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文化


張三的歌  

詞、曲﹕張子石

我要帶你到處去飛翔 

走遍世界各地去觀賞

沒有煩惱沒有那悲傷 

自由自在心情多開朗

忘掉痛苦忘掉那地方 

我們一起啟程去流浪

雖然沒有華廈美衣裳 

但是心裡充滿著希望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看一看

這世界並非那麼的淒涼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望一望

這世界還是一片地光亮

廣告

本文引用網址: http://www.peopo.org/homelessnews/post/59628

2010當代漂泊–居無定所攝影展

由 漂泊新聞網 發表於 [ 一般 ]

勞苦終日  居無定所 

上海的蝸居.北京的蟻族.

香港的籠屋.東京的膠囊旅館

不同的形態 都看見 貧無立錐的痛苦

以101為地標豪宅聳立為美的台北

其下的台北人 卻過著寄居蟹般的生活

有時寓居在 一坪 大小,暗無天日的隔板屋

有時窩在一日百元的網咖

有時遊走在公園 街道 車站 碼頭

 但求一夜棲身為 一坪 二百萬瞠目的人們

是時候 睜眼看看

勞苦終日 卻被打上懶人烙印的遊民

為城市的興建血淚勞動

 卻

 居無定所的台北寄居蟹 

2010年「居無定所攝影展」,紀錄的正是台灣底層勞動者被拘禁在「終日勞動,卻居無定所」如諷刺劇一般的壓迫困境,以及為求生存在不同居住型態中遊走的處境。

「居無定所攝影展」由四大主題構成:「豪宅下的血汗」、「隔板屋的蒼白世界」、「公園,遊民勿入?!」以及「創作。生命的交集」。       

「豪宅下的血汗」紀錄了億萬豪宅璀燦光輝下不為人知的血汗勞動,包括人命不如掃把,冒生命危險走鷹架的建築工;在寒風冷雨中上吊籃,將豪宅刷洗閃亮的洗牆工;以及被物化為一根柱子,為建商名流搭起銷售橋梁的舉牌工。

「隔板屋的蒼白世界」,紀錄在宛如城市荒原中,讓落難者得以安身的便宜租屋:怵目驚心的城市違建,內裡是極盡所能的隔間;公用設施中破敗的走廊、雜亂的電線與髒污的浴廁,對照著底層人民在 一坪 天地中求取的安寧。

「公園,遊民勿入?!」紀錄祥和綠地中逐漸擴大的醜陋黑影:為了排除城市中的底層人群,近年公園建築淪為驅趕工具,坐椅上的一根根橫桿,打碎休憩的夢,也加深社會的歧視鴻溝;完全無視於遊民融入當地社區公園,在其中灑掃、閱報、談天,如常作息的可能。

「創作。生命的交集」則是底層人民們在城市遊走所攝下的靈光。抓住的瞬間不只記錄了歷史,也是拍攝者在艱困處境中,轉換心情、汲取力量的行動。

  開幕暨《底層流動/流浪的視界》新書發表:

日期:2010年7月10日

時間:上午11:00

地點:UrbanCore城中藝術街區 

首展:

日期:2010年7月10日~7月23日

 地點:UrbanCore城中藝術街區(台北市中華路一段89之4號,捷運小南門站1號出口,步行約3分鐘) 

巡迴展:

日期:2010年8月7日 ~8月27日 

時間:9:00~17:00      (休館:8/9、8/16、8/23)地點:台北市身心障礙福利會館(台北市長安西路15號,捷運中山站一號出口,中山市場隔壁) 

【文化批判論壇】買不起,租不起—貧窮化社會下的居住權危機與文化行動反抗策略

日期:2010年7月17日

時間:下午2:00~5:00

地點:UrbanCore Café & Bookshelf(台北市中正區中華路一段89-6號1樓) 

主持人:戴瑜慧(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遊民攝影班創辦人)

與談人:

