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流浪


【黃志亮/彰化報導】

  「人只要能喘氣就能活著,不用擔心錢啦!」,這是彰化市知名賴姓婦產科醫師,今年農曆春節,因為流落街頭病倒,以街友身分被社會處緊急安置,近日再返回彰化市踽踽獨行的告白,他感性的說,「我將持續以前所走的路,直至永遠。」

  說起了這段強制安置醫病、失蹤的日子,賴醫師抄錄了蘇東坡的詩句「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來表達心境,他似乎進入另外一個新的精神層次。

  賴醫師說,他就像蝸牛一樣,帶著一袋的隨身家當,吃露水過日子。並低調的說,「不要再叫遊民吧,太沈重了。」

  他說,因為目前社會自我放逐和失業的人很多,很多人埋藏心事在街頭,他錢財很多,只是不想動用任何一毛錢的「祖公產」,卅年來也不靠政府補助,才過這種消遙自在的生活。

  昔日彰化婦產科名醫的賴醫師,家中弟弟也有多人擔任醫師,妹妹也嫁醫師,在事業正輝煌的時期,一夕頓悟,因為自己覺得擔任婦產科醫師為人墮胎、接生,再加上醫療糾紛的恐懼,手太血腥,而毅然放下日進斗金、社經地位又高的醫師職業,關起醫院大門,流浪街頭數十年不願回家。

  昨日拄著助行器在彰化街頭,除了仍保留的一頭長髮,看起來比較「時髦」外,衣著相當整齊,就像個居家紳士外出訪友,造型和以前完全不同。

  他說,他在尋找昔日的街友羅教授,想請他到所住的旅社好好洗個澡,再回到街頭,沒有想到離開彰化一陣子回來,聽說他回南投老家去了,難免悵然。

  他說,羅教授是留美學人,曾在政大、逢甲等校教書,這幾年來淪為街友,常和他在文化局或車站一帶過夜,是高水準的知識分子,平日街友都會互相關心。

  最近,賴醫師流浪街頭暫時被親友安頓在旅館,猶如不忘「好康分享」,這也是街友生存下去的本事。

  像這幾天他暫時被安置在某旅館醫病,一天住宿費800元,這個數字,以前夠他生活1.2個月,因為街友都會互相通報,那裡有開幕茶會、寺廟法會或其他吃免驚的流水席,所以他仍決定作了適當的醫療後,再回到昔日所熟悉的街頭。

  曾因路倒被強制安置的賴醫師,今年已68歲,最近剛「脫離」台北表妹家的照顧跑回彰化,繼續遊蕩的生活,因腿部開刀,彰化許姓醫師和員林某醫師等舊友都提供醫療資源,應該很快的就能復原。

  賴醫師說,他很想念昔日的街友羅教授,這是他在彰化街頭所碰到最高水準的街友,所以就上街頭尋找,如果碰到其他的朋友,他也會提供分享洗澡的地方。

  他眼中閃著慧詰的光芒說,農曆年節天寒,摔斷腿又有泌尿系統毛病,當初才被社會處強制安置,失去自由,婦產科名醫流落街頭消息經媒體報導,住台北失聯多年的表妹和家人曾爭相向社會處表態要照顧他。

  後來他以「人權」觀念,說動社會處人員的關心,故意同意表妹安置的好意,就趕快跑了,以免被強制安置失去自由,現在可以領老人年金,腿部的病也快好了,他相信人只要還能喘氣,就能活下去。

  社會處急難救助課長許芳瑜昨日說,她知道賴醫師回來了,賴醫師經濟沒有問題,沒有請領補助,但社會處將持續給予關心。

2008/06/08 – [ 中國時報/彰投新聞/C2版]

60年代彰化市的婦產科賴姓名醫成為街友,春節前寒流夜晚被發現昏倒,縣政府社會處接獲通報後強制安置和就醫,賴姓醫師外傷病情穩定,忽然想有個家,昨天已和他的親戚離開彰化縣,結束約30年的流浪生活。

賴姓名醫接受手術,矯治右大腿骨折的舊傷,已能使用步行輔助器走路。他說,他在外縣市有很多醫師朋友,朋友都希望他離開彰化,換個環境定居,他覺得朋友建議不錯,決定換個地方重新生活。

社會救助科長許芳瑜調查,賴姓醫師原在彰化市平和國小對面開婦產科醫院,名氣響亮,他為妹妹接生,沒想到生產後發生變化,他的妹妹不幸病故,賴姓醫師懷疑死因不單純,即關閉醫院,帶著醫學院畢業證書、股票和個人物品,在彰化市內四處為家。

賴姓醫師表示,他妹妹猝死疑似人為因素造成,他認為是經常為婦女動墮胎等手術而種下惡業,「惡人會吸引歹人到自己身邊」,他吸引壞人害死了妹妹,「我不再當醫師,去做白工」。

「我在文化局當閱覽室的白工」,賴姓醫師說,志工有免費午餐餐盒,他為文化局管理閱覽室20年,防止學生占用座位,「很多朋友會幫我,給我錢買食物,不需要文化局的餐盒」。

