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流浪


本文引用網址: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06599

行動不便流浪街頭5年‧孤老以爛車為家

 2010-07-13 09:33

  • 堅硬的司機座位對鄭炳發而言,可是個溫暖的床褥,他的衣服整齊地用衣架掛車內,其他的細軟則有條理地裝在箱子裡塞滿後座。(圖:星洲日報)
  • 為了賺取微薄的生活費,鄭炳發撐著手杖,一拐一拐地徒步1小時到附近酒店地區幫助路邊泊車。(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5年來孑然一身,只用一個環保袋就能裝完所有的行李,右為星洲基金會經理林振全。(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高興地表示,我終於有床啦!(圖:星洲日報)

(雪蘭莪‧淡江)這輛破車停迫在淡江新村大街路旁已有2年,除了外殼,汽車已不能操作,但是卻被65歲的鄭炳發用來當“家”,在這2年來,吃喝睡覺全在車裡。

對他來說,車是最溫暖、最舒適的“家”。因為他覺得住在爛車內,總好過露宿街頭。

在之前,鄭炳發白天在街邊流浪,夜晚則在巴剎旁小販公會會所過夜,為期逾1年,接著又到附近的汽車維修廠借宿長達2年。

修車廠業者提供報廢汽車

他後期獲得修車廠業者提供一輛報廢的汽車作為的“居所”,才暫時脫離風吹雨打,又時時害怕癮君子“到訪”的日子。

出生淡江新村的他,是在20年前搬到吉打亞羅士打落地生根,娶妻養兒。約6年前老伴去世不久,他被診斷腳部中風,導致行動不便,無法繼續從事水泥建築工作。

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自此,他孤苦伶仃,流浪街頭長達5年。但他並不認為這種日子是一種折磨,他不太願意談及往事,只是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撐著拐杖的鄭炳發目前唯一的期望就是住入老人院,並盼望福利金申請能獲得批准,對他來說就已經足夠。

《星洲基金會》安排入住老人院
鄭炳發重糖尿病

《大都會》記者在瞭解鄭炳發的情況後,也通過《星洲基金會》的協助下,安排鄭炳發入住斯里再央地愛心老人院(文良港),惟在院方將他送往醫院進行身體檢查時,被診斷擁有嚴重的高血壓和糖尿病,必須緊急如院治療。

他除了感謝基金會的幫助,也對一直以來送飯給他的餐廳業者和鄰居表示無限感激。

任何欲聯絡鄭炳發的親友,可致電老人院電話0340220845。

鄭炳發與孩子失聯
“兒子棄我於巴剎旁”

鄭炳發並非真正的孤老,只是孩子無法照顧他,如今更是與孩子失去聯絡。

鄭炳發表示,他是被一對子女從亞羅士打載回淡江新村,兒子將他放在巴剎旁後就離開,從此他就沒有再見過他們,完全失去聯絡。

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

他不願意談及子女的去向,只是表示他們之間並沒有出現爭執,只是沒有聯絡,惟其他的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也有給一點錢幫助他。

據瞭解,他上有逾80歲高齡母親,下有一對子女,大女兒今年36歲,兒子24歲,兩人自來吉隆坡讀書後就在這裡定居。

他透露,兒子曾就讀大學,聽聞已在早前結婚。

難掩落寞無奈

“我沒有生氣,也沒有責怪他們,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我不需要他們的照顧,也不需要他們回來找我,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心……”

雖然鄭炳發嘴裡一直說不在乎,但是天下父母心,說起兒女時他還是難掩落寞無奈。

失望申請福利金無音訊

另外,他指出曾多次申請福利金,但是多年來毫無音訊,讓他很失望。

“住所”有條不紊
附近商家居民每天送飯

雖然露宿街頭,鄭炳發看起來衣著整齊不邋遢,身上也無發出異味。

他有條理地利用空間有限的“住所”,衣物整齊地用衣架掛在車內,文件和財物也分門別類收納。

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熱心居民商家每天送飯菜,鄭炳發無憂三餐,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很多居民都會主動問我要不要吃東西,而附近商家每天下午4時左右就會送食物給我,我一天吃一餐其實已經足夠,因為我現在也沒有工作,不需要吃太多。”