  王增勇(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副教授)

  黃麗玲(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助理教授)

  朱傳炳(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

  郭盈靖(當代漂泊成員、遊民行動聯盟召集人)

  當代漂泊成員

   戴瑜慧(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遊民攝影班創辦人)

      郭力昕(政大廣電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主辦單位:台灣當代漂泊協會、遊民行動聯盟

贊助單位:台北市文化局、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

協辦單位:中華電信工會、文化研究學會

聯絡人: 卓小姐  0927-470314 

電子信箱:homelessoftaiwan.hot@gmail.com

網址:http://homelessoftaiwan.pixnet.net/blog

〔本報訊〕2010南非世界盃踢得如火如荼,巴西也將從19日開始舉辦「遊民版世界盃」,讓來自世界各地的遊民上場大展身手。  

這個「遊民版世界盃」至今已經邁入第8屆,第1屆是2003年在奧地利舉辦。本屆的「遊民版世界盃」,共有64隊參賽,球員是由來自世界各地的遊民組成,其中16支還是女子球隊。  

當初之所以會舉辦「遊民版世界盃」,就是希望可以透過這樣的活動,幫助遊民提高自信,脫離遊民的生活。事實上,根據統計,將近七成的參賽遊民,真的在比賽過後找到生活重心,有人甚至戒酒、戒毒。

泰國也有「囚犯版」世足賽  

巴西有「遊民版世界盃」,泰國從11日開始,也舉辦了一場「囚犯版世界盃」,由來自16國的囚犯組隊,希望透過「以球會友」的方式,讓囚犯能夠重新被社會接納。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eNews/news.php?no=375599

2009-1-19

望族後代拾荒 ”遊俠”助遊民

邱文俊以丐幫幫主自居,賺錢養遊民,認為自己過著行俠仗義的生活。(記者侯千絹攝)
火庄遊俠邱文俊爆紅,沉浸在鎂光燈焦點人物的星夢中。(記者侯千絹攝)

﹝記者侯千絹/內埔報導﹞出身屏東長治望族的邱文俊,每天拾荒、挑糞,賺來的錢左手進、右手出,全都用來幫助遊民;有人笑稱渾身酒味的他是丐幫幫主,但他微醺的話語卻隱含生活智慧,工薪多寡也不計較;有人說他阿達,有人誇他慈悲,因緣際會還成為客委會紀錄片男主角,爆紅成為「火庄遊俠」。

60歲的邱文俊黑又瘦,天生一對大又圓的眼珠,要不是說得一口流利客家話,人人當他是原住民,乍看之下「怪怪的」。

邱文俊每天領了一百塊零用錢就往外跑,窩在長治火燒庄的六堆抗日紀念碑附近,村莊需要打零工、撿資源回收物,甚至清理化糞池時,就會主動來找他上工,每次工作開價1到6百元,邱文俊興之所至常常自動降價,甚至只要一百元,因此就算不景氣,工作還是一個接一個來。

長治鄉代邱武康說,領了錢的邱文俊立刻去買麵或食物,煮給遊民吃,一定把錢花光光,再回家吃自己。

渾身保力達透著米酒的氣味,邱文俊自封為丐幫幫主,他說,我賺的錢當天一定花光,就算別人說我「阿達」也沒關係,我過得可開心。

看似瘋癲的邱文俊其實大有來頭,是長治望族後代的獨子,街坊鄰居說,因幼年大病一場就變了樣,軍校念一半,老婆也分手了,他卻總是笑口常開,拿起麥克風唱歌有板有眼,邱文俊的生活步調,不單遊走在正常與荒誕間,也擺盪在自卑與自信的天平上。

