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遊


【特約記者黃雅詩/羅馬報導】

你曾用葡萄酒刷牙漱口嗎?在西班牙、南法、義大利鄉間山野搭帳篷過夜?台大醫學系五年級學生許文澍憑著一腔熱血,騎著一輛單車、馱著帳篷,以包括機票不到十萬台幣的預算,完成了八十八天「勇闖天涯」的南歐單車之旅。

許文澍八月廿七日抵達最後一站義大利羅馬,預計今天回台灣。他表示很感謝在各大自助旅行論壇伸出援手的網友,帶他參觀、提供資訊,讓他這趟「不可能的任務」,畫下圓滿句點。

許文澍是在六月初從台北出發,他特別在啟程前染了一頭充滿叛逆味道的「亞麻綠色」頭髮,如今已在陽光下褪成金黃色。他說,「在醫院要中規中矩,既然出來做瘋狂的旅行,就做個瘋狂造型吧!」他也希望藉著根部黑髮長出長度,記錄自己到底騎了多久。

他表示,一路「奇遇」不少,曾有三次在路上與外國人相談甚歡,就被邀請去對方家中住宿一晚,其中包括德國人的山上小屋,有游泳池別墅的希臘夫婦,還有一名義大利的火車站務員。

在多個城市,他透過國際背包客流行的「沙發衝浪」(couchsurfing)網站,投宿在素昧平生的外國網友家裡。他表示,寄宿環境差異很大,有時真的是窩在對方家裡的沙發,有時獨自享有一整層公寓。

但也有很多夜晚,自己看地圖尋找公園、山丘、草地,就地搭起帳篷過夜。他表示,有次可能睡到幾個東歐遊民的地盤,被客氣地請離,沒想到隔天發現手機、PDA都被扒走。他樂觀地說,「還好我有兩支手機,被偷的PDA已壞了,不影響旅程」。

他為了省錢,通常自己到超市買東西下廚,但怕騎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身上也隨時儲備至少一天份的乾糧。最讓他驚奇的是,他曾在超市買到一公升鋁箔包只要台幣廿五元的特價白酒,「比水還便宜,沒水的時候還可以用來刷牙漱口、洗手。」

參觀羅馬競技場時,不少人要求合照,他靦腆表示,一路吸引人注意,「好像我也變景點了」。許文澍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cooltree

2008-08-31/聯合報/A9/新公民/人間事】

今日晚報 2008.03.20 
荷蘭少年逃家擬騎自行車到中國 但在波蘭被攔下
中廣新聞/謝佐人

    荷蘭一名16歲少年負氣離家出走,他身上僅有不到八塊錢的歐元(約合新台幣368元),他打算騎腳踏車一路騎到中國,不過,他才騎到波蘭就被攔下。

    荷蘭警方早在六天前,他的家人報案後,就開始在找尋他。

    這名叫做柯林的少年離家後,一口氣騎了九百多公里,穿過德國,再進入波蘭,他隨身除了幾塊錢之外,只有一本書、一張地圖、一瓶礦泉水及一包餅乾

    波蘭西南部一座小鎮居民看到這位好像上迷路的外來客之後,通報警方,最後將這名少年攔下。

    柯林說,他不喜歡媽媽的新丈夫,所以離家出走。並說,他沒去過中國,因此很想去看一看。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30504+132008032001261,00.html

在風雪狂飆、高4702公尺的色季拉山,謝旺霖常得推車才能前行。
謝旺霖/提供
從雲南麗江到西藏拉薩,一段長達兩千多公里的路途,27歲的謝旺霖三年多前,孤身單騎完成兩個月的旅程。他將這段孤獨、貧窮之旅出版成書「轉山─邊境流浪者」,讓美學大師蔣勳看到落淚、也獲得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推薦,雲門舞集舞蹈教室還買為員工必讀之書。謝旺霖大學畢業後,獲得林懷民捐助的第一屆「流浪者計畫」的10萬元,買了單車、機票,展開流浪之旅。

