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體制


台中烏日鄉3名14歲原住民少年,日前相約蹺家,騎腳踏車至中市找工作,因年紀太小,求職碰壁,流浪近10天,身無分文,前天凌晨流浪到台中公園,被公園駐在所員警發現,才結束3人的「苦兒流浪記」。前天凌晨近1時,市警二分局公園駐在所所長黃世昌與警員謝敏捷,巡邏至園區光復國小地下停車場附近,發現3名原住民少年窩在兒童區一角,由於當時天氣寒冷,3人相互依偎取暖準備睡覺,詢問才知他們從烏日蹺家,錢花光了,只好在公園睡覺。

警方趕緊將3名少年帶回所裡安頓,員警發現他們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沖泡3碗泡麵讓他們充飢,起初3名少年還不好意思,吃了幾口後,受不了飢腸轆轆,很快就吃光。

警方發現,其中一人是緊急通報協尋的失蹤少年,他離家時並未告知家長,警方循線找到少年繼母,得知她尋兒心急、幾乎精神崩潰,她獲知孩子找到時,心情激動地感謝警方,並很快趕到公園領回孩子。

另兩名少年表示,因不喜歡上學,憑著一股傻勁,相邀一起到台中市找頭路,本想可以自立更生,豈料老闆嫌他們年紀太小,「想家卻又不敢回家」,才在外遊蕩近10天。

在警方溫情勸導下,3名少年承諾會回到學校好好把學業完成,不再做流浪的學生了,許姓少年說「長大要當警察」。

【2008/03/02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4/4239742.shtml

3少年翹家露宿公園挨餓受凍 員警請吃泡麵送溫暖

2008/03/02 12:47
記者詹智淵/台中報導

台中烏日3名國中生不喜歡唸書,3人竟相約翹家找工作,但3人年紀太輕,找工作四處碰壁,又不敢回家,就在公園流浪了10天,只是入夜後天氣冷颼颼,3人躲在溜滑梯下,被巡邏警員發現,帶回警局後,不但泡泡麵給小朋友吃,還開導了小朋友一番,讓這3個流浪少年說不翹家了,以後要當警察。

巡邏公園卻意外找到3個流浪睡公園的孩子,好幾天沒吃飯了,又冷又餓,只見3個孩子走進派出所還不斷發抖,員警說,原本以為是小偷,但一看是3個大孩子,就很心疼。

台中市公園分駐所員警說:「他們就縮成一團,擠在隧道裡面,那時候就是天氣冷,就擠在一起。」原來這3個國一學生不愛唸書,竟相約翹家找工作,但年紀太輕找不到工作,錢又花光光不敢回家,只好開始在公園流浪。

員警一邊聯絡家長,一邊當起保母,泡泡麵幫孩子暖身,不斷開導這3個男孩,沒想到員警穿制服配槍的英勇模樣,意外讓這3個男孩有了大志向。

員警說:「其中有一個說,想要當警察,我就說你一定要好好聽媽媽的話,把功課做好,才有可能當警察。」雖然已經答應警察伯伯要好好唸書,但翹家並不是好事,趕來的家長心疼又好氣,也感謝警察的好言開導,幫助孩子找到人生方向,讓這一趟苦兒流浪記有意外收穫。
http://www.ettoday.com/2008/03/02/123-2239228.htm

廣告

記者葉英豪/桃園縣報導
經常蹺家、逃學的十一歲高姓男童,一星期前從少年之家脫逃,每天以廿四小時自助洗衣店為家,肚子餓了四處行竊,吃飽了再回洗衣店睡覺、洗衣服。昨天行竊後被捕,還央求員警不要結束他「快樂流浪日子」。
桃園警分局昨天凌晨接獲報案,桃園市春日路一家餅舖收銀機遭竊,老闆從烘焙坊衝出來,發現偷兒是一名小男生,拿了三枚十元銅板就往外跑。員警調閱監視錄影帶,發現「小偷」應該是常在轄區自助洗衣店出現的男童,員警趕到洗衣店時,搖醒正在呼呼大睡的男童。
員警帶回調查,發現小男生雖然十一歲,但書包裡卻是二年級的課本。和他聊天後才發現,原來他的背後有一段故事。
小男生說,他因為生長在單親家庭,常蹺家、逃學,因為數度進出少年之家,本來應該讀小六,但他目前才念小二。小男生說,他不喜歡被人管,所以上月廿四日放學後,便背著書包偷偷溜走。
小男生說,將近一星期來,他每天都在廿四小時自助洗衣店裡過夜,洗衣店裡燈火通明又乾淨,不管要睡覺、看漫畫或者洗衣服都很方便。肚子餓時,就到超商或店家找食物,有時偷來的錢還可以拿來投幣洗衣,將自己打理乾淨。
武陵派出所所長范源正表示,警方找到男孩生父戶籍,但已沒人居住,無法聯絡上家長。雖然少年一再央求不要將他送回少年之家。但警方還是依法移送少年法庭,院方裁定收容。
【 2007-05-01 / 聯合報 / A12版 / 社會 】

