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質流浪


本文引用網址: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06599

行動不便流浪街頭5年‧孤老以爛車為家

 2010-07-13 09:33

  • 堅硬的司機座位對鄭炳發而言,可是個溫暖的床褥,他的衣服整齊地用衣架掛車內,其他的細軟則有條理地裝在箱子裡塞滿後座。(圖:星洲日報)
  • 為了賺取微薄的生活費,鄭炳發撐著手杖,一拐一拐地徒步1小時到附近酒店地區幫助路邊泊車。(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5年來孑然一身,只用一個環保袋就能裝完所有的行李,右為星洲基金會經理林振全。(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高興地表示,我終於有床啦!(圖:星洲日報)

(雪蘭莪‧淡江)這輛破車停迫在淡江新村大街路旁已有2年,除了外殼,汽車已不能操作,但是卻被65歲的鄭炳發用來當“家”,在這2年來,吃喝睡覺全在車裡。

對他來說,車是最溫暖、最舒適的“家”。因為他覺得住在爛車內,總好過露宿街頭。

在之前,鄭炳發白天在街邊流浪,夜晚則在巴剎旁小販公會會所過夜,為期逾1年,接著又到附近的汽車維修廠借宿長達2年。

修車廠業者提供報廢汽車

他後期獲得修車廠業者提供一輛報廢的汽車作為的“居所”,才暫時脫離風吹雨打,又時時害怕癮君子“到訪”的日子。

出生淡江新村的他,是在20年前搬到吉打亞羅士打落地生根,娶妻養兒。約6年前老伴去世不久,他被診斷腳部中風,導致行動不便,無法繼續從事水泥建築工作。

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自此,他孤苦伶仃,流浪街頭長達5年。但他並不認為這種日子是一種折磨,他不太願意談及往事,只是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撐著拐杖的鄭炳發目前唯一的期望就是住入老人院,並盼望福利金申請能獲得批准,對他來說就已經足夠。

《星洲基金會》安排入住老人院
鄭炳發重糖尿病

《大都會》記者在瞭解鄭炳發的情況後,也通過《星洲基金會》的協助下,安排鄭炳發入住斯里再央地愛心老人院(文良港),惟在院方將他送往醫院進行身體檢查時,被診斷擁有嚴重的高血壓和糖尿病,必須緊急如院治療。

他除了感謝基金會的幫助,也對一直以來送飯給他的餐廳業者和鄰居表示無限感激。

任何欲聯絡鄭炳發的親友,可致電老人院電話0340220845。

鄭炳發與孩子失聯
“兒子棄我於巴剎旁”

鄭炳發並非真正的孤老,只是孩子無法照顧他,如今更是與孩子失去聯絡。

鄭炳發表示,他是被一對子女從亞羅士打載回淡江新村,兒子將他放在巴剎旁後就離開,從此他就沒有再見過他們,完全失去聯絡。

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

他不願意談及子女的去向,只是表示他們之間並沒有出現爭執,只是沒有聯絡,惟其他的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也有給一點錢幫助他。

據瞭解,他上有逾80歲高齡母親,下有一對子女,大女兒今年36歲,兒子24歲,兩人自來吉隆坡讀書後就在這裡定居。

他透露,兒子曾就讀大學,聽聞已在早前結婚。

難掩落寞無奈

“我沒有生氣,也沒有責怪他們,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我不需要他們的照顧,也不需要他們回來找我,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心……”

雖然鄭炳發嘴裡一直說不在乎,但是天下父母心,說起兒女時他還是難掩落寞無奈。

失望申請福利金無音訊

另外,他指出曾多次申請福利金,但是多年來毫無音訊,讓他很失望。

“住所”有條不紊
附近商家居民每天送飯

雖然露宿街頭,鄭炳發看起來衣著整齊不邋遢,身上也無發出異味。

他有條理地利用空間有限的“住所”,衣物整齊地用衣架掛在車內,文件和財物也分門別類收納。

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熱心居民商家每天送飯菜,鄭炳發無憂三餐,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很多居民都會主動問我要不要吃東西,而附近商家每天下午4時左右就會送食物給我,我一天吃一餐其實已經足夠,因為我現在也沒有工作,不需要吃太多。”

