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義


2007-11-28 00:00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德國兒童援助組織最近公布的一項報告表明,「流浪漢」成為愈來愈多兒童的職業夢想。由於德國高額的貧困救濟補貼,大多數的孩子認為能當窮人實在「太酷了」。

報告指出,德國六到十歲兒童中,過半數想得到更輕鬆的工作。研究結果發現,「火車司機」工作輕鬆,以百分之二十七排第三位。誇張的是,百分之三十兒童認為「妓女」是次好的職業;排名第一的則是「流浪漢」。七歲甘道夫說:「流浪漢和我父母唯一的區別,只是他沒房子。」

此外,德國家長也發現,要獎勵孩子努力向上愈來愈難。一個十歲的男孩就堅定地說,「以後我父母會不得不接受,我是個被政府救濟者的事實。」

德國一所小學的校長說:「廉價的二手衣和極差的房子已成為一種奇怪的『時尚』,有些孩子甚至要他們的父母在同學來訪時裝得和流浪漢一樣頹廢。」

值得慶倖的是,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這樣認為。九歲的拉勒說,「我們家是移民者,我不是天生會說德語,所以不需要融入班上那種詭異的思想裡。希望上中學後,能盡快擺脫他們。」

新聞來源:人間福報     更多人間福報國際新聞 » 

2007-11-28 00:00

http://news.pchome.com.tw/internation/merit/20071128/index-20071128120000427907.html

廣告

中國時報 2007.11.19 
流浪博士浮現 高學歷高失業
本報訊     大學中文畢業的楊怡靜,曾經擔任過編輯、補習老師行政工作,始終找不到滿意工作,只好從屏東遠赴台南職訓中心受訓,準備再度投入職場。

     高學歷高失業率現象已反映在各地職訓中心,以中區職訓中心而言,一千兩百名學生中,有七成都擁有大專文憑。

     該中心主任曹行健無奈說,這絕非好現象,因為這代表教育部廣設大學後,多如牛毛的大學畢業生「供過於求」,很多人只好到職訓中心報到。輔導課長黃耀德也指出,碩士上學員近年逐漸浮現,甚至還有研究所教授指定學生接受模具職訓課程以增加實務歷練,背後多少也反映高學歷高失業率問題。

     不過,即使高學歷者增加職訓經驗,工作表現仍未必獲得企業主肯定。

     中彰投區就業服務中心主任鍾錦季就說,部分七年級生總把特立獨行、自我中心的思維搬到職場,業主因而留下「不合群,非常自私」的印象。

     不僅碩士生鑽到職訓中心受訓,社會更已浮現「流浪博士」現象。不少頂著博士學歷的應徵者為搶教職擠破頭,交大電子系曾有兩百人爭一個教職的情形,成大一個缺額也至少廿人爭取教育部為此已全面凍結明年度大學碩博士班增設及招生總量,避免「流浪博士」現象愈演愈烈。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1+112007111900054,00.html

曾姓女子經常離家未歸,她的母親屢勸不聽,常到派出所報失蹤協尋,她上周又離家出走,她的母親昨天上午在街上撞見她,報警將她帶回。曾姓女子表示,一周來,都躲在男友住處,面對母親的責罵,她低頭不發一語。

曾姓女子(20歲)的母親上周向警方報案協尋,警方將曾女列為失蹤人口。曾女的母親一周來四處打聽,都沒有發現女兒的下落,不過,昨天上午她在街上撞見女兒,女兒卻不願和她回家,她只好報警協助。

警方將曾姓女子帶回派出所處理,曾女表示,她離家出走後,這幾天都躲到劉姓男友住處暫住,是她自願前往,劉姓男友並沒有強迫她,不關他的事。

曾女還說,因為母親常念她,她才不想待在家裡,她如果想回家,自己會回家。

曾女的母親向警方抱怨,不知女兒有男友,女兒離家出走很多次,在家裡就是待不住,她不知講過多少次,女兒總是置若罔聞,她很無奈,並指「如果想嫁人,也該等年紀大一些,找個條件更好的對象」,她不斷責怪女兒不會想,女兒始終沒有回話。

