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流浪


【聯合晚報╱記者陳素玲/特稿】2010.05.01 02:31 pm

國際勞動節一年過一年,勞工的勞動條件卻節節下降,「勞動尊嚴」的口號,遙遠而刺耳。面對資方全面解構勞動環境,非典型勞動力已有凌駕正職勞工之勢,今日勞團上街主訴求為「反派遣」,但是遊行主力反而是抱著鐵飯碗的國營事業勞工,甚至是銀行白領工會,可見「派遣」引發的是勞工對勞動條件的不利想像,進而觸動集體焦慮。

不敢談法令保障,任由資方剝削勞動條件,正是非典型勞工的寫照,其中尤以近來激增的派遣工,勞資爭議逐漸檯面化。派遣法令至少談了10年之久,勞委會到現在才認真面對立法規範問題,但是相較日、韓都是專法規範派遣勞動,勞委會只在勞基法增訂專章,而草案版本不但對派遣行業採寬鬆的「負面表列」,也未將派遣業者納入管理,凸顯的還是官方「管不了就不要管」的怕事心態。

日本25年前就訂有派遣專法,但現在日本已經因為勞動派遣化,面臨兩大嚴重衝擊,其一是派遣的不穩定就業,其二則是遊民結構出現「質變」,遊民不再是沒有工作意願的中高齡勞工,而是有工作意願,卻因為從事派遣而失業的年輕勞工。此種結構性改變,迫使民間團體出面督促政府在日本東京成立「派遣村」,解決派遣工淪為遊民的問題。

派遣後遺症 日本早看見了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25年來,日本政府看到企業濫用派遣人力的嚴重後遺症,派遣法令由寬轉鬆,才要起步的台灣,不但未掌握日本派遣法令變遷,更對日本大量派遣後的社會現象毫無所知,單憑想像悶著頭立法,難怪勞團沒信心,更擔心立法反讓派遣就地合法、更為泛濫。

派遣勞工因為工作不固定,既被排除在工作所在地的工會,更不可能成立工會集結,但是今年卻成為五一遊行的主軸,就是因為人人擔心自己不是下一個「非典型勞動力」。「派遣化」的集體危機意識,不容官方小覷。

【2010/05/01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10/5/1/NEWS/NATIONAL/NAT5/5571669.shtml

2009-1-19

望族後代拾荒 ”遊俠”助遊民

邱文俊以丐幫幫主自居,賺錢養遊民,認為自己過著行俠仗義的生活。(記者侯千絹攝)
火庄遊俠邱文俊爆紅,沉浸在鎂光燈焦點人物的星夢中。(記者侯千絹攝)

﹝記者侯千絹/內埔報導﹞出身屏東長治望族的邱文俊,每天拾荒、挑糞,賺來的錢左手進、右手出,全都用來幫助遊民;有人笑稱渾身酒味的他是丐幫幫主,但他微醺的話語卻隱含生活智慧,工薪多寡也不計較;有人說他阿達,有人誇他慈悲,因緣際會還成為客委會紀錄片男主角,爆紅成為「火庄遊俠」。

60歲的邱文俊黑又瘦,天生一對大又圓的眼珠,要不是說得一口流利客家話,人人當他是原住民,乍看之下「怪怪的」。

邱文俊每天領了一百塊零用錢就往外跑,窩在長治火燒庄的六堆抗日紀念碑附近,村莊需要打零工、撿資源回收物,甚至清理化糞池時,就會主動來找他上工,每次工作開價1到6百元,邱文俊興之所至常常自動降價,甚至只要一百元,因此就算不景氣,工作還是一個接一個來。

長治鄉代邱武康說,領了錢的邱文俊立刻去買麵或食物,煮給遊民吃,一定把錢花光光,再回家吃自己。

渾身保力達透著米酒的氣味,邱文俊自封為丐幫幫主,他說,我賺的錢當天一定花光,就算別人說我「阿達」也沒關係,我過得可開心。

看似瘋癲的邱文俊其實大有來頭,是長治望族後代的獨子,街坊鄰居說,因幼年大病一場就變了樣,軍校念一半,老婆也分手了,他卻總是笑口常開,拿起麥克風唱歌有板有眼,邱文俊的生活步調,不單遊走在正常與荒誕間,也擺盪在自卑與自信的天平上。

曾當過屏東郵局局長的95歲老父親邱洪光,拿這個兒子沒辦法,老父親感嘆,他有酒喝就顧不得吃飯,成天往外跑,認識的人很多。

最近客委會拍攝六堆常民人物,這號村莊人盡皆知的「怪咖」,竟然變身「火庄遊俠」紀錄片最佳男主角,有人鼓掌叫好,有人搖頭嘆息;邱文俊當主角當上癮,最近隨影片放映做宣傳,NIKE外套加上老朋友書包是他的新造型,享受與影迷合照的興味,在客家庄若是遇見這位遊俠,可別大驚小怪喔。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an/19/today-so5.htm