他表示,目前最大的困擾就是巴剎旁的廁所常被鎖上,他唯有趁沒有鎖上時趕緊前往沖涼如廁。

村長林應:至今沒結果
6個月前已助申請福利金

淡江新村村長林應表示,村委會已在6個月前替鄭炳發申請每個月300令吉的福利金,但是至今沒有結果。

“不只是鄭炳發,我們大約已經呈上逾10份申請,可是迄今卻只有一人在今年3月成功獲得福利金。”

他透露,該委會多次向福利局官員諮詢,得到的回應是當局人事變動影響批准過程,或是沒有資金等,讓他們也無可奈何。

將助申請入住老人院

他表示,鄭炳發並不曾向他透露有關進老人院的意願,他們將會著手幫助他進入政府老人院,並加緊關注其福利金的申請。

星洲日報/大都會‧2010.07.12

【聯合晚報╱記者陳素玲/特稿】2010.05.01 02:31 pm

國際勞動節一年過一年,勞工的勞動條件卻節節下降,「勞動尊嚴」的口號,遙遠而刺耳。面對資方全面解構勞動環境,非典型勞動力已有凌駕正職勞工之勢,今日勞團上街主訴求為「反派遣」,但是遊行主力反而是抱著鐵飯碗的國營事業勞工,甚至是銀行白領工會,可見「派遣」引發的是勞工對勞動條件的不利想像,進而觸動集體焦慮。

不敢談法令保障,任由資方剝削勞動條件,正是非典型勞工的寫照,其中尤以近來激增的派遣工,勞資爭議逐漸檯面化。派遣法令至少談了10年之久,勞委會到現在才認真面對立法規範問題,但是相較日、韓都是專法規範派遣勞動,勞委會只在勞基法增訂專章,而草案版本不但對派遣行業採寬鬆的「負面表列」,也未將派遣業者納入管理,凸顯的還是官方「管不了就不要管」的怕事心態。

日本25年前就訂有派遣專法,但現在日本已經因為勞動派遣化,面臨兩大嚴重衝擊,其一是派遣的不穩定就業,其二則是遊民結構出現「質變」,遊民不再是沒有工作意願的中高齡勞工,而是有工作意願,卻因為從事派遣而失業的年輕勞工。此種結構性改變,迫使民間團體出面督促政府在日本東京成立「派遣村」,解決派遣工淪為遊民的問題。

派遣後遺症 日本早看見了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25年來,日本政府看到企業濫用派遣人力的嚴重後遺症,派遣法令由寬轉鬆,才要起步的台灣,不但未掌握日本派遣法令變遷,更對日本大量派遣後的社會現象毫無所知,單憑想像悶著頭立法,難怪勞團沒信心,更擔心立法反讓派遣就地合法、更為泛濫。

派遣勞工因為工作不固定,既被排除在工作所在地的工會,更不可能成立工會集結,但是今年卻成為五一遊行的主軸,就是因為人人擔心自己不是下一個「非典型勞動力」。「派遣化」的集體危機意識,不容官方小覷。

【2010/05/01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10/5/1/NEWS/NATIONAL/NAT5/5571669.shtml

2009-1-19

望族後代拾荒 ”遊俠”助遊民

邱文俊以丐幫幫主自居,賺錢養遊民,認為自己過著行俠仗義的生活。(記者侯千絹攝)
火庄遊俠邱文俊爆紅,沉浸在鎂光燈焦點人物的星夢中。(記者侯千絹攝)

﹝記者侯千絹/內埔報導﹞出身屏東長治望族的邱文俊,每天拾荒、挑糞,賺來的錢左手進、右手出,全都用來幫助遊民;有人笑稱渾身酒味的他是丐幫幫主,但他微醺的話語卻隱含生活智慧,工薪多寡也不計較;有人說他阿達,有人誇他慈悲,因緣際會還成為客委會紀錄片男主角,爆紅成為「火庄遊俠」。

