

青年遊民資源展將於25日下午1時至5時,在Youth Uprising活動中心舉辦(地址:8711 MacArthur Blvd.,Oakland)。活動由屋崙市府、屋崙市議員瑞德(Larry Reid)、阿拉米達縣健康與社服部門等共同主辦。有關更多活動訊息,請致電屋崙人力資源部門,(510)986-2721。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舊金山

  • 2010-05-29
  • 中國時報
  • 【林金池/北縣報導】
  •      遊民問題雖然棘手,但也並非無藥可救,北縣社會局在萬里鄉闢建一個專門收容遊民的「社會重建中心」,打破傳統政府機關對遊民的處置,努力讓他們重回社會正軌,雖然不易立竿見影,但憑藉著一點一滴的努力,也挽救不少社會邊緣人。

         社會局長李麗圳指出,根據過去經驗,辦再多遊民流水席、圍爐、義剪等活動,都無法改變遊民的習性。因此,社會局去年在萬里仁愛之家,規畫一處「社會重建中心」,轉介輔導七十位街友。

         經過半年努力,原本荒煙漫草叢生的山坡地,如今搖身一變成為「香草休閒農場」,現場還販售餐飲、手工香皂,預計六月對外開放營運,並邀請內政部長官指導,希望發揚北縣的遊民再造經驗。

         社會重建中心屬於中短期收容,在此學習餐飲、汽車美容、水電、園藝、手工藝等五大類職訓,遊民大都能重回職場。北縣至今已有超過百位遊民重回職場,足證遊民並不是扶不起的阿斗。

         李麗圳說,這些遊民背後都有坎坷故事,曾是圓山大飯店主廚的黃先生,因酗酒丟了工作,經濟困頓、妻離子散,更讓他不願面對現實,流浪將近十年每天只記得喝酒。經社會局輔導後,如今他已漸擺脫酗酒,目前成為負責打理伙食的「總舖師」,未來還打算在板橋家樂福旁開家「悠遊之家便當店」,找到事業的第二春。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0,5244,11050202×112010052900113,00.html

    愛心農場 提供街友工作機會%E7%BE%85%E6%96%87%E7%A5%A5

    【記者蘇怡婷/苗栗報導】為了照顧弱勢族群,台大園藝系碩士班畢業的羅文祥在苗栗公館山區,租下一大片農地,種植有機蔬菜,也提供街友們工作機會,並教導他們栽種及採收的方法,讓他們有穩定的收入。

    羅文祥說,其實有很多街友是中年失業找不到工作,導致妻離子散,最後才步上流落街頭的命運。

    秉持著關懷弱勢的理念,農場主要以雇用街友為優先,今年打算加入中低收入的單親媽媽一同打拼。具有多年輔導街友經驗的羅文祥表示,「他們不是不工作,只是尋找工作時經常因為年紀太大而碰壁」。

    成立健福有機農場之前,羅文祥在創世基金會服務,主要工作內容是街友農作輔導,直到二00六年因罹患大腸癌,住院近一個月才離開創世基金會。住院期間體會人生的無常及生命的短暫,讓他更加珍惜生命,有生之年只要全家人住在一起,快樂就好,羅文祥說。

    農場成立至今快三年,幫助過的街友大約近卅位,有很多街友們因流浪太久,不習慣和人群接觸,個性逐漸變得封閉、自卑,常常做不到一個月又回去過流浪的生活。羅文祥說,「要讓他們重建信心不容易,只能慢慢熟悉」。

    羅文祥說,一開始會請較有經驗的員工帶領新成員,從基本辨認作物到收成,一步一步指導。有些街友甚至不知道小白菜是長什麼樣子,什麼時候可以採收,這些都要從頭教起。

    街友們相處時難免因為意見不合而發生衝突,羅文祥都必須從中協調,告訴他們「要珍惜這份工作,大家高高興興在一起就是福氣,沒有什麼事是解決不了的」。

    農場剛成立時,羅文祥對有意願來工作的街友大力歡迎,除了提供員工免費食宿,還會給予零用金作生活花費,對於有些不擅存錢的街友,羅文祥也替他們暫時保管錢財,等到需要用到時再發還給他們。「但現在無法這麼慷慨了,因為街友的勞動力較弱,還是要衡量農場的需求作勞動人力的調整」,羅文祥說,「畢竟我的能力有限,能幫多少算多少」。

    延伸閱讀:

    健福有機農場

    創世基金會

    街友關懷中心

    http://www.newstory.info/2010/05/%E6%84%9B%E5%BF%83%E8%BE%B2%E5%A0%B4-%E6%8F%90%E4%BE%9B%E8%A1%97%E5%8F%8B%E5%B7%A5%E4%BD%9C%E6%A9%9F%E6%9C%83.html