大學畢 曾留美 女遊民 住空屋 吃佛堂 泡免費溫泉

穿回收衣 足登長筒雨鞋剪裁的短筒包鞋 走累了就搭百貨公司免費接駁車 她說流浪是最佳職業

本報記者劉峻谷 在台北市天母地區與她錯身而過,不仔細看,不會發現她是個遊民。因為她受過高等教育,過「高等」遊民的生活。 四十四歲的傅姓女遊民曾是北一女名列前茅的高材生,國立政治大學銀行保險系,曾到美國留學七年;五年前起,她四處流浪,衣,穿回收衣服,泡免費溫泉;食,到宗教慈善團體或佛堂用餐;住,睡在有產權糾紛蓋了一半的空屋;行,搭乘百貨公司免費接駁車。昔日的才智,讓她善於收集資訊,善用社會資源,日子過得逍遙。

傅姓女子說話輕聲細語,嗓音甜美猶如廿歲的少女,常穿一件綠色碎花連身衣褲,長褲截一半變成半短褲,褲邊有碎碎的流蘇,腳上是一雙長筒雨鞋剪裁的短筒包鞋;為了透氣,還在鞋上剪了幾個花樣。她說:「這雙晴雨鞋,四季都可穿!」

她不願多提身世

家境不錯 曾經做過看護

對於她的身世,傅女一語過帶不願提起。據側面了解,傅家家境不錯,雙親已逝,她有三位哥哥,其中兩位住台灣。民國七十四年她赴美留學不順遂返台後,三哥、三嫂對她照顧有加。她後來遊走各醫院當看護,因為常要求植物人、中風老人或重度殘病患起床運動、吃飯、擦屁股,而時與病患家屬起衝突。她理直氣壯地說,病患一直躺在床上怎能康復,要他們起床運動,錯了嗎?

「觀念沒有錯,但用錯了地方!」傅女的家屬說,她到美國念書期間,認為美國福利制度是最人性的制度,從此不滿台灣社會。她說「不知道是社會遺棄了我,還是我遺棄了社會。」

帶她看心理醫師

有沒有病 要醫師用看的

傅女家人指出,傅女認為「得到,不必一定要有付出」,所以不願到任何需要付出、講求回饋的地方工作或換一頓飽餐,她將欲望降到最低,只需維持身體生存即可。

家人一度認為她精神有問題,帶她去看心理醫生。醫生誘導她講話,傅女講不到三分鐘就不講了,她說「既是醫生,用看的就應該知道我有沒有病!」最後連醫生也沒輒。

家人勸她再找工作,她說,眼睛有乾眼症,不能長時間看營幕或閱讀;話講久了喉嚨會不舒服;脊椎痛不容久坐,膝蓋受傷不能久站,無法工作。對於外人批評她「好吃懶做」,她不以為意的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觀,流浪是世界上最好的職業。

不接受兄長接濟

降低物欲 得到不必付出

不當看護也不願再接受兄長的接濟,傅女開始流浪,實踐她「只要維持生存,每天過著閒情逸致」的生活。為了解決日常的食衣住行,她在天母地區找到一處蓋了一半、有產權糾紛遲未復工的空屋居住,雖然沒水沒電,防風防雨沒問題,只是跳蚤、蚊子多了些。她認為蜘蛛可以吃蚊子,所以從不清掃牆上的蜘蛛網。她在此一住就是兩年。

一天只吃中、晚餐,天母地區自助餐店常施捨她當天沒有賣完的飯菜,有時候到佛堂吃免費素餐,要是佛堂要求她做簡單的打掃工作,她馬上換一家用餐。如果有人請她吃飯,她會要求去「吃到飽」的自助餐;用餐的前卅分鐘不能講話,以利她好好地、專心地飽餐一頓;期間不斷將不易腐爛的食物塞進袋子,準備下一餐、甚至是明天的食物。

