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憑流浪


更新日期:2009/11/30 04:09 英國三十歲男子波爾過去十二個月完全沒花到一毛錢,是真正的「免費經濟實踐者」。他住在休旅車中,用電靠太陽能,拿洗過的魚骨頭刷牙,吃自己種的食物、穿垃圾桶裡撿來的、或上免費資源回收網站取得的衣服,娛樂就是散步、聽音樂。主修經濟的波爾將這種零花費生活都記錄在部落格上,上網時間是靠他到農場打零工換來的,他說,這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會繼續這樣過下去,「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回到重視金錢的世界。」

(取自英國每日郵報網站)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130/78/1vxgh.html

【記者曾懿晴】

今年因景氣差、失業率大增,街友人數大幅上升,還出現七年級生、大學、碩士生等罕見的街友族群。人安基金會社會資源組長吳婉蘭表示,不少企業難熬景氣寒冬而裁員,金融、科技業等中年失業者一旦無後援,也可能成為街友高危險群。

人安基金會統計,95年全台街友服務人次為26萬3千人,96年增加到33萬人,今年已逼近40萬,成長驚人。

人安基金會在全台有9個街友平安站,平日提供街友用餐、洗澡、急難救助等服務;平均每天有上百名街友到平安站用餐,「較去年同期增加兩成。」

人安基金會平安站日前曾遇到1位女性碩士街友;新竹平安站則出現68年次的街友,因失業而向地下錢莊借錢,結果還不出錢而四處躲債。宜蘭羅東平安站也有一位71年次的街友,精神狀況有些異常,出生後就沒有登記戶籍,身上也沒有身份證,逐漸被社會遺忘。

人安及創世基金會每年為街友及獨居老人舉辦尾牙,今年因服務人次遽增,桌數從去年的800桌增為1200桌,但捐款明顯下滑。目前只籌到3成經費,距離目標1200萬還有很大距離,期盼民眾伸出援手。愛心專線:02—28361600分機233。

【2008-12-04/Upaper/4版/焦點】

【記者曾懿晴/台北報導】

今年因景氣差、失業率大增,街友人數大幅上升,甚至還出現七年級生、大學、碩士生等罕見族群。人安基金會社會資源組組長吳婉蘭表示,不少企業難熬景氣寒冬而裁員,金融、科技業等中年失業者一旦無後援,也可能成為街友高危險群。

人安基金會統計,九十五年時他們服務的街友人次為廿六萬三千人,去年增加到卅三萬人,今年還不到十二月,就已逼近四十萬。

吳婉蘭指出,人安基金會全台有九個街友平安站,平日提供街友用餐、洗澡、急難救助等服務。從單月服務人次來看,九月約有三萬三千多人次到平安站用餐,「較去年同期增加兩成。」

「今年因景氣影響,為躲債、遭裁員的街友逐漸浮上檯面,許多科技、金融產業在今年裁員,這些人便成為街友的隱性高危險群。」吳婉蘭表示,街友大多是窮人中的窮人,但社會大眾對他們的負面觀感較差,其實他們與邊緣弱勢家庭相較,只是少了棲身之所。

人安基金會平安站日前曾遇到一位女性碩士街友,她過去也有工作,因社會適應不良,難以融入。吳婉蘭說,該街友在求學時期可能很會念書,可是出了社會才發現人際相處不良,在北市每一區流浪一陣子,都因難以適應又持續流浪,不少員警對她感到頭痛,在國外的家人也愛莫能助。

日 前新竹平安站曾出現六十八年次的街友,因失業向地下錢莊借錢,結果還不出錢四處躲債。宜蘭羅東平安站也有一位七十一年次的街友,精神狀況有些異常,出生後 就沒有登記戶籍,身上也沒有身分證,逐漸被社會遺忘。人安及創世基金會每年為街友及獨居老人舉辦尾牙,愛心專線:〈○二〉二八三六一六○○分機二三三。

【2008-12-04/聯合報/A6版/生活】

【記者劉開元/台北報導】

經濟不景氣,失業率高、導致街頭遊民大增。街友身分除了傳統的無依無靠老人、殘疾者外,社福單位近來也發現有年輕族群、高學歷者淪落街頭,因企業裁員關廠失業的中、高齡街友也大增。