60歲的邱文俊黑又瘦,天生一對大又圓的眼珠,要不是說得一口流利客家話,人人當他是原住民,乍看之下「怪怪的」。

邱文俊每天領了一百塊零用錢就往外跑,窩在長治火燒庄的六堆抗日紀念碑附近,村莊需要打零工、撿資源回收物,甚至清理化糞池時,就會主動來找他上工,每次工作開價1到6百元,邱文俊興之所至常常自動降價,甚至只要一百元,因此就算不景氣,工作還是一個接一個來。

長治鄉代邱武康說,領了錢的邱文俊立刻去買麵或食物,煮給遊民吃,一定把錢花光光,再回家吃自己。

渾身保力達透著米酒的氣味,邱文俊自封為丐幫幫主,他說,我賺的錢當天一定花光,就算別人說我「阿達」也沒關係,我過得可開心。

看似瘋癲的邱文俊其實大有來頭,是長治望族後代的獨子,街坊鄰居說,因幼年大病一場就變了樣,軍校念一半,老婆也分手了,他卻總是笑口常開,拿起麥克風唱歌有板有眼,邱文俊的生活步調,不單遊走在正常與荒誕間,也擺盪在自卑與自信的天平上。

曾當過屏東郵局局長的95歲老父親邱洪光,拿這個兒子沒辦法,老父親感嘆,他有酒喝就顧不得吃飯,成天往外跑,認識的人很多。

最近客委會拍攝六堆常民人物,這號村莊人盡皆知的「怪咖」,竟然變身「火庄遊俠」紀錄片最佳男主角,有人鼓掌叫好,有人搖頭嘆息;邱文俊當主角當上癮,最近隨影片放映做宣傳,NIKE外套加上老朋友書包是他的新造型,享受與影迷合照的興味,在客家庄若是遇見這位遊俠,可別大驚小怪喔。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an/19/today-so5.htm

《火庄遊俠》邱文俊 拾荒養遊民

  • 2010-04-20
  • 中國時報
  • 【邱祖胤/台北報導】
  • 屏東長治鄉民邱文俊,每天撿破銅爛鐵,賺錢供養六堆紀念公園裡的遊民,十年如一日。(智慧藏提供)  屏東長治鄉民邱文俊,每天撿破銅爛鐵,賺錢供養六堆紀念公園裡的遊民,十年如一日。(智慧藏提供)  

         大陸有帥氣憂鬱的犀利哥,台灣有拾荒供養遊民的「火庄遊俠」!被地方人士稱為丐幫幫主的六堆客家奇人邱文俊,每天赤著雙腳、推車撿破銅爛鐵,一賣了錢就用來買東西請人吃,供養六堆紀念公園裡的遊民,豪爽的性格及無私大愛贏得地方民眾尊敬。陳博文執導的紀錄片《火庄遊俠》就是以他作為主角。

         六十四歲的邱文俊住在屏東長治鄉長興村,這裡過去因客家人大規模抗日活動而被日本人一夜燒盡,因此稱作火燒庄,簡稱火庄。邱家祖先也參與了這場壯烈義舉,也許是承襲家風,邱文俊為人有俠義精神。

         「不管到哪裡做都是做功德,只要認真做。」邱文俊小時候因麻疹高燒,導致腦力稍受影響,而不安定的性格則讓他在求學及工作過程中一直不順。他老笑稱自己是個神經病,沒人要嫁給他,僅有的一段婚姻維持了兩年就結束。不過,他對朋友的兩肋插刀,對不認識的遊民那種毫不吝嗇的付出,卻贏得人心。

         廢紙落葉煮晚餐 歡迎共享

         邱文俊的工作就是拾荒、撿垃圾,地方人士見他熱心開朗,主動請他幫忙收拾大型垃圾,或者幫忙喪家處理逝者遺物這些別人不願做的事。如果人家開價五百元,他自己會自動降價,說兩百元就好。

         邱文俊拿到錢之後,當天就花光光。他會去買泡麵、高麗菜等簡單食材,在六堆紀念公園附近就地埋鍋造飯,以路邊的廢報紙、椰子落葉當燃料烹飪,邀請附近遊民一起享用。

         客語台語雙聲帶 愛唱歌謠

         邱文俊與遊民共處親如兄弟,還會客、台語雙聲帶地體貼邀請,不會給人嗟來食的感覺。他用餐時還會跟著讚歎美食,帶動用餐氣氛。

         他常喝醉、自嘲,又能脫口說出具哲理的話語,分不清楚自信還是自卑。鄰居覺得邱文俊開朗、豪爽,不計較得失,卻也對他瘋狂的金錢觀搖頭不已。邱文俊則說做得好比較重要,因為那是做功德。