她擁有的衣服約十件,季節變換她就到舊衣回收箱找合適的衣服,有什麼穿什麼,不合適就自已改;拿條繩子串只電子表就成了項鍊,天氣熱了,扯斷長褲改成半短褲,涼爽透氣。

「散步,是我現在唯一的運動。」傅女說,天母地區一個小時腳程範圍 內都是她散步的區域,散步去找吃的,散步到育幼院、醫院洗澡洗衣;邊散步邊思考,不想走,就搭附近醫院、百貨公司的免費接駁公車到士林夜市走走。

流浪也有厭倦時

刑滿出獄 開始想找工作

六月上旬SARS疫情稍緩,北投溫泉業者為了提振買氣,十五家溫泉飯店推出一星期免費泡溫泉專案,她足足泡了一星期免費溫泉。她說,天天泡溫泉洗澡真舒服。

家人對她仍抱著希望,三哥為她繳健保費、為她買醫療意外保險,每星期要求她回家一次領零用錢,期望她能自立自強。今年初,傅女為了果腹而行竊觸法,被處拘役卅日。刑滿出獄接受更生保護會士林分會的輔導,開始有了想找工作的欲望,家人得知後相當高興。

她說:「雖然流浪是最佳的職業,但也有厭倦的一天。」她想找工作,希望能找到拯救快倒閉商店或企業的企劃工作。近日她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到更生保護會士林分會打工,用電話追蹤甫出獄更生人的工作情形。


【 2003-06-30 / 聯合報 / A11版 / 綜合 】

中國時報 2008.01.26 
捲入棄屍案 哥哥是校長 遊民犯案怕媽知
陳權欣/竹縣報導

     五峰鄉民黃治平,出身原住民家庭,在家五個兄弟姊妹中排行最小,兄姊全在教育服務,一位是國小校長,另三位也都是國中小學主任。黃治平特立獨行,不僅淪落成為遊民,兩天前還捲入一起遊民命案變成棄屍幫凶,消息傳出,鄰里為之唏噓。

     黃治平廿四日晚間被帶到分局,眼中泛淚,一位刑警認出他的身分,想要打電話通知在新竹縣某國小擔任校長的哥哥,卻因黃治平苦苦哀求而作罷。

     黃校長昨天看到報紙,才知道弟弟淪落成為遊民,靠著在竹東大同殯儀館附近,撿拾殯儀館法事留下的牲禮祭品以及拾荒過日子。

     對於這位弟弟,黃校長有滿肚子的辛酸,還特別打電話跟在峨眉國小擔任主任已經退休的大哥說,「這件事情千萬不能讓住在山上的母親知道」。

     黃校長說,他們五兄妹,從小就跟著爸爸到台北定居,知道自己是原住民,也特別認真念書,他們四兄妹都考進師範學校,順利進入教育服務

     年紀最小的么弟黃治平,特別受到父親寵愛,從台北市某國中畢業後升高中高中沒念完就休學了。

     黃治平被銬回警局時,身上一毛錢都沒有,滿頭華髮,一身髒亂,茫茫眼神望著窗外,似乎知道自己闖了大禍,還拜託辦案員警不要通知他的哥哥與姊姊們,「就讓他安安靜靜的入獄。」他告訴警方,過去十年他就像行屍走肉,沒有一件工作超過三個月,腦筋是一片空白,就靠撿拾回收廢棄物變賣換取一點零錢,天天用米酒麻醉自己。

     他還說,曾結過婚也離了婚,有一個兒子,由住在山上的母親照顧,實在是走投無路,才決定返鄉,卻不敢回到山上看母親,選擇最靠近家鄉的竹東沿河街的陸橋的落腳,實在是近鄉情怯啊!

     黃校長昨天哽咽的說,「弟弟回到家鄉十年,從來沒有打過一通電話」,如果知道弟弟日子過得如此悽慘,他一定會拉弟弟一把。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3+112008012600369,00.html

2008年01月10日 09:09:19  來源: 重慶時報

兩名流浪學生不理會熱心的市民詢問,頭也不回地走了    記者 李文彬 攝

    昨日晨,寒風中。九龍坡楊家坪動物園外的河溝附近,記者揭開一團發著酸臭的破爛棉絮,露出兩個蓬頭垢面的小男孩,“不要打擾我睡覺”。“為什麼從救助站裏跑出來?”“因為哪裏的夥食不好!”

