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記者熊迺祺/台北報導】
廖姓遊民常住台北車站地下停車場,他被控性騷擾到案時,對檢方登錄他「居無定所」很有意見,強調「我哪是居無定所,我住在台北車站東區停車場中間廢棄崗哨旁的停車位」要求傳票寄到該處,讓檢察官張安箴當場額頭冒出「三條線」。檢方指出,有很多遊民都堅持自己居無定所,還曾經碰過有遊民要求將傳票寄到龍山寺捷運站的,承辦檢察官當場詢問那裡哪有人收傳票,遊民卻回稱「我就是住那裡,大家都知道我,可以找得到我收傳票。」

40歲的廖姓遊民目前因竊盜案入監執行,今年5月20日晚間11時許,涉嫌對一名同樣住在停車場的女遊民襲胸性騷擾,女遊民掙脫後向警方指控「對我性騷擾的人和我一樣住在停車場,他固定住在某個停車位,我可以指認。」

警方果真在停車場找到廖姓遊民,他否認襲胸,但警方仍依被害人的指認,將他依違反性騷擾防制法送辦。台北地檢署日前以遠端視訊的方式偵訊在北監服刑的廖,他強調當天和友人喝酒,不過檢方查出他在傍晚就與友人分開,認定他涉案。 

【2009-08-12/聯合報/B1版/北市.運動】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3月07日 00:51 長江日報

  香港一中年失業漢一直棲身于香港機場,其間鎖定“靚女”職員為目標,不時注視以自娛,令女子感不安報警求助,揭發這名機場住客藏有4本日語兒童色情漫畫,令他成為首位因藏有非真人的兒童色情漫畫而被律政司檢控的人。

  據香港文匯報報導,定居機場長達5年的被告薛理文,承 認游蕩和管有兒童色情物品兩罪。由於《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自03年12月19日生效以來,無人因管有兒童色情漫畫被控,故裁判官蘇文隆要求控方呈交立法原意、普遍的社會價值和其它國家法例等數據,讓法庭參考量刑,遂將案件押後至4月3日,索閱其背景、精神和心理報告始判。蘇官續稱,被告被裁員後成為流浪者,不排除會判他監禁。其間被告准以保釋,但不得進入香港機場5樓的入境大堂。

  案情指出,任職旅行運輸公司接待員的女事主自06年9月起,發現被告經常在她身邊出現,並向她行注目禮,被告有時更會站在機場7樓的離境大堂,一邊望住事主一邊模仿她寫字、托香腮等小動作,但2人從無交談。1年後,事主發覺被告出現的次數增加,開始擔心會受傷害,遂報警求助。

  警方在機場發現帶著行李的被告,並搜出4本含有兒童性器官及性交的日語漫畫書、數只影碟和一條圍巾。被告在警誡下表示“我喜歡在機場四周圍行及見到靚女就看下”,但從無與靚女有身體接觸;他往日本旅行時購入漫畫書,並知道內刊有兒童性器官描劃,因覺得美麗始買來看,但不知違法。

  辯方表示,被告與父母關係欠佳,逾20年無見面,他曾任職會所管理近15年,並在公開大學取得社會科學學士學位。03年他去日本旅行時買下涉案4本兒童色情漫畫,由於他覺得畫功維肖維妙,故買來用作收藏,但不常看,強調內容雖露骨,但並非真人拍攝。http://news.sina.com/ch/cjdaily/102-101-101-101/2008-03-07/00512719643.html

  美研究指出紐約數千同性戀青少年無家可歸【同志新聞通訊社2006/12/17艾許綜合外電報導
根據青少年逃家熱線(National Runaway Switchboard)與男女同志特遣部隊(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Task Force, NGLTF)進行一項研究統計指出,今年冬天紐約有將近8400名同性戀青少年無家可歸。據估計,紐約一萬五千至兩萬名左右無家可歸的青少年中,有百分之四十二是同性戀者。對比於全美人口,同性戀者約為百分之三至五。根據美國健康與人類服務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統計,每年有約五十七至一百六十萬青少年無家可歸、或逃離家庭。報告列舉三項關鍵發現。第一,青少年無家可歸主因是與家庭衝突,通常源於性傾向或性別認同問題。第二是收容這些青少年的雇主也對他們騷擾、歧視與施加暴力。最後的關鍵發現是無家可歸的青少年更易遭受性侵害、藥物濫用、與心理健康問題。本報告於1214紐約市議會由發言人昆因(Christine Quinn)公布。新聞稿中指出,市議會已為照護無家可歸的同性戀青少年核准超過兩百萬美元的預算。