街 友問題有多嚴重? 人安基金會吳婉蘭表示,該會與創世基金會在全台設了9個平安站,專門提供街友洗澡及午、晚餐,雖然設備只能供暫時棲身,供餐也多是簡單的兩菜一湯。但在不 景氣中,仍成為許多街友的倚靠。去年一年服務人次就多達33萬多人次,今年預估至少會增加到50萬人次,創下近年新高。

吳婉蘭說,從街友的身分,也可看出經濟不景氣的影響。以往基金會服務的街友,大多是孤苦無依的老人或身心障礙者;近年來,六、七年級生、高學歷者及中高齡失業者,反而有後來居上趨勢。

吳婉蘭指出,曾有一名擁有碩士學歷的女性街友,一年前開始多次出現在羅東平安站,並遊走在各社福機構,靠救濟過活。還有一名擁有大學學歷,曾經在南部開餐廳的中年男子,因經濟不景氣,負債累累到處躲債,也一度成為平安站常客。

由於街友人數增加,台北市街友過去大多集中在龍山寺一帶,近來台北車站也有「後來居上」趨勢。因為火車站內有遮閉空間,近日天氣嚴寒,吸引許多遊民遷移到台北火車站,街友年齡也比較年輕,部分街友甚至把盥洗後衣物就掛在人行道的圍欄上晾乾,成為奇景。

「如果有辦法,誰想在街頭流浪? 」一名街友說出他的心聲,也說出在經濟不景氣下的無奈。

【2008-12-06/聯合晚報/A3版/話題】

【黃志亮/彰化報導】

  「人只要能喘氣就能活著,不用擔心錢啦!」,這是彰化市知名賴姓婦產科醫師,今年農曆春節,因為流落街頭病倒,以街友身分被社會處緊急安置,近日再返回彰化市踽踽獨行的告白,他感性的說,「我將持續以前所走的路,直至永遠。」

  說起了這段強制安置醫病、失蹤的日子,賴醫師抄錄了蘇東坡的詩句「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來表達心境,他似乎進入另外一個新的精神層次。

  賴醫師說,他就像蝸牛一樣,帶著一袋的隨身家當,吃露水過日子。並低調的說,「不要再叫遊民吧,太沈重了。」

  他說,因為目前社會自我放逐和失業的人很多,很多人埋藏心事在街頭,他錢財很多,只是不想動用任何一毛錢的「祖公產」,卅年來也不靠政府補助,才過這種消遙自在的生活。

  昔日彰化婦產科名醫的賴醫師,家中弟弟也有多人擔任醫師,妹妹也嫁醫師,在事業正輝煌的時期,一夕頓悟,因為自己覺得擔任婦產科醫師為人墮胎、接生,再加上醫療糾紛的恐懼,手太血腥,而毅然放下日進斗金、社經地位又高的醫師職業,關起醫院大門,流浪街頭數十年不願回家。

  昨日拄著助行器在彰化街頭,除了仍保留的一頭長髮,看起來比較「時髦」外,衣著相當整齊,就像個居家紳士外出訪友,造型和以前完全不同。

  他說,他在尋找昔日的街友羅教授,想請他到所住的旅社好好洗個澡,再回到街頭,沒有想到離開彰化一陣子回來,聽說他回南投老家去了,難免悵然。

  他說,羅教授是留美學人,曾在政大、逢甲等校教書,這幾年來淪為街友,常和他在文化局或車站一帶過夜,是高水準的知識分子,平日街友都會互相關心。

  最近,賴醫師流浪街頭暫時被親友安頓在旅館,猶如不忘「好康分享」,這也是街友生存下去的本事。

  像這幾天他暫時被安置在某旅館醫病,一天住宿費800元,這個數字,以前夠他生活1.2個月,因為街友都會互相通報,那裡有開幕茶會、寺廟法會或其他吃免驚的流水席,所以他仍決定作了適當的醫療後,再回到昔日所熟悉的街頭。

  曾因路倒被強制安置的賴醫師,今年已68歲,最近剛「脫離」台北表妹家的照顧跑回彰化,繼續遊蕩的生活,因腿部開刀,彰化許姓醫師和員林某醫師等舊友都提供醫療資源,應該很快的就能復原。

  賴醫師說,他很想念昔日的街友羅教授,這是他在彰化街頭所碰到最高水準的街友,所以就上街頭尋找,如果碰到其他的朋友,他也會提供分享洗澡的地方。

  他眼中閃著慧詰的光芒說,農曆年節天寒,摔斷腿又有泌尿系統毛病,當初才被社會處強制安置,失去自由,婦產科名醫流落街頭消息經媒體報導,住台北失聯多年的表妹和家人曾爭相向社會處表態要照顧他。