曾當過屏東郵局局長的95歲老父親邱洪光,拿這個兒子沒辦法,老父親感嘆,他有酒喝就顧不得吃飯,成天往外跑,認識的人很多。

最近客委會拍攝六堆常民人物,這號村莊人盡皆知的「怪咖」,竟然變身「火庄遊俠」紀錄片最佳男主角,有人鼓掌叫好,有人搖頭嘆息;邱文俊當主角當上癮,最近隨影片放映做宣傳,NIKE外套加上老朋友書包是他的新造型,享受與影迷合照的興味,在客家庄若是遇見這位遊俠,可別大驚小怪喔。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an/19/today-so5.htm

《火庄遊俠》邱文俊 拾荒養遊民

  • 2010-04-20
  • 中國時報
  • 【邱祖胤/台北報導】
  • 屏東長治鄉民邱文俊,每天撿破銅爛鐵,賺錢供養六堆紀念公園裡的遊民,十年如一日。(智慧藏提供)  屏東長治鄉民邱文俊,每天撿破銅爛鐵,賺錢供養六堆紀念公園裡的遊民,十年如一日。(智慧藏提供)  

         大陸有帥氣憂鬱的犀利哥,台灣有拾荒供養遊民的「火庄遊俠」!被地方人士稱為丐幫幫主的六堆客家奇人邱文俊,每天赤著雙腳、推車撿破銅爛鐵,一賣了錢就用來買東西請人吃,供養六堆紀念公園裡的遊民,豪爽的性格及無私大愛贏得地方民眾尊敬。陳博文執導的紀錄片《火庄遊俠》就是以他作為主角。

         六十四歲的邱文俊住在屏東長治鄉長興村,這裡過去因客家人大規模抗日活動而被日本人一夜燒盡,因此稱作火燒庄,簡稱火庄。邱家祖先也參與了這場壯烈義舉,也許是承襲家風,邱文俊為人有俠義精神。

         「不管到哪裡做都是做功德,只要認真做。」邱文俊小時候因麻疹高燒,導致腦力稍受影響,而不安定的性格則讓他在求學及工作過程中一直不順。他老笑稱自己是個神經病,沒人要嫁給他,僅有的一段婚姻維持了兩年就結束。不過,他對朋友的兩肋插刀,對不認識的遊民那種毫不吝嗇的付出,卻贏得人心。

         廢紙落葉煮晚餐 歡迎共享

         邱文俊的工作就是拾荒、撿垃圾,地方人士見他熱心開朗,主動請他幫忙收拾大型垃圾,或者幫忙喪家處理逝者遺物這些別人不願做的事。如果人家開價五百元,他自己會自動降價,說兩百元就好。

         邱文俊拿到錢之後,當天就花光光。他會去買泡麵、高麗菜等簡單食材,在六堆紀念公園附近就地埋鍋造飯,以路邊的廢報紙、椰子落葉當燃料烹飪,邀請附近遊民一起享用。

         客語台語雙聲帶 愛唱歌謠

         邱文俊與遊民共處親如兄弟,還會客、台語雙聲帶地體貼邀請,不會給人嗟來食的感覺。他用餐時還會跟著讚歎美食,帶動用餐氣氛。

         他常喝醉、自嘲,又能脫口說出具哲理的話語,分不清楚自信還是自卑。鄰居覺得邱文俊開朗、豪爽,不計較得失,卻也對他瘋狂的金錢觀搖頭不已。邱文俊則說做得好比較重要,因為那是做功德。

         樂天知命的邱文俊歌喉好,會吹口琴,工作結束後推著手堆車回家,邊哼邊唱,後面常跟著一群小孩聽他唱客家歌謠,在客家庄形成溫馨的畫面。

         父子關係結難解 選擇逃避

         邱文俊已成了村中不可缺少的人,他對人親切大方,唯獨面對九十六歲的父親,顯得退縮,就連父親重病住院時,他也寧願選擇逃避。

         邱文俊的爺爺曾參加抗日,邱文俊的父親邱洪光育有五女一子,曾任郵局局長、工會理事長,邱家在屏東地區頗受敬重。不過,邱洪光談起小兒子邱文俊頗感無奈,說他整天閒閒,有酒喝就顧不得吃飯,「天天在伯公廟跟老朋友無賴漢聊天,一早出門到晚上還不回家。」