「本研究呈現出同性戀青少年所面對的挑戰是如此艱難,以致這些孩子們竟選擇遠走高飛、無家可歸。」昆因說。「我們提供能讓這些年輕人獲得安全庇護、健康照護與教育訓練的資源是非常重要的。市議會很自豪於有此擔當,將無家可歸同性戀青少年的需求置於優先,我們也將持續努力以保障這些年輕人能獲得他們所需要的服務。」http://gsrat.net/news/newsclipDetail.php?ncdata_id=3383

基隆市警方前天在車站找到離家一個多月的張姓男子,張父趕到表示,他兒子可能太內向又害怕他要求趕緊娶妻,才會心情不好離家,會再跟他多溝通。

基隆市警察局保安隊小隊長楊忠義、警員謝志昌前天凌晨巡邏時,在國光客運車站內發現張姓男子(36歲)蜷縮在角落,上前盤查身分,警方根據張姓男子出示的身分證影本,查出他是失蹤人口。

員警將張姓男子帶回,他身無分文,衣著單薄,兩眼呆滯直說餓。

值班警員黃振源見狀,拿出警用外套借他禦寒,楊忠義再拿出燕麥片、餅乾等一些食物給他充飢。

張姓男子飢腸轆轆,且來者不拒,吃了一大堆東西還說肚子餓。員警只好再去買來泡麵、麵包讓他吃個飽。

員警打電話找到住在台北縣中和市張姓男子的父母,他的父母徹夜趕到基隆市。

張父表示,他的兒子有輕度智能障礙,領有殘障手冊,平時很乖巧,在餐廳洗碗當雜工,不太愛講話。

他說,兒子很難在台灣娶妻,因他已快七十歲,有意帶兒子到越南娶個媳婦作伴,但兒子似乎不願意,常和他鬧意見,說過不想坐飛機出國、不想娶妻、心情不好等,上月5日突然離家,家人報案協尋。

張父並表示,他們夫妻四處託人尋找都沒有下文,春節期間,兒子也沒有回家,他到處拜廟求神問卜,希望兒子能盡早平安回家。

前天他到保安隊時,高興得掉下眼淚感謝警方,還掏出2000元要致謝,被警婉拒。張姓男子則不多話,只表示心情不好。

他表示,一個多月來,多在台北縣、基隆市一些車站、公園流浪,撿東西或者向路人、商家要東西吃,到處坐車到處晃,也不知為何在基隆。

【2008/02/28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7/4236210.shtml

十六歲的小明望著阿文送給他的定情戒,他聲淚俱下、哀怨地說:「現在只剩它陪我了。」
記者王慧瑛/攝影
新竹縣某國立高中十六歲男生「小明」,兩度蹺家和男子「阿文」同居,父母難以接受獨生子出櫃,要求兩人分手。小明聲淚俱下地說:「沒有他我活不下去。」央求父母不要拆散他們。「實在無法接受兒子是同性戀」,小明的父母都在新竹科學園區上班,經過此事,小明的母親決定辭去工作,專心陪伴兒子成長。廿一歲的阿文曾交過三名女朋友,他認為前女友太愛慕虛榮,為滿足她們的物慾,還必須打工賺錢,供她們買名牌包。直到和小明在一起,才覺得找到真愛。

「如果我是小明的父母,大概也無法接受他出櫃的事! 」阿文難過地說。昨天他已向小明父母道歉,並同意暫時離開新竹,讓兩人的感情冷卻。因小明未成年,警方昨天仍將阿文依和誘罪函送法辦。

長得眉清目秀、原本就讀高二的小明,今年十月間在同志網站上認識大他五歲的阿文,兩人立即墜入情網,並以「寶貝」、「Baby」互稱。

因小明家教甚嚴,阿文會到補習班找小明,把握難得的相處時間。十月底,兩人在阿文住處發生關係。上月底,小明和父母大吵一架,隔日負氣離家出走,投奔阿文住處。

因小明手機被父母沒收,父母透過手機電話簿急忙找人,當時發現阿文傳給兒子的簡訊,曾打電話問對方是否知道兒子下落,但阿文否認。

警方從補習班監視器發現,小明和阿文一起步出補習班,小明知道父母已經報警,五天後主動返家。本月二日,小明卻再度不告而別。

本月三日警方找到小明將他送回家,父母從他背包找到粉餅、蜜粉和潤滑劑等。在父母追問下,小明才供出離家期間,都和阿文膩在一起,還發生肌膚之親。

小明說,今年六月間和前女友分手後,漸漸重視外表,不但在左耳穿兩個耳洞,並開始在臉上擦粉,變得愛美。十月間他接觸同志網站,才發現自己其實愛的是男生。

【2007/12/0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2/6/NEWS/NATIONAL/NAT2/4126929.shtml