曾女的劉姓男友也到派出所,他向警方說因曾女無處可去才收留,兩人只是感情不錯的好友。

【2007/10/02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7/4035469.shtml

文/陳歆怡  (20070929)

       兩個年輕人來到花蓮開民宿,想把每一分力氣都投注在自己喜愛的事物上。沒想到「鄰居」紛紛自動上門……

     這應該是全台灣第一個,也是目前難得有單人套房的民宿了。這應該是有強烈母性又戀家的人,才能把民宿經營得如此貼心、如此像家。

「我知道,有時候你會只想一個人……一個人.工作。一個人.閒晃。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個人.生活。一個人.旅行。一個人,沒有伴也沒關係

     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只為了獨處幾天,一個星期,一個月,都好。但獨處並不一定孤單。不必遠走高飛,不用花光積蓄,坐上火車,換個城市,這裡也有好山好水好風景。

     相同的文化,相同的語言,換個家生活,自己家裡有一間屬於你的房間。想一個人獨處,不會有人吵你,想找人說話,回家裡來不怕找不到伴。」(2007.4.20,〈到花蓮,找自己〉,單人套房開張貼文)

     主動找鄰居,一起過生活

     這裡是慈濟大學附近、生活機能良好的住宅區,一間叫做「自己家」的民宿。主人是一對已經老夫老妻模樣的男女朋友,兩年前才搬來花蓮。男主人阿正是無師自通的木工,也當網球教練,女主人書琴喜歡自己動手做,室內設計與布置全憑天分直覺,加上阿正的父親──資深的水泥師傅的鼎力相助,逐步打造出素靜的居住空間

     書琴說,當初移居花蓮的念頭很簡單,「就是想將生活與工作結合在一起。想要每一分力氣都投注在自己喜愛的事物上。」網頁上則清楚地標示著民宿開張的精神:「在家的形成中尋找自己的價值」。

     自古以來不論何地的新移民,常代表群體裡有夢想而勇敢的一群,他們身無積蓄,同時也無所包袱,一人一命或一家同心,走到哪裡,家就在哪裡,一切從零開始。

     書琴自稱為「管家婆」,也是「自己家」的靈魂人物。她像一個磁石,把許多「外地人」吸引過來,在她接待過的旅客中,打算或已然落腳在此的人數,用雙手細數才能含括,而她對於自己散發的強烈磁場非常自覺。

     「我們藉由開民宿來交朋友,而住到這裡的人,看到我們這樣,沒有什麼錢、一切自己來的生活方式,覺得要在這裡養活自己其實也沒那麼難,而這樣的生活是他所嚮往的,就產生移居花蓮的念頭。」

     「有些人需要嘗試才知道自己究竟適不適合住在花蓮,這裡讓他們有機會待上一段時間,慢慢感受環境跟自己,不用馬上脫離原來的生活習慣而產生斷裂感。等到時機、條件俱足,自然而然就搬過來了。」在她的經驗中,最快下決定的兩周內就來了,也有半年、一年的。

     這些被書琴與阿正「主動找來的鄰居」們,有的開了二手物品風格小店,有的親手打造自己的特色民宿(值得一提的是,他們裝設了太陽能發電系統,供應整棟房子的用電)。

     有的熱愛烹飪,在「自己家」當起小廚師,實驗各種菜色;有對年輕情侶為了來花蓮開創新人生而成婚,先生考到花蓮一所學校任教,女方正在籌設社區親子教室以發揮特教專長。

     這群來自四面八方的年輕人,有的甚至還沒跟家裡父母講清楚,只等安身立命後再「報備」。每個人不論做什麼,都互相支援協助,彼此情同手足。

     一小群人的微型生活革命

     經營咖啡店兼民宿「法采時光」的老闆說:「跟書琴說話很舒服,跟她在一起、知道她在那裡就很安心,跟她合作,感覺更能發揮自我。」他的店面離籌備中的親子教室只有幾十公尺,最近幾個月,每到店休時就過來一起做木工,並討論未來的教案。