他表示,目前最大的困擾就是巴剎旁的廁所常被鎖上,他唯有趁沒有鎖上時趕緊前往沖涼如廁。

村長林應:至今沒結果
6個月前已助申請福利金

淡江新村村長林應表示,村委會已在6個月前替鄭炳發申請每個月300令吉的福利金,但是至今沒有結果。

“不只是鄭炳發,我們大約已經呈上逾10份申請,可是迄今卻只有一人在今年3月成功獲得福利金。”

他透露,該委會多次向福利局官員諮詢,得到的回應是當局人事變動影響批准過程,或是沒有資金等,讓他們也無可奈何。

將助申請入住老人院

他表示,鄭炳發並不曾向他透露有關進老人院的意願,他們將會著手幫助他進入政府老人院,並加緊關注其福利金的申請。

星洲日報/大都會‧2010.07.12

遊民公園上吊 遺書「一見發財」
【聯合報╱記者牟玉珮/即時報導】
2010.04.12 10:51 pm
 

67歲男子邱隆義昨天清晨6時多被人發現吊在北縣金山鄉獅頭山公園的樹上,已氣絕身亡;警方在他身上發現證件及1張遺書,上頭寫著「謝謝你們、一見發財」,似乎是留給發現人,稍後連絡到他住基隆的妻子和孩子。他家人說他多年前離家,寧願在外流浪,也不和家人連絡,他女兒見狀不捨,哀哀地哭,警方見他經濟狀況應該不好,他陳屍處放著1包衣物,手機已停話,裡頭留有多通催繳電話費的簡訊。

 SOS!自殺防治 諮詢求助管道

【2010/04/12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SOCIETY/BREAKINGNEWS2/5533211.shtml

【聯合報╱記者阮南輝/基隆報導】
2010.03.16 03:12 am
 
街友李阿保住在中正公園越野車訓練場的1個練習障礙用的破損涵管內,白天「出門」時,他會用帆布、木板等雜物遮擋「家」。
記者阮南輝/攝影

基隆市街民李阿保30多年前開始四處為家,雖然離自家只有數公里,且家人願照顧他的生活,他選擇以役政公園越野車訓練場的水泥涵管為家,市府強制勸離也無效,對於為何不肯回家團圓,他沉默以對,讓外人難理解他的內心世界。

李阿保4年多前在二沙灣古蹟區搭違建居住,被市府連絡警方強制驅離,並把違建拆除。一年多前有民眾向市府反映,指中正公園越野車訓練場一個練習飛越障礙的涵管,裡面有人居住,妨礙觀瞻,工務處公用事業科查訪發現又是李阿保,曾多次勸離,他又回到原地。

市府單位對李阿保都相當熟悉,表示65歲李阿保戶籍設在祥豐街,30多年前就因故離家,打零工維生,沒再跟家人連絡。社會處表示,李阿保的家人同意照顧他,但他不願回家。

李阿保住的水泥涵管,長約2公尺、高1公尺,裡面除了一些衣物,還有一台老舊收音機,白天「出門」時,他會用帆布、木板等物品擋在「門」外。

昨天傍晚「回家」的李阿保表示,每天出門撿寶特瓶變賣,一天賺不到幾十元,沒錢時只好餓肚子,晚上點蠟燭,「沒有錢啦」,他對家裡及家人的事沉默不語。

【2010/03/1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5/5477534.shtml

街友棲身中正公園涵管 將遭安置

街友長期棲身中正公園越野車練習場的水泥涵管中。(記者盧賢秀攝)

〔記者盧賢秀/基隆報導〕基隆市李姓街友棲身中正公園越野車練習場水泥涵管,只容1人進出,沒水沒電,靠資源回收度日。市府工務處公用課人員和警察勸他多次,也曾安置在仁愛之家,他就是要住公園,以大地為家。