苦騎鐵馬讓謝旺霖胯下破皮、流血,傷口結瘡、發膿,有時還得站著騎車,也常常為了計較幾塊錢人民幣,四處打探飯錢及房價,還曾食物中毒上吐下瀉好幾天。

最驚險的一次,在雲南梅里雪山趕路時,在黑暗中,單車被路中央的石塊絆倒,連人帶車滑行到懸崖邊,後輪及雙腳都已懸盪在斷崖,多虧前輪還死死卡在岩縫下,才沒有摔到兩百公尺的深谷。

回到台灣,花了三年才慢慢把這些回憶整理成書,他說,不只是寫西藏,也是寫自己心底流浪的記憶。這趟旅程更讓他有機會看到自己的軟弱,他記得在雪中半騎半推前行,掙扎著該不該攔下過路的汽車,卻決定既然是自己的選擇,「偷懶就是對不起自己」,而奮力完成旅途。

他說因為這一段旅程,謝旺霖決定不走大學所修的政治與法律,不念研究所、不考國考,要繼續要走文學的道路。這些經歷讓他對生命遭逢挫折時,更有勇氣坦誠的面對自己。謝旺霖也計畫,明年還要騎單車遊蒙古,或是從印度恆河的上游步行到下游。

【2008/01/2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READING/REA8/4194273.shtml

〔記者廖淑玲/西螺報導〕身上不帶錢,能不能完成環島旅行?

只背了睡袋、乾糧

23歲剛退伍的蔡旼諝,8日起從台中住處出發,背著背包、睡袋及簡單乾糧出門,身上完全不帶錢,考驗自己,也考驗全島的台灣人,他希望從徒步環島中訓練自己,9日在西螺信義育幼院過夜,大受院童完成單車環島的精神感動,10日繼續南下,希望將這股台灣人的精神發揚光大。

「獨自流浪的時候,方向感不重要,嘴巴比方向感重要多了」,因為看過一本「流浪吧,男孩」的書,去年12月31日才退伍的蔡旼諝,8日一大早從台中出發,準備在20天之內完成徒步及搭便車環島的自我挑戰行動。

畫看板 宣示在環島

尤其為了考驗自己的能耐,蔡旼諝決定全身上下不帶一塊錢出門,除了設計出一個超炫的大拇指看板,還有一張「旼諝環島之旅」的海報,背包裡只有簡單衣物及睡袋,除此之外,值錢的就只有一張電話卡,作為緊急聯絡用,蔡旼諝說,希望不會用到這張電話卡,但也讓人見識到他超人的勇氣與膽識。

蔡旼諝表示,父母親都是高中教師,家教甚嚴,事前根本不會贊成如此舉動,所以他也坦承,事先沒有徵詢父母親意見,只有妹妹看到他在做看板,問了一下,還幫忙畫,但為避免家人擔心,他出發前還是留了一張紙條,告訴父母親他這次的環島行動,而且承諾會注意安全。

圓夢趁早 離家遠行

蔡旼諝強調,不告而行,其實他可以想像父母親一定會責罵,但他希望趁著年輕,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結束環島返家後,他願意接受父母親的任何處罰,倒是他才走了兩天,就碰到許多珍貴的人事物,還請他們為自己留言,成為他人生中難得的經驗。

尤其第一天夜宿鹿港天后宮旁的一家小廟,廟方人員對蔡旼諝熱情接待,第2天走過西螺大橋,在信義育幼院和院童度過難忘的一晚,獲悉院童去年剛完成21天單車環島的壯舉,更讓他感受到台灣人情之美,處處都是奇蹟,將是台灣最大的發展實力。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jan/11/today-love1.htm

【本報記者徐敏子屋崙報導】「吉普賽女郎」葉韻又要出發了,這回是辭去灣區的工作,到北京發展,一般人聽到有人要當「海龜」,第一句話都會問:到中國作什麼工作?葉運的回答卻不免令人意外:不知道!用「吉普賽女郎」來形容葉韻應該是一點都不過分,正屆而立之年的她已經有過六年的「流浪」生涯,聽她講流浪故事是一個很奇特的經歷,你會不斷產生一連串的問題:你父母擔心嗎?六年流浪(旅遊)要花好多錢吧!一個二十多歲的單身女子四處流浪,不害怕嗎?還有:「為什麼要流浪」?葉韻當然沒有用歌曲「橄欖樹」的歌詞來回答:「為了夢中的橄欖樹」,不,她沒有夢中的橄欖樹,或者說,她夢中的橄欖樹就是:為了無限地豐富自己有限的人生,為了親眼看看世界各地的人怎樣生活;對了,她是柏克萊加大人類學專業畢業的。