彰基精神科主任邱南英認為,從賴姓醫師的言行,研判他可能罹患反應性精神疾病,產生被害妄想症,親屬應帶他就醫,早日恢復正常的生活。

【2008/03/20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7/4264840.shtml

 
更新日期:2008/02/18 04:39  黃志亮彰化報導
 一名早年在彰化頗有名氣的賴姓婦產科醫師,因自認墮胎太多,雙手沾滿血腥,約廿年前開始自我放逐,成為街頭遊民。近日寒流來襲,因腳受傷,縮在街頭一角,民眾擔心凍死而報警,在警察和社工哄騙下才被送往安置,到了安養院,才發現賴醫師已有了老病纏身的現象。 六十八歲的賴醫師,出身醫師世家,未婚,弟弟是北部一家大醫院總醫師;妹婿也是彰化知名醫院的醫師。賴醫師四十年前在彰化市中正路平和國小對面開業,生意很好,也有愛心,對於貧困者經常不收錢甚獲好評,約廿年前突然歇業,親友都很訝異。 結束行醫後幾年,過著自我放逐的生活,不願住在家裡,寧願以大地為家,十多年來,在彰化八卦山下的市區一帶活動,近幾年移到新蓋的彰化市圖書館;雖淪為街友,但穿著乾淨,閱讀的書籍多是英文書。

 廿年前突然歇業 親友訝異

 他走在街頭的最大特徵是長髮披肩,帶了一包塑膠袋,內有私人證件和祖產房地契,休息時間多在看書或寫東西,從不干擾他人;但卻是和社會現狀不妥協的怪人,因此,多年來成為縣政府社會處X檔案中,暗中保護的遊民類之一。

 據了解,賴醫師在遊民圈活動已有多年,平日獨來獨往,目前連他出生地附近的彰化市民,已少有人知道他來自望族,反而遊民圈中,都知道他曾是位讓人尊敬的婦產科醫師,因此都尊他為老大或賴醫師。

 證件房契隨身帶 時時看書

 彰化警分局卦山派出所警員張文華,二月十日接獲民眾報案說有遊民坐輪椅,瑟縮在八卦山腳下東民街一家彩券行騎樓角落;張趕去查看,發現這名遊民攜帶舊身分證,職業欄赫然是「婦產科醫師」,嚇了一跳。張文華說,賴醫師右腿跌倒骨折,他一直勸說要送回家被拒;十一日巡邏時,順便請一家中醫診所開藥方讓賴服用;十二日年初六,天氣更冷,他擔心賴醫師會被凍斃,下午三時勸說不成後,只好通知社會處,由社會救助科長許芳瑜會同處理,好不容易才把賴帶進警車送去安置。

 右腿骨折 社處強制安置

 許芳瑜指出,到了安養院,才發現賴醫師受不了歲月的風霜,有了老病纏身的現象,泌尿系統屬於老年男性常有的痼疾,又因天氣冷排尿困難,加上右腿骨折,最後才肯接受安置。

 她說,多數遊民碰到社工員要強制安置,都說是「掃黑」,同伴都會暗中通報、暫時開溜,不會接受安置束縛自由;目前社會處已幫賴醫師代辦新的身分證和健保卡,並請其弟妹出面處理。

 但賴醫師昨日卻向安養院表示,他不想增加別人的麻煩,希望能動用父親留給他的股票,賣一些股票零頭,自己請當年台北醫學院的醫師朋友安排就醫,可以說仍想保持著個人的尊嚴。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218/4/tnif.html

20070830.jpg

 

景氣不佳,失業率高,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時有中年男子不願讓親友知道自己失業,常穿著整齊的上班服裝、拎著公事包,徘徊公園內。多次接觸「假上班」失業族的市府大安戶政所官員、公園處駐警對此現象都於心不忍,但也愛莫能助。

大安戶政所課長邱士榮說,佯裝出門上班,卻逗留大安森林公園的失業族,以中年男子居多,多穿著上班的襯衫、西裝褲,甚至穿西裝、打領帶,還拎著公事包,落寞無助地在公園裡呆坐。

他說,去年底與同仁到公園發傳單,碰到一位男子發牢騷地抱怨「拿政府的傳單,就能換一碗飯吃?」是他首次接觸到這類失業族,自此開始注意這個現象。

他說,失業族出現大安森林公園並無固定時間,但他碰到人數最多的一次,聽到3名穿著同款服裝的男子愁眉苦臉地交談,商量如何不讓家人知道公司解散、日後家庭經濟如何維持等等。

此外,因戶所就在大安森林公園對面,偶而會有疑似失業的中年男子到戶所,一坐就是大半天地看報、吹冷氣、喝茶,甚至待到晚上八點戶所打烊才離開,卻未洽辦任何業務。

大安森林公園駐警柯俊傑也說,這兩年景氣差,公園除了衣衫襤縷的遊民逗留,還有衣著整齊的失業男子徘徊流連。他因見多了,從神情舉止及衣著打扮,就能分辨出是純休憩的民眾,或失業而逗留公園的失業族,且八九不離十。

他說,失業族常穿著得整整齊齊,特徵是神色冷漠、憂愁或徬徨無助,一個人靜坐、獨處,可能因自尊因素而不愛搭理人,甚至被大太陽曝曬也不自覺。

一開始他會主動探問、安慰對方,後來有失業者開口借錢,甚至逗留到晚上沒回家,跑到駐警值班室要求借宿一晚,他因幫不上忙,才不再向失業者攀談。

【2007/08/30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7/8/30/NEWS/DOMESTIC/DOM2/399159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