         樂天知命的邱文俊歌喉好,會吹口琴,工作結束後推著手堆車回家,邊哼邊唱,後面常跟著一群小孩聽他唱客家歌謠,在客家庄形成溫馨的畫面。

         父子關係結難解 選擇逃避

         邱文俊已成了村中不可缺少的人,他對人親切大方,唯獨面對九十六歲的父親,顯得退縮,就連父親重病住院時,他也寧願選擇逃避。

         邱文俊的爺爺曾參加抗日,邱文俊的父親邱洪光育有五女一子,曾任郵局局長、工會理事長,邱家在屏東地區頗受敬重。不過,邱洪光談起小兒子邱文俊頗感無奈,說他整天閒閒,有酒喝就顧不得吃飯,「天天在伯公廟跟老朋友無賴漢聊天,一早出門到晚上還不回家。」

         父子關係似乎是邱文俊心中的痛。他提起父親,說父親是天,他是地,地不敢跟天講話,認為他們「父子無緣」。但父親重病住院時,他憂心的表情寫在臉上,與拾荒、照顧遊民的神采飛揚形成強烈對比。但他擔心自己惹老父不開心,寧可維持距離,讓看護工照顧父親,自己則回到遊民朋友之中。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0,5251,110513×112010042000406,00.html 

    遊民公園上吊 遺書「一見發財」
    【聯合報╱記者牟玉珮/即時報導】
    2010.04.12 10:51 pm
     

    67歲男子邱隆義昨天清晨6時多被人發現吊在北縣金山鄉獅頭山公園的樹上,已氣絕身亡;警方在他身上發現證件及1張遺書,上頭寫著「謝謝你們、一見發財」,似乎是留給發現人,稍後連絡到他住基隆的妻子和孩子。他家人說他多年前離家,寧願在外流浪,也不和家人連絡,他女兒見狀不捨,哀哀地哭,警方見他經濟狀況應該不好,他陳屍處放著1包衣物,手機已停話,裡頭留有多通催繳電話費的簡訊。

     SOS!自殺防治 諮詢求助管道

    【2010/04/12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SOCIETY/BREAKINGNEWS2/5533211.shtml

    【聯合報╱記者阮南輝/基隆報導】
    2010.03.16 03:12 am
     
    街友李阿保住在中正公園越野車訓練場的1個練習障礙用的破損涵管內,白天「出門」時,他會用帆布、木板等雜物遮擋「家」。
    記者阮南輝/攝影

    基隆市街民李阿保30多年前開始四處為家,雖然離自家只有數公里,且家人願照顧他的生活,他選擇以役政公園越野車訓練場的水泥涵管為家,市府強制勸離也無效,對於為何不肯回家團圓,他沉默以對,讓外人難理解他的內心世界。

    李阿保4年多前在二沙灣古蹟區搭違建居住,被市府連絡警方強制驅離,並把違建拆除。一年多前有民眾向市府反映,指中正公園越野車訓練場一個練習飛越障礙的涵管,裡面有人居住,妨礙觀瞻,工務處公用事業科查訪發現又是李阿保,曾多次勸離,他又回到原地。

    市府單位對李阿保都相當熟悉,表示65歲李阿保戶籍設在祥豐街,30多年前就因故離家,打零工維生,沒再跟家人連絡。社會處表示,李阿保的家人同意照顧他,但他不願回家。

    李阿保住的水泥涵管,長約2公尺、高1公尺,裡面除了一些衣物,還有一台老舊收音機,白天「出門」時,他會用帆布、木板等物品擋在「門」外。

    昨天傍晚「回家」的李阿保表示,每天出門撿寶特瓶變賣,一天賺不到幾十元,沒錢時只好餓肚子,晚上點蠟燭,「沒有錢啦」,他對家裡及家人的事沉默不語。

    【2010/03/1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5/5477534.shtml

    街友棲身中正公園涵管 將遭安置

    街友長期棲身中正公園越野車練習場的水泥涵管中。(記者盧賢秀攝)