    厭學遭罵爬火車來渝

    “我們的家在四川達縣。”兩個孩子一個13歲、一個14歲。靠外睡的小孩自稱姓龍,父親去世後,媽媽帶著他改嫁,因為厭學被打罵後,半年前的一天,小龍爬上了火車。“當時並不知道火車是開往重慶。”小龍告訴記者。到了菜園壩後,小龍結識了同樣在這裏流浪的小武。後來,他們在餐館外翻潲水桶時,被巡警發現後送到救助站。

    “我們被送去救助站6次,都逃了出來,因為裏面夥食太差了。”小龍得意地告訴記者,救助站裏的夥食很單調,不如在外乞討吃得豐富,“我們運氣好的時候,還能吃到魚,但在救助站只能吃小菜加炒肉。”

    隨處上公交玩轉重慶

    “我們看見公交車就上。”小龍說,由于身上又破又臟,也沒有售票員找他們要錢。半年多來,他們去了沙坪壩,玩了磁器口,去了解放碑,看了大鐘。最近,兩人決定到動物園看看。1月8日,兩人剛剛來到動物園,就被本報熱心讀者發現。

    九龍坡救助站昨日表示,將找回這兩個學生,早日將他們送回家。(記者 鄒宇)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cq.xinhuanet.com/news/2008-01/10/content_12173749.htm

( 2008-01-09 09:39)
新華網河南頻道1月9日訊  大河網-河南商報報道:(記者 李肖肖) 一個8歲的男孩,自稱在鄭州流浪3天了,按照他說的家庭地址找卻“查無此人”。

    1月7日晚8時許,鄭州市建設路辦事處四廠街社區巡防隊員巡至銀行街建設路交叉口時,發現一個男孩縮在墻角,當時孩子凍得瑟瑟發抖,巡防隊員把他帶到辦事處。

    男孩告訴巡防隊員,他叫張行行,今年8歲,家住經濟技術開發區弓馬莊,他父親叫張平安,母親叫趙娥。因為不想上學,挨了媽媽的打,就在3天前從家裏跑出來,上了一輛汽車,來到鄭州,已經3天沒好好吃飯了。

    按照孩子說的地址打了很多電話後,回復都是“沒有這個人”。弓馬莊屬于潮河派出所轄區。昨日下午,記者打電話到潮河派出所,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聽記者描述了情況後就問:“是不是找個叫什麼行行的孩子?”

    一位王姓民警稱,這半年來,曾兩次有人打電話找一個叫“張行行”的8歲男孩,但對方沒有留下聯係方式。派出所民警到弓馬莊查找,村裏人說沒有小孩叫“張行行”。

    記者隨後聯係了弓馬莊村委會趙主任。趙主任說,他們整個弓馬莊村,沒有一個姓張的人。 

我看到火車站門口一個年輕女子帶著一條狗
坐在進出口處, 對著入火車站的一位男子伸出她的右手
原本我以為是乞丐在討錢
結果該男子就順手把他抽了幾口的煙遞給她
她很自然的接過香煙抽了起來

小妹解釋說, 因為法國人抽煙的人口很多
但因為稅的關係, 煙價貴到很離譜
所以, 你常常會在路上看到有人對著正在抽煙的人討煙來抽

我在一旁仔細端詳她
在她面前堆了幾個用可口可樂罐剪裁而成的小煙灰缸
似乎她在販賣這些小手工藝品

沒一會兒, 一個男子揀了幾個鋁罐回來交給了她

我恍然大悟

突然, 只見那男子坐到她旁邊
給了她一個另人動容的深吻

我很快的拿起相機按下快門, 雖然照片有點手震
但這張照片仍然是我最喜歡的照片之一

兩天之後, 我在 Bordeaux 的火車站又再次與這對情侶相遇

我在想, 我只是自己在想
也他們靠這種方式賺錢, 自由自在的浪跡天涯

這也僅僅是我自己在想
替他們編織一個屬於年少輕狂的童話

註: 小妹說, 這樣的流浪漢, 在法國稱為 SDF (Sans domicile fixe), 她們屬於年輕的一族,
     是青少年受不了家裡或學校, 然後逃家.
     通常她們身旁都會有隻大狗, 據說, 是因為動物保護法的關係, 法國警方比較不會將有狗在
     身旁的流浪漢抓去關, 另一方面, 法國人也很愛狗, 如果有條狗在旁, 會比較有機會要的到
     錢. 還有一種說法是說, 天氣冷了, 抱條狗比較不會冷, 有取暖作用.

http://j.cards.twirc.org/index.php?job=category&seekname=3&page=2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