     他與書琴一年多前因緣際會地認識,更正確地說,是他悄悄地、帶著幾分與妒羨地得知,有個人「竟早我一步用『自己家』為名開民宿了,而且,這個人在網站上交代的理念跟自己想做的一模一樣。」雖然不得不重新定位自己的店,卻也因此交到氣味相投的朋友;「法采時光」現在是一群人每周讀書會的聚所。

     相較於花蓮近年「文人下鄉」趨勢──作家為了進行人生階段性盤整而移居、回歸花蓮,這一波新移民潮,在體質上顯得更為年輕、多樣;他們都正站在工作生涯的起點,受過高等教育,擁有比較豐沛的資源與視野來實踐夢想。另一方面,他們的經驗也更容易與崇尚自由、嚮往樂活的年輕世代產生交集與共鳴。一小群人的微型生活革命,難保不會有如蝴蝶效應般的深遠影響?

     旅人踏上旅途的潛在動機,離家出走的決絕背後,或許只是想找一個家外之家,一個在日常生活中無所寄託的家之原型:它究竟長什麼樣子?聞起來如何?它的一天由什麼構成、有什麼事情發生?旅人出發前也不知道答案。

     「自己家」不見得就是答案,卻像是射出通往內心解答的微光,讓人對生活、對下一段旅程燃起了熱忱。

     至於書琴與阿正對未來的人生規畫是,以五年的時間找一塊在山區的土地、擁有自己的水源,號召志同道合的朋友,合夥蓋房子、耕作,一切自給自足,如此以因應「全球暖化的未來」,也為下一代預留夢想的沃土。

     (「自己家」網址:

     http://www.wretch.cc/blog/solth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content/newscontent-artnews/0,3457,112007092900604+11051302+20070929,00.html

文匯

[2007-09-27]

失蹤女大學生流浪半個台灣只為散心

【文匯專訊】據台灣《聯合報》報道,失蹤六天的台灣雲林科技大學女生王詩婷,昨天下午在台北火車站被鐵路警察尋獲,被找到時身上只剩新台幣三百元,除了略顯憔悴之外,一切無恙。

 十九歲的王詩婷被找到時情緒仍顯不穩,眼裡還泛著淚光。她告訴警方,因為不適應學校新宿舍環境,才會出外散心,否認與感情因素有關。家屬昨晚由雲林警方陪同帶回。

 王詩婷本月二十一日上午傳短信給母親:「媽,我不回去,你不要擔心;媽,我愛你。」之後就與家人失去聯繫。

 家屬心急如焚,除了報警協尋,並透過媒體與網絡找人;昨天下午三點多,她的父親突然接到她從台北車站打回家報平安的電話,立刻透過雲林縣刑警大隊通知鐵路警察局台北分駐所的警察幫忙找人。

 由於家屬只知道王詩婷人在台北車站,正確位置無從得知,台北分駐所動警察力尋找,五分鐘後副所長張恭銘在售票大廳南側公共電話亭找到她。

 王詩婷被找到時情緒仍不穩,也不願接受媒體採訪;她告訴鐵路警察,這幾天都待在宜蘭散心,沒有與任何人聯絡。

 警方轉述,王詩婷當天離開學校時身帶五千多元,她先搭巴士到台北,再轉搭火車到宜蘭;當晚她在一家麥當勞過夜,第二天再投宿火車站附近的小旅社,原本付了兩千五百元想住一星期,但昨天看到媒體報導,怕家人擔心,才趕回台北,打電話報平安。

http://news.wenweipo.com/2007/09/27/IN0709270046.htm

撰文 張一   
2007/09/18, 週二
隨著中國推行計劃生育有大約三十年時間,也隨著中國經濟的崛起,再加上網絡時代的來臨,中國自然也會面對新的挑戰和新的問題。其中一個,就是中國新一代自我膨脹的問題。