其實用「海龜」來形容葉韻並不確切,她不是來自大陸,她來自香港,23歲那年,正在柏克萊加大讀書的她突發奇想,休學兩年,掀開了本人「到世界走透透歷險記」的扉頁。

第一站是南非,她一個人,拿一本英國護照、背一副行囊,身邊並沒揣多少錢,「我是用最節省的方式旅遊」,她這樣說;大部分陸地交通是搭順風車,對了,就是那種站在路邊,對著來往車輛翹起大拇指示意的那種方式。

遇到壞人怎麼辦?不怕歹徒將你帶到荒郊野外非禮施暴?葉韻說,當然有這種情況,她的對策是「談判」,也就是「與壞人講道理」,不過大部分人都是好人;有一次在南非,她上了一名白人男子的車,男子讓她看一個裝滿保險套的盒子,然後對她說,要將她載回自己的住處。

葉韻拒絕了,她說當時以為車上已有一名女子會比較安全;男子惱羞成怒,將葉韻拋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野外,一溜煙似地將車子開走了;不過葉韻並不太害怕,她後來又用「攔」的方法回到住所。

葉韻原打算在南非玩兩星期,後來卻一待就是五個月;結束兩年流浪後回到柏克萊,拿到學位後再出發,六年中她去過非洲、歐洲、亞洲、加拿大以及美國的好多州,每次流浪都是隨心所欲,從不事先規劃。

她總是扮演獨行俠的角色,「來也一人、去也一人」;每到一地,第一是找住處、第二是找打工機會,一邊賺錢一邊花,這種「看世界」的方式對於一個華人女孩來說實在不尋常,葉韻因此累積了大量故事、拍攝了大量照片。

「這些故事都在裡面」,她指指自己的腦袋,「也許到北京後第一件事,是把這些經歷寫出來。」曾經參加過攝影聯展的她還有舉辦攝影個展的夢,她目前還正在寫一個電影劇本。

現代人寫文章都喜歡說「有夢最美」,新年伊始,葉韻將在北京展開新的流浪生涯;辭去在灣區中文媒體當了11個月的記者工作,葉韻說,她會爭取在2008北京奧運當志願者的機會,說不定還能發些稿件回灣區呢!

2008-01-05

2008年01月03日 16:27:42  來源:北京晚報

康諾利性格開朗

康諾利自拍照片

    據美國媒體1月2日報道,現年22歲的凱文·邁克爾·康諾利是個相貌英俊、性格開朗的美國小夥,過去一年多他先後周遊了15個國家、31個城市,沿途拍下32000多張照片。令人驚奇的是,康諾利竟是一個先天缺失下肢的“半截人”,他用來行走的工具既不是義肢也不是輪椅,而是一塊帶有輪子的滑板。每當他“行走”在街道上時,總會引來驚詫的眼光,甚至有人把他誤當成乞丐。然而康諾利並不自卑,不僅能像正常人一樣洗澡、做飯,還考上了蒙大拿州立大學電影攝影係,他“乘坐”一塊滑板,到世界各地旅遊,在旅途中他甚至還結交了一個新西蘭女友。    

  樂觀從容面對“半截人生”

    康諾利是專業攝影師和滑板選手。他留著一頭棕色的板寸,相貌英俊、性格陽光。遺憾的是,他生下來時便缺失雙下肢,成為一個“半截人”。對于這種罕見的先天性生理缺陷,就連醫生也無法解釋。不過與同齡孩子一樣,活潑好動的他從小就喜歡爬上爬下。