〔記者黃美珠/竹市報導〕新竹縣18歲少女「小如」(化名)去年被父母逼著和現年35歲的徐姓男友分手,她疑因此不滿反稱被父親性侵,後經查無實據,但她仍以此為由蹺家,其父母憤而控告徐某誘拐,但徐某也因罪證不足獲判無罪。

這起因少女交友所致的親子大戰,起於家在南部的徐姓男子,94年北上新竹工作,結識當時還未滿16歲的小如,雙方交往後,少女常深夜未歸、瞞著雙親蹺補習班的課,引起父母強烈反對。

小如的母親聲稱,曾偷聽到徐某透過電話煽動女兒反抗父母,要小如跟他走。後來小如果真離家,她因此跪求徐某還她女兒。

去年3、4月間,小如的父母祭出告訴手段,揚言要告徐某涉嫌性侵、妨害家庭等,迫使徐某切結保證不再和小如來往,徐某也因此回去南部。

不久小如就聲稱被父親性侵,並以此為由,從去年5月到10月2度離家,最後在徐某南部老家被員警尋獲,小如父母氣得堅決要告徐某誘拐,並提供雙方往來書信、小如平時寫滿疑似對徐某思念等的日記供法官參考。

亂倫查無實據 不起訴

但是小如對法官說,她離家出走是因爸爸的獸行,媽媽又不相信;期間都住在小學同學處,只有幾次因缺錢才南下找徐某幫忙,並非徐某要她蹺家。

法官調查發現,小如父親被控亂倫部分罪嫌不足已獲不起訴處分;小如稱蹺家後投靠的小學同學,對方卻稱2人早已多年沒有聯絡。另外小如的日記內雖寫滿對某男子的愛慕、思念、憧憬未來卻得不到家人成全等的感嘆,卻沒提到徐某要他離家等字句。

男友被告誘拐 判無罪

法官認為儘管小如所言未必真實,但沒有具體證據證明小如離家出走是徐某引誘所致,諭知徐某無罪。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dec/16/today-north11.htm

【本報記者劉爽紐約報導】每天紐約市有3800名青少年無家可歸,其中1600名露宿街頭,150人與嫖客在一起,這些數據是來自名為「紐約市離家出走與無家可歸青少年」(Runaway and Homeless Youth in New York City)的調查報告。由市議會出資支持,帝國州青年與家庭服務聯盟(Empire State Coalition of Youthand Family Services)進行的這項調查,對紐約市的青少年項目和成人流浪項目等進行調查,發現全市有約3800名21歲以下青年流浪在外,其中非裔和西語裔占了多數,亞裔等僅為1%多。帝國州青年與家庭服務聯盟的負責人等,14日在市議會就此進行匯報。

導致青年流浪在外的原因,有29%是被父母趕出家門,15%是自己離家出走,有28%的被訪者表示他們的離家與父母曾達成「雙方同意」。

他們的過夜方式各異,有28%在青年緊急避難所住過,25%在過渡住房住過,14%在戶外過夜,11%在車裡、地鐵或是其它交通工具上過夜。約29%的人在寄養中心(Foster Care)待過,15%進過青少年管教所,27%被關過監獄。僅有23%繼續學業,超過半數的人都沒有高中畢業文憑。

流浪者中的男女比例為43.60%比49.95%。性取向是流浪青年最令人驚駭的方面,其中有約17.78%是同性戀,雙向性占10.58%,還有1.69%的被訪者並不確定自己的性取向。流浪青年中有150人從事性服務。

紐約市青少年與社區發展局(De-partment of Youth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在全市提供服務,包括有兩輛街道外展車每晚在街上找流浪青年,把他們送去青少年局的避難所,在五區有服務點提供諮詢等服務,有危機避難所可提供最多為30天的居住,還有過渡住房可以提供18個月以內的居住服務。但是只有48%的被訪者,在過去一月中使用過這些服務。

全國範圍內,青少年離家出走情況也一樣令人震驚,根據National Runaway Switchborad的調查,每七名孩子中,就會有一人在18歲以前離家出走,出走原因半數與父母有關,包括父母離婚、再婚、虐待和忽視等。而在寄養中心或者青少年管教所待過的孩子,更容易變成流浪青年。

2007-12-15

http://www.worldjournal.com/wj-ny-edu.php?nt_seq_id=1639795

編譯鄭寺音/特譯

吞了大量藥物、四天沒闔眼的麥可.伯克,騎上哈雷機車,風馳電掣地來到這個曾是他心靈歸宿的大教堂。他穿了件印有褻瀆字眼的網眼運動衫,衝進教堂辦公室;手上拿了張曲線窈窕的女人照片,照片中的她一頭紅色長髮,微噘的雙唇展露無限風情。