近日,於香港科技大學就讀大三的湖南學生尹日強於深圳神秘失蹤十五天,成為了全中國關注的新聞。經過多天的猜測,尹日強終於親口對《長沙晚報》証實,自己是因為成績欠佳,跟自己過去長年名列茅落差過大,再加上不適應香港生活,因此無法面對新的學年,不想開學。據《長沙晚報》報道,尹日強似乎沒有意識到失蹤十五天對家人帶來很大困擾,到自己按家人要求每兩星期致電回家,母親嚎啕大哭時,方才意識到事態嚴重。

應該指出,這名尹同學雖然也頗自我,也不太懂得面對失敗和處理壓力,但其問題並不算極端,其本質還是頗善良的。例如,他最終也出來向媒體認錯,看見奶奶眼睛腫了,佈滿了血絲,他還曉得迅速低下了頭。相對之下,更加極端的問題,在中國其實也有出現:今年六月,廣州一名少年因為父母限制其上網而將母親殺死、父親砍成重傷。落網後,他竟說並不後悔,而是將它視為一種“解脫”。

跟他們的父母不同,在中國的“八十後”(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和“九十後”(上世紀九十年代出生的人)裡,許多確已沒有關於“物質匱乏”的記憶。

新一代自我意識特強的現象,其實也不是中國獨有,特別是在互聯網出現的年代。今年四月,《洛杉磯時報》也曾報道,聖地牙哥州立大學、密西根大學、喬治亞大學等學府的五位學者一起合作,研究過去廿五年內全美一萬六千多名大學生填寫的“自戀性格評估”問卷。這五位學者日前聯合發表了的報告,指出廿五年來,學生們的“自戀性格評估”指數穩步上升,二○○六年有近三分之二大學生的自戀指數高於一九八二年的平均水平,而具有高度自戀性格的學生,也比一九八二年那時多出三○%。報告又指稱,在網路以及MySpace、YouTube這類供人們自吹自擂的網站推波助瀾下,年輕人取得了傳統媒體無法提供的自我促銷管道,變得更唯我獨尊,更自以為是。

在中國,因為政府這幾十年來為了控制人口而推行計劃生育,大部分家庭都只有一個孩子,所以“兒皇帝”的問題,一直也有社會學家提出擔心。最少在二十年前即有人提出警告,中國“八十後”可能是“垮掉的一代”。

當時提出質疑的人說,“八十後”缺乏責任感和集體感,雷鋒精神在“八十後”身上已不復存在。可是,必須承認的是,即使“八十後”,中國還是可以找到許多個案,反証上述說法無法反映事實的全部:二十四歲的年輕導遊文花枝,危難時刻捨己救人;二十四歲的貧困學子洪戰輝,歷經艱難自強不息。他們代表,也有為數不少的“八十後” 並非如社會許多人想像中自我。無論討論甚麼問題,標簽化都可能會造成以偏概全的問題。

2005年2月19日,胡錦濤在中共中央黨校對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講話指出:我們所要建設的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應該是“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也許,讓中國下一代加強同理心,明白何謂團隊精神,學習面對失敗,也是達至和諧社會的其中一個先決條件。

觀乎國外的經驗,訂立明確的教育目標,並就這些目標提出可行的方案,也許是其中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美國立國多年,國民也有許多關於傳承所謂的“西部開拓精神”、“獨立精神”等有關的討論。1989年,時任美國總統的老布什和50位州長舉行了教育高峰會議,於1991年4月18日公布“美國2000:教育策略”,白宮易主之後,克林頓總統及其政府繼續推動此一教育政策,克林頓於1994年3月31日在聖地牙哥簽署《美國2000年教育目標法》(註),使之成為正式的全國性教育法案。