市府考慮強制遷走涵管

由於棲身處在公園裡,有礙觀瞻,夏天旅遊旺季將至,市府人員說,必要時將把涵管強制遷走,再和社會局研究安置問題。

市議員陳東財常到中正公園運動,前晚去關心時,李姓街友告訴他是無家可歸才露宿山頭。

據了解,這名街友65歲,是中正公園「常客」,遊蕩10幾年,早期在國定古蹟海門天險城牆附近,以樹枝、木板等搭違建遮風避雨,相關單位苦勸多時,最後強拆違建。 他消聲匿跡一段時間,最近被人發現遷到越野車練習場水泥涵管裡,白天看不到人,晚上才回來睡。 涵管約2公尺長、直徑1公尺左右,只容1人進出,有被子等物品,沒水沒電,旁邊還有2個水桶,他會到公廁取水盥洗,平日會撿拾紙箱等資源回收物放在附近的涵管裡,不喜歡與人多談。

街友自我放逐 不願回家

據說,這名街友年輕時離家,現在不被家人接納才自我放逐。市府連絡上他的家人,孩子願意幫他租屋,但是他卻不願意回去。

市府相關單位都說,會持續關懷與勸離,不過,也不能長期佔用公園,將再研究安置問題。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mar/16/today-taipei1.htm

【記者劉開元/台北報導】

經濟不景氣,失業率高、導致街頭遊民大增。街友身分除了傳統的無依無靠老人、殘疾者外,社福單位近來也發現有年輕族群、高學歷者淪落街頭,因企業裁員關廠失業的中、高齡街友也大增。

街 友問題有多嚴重? 人安基金會吳婉蘭表示,該會與創世基金會在全台設了9個平安站,專門提供街友洗澡及午、晚餐,雖然設備只能供暫時棲身,供餐也多是簡單的兩菜一湯。但在不 景氣中,仍成為許多街友的倚靠。去年一年服務人次就多達33萬多人次,今年預估至少會增加到50萬人次,創下近年新高。

吳婉蘭說,從街友的身分,也可看出經濟不景氣的影響。以往基金會服務的街友,大多是孤苦無依的老人或身心障礙者;近年來,六、七年級生、高學歷者及中高齡失業者,反而有後來居上趨勢。

吳婉蘭指出,曾有一名擁有碩士學歷的女性街友,一年前開始多次出現在羅東平安站,並遊走在各社福機構,靠救濟過活。還有一名擁有大學學歷,曾經在南部開餐廳的中年男子,因經濟不景氣,負債累累到處躲債,也一度成為平安站常客。

由於街友人數增加,台北市街友過去大多集中在龍山寺一帶,近來台北車站也有「後來居上」趨勢。因為火車站內有遮閉空間,近日天氣嚴寒,吸引許多遊民遷移到台北火車站,街友年齡也比較年輕,部分街友甚至把盥洗後衣物就掛在人行道的圍欄上晾乾,成為奇景。

「如果有辦法,誰想在街頭流浪? 」一名街友說出他的心聲,也說出在經濟不景氣下的無奈。

【2008-12-06/聯合晚報/A3版/話題】

【記者羅紹平/台東縣報導】

女遊民詹鄭採鳳有過三次婚姻、生了一個兒子,台東市戶政人員蘇家鑫昨天詢問「想不想與兒子團圓重聚?」她直搖頭說「嘸愛」;她的兒子似乎也不願與生母團圓。

詹鄭採鳳還要蘇家鑫「嘜講這,講這些嘸效」、「攏過去了」;蘇家鑫又問:「阿嬤你想要去住老人院嗎?」她笑著說:「那是病人住的所在,我一人在這生活,才快活。」

蘇家鑫說,他曾嘗試聯絡已遷居台北縣的詹鄭採鳳兒子,未獲回應;詹婦兒子的岳父向蘇家鑫表示:「我女婿要認生母就會跟你們聯絡,請不要再打電話到家裡。」

記者昨天試圖聯繫詹婦兒子,詹的岳母接電話表示,曾聽過女兒轉述女婿父親早逝,母親在他小時候離家出走,「我們不管女婿身世背景,只要女婿能疼惜我的女兒就好。」

她說,日前曾有台東市戶政人員打電話告知此事,但她女婿沒什麼反應,長期以來,全家都儘量不在女婿前,提到他生母的事。

【2008-12-27/聯合報/A9版/社會】

本報獨家報導 曉紀、曉君家暴故事後 各界關心湧入 現在轉學受保護 媽媽續當街友

【記者張念慈/新竹報導】

本報8月中獨家批露2名長期遭受父親家暴的小姊妹曉紀、曉君(皆化名),擺脫「準街友」悲情擔任志工服務他人,回響不小。目前竹市社會處妥善安置她們,讓姊妹花接受良好的教育和優質生活,展開新人生。