他說,「這是以前的我,而這些」,他指了指平胸、光頭與紅色山羊鬍,「是我現在的樣子」。

生為男兒身的麥可,從小到大就與社會格格不入,因此動了變身紅髮尤物蜜雪兒的念頭;但三個月前,他在教會的資金與精神鼓勵下,再度變回麥可。

只是現年四十三歲的麥可,現在又想變回蜜雪兒了,還指責教會騙他變回男人。

自始至終,這一切非關性別。麥可空虛的心靈想要的是友情,那種跟朋友一起逛街、在浴室裡聊八卦的女性友誼,「我一直很羨慕女孩子可以手牽手、擁抱,也不會被認為不正常。不是因為性別,而是因為女孩子的生活比較活躍、寬容、忠誠」。

變身尤物 未切除生殖器

麥可一直活得不快樂,他在男孩群裡從來沒自在過。十九歲時,麥可因為與父母關係緊張離家,露宿街頭,工作一個換過一個。

二○○三年,三十九歲的麥可花了八萬美元變成蜜雪兒,但他並未切除生殖器,因為那項手術所費不貲。

2年後信上帝 變回男人

但就算變成了蜜雪兒,老問題還是如影隨形。她情緒低落,有自殺傾向,努力想擺脫毒品與酒精的糾纏。麥可說:「我的內在還是同一個人,蜜雪兒只是外在。」

二○○五年,蜜雪兒決定做個不同的嘗試:信上帝。她參加的福音教會,會眾中有多名同性戀與變性人。當看過教友播放的,描述一名同志變性為女人後,又變回男人,結婚生子、幸福度日的錄影帶後,蜜雪兒深受感動。幾星期後,蜜雪兒告訴教會領導人,她想變回男人。教會免費幫她添購男裝,還安排整形醫師,免費為她拿掉胸部填充物。

心靈空虛 悔不當蜜雪兒

但蜜雪兒變回麥可沒多久,又後悔了。三個月後,他不再上教會,重回夜夜笙歌的糜爛生活。

現在的他,還是不時在憂鬱與希望之間擺盪,「我每天都在掙扎」,但麥可知道,他不可能再變回蜜雪兒了。停頓了幾分鐘,麥可幽幽地說,「或許我只是需要遇到對的女人,談場戀愛,我現在實在是一點方向也沒有」。(取材自美聯社)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nov/27/today-int1.htm

〔記者洪臣宏/高縣報導〕「小英」(化名)十五歲就當起遊民,遇上同是遊民的真愛,小英未成年就懷孕,未婚夫「阿正」差點吃上官司,不過在志工輔導下,他們決定返回社會,告別遊民生涯。

高縣府社福志工表示,「外遇型遊民」急速增加,但像阿正、小英為了孩子,願意重返家庭及職場的遊民,極其少見;小英的預產期在本月廿一日,必要時將為他們申請相關補助。

小英因為出身破碎家庭,父親因案服刑,母親生活貧困,她本身也不愛唸書,國中畢業後就當起遊民,並結識阿正(現年卅五歲),兩人成為「蒼天為被、大地為床」的露水鴛鴦。

社工員兩年前就發現小英,經透過管道證實兩人沒有案底,為「遊民中的良民」,因而多次勸導她遠離街頭,並表達安排她半工半讀的意願,但小英以「不喜歡唸書」推拒,一心只想跟阿正愛相隨。

小英今年中起肚子明顯隆起,察覺自己懷孕,她一度天真地想和阿正、孩子,過著無拘無束生活,不過眼尖的社工員也發現這件事,由於她未成年,因而強勢介入,並找到她的母親,建議控告阿正妨害性自主。

母女關係陷入緊張,在社工員、志工不斷努力輔導下,阿正也表達願意娶小英為妻,並到菜市場當搬運工,賺取每天約六百元微薄薪資,他說「一定要讓他們母子脫離遊民」。

小英日前終於返家待產,結束二年多遊民生涯,看到阿正每天半夜起床做工,她終於醒悟到撫育下一代的重要,決心當個稱職的母親。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nov/16/today-south12.htm

「遊民圈」都是陽盛陰衰,台北車站裡的遊民生態也不例外。令人好奇的是,成天以車站為家的男性遊民要如何解決性需求?據了解,台北後火車站附近低廉的小旅館就成了遊民與流鶯「各取所需」的所在。