  • 2010-06-10
  • 中國時報
  • 【李金生/金門報導、唐嘉邦/北縣報導】
  •  ▲台胞葉秋山重病纏身流落廣州街頭,在兩岸人道救援下,9日終於踏上歸鄉路「小三通」到金門,之後再返台就醫。(李金生攝)  ▲台胞葉秋山重病纏身流落廣州街頭,在兩岸人道救援下,9日終於踏上歸鄉路「小三通」到金門,之後再返台就醫。(李金生攝) 

         台北縣三重市民葉秋山廿二年前赴對岸闖天下,卻淪為重病纏身的遊民,剩下家當只有一輛破三輪車、二只旅行箱和一床棉被,九日在海基、海協兩會和兩岸紅十字會的協助下「小三通」到金門。三重市長李乾龍聽說他在台舉目無親,特指派專員跨海接人,將安置社福機構妥善療養。

         老家在三重市仁愛街,四十六歲的葉秋山,在七十七年間到大陸,先後在深圳、東莞和廣州市花都區台資企業工作,但並不如意。三年前離開台資電子工廠,改以流動水果攤為生,日子同樣難過。

         去年十月,葉某與同居的湖南籍趙姓女子分手,春節後即居無定所,常在公共場所席地過夜,多次遭投訴。屋漏偏逢連夜雨,葉某最近又因重症糖尿病和併發症,被廣州市警方送往花都區人民醫院救治,他亟思返台,卻面臨護照逾期的難題,只得透過院方向廣州市台辦尋求救援。

         在海基、海協兩會的密切聯繫下,葉秋山昨天終於踏上歸鄉路,金門紅十字會總幹事陳忠飛偕志工從廈門一路護送,順利「小三通」送回金門。

         葉秋山昨天經小三通模式從廈門入境金門,再回到台北縣立醫院三重院區救治,葉秋山感嘆說,當初想拚一下,廿二年間,他也確實認真打拚,哪裡知道即使他很努力認真打拚多年,到頭來仍是一場空。

     http://news.chinatimes.com/domestic/0,5248,11050608×112010061000453,00.html

     

    2010年05月29日蘋果日報

    議員昨前往台北車站地下停車場會勘,批評遊民席地而睡,恐讓婦女感到恐懼。張良一攝

    [蔡亞樺╱台北報導]台北車站地下停車場深夜常見不少遊民席地而睡、隨地便溺,遭網友在網路貼文指「夜間停車場充斥遊民,危險指數幾近破表」,北市議員昨批,鐵路警察巡邏機制不足,讓夜行婦女感到恐懼。北市社會局表示,台北車站遊民約250名,將盡量安置和輔導就業,減少遊民人數。

    北市議員洪健益昨公布日前深夜11時許,前往台北車站地下停車場拍攝的影片畫面,有不少遊民在停車場走道上鋪起紙板、蓋著棉被,躺在地上睡覺,停車場雖是24小時開放,但夜間停車場燈光昏暗,鮮少行人經過或騎士入場停車、取車。

    緊急電話不明顯

    洪健益批評,夜間停車場簡直成遊民天堂,大約有40名遊民躺在地上睡覺,還有人隨地脫褲子尿尿,也有網友在部落格寫下「夜晚到停車場牽車,遊民遍地且臭氣沖天,危險指數幾近破表」的抱怨文章。
    民眾陳惠珍表示:「火車站的停車場每天聚集許多遊民,很可怕,晚上7、8點不到,就有遊民會開始鋪紙板在地上睡覺,每次要去取車的時候都會經過,心裡忐忑不安,深怕他們會亂來。」
    曾在火車站停車場停車的民眾楊淑雯也說:「去停過一次就不敢去,怕遊民突然亂來,附近也沒有管理員或警察可呼救,寧可多花點錢停外面停車場。」
    洪健益更指出,地下停車場的緊急電話,設置偏僻且不明顯,遇到緊急狀況要找電話求救,很不容易,鐵路警察還曾指出盤查遊民身分查獲10名通緝犯,號稱國際化的台北車站簡直淪為治安惡化的起點。

    警稱有按時巡邏

    負責巡邏的鐵路警察局台北分處所副所長張恭銘昨表示,遊民群聚台北車站的現象存在20年之久,經過管控與合作默契,近2、3年來遊民鮮少鬧事,今年也沒接到民眾投訴;鐵路警察每2小時會巡邏1次,每天有24人次警力巡邏,且遊民人數均有建檔,警員多數認識,陌生臉孔的遊民出現也會上前詢問。
    社會局科長童富泉表示,台北車站遊民數約有250名,有8成來自外縣市,目前處理態度是採不驅離,但安置到遊民收容中心,及輔導就業、補助租屋等方式,抑制遊民人數成長。

