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流浪


【記者陳金聲/高雄報導】 曾經擁有3000萬現金及7棟透天厝的高雄市民楊金高,在股市輸光家產又重疾纏身後淪落高雄市遊民收容所,但他在所內窩居1年多後離開,靠低收入戶津貼每月1萬2000元生活,但常懷感恩心,每星期兩次帶著水果回收容所鼓勵其他遊民。 56歲的楊金高一直單身,年輕時從事木材進口貿易及建築業,名下的財產最高曾有7棟透天厝加現金3000萬元,出門以名車代步,但是,10幾年前投入股市後全部輸光。後來爬山時又不慎傷到脊椎,無法走路,「意志消沉,腦海裡充滿輕生的念頭」。96年5月間他到愛河邊準備跳河自殺,被警察送往遊民收容所。 在收容所內1年多的日子裡,他接受基督教的洗禮,也認識了同為女街友的廖淑華,兩人互相關懷與扶持,宗教加上愛情的力量,激起楊金高重生的意志;去年9月間,帶著女友離開遊民收容所,並從旁協助及鼓勵女友重回美容業。 楊金高表示,他還在復健中,沒辦法去賺錢,但每星期兩次帶水果或其他食物回去收容所關懷遊民。除此之外,每個月他還捐1000元給教會,偶爾他還會拿零用錢給其他街友。他說,「施比受有福,我盡最大的心意」。 楊金高常鼓勵其他街友,「收容所只是中途之家,人生還有很多的希望,不能進來後就窩在這裡看日出日落等吃飯,應該鼓起意志走出去」。 他說,未來的日子,他會更積極復健,早日站起來,重回社會找一份工作,「自助助人」。 【2009-11-07/聯合報/B2版/大高雄綜合新聞】

廣告
2009/07/21 – [ 中國時報/北部都會‧生活/C1版]
 
 
掌握溝通訣竅 雇用遊民不難
 
【林金池/北縣報導】  

台北縣志願服務協會外展中心主任黃梅英指出,目前北縣列冊有七百多位街友,平均每個月都有個位數的增減,像「阿成」這樣徹底脫離遊民圈的不多,必須要有強烈決心與毅力,加上社工從旁鼓勵,才能順利走出去。

  黃梅英表示,遊民可分經濟型與社會型兩種,前者只是因為經濟困頓,如果加以輔導,會願意嘗試重回社會;後者以老弱殘障為主,他們大多流浪多年,卻不願嘗試任何機會。

  黃梅英指出,多數街友離開後還是會跟這圈子聯繫,就因這樣的羈絆,很多遊民還是重回到圈子,只有類似阿成這種,完全斷絕聯繫,也不讓外界知道過去,才有可能徹底脫離。

  她說,社會型的遊民很難輔導重回社會,經濟型的遊民若能耐心輔導,加上與縣府各單位合作,簡單的職前訓練加上工作職缺引導,有很大機會可以被社會接納。

  「只要掌握好溝通訣竅,雇用遊民不難。」黃梅英舉例說,多數遊民愛喝酒,如果能以此作為工作表現優良的鼓勵,適度提供誘人獎品,或許可以收到不錯的效果。

250元 補助遊民一宿
社會局編經費 春節前實施

一波波寒流接連來襲,為提供遊民更多安全棲身處,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已編列367萬元經費,鼓勵民間團體申請遊民夜宿補助費,每人每次可獲得250元補助,預計明年農曆年前可正式實施。

市府社會局長師豫玲表示,定點式的遊民安置中心容易引起周邊民眾反彈,但隨著天氣越來越冷,遊民無處可去的問題已不容忽視。

為突破僵局,社會局已編列367萬元經費,專用於補助民間團體收容。暫定遊民計畫為民間團體每收容一人,一天可申請250元補助費,實施細節近日就會公布,預計農曆年前可開始運作。

近日幾波寒流來襲,社會局社工員已多次出動夜訪,提供熱食、禦寒衣物給有需要的遊民。社工科長童富泉根據最新夜訪紀錄指出,北市遊民「5、600人跑不掉」,其中仍以台北火車站約300人數量居冠,其次為艋舺公園。