    美國廣播公司報道稱,康諾利的上半身發育得十分完美,骨架寬大、肌肉發達。康諾利打小便拒絕安裝義肢,他覺得義肢不僅穿戴起來不舒服,而且讓他無法自由運動。平時外出時,他總是穿著一雙“靴子”。這是一個與他殘缺下半身結合得天衣無縫的圓形裝置,不僅可以代替正常人的鞋子,而且可以矯正運動姿勢。在他的“靴子”裏寫有這樣一行字:“請不要偷走它,尤其是中年婦女。”原來,有一次他在滑雪之前將“靴子”扔在長凳下,結果被兩個婦女誤當做“花盆”而順手牽羊。

徵服高山

    堅強極限運動會奪銀牌

    康諾利雖然肢體殘缺,骨子裏卻對生命的自由充滿渴望。露營、攀岩、滑雪,他樣樣精通。在2007年1月舉行的美國極限運動會上,身殘志堅的他竟然奪得銀牌。但他也付出了很大代價,下腭骨折,康諾利的下巴處至今仍然植著一塊鋼板。

  聰明路人誤解成創作靈感

    康諾利將相機固定在滑板的邊緣,憑著感覺按下快門。讓他啼笑皆非的是,每到一個新的國家或城市,當地人對他的反應都千奇百怪。在烏克蘭時,街上的行人誤當他是乞丐,紛紛往他的手中和背包中塞錢。當他來到薩拉熱窩時,當地人猜測他是戰爭受害者,從小因戰爭失去下肢。當他返回家鄉時,又被人們誤當做“光榮負傷”的伊拉克戰爭老兵。

    康諾利說:“路人那些盯視的眼光讓我很不自在,于是便用手中的鏡頭與其對視,這是我創作的靈感。”

  幸運結交新西蘭女友

    在先後周遊15個國家、31個城市的過程中,康諾利沿途拍下32000多張照片,真實記錄了世界各地的風俗習慣和人們的自然表情,收獲了沉甸甸的回憶。讓他厭煩的是,一些陌生人總是一遍一遍地問他一些“小兒科”問題,比如他是如何洗澡的,如何做飯的,如何到櫃臺交款的。這些困難在他看來早已不成為問題。不久前,康諾利成功舉辦了個人攝影展,好評如潮。康諾利透露,他目前已經找到了女朋友,對方是一個他在新西蘭時認識的美麗女孩。不過對于倆人交往的細節,他卻表示要保密。(袁陽)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world/2008-01/03/content_7360057.htm

「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歷經十三天,昨天回到終點站台中市,騎士們秀出他們的的環台地圖。
記者喻文玟╱攝影
歷經十三天的「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昨天全隊回到台中市終點站。不老騎士團團長賴清炎說:「人家用相機拍照寫日記,我們靠『歐兜邁』(閩南語的機車)寫環島日記,也很厲害哦!」八十歲的團員何清桐騎三陽野狼一二五西西機車,車前掛著已逝妻子的照片。隊友說他很疼老婆,遇雨暫停時,「就拿紙巾擦掉妻子遺照上的水珠。」「晚上住宿也將妻子的遺照帶至房內。」何清桐大方的說,「我怕她在黑暗中孤單。」主辦單位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表示,這十七位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平均八十一歲,本月十三日從自台中市出發,往南經省道、南橫、花東縱谷、蘇花、濱海等公路,騎了一千多公里,完成環台夢,其中一人途中受傷,也搭汽車隨行。

不老騎士昨天上午抵達台中縣議會前,台中縣長黃仲生到場致贈小禮物並說,不老騎士用行動證明活力,讓他自嘆不如。

車隊不久即回到終點台中市健康公園,觀眾夾道歡呼,稱讚他們老當益壯,不老騎士開香檳歡呼:「我們辦到了!」並展示環台地圖。

最年長的是朱妙貴今天過九十歲生日,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昨天準備了生日蛋糕為他慶生。

八十三歲的劉樹發說,旅程第七天騎到蘇花公路時,一名團員不慎追撞他,他摔車後,後方車輛又摔倒,兩輛機車壓住他,造成他右手受傷,無法再騎車,只好搭汽車跟著車隊環台。

★看看不老騎士★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部落格:http://www.hondao.org.tw/motor%5Ftaiwan/。

【2007/11/2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11/26/NEWS/NATIONAL/NAT5/4112075.shtml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