車站裡的遊民男性居多,且近幾年來,遊民更有「年輕化」的趨勢,不少中年甚至青壯的男性遊民,每晚都會到車站報到。

員警就目睹過,遊民會車站外的「疑似流鶯」的女子談價錢,談攏了就相偕前往後火車便宜的小旅館「休息」,雖然幾百塊對遊民是筆大數目,但省吃儉用「也要拚命湊出來」。

也有員警碰過,有遊民摟著中年女子得意介紹「這是我的『七仔』(女朋友)!」不過,才過了沒多久,這名女子又變成另一位遊民的女朋友;後來才知道,其實遊民口中的女朋友只是暫時的「露水姻緣」,其實大多是「站壁仔」(應召女),只是花錢買來短暫的溫存與「愛情」。

車站裡男性居多,也讓女遊民成為「少數族群」,鐵路警察都會特別關注女遊民夜晚的動向。先前車站就出現一位「七年級」的女遊民,鐵路警察不僅會為她指定「床位」,刻意與男性遊民隔開,一晚巡邏好幾次,「看她還在不在」。

有沒有男遊民為女遊民爭風吃醋?員警搖頭說,沒聽說過,「大概都『向外發展』比較多」。

【2007/10/01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0/1/NEWS/NATIONAL/NATS1/4034249.shtml

【聯合報╱記者王宏舜/台北報導】

2007.08.27 04:08 am

一名國中女生蹺家,母親報警協尋後,在萬華艋舺公園發現女兒,覺得女兒怪怪的,詢問才知女兒不僅交了陳姓少年當男友,兩人還「嘿咻」多次,甚至在小公園裡「辦事」,氣得控告陳姓少年妨害性自主。

警方調查發現,陳姓少年(16歲)也是通報協尋的人口,隨即通知他的父親從彰化老家趕來台北。陳姓少年說,因為在家經常被父親打,才離家北上。

13歲的小女生本月中旬蹺家。小女生的母親向警方表示,女兒早熟,國小五年級就有離家經驗,並且和陌生男子發生性關係,這次女兒又不見,她很擔心又出事。

雖然已報警協尋,小女生的母親仍自行在萬華住處附近找尋,結果在艋舺公園找到女兒。小女生不想返家,並表示交了陳姓小男友;母親納悶兩人關係,逼問之下,小女生坦承和陳姓少年數度發生親密關係。母親當場氣炸,報警抓人。

小女生告訴警方,她離家後到公園閒晃,遇到體格壯碩的陳姓少年,兩人很談得來,就在公園「接觸」起來。陳姓少年向小女生說,他自己也是離家出走,目前在華西街夜市打工賣小吃,租了一間小房間,接著便帶小女生回家。

母親向警方表示,不甘心女兒被玩弄,即使對方也是未成年,她也不原諒。女學生則是不斷替陳姓少年求情,強調兩人發生關係都是自己心甘情願,兩人真心相愛,「他沒有強迫我啦」。

陳姓少年的父親得知警方找到他失蹤2個月的兒子,在彰化老家的電話另一頭又驚又喜,不斷請警方「別讓他跑了」,急著搭車北上尋子。女學生經市醫和平院區檢驗,確認下體有精液反應,警方將陳姓少年函送法辦。

【2007/08/27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2/3987249.shtml

自由電子報  2007年6月21日 星期四

〔記者阮怡瑜/員林報導〕彰化縣員林鎮26歲賴姓遊民早年跟著父親拾荒為生時,常陪父親去「貓仔間」,父親進屋找小姐辦事,他就在外等候,想不到,其父入獄後,他有樣學樣,四處偷東西去變賣,只為了籌錢去嫖妓,讓一天到晚偵辦其竊案的警方覺得又好氣又無奈。

據了解,賴家原本家境不錯,在員林鬧區有1棟透天厝,賴父不知何故將家產敗光,房子遭查封,賴母帶著長子離家出走,賴某與賴父則展開流浪生活,當時還小學的賴某也就此失學。

警方指出,賴父幾個月前因竊盜案入獄,而個性退縮,看起來有點弱智的賴某就1個人抱著臉盆、棉被在1處鐵皮屋外落腳,在沒錢花用又懶得四處拾荒下,開始偷民宅外圍各種鐵製品去販賣,近幾個月來,至少犯下4、50起竊案。

賴某每次到警局,全身都又髒又臭,員警常常拿了衣服,讓他洗完澡再作筆錄,不少員警相當同情他,常拿錢或食物資助他。

但讓警方傻眼的是,賴某只要一有錢,第一件事就是跑去父親曾帶他去過的「貓仔間」嫖妓,,但因錢不夠而被小姐趕出來。

link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jun/21/today-so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