12歲的曉紀和11歲的曉君,從小飽受酗酒父親家暴,多次目睹母親被父親用菜刀砍到倒臥血泊中,童年的記憶盡被毒打、逃跑和哭泣填滿。

曉紀和曉君最常用的形容詞是「崩潰」,最明顯的,被父親打、見母親哭泣挨揍、半夜為躲父親家暴而逃出門,都讓他們「很崩潰」。

後來她們的父親因案入獄,兩人跟著母親、外婆、舅舅逃到竹市,但3名大人不願工作,致租屋處付不出錢被斷水斷電。

這對姊妹花輾轉被照顧遊民的人安基金會新竹平安站收容,成為年紀最小的「準街友」。兩人在站內寫功課、做志工,陽光樂觀的態度讓其他街友覺得汗顏。

新聞批露後,外界關心持續湧入,不少善心民眾捐贈圖書和衣服給兩姊妹,鼓勵兩人勇敢面對困境。

新聞更引起新竹市社會處高度重視,當天派社工訪視,了解姊妹花的生活狀況和家庭功能,經審慎評估後,兩姊妹跟著3名親友一塊生活不恰當,8月底安置她們到社福機構。

目前兩姊妹轉學,也接受社福機構的保護,不用再擔心家暴的父親會找上門,也不用煩惱家中3個大人不願工作。

另,3名大人(媽媽、舅舅、外婆)被房東趕出去,人安基金會一度同意讓他們到站內夜宿和用餐,白天外出上班,不過要跟其他街友一樣負責整理平安站的環境整潔,但3人拒絕,寧當街友繼續流浪。

2008-09-24/聯合報/C1/新竹教育】

2008/03/12 15:18
記者陳世明、董玉禎/新竹報導

新竹縣竹北一名劉姓婦人,在13歲時就被狠心的父親以6000元賣到私娼寮,她直到30歲才結束苦命的皮肉生涯,沒想到恢復自由身卻有家歸不得,她流浪到竹北過著餐風露宿的生活,早上到寺廟幫人掃地,傍晚就到市場撿回收維生。

揹著一個黑色包包,衣著看來髒兮兮的婦人拿著掃把,有一下、沒一下的在掃地,直到早市結束,跟著她走到寺廟的停車場角落,一個用簡陋棚子搭起,一個單人的綠色沙發,就是她棲身之處。

記者:為什麼來這邊?
劉姓婦人:命不好啊!沒有房子可以住啊!

今年55歲的劉姓婦人,會住在這個蚊蠅滿天飛的地方,只有流浪狗小黃跟她作伴,因為家住嘉義的她,有三個弟妹,母親早逝,父親打零工養不活一家子,所以13歲那年她就被父親賣到新竹私娼寮過皮肉生涯。

記者:會氣妳爸爸,這麼小就把妳賣掉嗎?
劉姓婦人:不會啦!
記者:為什麼?
劉姓婦人:他是長輩啊!要氣他什麼?

不怪父親,只怪自己命不好,因為在她20歲那年,舅舅曾幫她贖身,她以為就此可以擺脫噩夢,卻沒想到一切都只是舅舅的詭計。

劉姓婦人朋友說,「她舅舅為了遺產要轉移,外公、外婆的遺產要轉移。」

兩度被賣身,劉姓婦人直到30歲契約期滿才獲得自由,但回到老家,父親卻不讓她進家門,逼的她又流浪到新竹,幸好有廟方人員收留她,所以她白天就幫忙清掃寺廟,傍晚再到附近的市場撿回收變賣,在她棲身的四周擺滿了紙箱和雜物,骯髒不堪的生活環境,淪落至此,劉姓婦人不埋怨,只是心裡還偷偷盼望著能和家人有團聚的一天。
http://www.ettoday.com/2008/03/12/138-2244258.htm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