         父子關係似乎是邱文俊心中的痛。他提起父親,說父親是天,他是地,地不敢跟天講話,認為他們「父子無緣」。但父親重病住院時,他憂心的表情寫在臉上,與拾荒、照顧遊民的神采飛揚形成強烈對比。但他擔心自己惹老父不開心,寧可維持距離,讓看護工照顧父親,自己則回到遊民朋友之中。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0,5251,110513×112010042000406,00.html 

    標題圖示 流浪者
     

    流浪者
    (Il Grido;The Cry)

    安東尼奧尼 Michelangelo Antonioni
    1957|France|B&W|116 min

    ★1958年義大利電影新聞記者協會銀帶獎最佳攝影(Gianni Di Venanzo)
    ★1957年瑞士盧卡諾影展(Michelangelo Antonioni)

    有人說,安東尼奧尼導演的創作促成了義大利新寫實主義轉向著重深切的心理探究。那麼此片絕對是這句話的最佳印證。在《流浪者》中,導演雖對於外在現實世界,有著極犀利而細緻的觀察力,但他所關注的卻是個人孤獨的內心所經歷的一些深層變化,並因其主客觀(心境與環境)的交互作用,更具象地引領觀者領略其心理狀態,進而引導觀眾感同身受,形成一種嚴謹、反通俗化的風格。

    如果只能用一句話來說明《流浪者》?那麼,尼采在《查拉圖斯特如是說》中的這句話,可說是最為貼切,尼采說 : 「無論我將遭遇到什麼樣的命運和際遇,流浪與登山是必不可少的,而一個人到最後所要面對的仍是自己。」

    故事開始於男主角的同居女友提出分手後,男主角便帶著女兒,遠離故鄉,展開他波河沿岸的放逐之旅。旅途的展開,導演沒有安排驚險刺激的事件,也沒有峰迴路轉的情節,只有淡淡地、隨著時間的推演,細緻地描繪主角與周遭人事物的互動過程。《流浪者》講得不只是一個失戀者的故事,它想要觀照的是人類面對命運與際遇打擊時的心理轉變過程。

    一個人會選擇流浪,意味著他無法面對當下,他需要流浪獲得喘息的空間。男主角的流浪是追尋理想或者只是逃離痛苦?是逐夢還是放逐?男主角看似要追尋一個讓他可以安心停歇的地方,但卻一再發現自己無論形體上怎麼逃離,當心被自己囚禁於過去時,外在的一切皆是鐵鍊,只會一圈一圈地困住自己。每當男主角對新環境感到失望時,他都會痛苦地吶喊出女主角的名字。因為女主角代表著美好的過去或者殘酷的現實,不斷地打擊他對過去的眷戀及追求理想的渴望。然而所有的旅程都有終點;而流浪的終點,就是你如何面對那顆已受傷的心。最後,一連串的打擊使得男主角想回到過去,然而過去卻不復存在了,那麼最後,他又該如何呢?

    (撰文:雅雯)

    http://www.arts.nthu.edu.tw/programs_show.php?fdkind2=718&&my_pro=5&&time=1&&fdsn=379

    更新日期:2009/11/30 04:09 英國三十歲男子波爾過去十二個月完全沒花到一毛錢,是真正的「免費經濟實踐者」。他住在休旅車中,用電靠太陽能,拿洗過的魚骨頭刷牙,吃自己種的食物、穿垃圾桶裡撿來的、或上免費資源回收網站取得的衣服,娛樂就是散步、聽音樂。主修經濟的波爾將這種零花費生活都記錄在部落格上,上網時間是靠他到農場打零工換來的,他說,這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會繼續這樣過下去,「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回到重視金錢的世界。」

    (取自英國每日郵報網站)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130/78/1vxgh.html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