    遊民管理問題及通報資訊

    問題
    .台北車站停車場入夜後成遊民睡覺場所,夜行婦女行經擔心安危
    .曾查獲具通緝犯身分遊民,恐成治安死角
    管理
    .鐵路警察局定時巡視
    .社會局社工不定期訪視
    .民眾可記錄遊民所在地點、特徵和性別,視遊民狀況通報各權責單位,酒醉鬧事通報警察局,另視情形可請社工訪視
    通報管道
    .1999或撥打110、119
    資料來源:北市社會局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548001/IssueID/20100529

    〔本報訊〕2010南非世界盃踢得如火如荼,巴西也將從19日開始舉辦「遊民版世界盃」,讓來自世界各地的遊民上場大展身手。  

    這個「遊民版世界盃」至今已經邁入第8屆,第1屆是2003年在奧地利舉辦。本屆的「遊民版世界盃」,共有64隊參賽,球員是由來自世界各地的遊民組成,其中16支還是女子球隊。  

    當初之所以會舉辦「遊民版世界盃」,就是希望可以透過這樣的活動,幫助遊民提高自信,脫離遊民的生活。事實上,根據統計,將近七成的參賽遊民,真的在比賽過後找到生活重心,有人甚至戒酒、戒毒。

    泰國也有「囚犯版」世足賽  

    巴西有「遊民版世界盃」,泰國從11日開始,也舉辦了一場「囚犯版世界盃」,由來自16國的囚犯組隊,希望透過「以球會友」的方式,讓囚犯能夠重新被社會接納。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eNews/news.php?no=375599

    販賣慈善-從The Big Issue得到救贖?

    文 /呂苡榕

      4月1日愚人節當天,台灣第一份由遊民負責販售的刊物「The Big Issue」創刊,當天捷運龍山寺站出現三十多名身穿黃色背心的遊民,背著20本雜誌準備啟程,前往不同的捷運站販售。  Big Issue源於英國,是社會企業的一種,既是營利單位,同時 肩負社會責任,在台灣一本雜誌售價100元,其中50元是遊民的利潤,讓他們開始積累資本,未來或許回歸生活軌道,擺脫遊民身分。不過能否讓 這份收入從「餬口飯吃」,提高到存點錢擺脫現狀,又取決於雜誌銷量。  翻開雜誌,裡面介紹的多是流行事物,問及是否邀請遊民擔任寫手,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總編輯李取中說,由於遊民本身在書寫上有困難,因此目前並沒有這樣的打算,雜誌是一種商品,要讓消費者有購買的慾望。不過他也強調,每一期的 雜誌中都會有遊民相關的專欄。但是創刊號中,似乎沒有這個專欄。  從創刊號中還看不出The Big Issue與市面上其他雜誌的區隔,也許要持續觀察才能發現他的特色。這本由遊民販賣的雜誌,和「遊民」似乎沒有任何的關聯,除了它的利潤一半交給遊民。 既然沒有強烈市場區隔,也並非以遊民作為雜誌主體,如何讓雜誌本身鎖定的20至35歲消費群掏錢購買,而不只是出於一份「善心」,恐怕是編輯群未來要費心 的部分。  「給予遊民工作」作為一種協助遊民的手段,出於對遊民組成的想像過於單一,同時也陷入現代社會工作倫理的思考邏輯──有工作的才是正常人。  仔細觀察街上的遊民,其中不乏無工作者、社會適應不良或者精神障礙等,只把遊民和無工作畫上等號,是一種簡單的分類方式,用過於粗淺的邏輯說明遊民的生 成:沒有工作,所以變成遊民。但是沒有工作的人一定會變成遊民嗎?除了最直觀的理由之外,恐怕還需要更結構性地理解它形成的原因,才能提供協助。  當社會企業把「賦予工作」和「回歸正常」接上線時,它隱含了現代社會的工作倫理──工作本身便是一種價值,一種高貴且令人高貴的活動。就連社會局也會將 遊民轉介給就業輔導中心,因為它希望這些人可以回到生產的行列上,只有這樣才有價值,才能被社會接受。  只是遊民是一個問題嗎?對誰來說是個問題?從社會成本的角度思考,解決遊民問題,比起解決企業污染等,恐怕要小的多。從治安來看,一年有多少遊民傷人的 事件?與一般人犯罪相比發生頻率高出許多嗎?  那麼遊民究竟是誰的問題?也許他映照出的只是「正常」生活的反面,因此讓大家感覺不舒服。而當我們為了自己的舒服,去購買一本遊民販售的雜誌,期待他能 因此回歸正常生活時,以維持我們對社會秩序的想像,究竟獲得救贖的是我們,還是他們?

    http://www.peopo.org/civilmedia/post/54396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