(註)

《美國2000年教育目標法》的六個目標
(一)美國2000教育目標

1.目標一 入學準備

  在公元2000年以前,碓使每個剛入學的孩子做好學習的準備。

標的:

(1)所有殘障及知能不足兒童均能進入高品質、適當發展的學前教育計畫,以幫助其做好入學準備。

(2)每一個美國的父母都能成為孩子第一個教師,並且每天都能獻出時間,幫助入學前的孩子學習;父母將有機會得到他們需要的訓練及支持。

(3)為使兒童有健全的身心可以上學,兒童將接受必要的營養及健康照顧,而重量不足嬰兒的數目,亦將因增強父母保健系統而顯著減少。

2.目標二 完成高中

  在公元2000年以前.高中生異業率將增加到至少百之九十。

標的:

(1)美國必須急逐降低其輟學率。百分之七十五的已輟學學生,將成功的完成高中學業或同等學歷。

(2)具有少數族裔背景和非此類背景的美國高中畢業率,其差距將予消除。

3.目標三 學生成就和公民資質

  在公元2000年以前,四、八、十二年級的美國學生,都能證明有能力面對英語、數學、科學、歷史及地理等方面問題的考驗;而且在美國每一學校,都將確使全體學生,學習充分運用其心智,準備好做一負責的公民,能繼續學習,並在現代經濟社會中,成為一個有生產力的從業人員。

標的:

(1)中小學學生的學業表現在每個四分點都在顯著進步,而且每一層的少數民族學生的分布,都將更接近的反映其整體人口。

(2)證明有能力推理、解決問題、應用知識、並能有效寫作及溝通的學生百分比,將顯著增加。

(3)所有的學生,都將對美能促進並表現良好的公民行為、社區服務及個人責任的服務。

(4)學會一種以上語言的學生,其百分比將顯著增加。

(5)所有的學生,都將對美國及世界社會的多元文化傳統,有相當的認識。

4.目標四 科學和數學

  在公元2000年以前,美國學生的數學和科學成就,將領先全世界。

標的:

(1)整體教育系統,特別是低年級,都將增強數學和科學教育。

(2)具有堅實數學及科學背景的教師數量,將增加百分之五十。

(3)在數學、科學及工程方面完成大學及研究所學位的學生(特別是女性及少數民族),將顯著增加。

5.目標五 成人讀寫和終身學習

  在公元2000年以前,每一美國成人都將能夠讀寫,並具有在全球經濟中競爭,及成為善盡權利及義務的公民所需的知識和技能。

標的:

(1)每一美國主要企業都將參與,以增強教育和工作之間的關係。

(2)每一個工作者都有機會透過公私立教育的、職業的、技術的、工作單位的及其他各種方案,學到為適應不斷出現的最新技術、工作方法、及市場所需的(從基本到高度技術的)知識和技能。

(3)為滿足日益增加的部分時間及中年在職進修學生的需求,而設計的高品質方案(包括圖書館所辦理者),其數量將顯著提高。

(4)有資格接受高等教育者(特別是少數民族)、至少修畢二年者、以及完成學位者的比率,將顯著增加。

(5)大學畢業而能進一步作批判思考、有效溝通並解決問題者之比率,將顯著增加。

6.目標六 安全、有紀律及免於毒害之學校

  在公元2000年以前,每一所美國學校都將免於毒害和暴力,並能提供有助於學習有紀律的環境。

標的:

(1)每一學校都將在毒品及煙酒的使用、持有及散布方面,執行一種堅定而公正的決策。

(2)家長會、企業團體及社區團體將共同努力,以確使學校成為全部學生的安全天堂。

(3)每一學區都將發展幼稚園至十二年級預防毒品及煙酒的綜合教育計畫,毒品及煙酒教育課程,將融合在健康教育中教學。此外,應組織以社區為基礎的隊伍,對學生及教師提供必要的支持。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9751&Itemid=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