火車站因地處交通要地,外縣市遊民占絕大多數,最近還出現不少「七年級」生。

童富泉說,前陣子有兩名七年級生由於工作的餐廳倒閉,為另覓出路而結伴到台北找工作,因人生地不熟,又沒錢住旅館,只好暫時借居火車站。

社工員發現後,立即將兩人轉介到勞工局就業服務中心,因兩人年紀輕、有高度工作意願,很快就脫離遊民生活。

【2008-12-07/聯合報/C1版/北市.教育】

【記者王紀青/鳳山報導】

高雄一家清潔公司經理劉希晨,被稱為「遊民之父」,多年來提供上百名遊民工作,昨天又「收容」了已逝老榮民流浪街頭的兩個兒子,遊民收容所對於劉的義行,感謝不已。

劉希晨幼時家境清寒,但他很打拚,在清潔公司工作,後來自行創業,由於堅守誠信,生意愈做愈大,且客戶遍及全省,很多五星、六星級飯店都是他的客戶。

難得的是,他不嫌棄遊民,只要遊民收容所一通電話,他很快就到所內,與所方介紹的遊民「面談」,多數時候,只要對方有工作意願,他就二話不說,帶回先做教育訓練,再分發到全省各大飯店服務。

昨天一名老婦和她的兩個兒子被送進遊民收容所,經調查,老婦有身心問題,老伴是榮民,已過世,她帶著兒子一起生活,但最近兩個兒子陸續被辭退,母子三人連房租都繳不出,露宿街頭已有一段時間。

收容所主任陳育良與志工丁夢華在安置好老婦後,立即通知劉希晨到所裡,希望劉能提供工作機會給老婦的兒子。劉希晨說,雖然老婦的兩個兒子反應不是很好,但他還是願意提供工作機會給兩人。

笑起來像彌勒佛的劉希晨說,很多人對遊民避之唯恐不及,懷疑他們那有工作能力?但他先讓他們掃停車場、社區馬路,再從中挑選願吃苦的,「升級」到飯店負責清潔工作。

部分遊民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工作,認真負責,劉希晨會再持續培訓,指導學習具技術性的清潔技能,並拔擢為幹部。

他曾花了兩年時間,把名為「阿泰」的遊民從什麼都不會,訓練成在高市業界知名的石材清潔師傅,每月收入三萬餘元。他還半強迫性地要求這些員工養成儲蓄習慣,像父親般規定每人每月要存錢,也像大哥及朋友般,關心他們的生活與感情,並提供意見,有年輕遊民脫胎換骨,還交到女朋友論及婚嫁。

「也有半途而廢的」,他感嘆地說,轉介來的年輕遊民只有1/3成功,其他多是受不了酒精的誘惑。

2008-11-11/聯合報/C1/大高雄.教育】

花蓮就業緩衝中心 提供短期住宿 「房客」多無力分擔房租 「蒲公英」經濟壓力大

【記者簡獻宗/花蓮報導】

「不要只吃白飯加醬油,嘗一口我炒的蝸牛肉,味道還不錯吧! 」、「蝸牛是我親手拾的,內質很新鮮! 」在花蓮縣蒲公英關懷協會就業緩衝中心,更生人「阿祥」以原住民拿手的炒蝸牛替遊民「小峰」加菜,患難見真情。

花蓮縣蒲公英關懷協會今年8月開設就業緩衝中心,提供更生人或遊民短期住宿,協助就業;這個國內由民間社團首創的「就業緩衝中心」,得力於協會理事長邱秀蓮大力促成,她是花蓮就業服務站專案就業輔導員,擔任更生保護會花蓮分會志工。

「就業緩衝中心」的更生人或遊民是社會底層的弱勢族群,部分住民雖陸續離開,目前仍借住5人,每人背後都有一段辛酸故事。

「小峰」在19歲那年不滿父親續弦,負氣離家流浪當遊民,半年前從台北縣流浪到花蓮,在花蓮就業服務中心巧遇邱秀蓮,他住進就業緩衝中心後,曾多次佯裝上工,人跑到網咖店鬼混,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後來糗事被發現,他痛改前非,目前是臨時工友。

39歲「阿祥」在原住民部落被查獲電捕保育類魚類,經判決易科罰金12萬元,他耗盡積蓄湊出9萬元,不足的3萬元以服刑1個月折抵;結果人尚未入獄,妻子負氣與他離婚,「阿祥」一時想不開企圖輕生獲救,服完刑,他暫住中心,現在是清潔工人。

未婚的年輕單親媽媽「小如」,同居人因吸毒入獄服刑,無處可去,帶著兩歲小女兒投靠就業緩衝中心,她在民宿擔任臨時清潔工人;單身的更生人「阿泰」無家可歸,打雜工的老闆無法供宿,他借住就業緩衝中心,最近他跳槽改銷售鋼琴,工作表現不錯。