  後來他以「人權」觀念,說動社會處人員的關心,故意同意表妹安置的好意,就趕快跑了,以免被強制安置失去自由,現在可以領老人年金,腿部的病也快好了,他相信人只要還能喘氣,就能活下去。

  社會處急難救助課長許芳瑜昨日說,她知道賴醫師回來了,賴醫師經濟沒有問題,沒有請領補助,但社會處將持續給予關心。

2008/06/08 – [ 中國時報/彰投新聞/C2版]

60年代彰化市的婦產科賴姓名醫成為街友,春節前寒流夜晚被發現昏倒,縣政府社會處接獲通報後強制安置和就醫,賴姓醫師外傷病情穩定,忽然想有個家,昨天已和他的親戚離開彰化縣,結束約30年的流浪生活。

賴姓名醫接受手術,矯治右大腿骨折的舊傷,已能使用步行輔助器走路。他說,他在外縣市有很多醫師朋友,朋友都希望他離開彰化,換個環境定居,他覺得朋友建議不錯,決定換個地方重新生活。

社會救助科長許芳瑜調查,賴姓醫師原在彰化市平和國小對面開婦產科醫院,名氣響亮,他為妹妹接生,沒想到生產後發生變化,他的妹妹不幸病故,賴姓醫師懷疑死因不單純,即關閉醫院,帶著醫學院畢業證書、股票和個人物品,在彰化市內四處為家。

賴姓醫師表示,他妹妹猝死疑似人為因素造成,他認為是經常為婦女動墮胎等手術而種下惡業,「惡人會吸引歹人到自己身邊」,他吸引壞人害死了妹妹,「我不再當醫師,去做白工」。

「我在文化局當閱覽室的白工」,賴姓醫師說,志工有免費午餐餐盒,他為文化局管理閱覽室20年,防止學生占用座位,「很多朋友會幫我,給我錢買食物,不需要文化局的餐盒」。

彰基精神科主任邱南英認為,從賴姓醫師的言行,研判他可能罹患反應性精神疾病,產生被害妄想症,親屬應帶他就醫,早日恢復正常的生活。

【2008/03/20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7/4264840.shtml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3月07日 00:51 長江日報

  香港一中年失業漢一直棲身于香港機場,其間鎖定“靚女”職員為目標,不時注視以自娛,令女子感不安報警求助,揭發這名機場住客藏有4本日語兒童色情漫畫,令他成為首位因藏有非真人的兒童色情漫畫而被律政司檢控的人。

  據香港文匯報報導,定居機場長達5年的被告薛理文,承 認游蕩和管有兒童色情物品兩罪。由於《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自03年12月19日生效以來,無人因管有兒童色情漫畫被控,故裁判官蘇文隆要求控方呈交立法原意、普遍的社會價值和其它國家法例等數據,讓法庭參考量刑,遂將案件押後至4月3日,索閱其背景、精神和心理報告始判。蘇官續稱,被告被裁員後成為流浪者,不排除會判他監禁。其間被告准以保釋,但不得進入香港機場5樓的入境大堂。

  案情指出,任職旅行運輸公司接待員的女事主自06年9月起,發現被告經常在她身邊出現,並向她行注目禮,被告有時更會站在機場7樓的離境大堂,一邊望住事主一邊模仿她寫字、托香腮等小動作,但2人從無交談。1年後,事主發覺被告出現的次數增加,開始擔心會受傷害,遂報警求助。

  警方在機場發現帶著行李的被告,並搜出4本含有兒童性器官及性交的日語漫畫書、數只影碟和一條圍巾。被告在警誡下表示“我喜歡在機場四周圍行及見到靚女就看下”,但從無與靚女有身體接觸;他往日本旅行時購入漫畫書,並知道內刊有兒童性器官描劃,因覺得美麗始買來看,但不知違法。

  辯方表示,被告與父母關係欠佳,逾20年無見面,他曾任職會所管理近15年,並在公開大學取得社會科學學士學位。03年他去日本旅行時買下涉案4本兒童色情漫畫,由於他覺得畫功維肖維妙,故買來用作收藏,但不常看,強調內容雖露骨,但並非真人拍攝。http://news.sina.com/ch/cjdaily/102-101-101-101/2008-03-07/00512719643.html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