    〔記者盧賢秀/基隆報導〕基隆市李姓街友棲身中正公園越野車練習場水泥涵管,只容1人進出,沒水沒電,靠資源回收度日。市府工務處公用課人員和警察勸他多次,也曾安置在仁愛之家,他就是要住公園,以大地為家。

    市府考慮強制遷走涵管

    由於棲身處在公園裡,有礙觀瞻,夏天旅遊旺季將至,市府人員說,必要時將把涵管強制遷走,再和社會局研究安置問題。

    市議員陳東財常到中正公園運動,前晚去關心時,李姓街友告訴他是無家可歸才露宿山頭。

    據了解,這名街友65歲,是中正公園「常客」,遊蕩10幾年,早期在國定古蹟海門天險城牆附近,以樹枝、木板等搭違建遮風避雨,相關單位苦勸多時,最後強拆違建。 他消聲匿跡一段時間,最近被人發現遷到越野車練習場水泥涵管裡,白天看不到人,晚上才回來睡。 涵管約2公尺長、直徑1公尺左右,只容1人進出,有被子等物品,沒水沒電,旁邊還有2個水桶,他會到公廁取水盥洗,平日會撿拾紙箱等資源回收物放在附近的涵管裡,不喜歡與人多談。

    街友自我放逐 不願回家

    據說,這名街友年輕時離家,現在不被家人接納才自我放逐。市府連絡上他的家人,孩子願意幫他租屋,但是他卻不願意回去。

    市府相關單位都說,會持續關懷與勸離,不過,也不能長期佔用公園,將再研究安置問題。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mar/16/today-taipei1.htm

    2007/09/04

    每小時1青少年蹺家 最小9歲

    青少年離家出走日益嚴重。警政署統計,全台去年有近萬名青少年離家出走,平均每天二十六人蹺家、每一小時一名青少年決定遠離家園。兒福團體分析指出,「青少年離家」佔去年所有失蹤原因的八成,創歷年新高。此一現象令人憂心,「家庭」不再是青少年心中溫暖的堡壘。

    警政署資料顯示,去年離家的兒童少年有九千四百餘人,年紀最小僅九歲。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昨天發布《台灣兒少離家現況報告》,分析去年兒少人口失蹤原因,「青少年離家」佔八成,遠超過誘拐、走失等,比民國八十一年高四倍。

    去年近萬名蹺家兒 創新高

    兒盟依九十至九十六年協尋失蹤人口紀錄完成《台灣兒少離家現況報告》,青少年離家人口中,國中生佔一半。兒盟指出,青少年追求獨立自主,父母若還把他們當「小孩子」管教,常會引起親子摩擦,助長孩子離家出走的念頭。

    報告也指出,青少年離家三大原因是「跟家人衝突」、「家裡管太嚴」,以及「不喜歡待在家」。可見家庭氣氛不良、親子互動不佳,往往助長青少年離家出走的念頭。

    但也有離家的孩子迷途知返,自願回家。兒盟進一步統計,九十至九十六年協尋四一二位失蹤人口,發現近五成離家青少年會「自行回家」,比例高於警方尋獲的二成,與家庭成員尋獲的二成比例。

    七成五孩子想回家 卻又怕

    但也有高達七成五的離家孩子表示,想回家,卻不敢回家。兒盟秘書長王育敏表示,多數離家的孩子思念父母,但怕回家後被罵而不敢回家;離家越久,越覺得沒有理由回家,最後成了長期或永久失蹤人口。

    這份報告也指出,包括自願回家者在內,七成的離家者會被尋獲,但被找回的孩子中,六成選擇再度離家出走。王育敏分析表示,家庭衝突不斷、父母管得更嚴,都是逼使青少年二度、三度…離家出走的原因。

    王育敏強調,「迷途知返」並不代表離家孩子的問題已經解決,父母應調整溝通方式,將心比心,從孩子的立場出發體諒孩子,才能留住青少年的心。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