邱秀蓮說,就業緩衝中心的住民,都有不如意的過去,彼此很能互助,誰手頭較寬或有好吃食物就主動幫其他人加菜,另類小家庭的氣氛很溫馨。

就業緩衝中心每月租金15千元,住民都剛投入工作,多數人無力分擔房租,經濟壓力讓邱秀蓮很傷腦筋。邱秀蓮表示,就業緩衝中心不排斥外界援助資金,她鼓勵住民有工作才有收入,累積足夠的能量才能回饋房租或搬到更好的環境。

2008-10-14/聯合報/C2/宜花綜合新聞】

本報獨家報導 曉紀、曉君家暴故事後 各界關心湧入 現在轉學受保護 媽媽續當街友

【記者張念慈/新竹報導】

本報8月中獨家批露2名長期遭受父親家暴的小姊妹曉紀、曉君(皆化名),擺脫「準街友」悲情擔任志工服務他人,回響不小。目前竹市社會處妥善安置她們,讓姊妹花接受良好的教育和優質生活,展開新人生。

12歲的曉紀和11歲的曉君,從小飽受酗酒父親家暴,多次目睹母親被父親用菜刀砍到倒臥血泊中,童年的記憶盡被毒打、逃跑和哭泣填滿。

曉紀和曉君最常用的形容詞是「崩潰」,最明顯的,被父親打、見母親哭泣挨揍、半夜為躲父親家暴而逃出門,都讓他們「很崩潰」。

後來她們的父親因案入獄,兩人跟著母親、外婆、舅舅逃到竹市,但3名大人不願工作,致租屋處付不出錢被斷水斷電。

這對姊妹花輾轉被照顧遊民的人安基金會新竹平安站收容,成為年紀最小的「準街友」。兩人在站內寫功課、做志工,陽光樂觀的態度讓其他街友覺得汗顏。

新聞批露後,外界關心持續湧入,不少善心民眾捐贈圖書和衣服給兩姊妹,鼓勵兩人勇敢面對困境。

新聞更引起新竹市社會處高度重視,當天派社工訪視,了解姊妹花的生活狀況和家庭功能,經審慎評估後,兩姊妹跟著3名親友一塊生活不恰當,8月底安置她們到社福機構。

目前兩姊妹轉學,也接受社福機構的保護,不用再擔心家暴的父親會找上門,也不用煩惱家中3個大人不願工作。

另,3名大人(媽媽、舅舅、外婆)被房東趕出去,人安基金會一度同意讓他們到站內夜宿和用餐,白天外出上班,不過要跟其他街友一樣負責整理平安站的環境整潔,但3人拒絕,寧當街友繼續流浪。

2008-09-24/聯合報/C1/新竹教育】

【記者凌珮君/高雄報導】

「有了一技之長,我不會再做遊民,希望有更多人找回自信」,因積欠卡債70餘萬元的江阿國一度淪為街友,在金典酒店廚師李連富鼓勵及義務教導烹飪技術下,他習得一技之長,找回生活重心,除了在人安創世基金會當義工外,並準備考證照,也慢慢償還卡債。

31歲的江阿國(化名)來自單親家庭,自幼父母離異,高中畢業後在餐廳及卡拉OK等處打工維生,因沈迷賭博電玩,積欠70多萬元卡債,他一度自暴自棄,淪落街頭,靠撿拾餐廳丟棄的食物過活。

「那段日子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時期」,阿國說,在其他遊民告知下知道「人安創世基金會」高雄平安站供應遊民三餐及梳洗,他到平安站尋求協助。

「我發現阿國對烹飪很有天分」,長年在人安創世平安站義務煮午、晚餐給遊民食用的高雄金典酒店二廚李連富是虔誠佛教徒,他利用工作之餘,到高雄平安站為街友烹調美味食物,讓居無定所的街友也能享用熱呼呼的飯菜。

「當李連富遇到江阿國」兩人激出一段師生情,李連富義務教阿國中餐料理技巧,由於阿國有天分及熱忱,李連富傾囊相授。並介紹阿國到楠和餐飲教學中心學習中餐烹調,阿國預計11月參加中餐丙級證照考試,投入餐飲業。

「我重新找回自信和生活重心。」阿國現在每天在平安站為街友料理三餐,成為專職義工,並靠資源回收一點一滴償還卡債,他說,希望有更多人幫助街友找工作或培訓一技之長,讓他們自力更生,早日脫離遊民生活。

2008-09-10/聯合報/C1/高澎.教育】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