《火庄遊俠》邱文俊 拾荒養遊民

  • 2010-04-20
  • 中國時報
  • 【邱祖胤/台北報導】
  • 屏東長治鄉民邱文俊,每天撿破銅爛鐵,賺錢供養六堆紀念公園裡的遊民,十年如一日。(智慧藏提供)  屏東長治鄉民邱文俊,每天撿破銅爛鐵,賺錢供養六堆紀念公園裡的遊民,十年如一日。(智慧藏提供)  

         大陸有帥氣憂鬱的犀利哥,台灣有拾荒供養遊民的「火庄遊俠」!被地方人士稱為丐幫幫主的六堆客家奇人邱文俊,每天赤著雙腳、推車撿破銅爛鐵,一賣了錢就用來買東西請人吃,供養六堆紀念公園裡的遊民,豪爽的性格及無私大愛贏得地方民眾尊敬。陳博文執導的紀錄片《火庄遊俠》就是以他作為主角。

         六十四歲的邱文俊住在屏東長治鄉長興村,這裡過去因客家人大規模抗日活動而被日本人一夜燒盡,因此稱作火燒庄,簡稱火庄。邱家祖先也參與了這場壯烈義舉,也許是承襲家風,邱文俊為人有俠義精神。

         「不管到哪裡做都是做功德,只要認真做。」邱文俊小時候因麻疹高燒,導致腦力稍受影響,而不安定的性格則讓他在求學及工作過程中一直不順。他老笑稱自己是個神經病,沒人要嫁給他,僅有的一段婚姻維持了兩年就結束。不過,他對朋友的兩肋插刀,對不認識的遊民那種毫不吝嗇的付出,卻贏得人心。

         廢紙落葉煮晚餐 歡迎共享

         邱文俊的工作就是拾荒、撿垃圾,地方人士見他熱心開朗,主動請他幫忙收拾大型垃圾,或者幫忙喪家處理逝者遺物這些別人不願做的事。如果人家開價五百元,他自己會自動降價,說兩百元就好。

         邱文俊拿到錢之後,當天就花光光。他會去買泡麵、高麗菜等簡單食材,在六堆紀念公園附近就地埋鍋造飯,以路邊的廢報紙、椰子落葉當燃料烹飪,邀請附近遊民一起享用。

         客語台語雙聲帶 愛唱歌謠

         邱文俊與遊民共處親如兄弟,還會客、台語雙聲帶地體貼邀請,不會給人嗟來食的感覺。他用餐時還會跟著讚歎美食,帶動用餐氣氛。

         他常喝醉、自嘲,又能脫口說出具哲理的話語,分不清楚自信還是自卑。鄰居覺得邱文俊開朗、豪爽,不計較得失,卻也對他瘋狂的金錢觀搖頭不已。邱文俊則說做得好比較重要,因為那是做功德。

         樂天知命的邱文俊歌喉好,會吹口琴,工作結束後推著手堆車回家,邊哼邊唱,後面常跟著一群小孩聽他唱客家歌謠,在客家庄形成溫馨的畫面。

         父子關係結難解 選擇逃避

         邱文俊已成了村中不可缺少的人,他對人親切大方,唯獨面對九十六歲的父親,顯得退縮,就連父親重病住院時,他也寧願選擇逃避。

         邱文俊的爺爺曾參加抗日,邱文俊的父親邱洪光育有五女一子,曾任郵局局長、工會理事長,邱家在屏東地區頗受敬重。不過,邱洪光談起小兒子邱文俊頗感無奈,說他整天閒閒,有酒喝就顧不得吃飯,「天天在伯公廟跟老朋友無賴漢聊天,一早出門到晚上還不回家。」

         父子關係似乎是邱文俊心中的痛。他提起父親,說父親是天,他是地,地不敢跟天講話,認為他們「父子無緣」。但父親重病住院時,他憂心的表情寫在臉上,與拾荒、照顧遊民的神采飛揚形成強烈對比。但他擔心自己惹老父不開心,寧可維持距離,讓看護工照顧父親,自己則回到遊民朋友之中。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0,5251,110513×112010042000406,00.html 

    圖片: 中國城市流浪人群年齡比例 (聯合國數據,自由亞洲電台心語製作)

    調查:誰是凍死骨?民工街頭露宿主體【簡體版】 【打印機版】 【字號】大 中 小 【大紀元3月17日訊】

    (自由亞洲電台駐香港特約記者心語採訪報導)中國知名調查記者王克勤發表「中國露宿者」調查報導,揭示了民工是中國露宿者的主要人群。由於報告無法在中國主流媒體上發表,民間壹報網站星期二凌晨首發此調查報導,希望喚起當局及社會的重視。中國知名調查記者王克勤策劃組織的記者團隊,花費幾個月時間,走遍了全國各地,採訪調查了在城市街頭的露宿者,並完成長篇系列報導「寒風中,誰在露宿?誰是凍死骨?」。不過這一系列報導,卻沒有辦法在中國的主流媒體上發表。 民間網站壹報星期一晚間開始在微博客推特頻道上,並在星期二凌晨壹報網站發佈報告,引發了公眾的關注,一度登上中文推特話題排行榜。壹報創辦人翟明磊星期二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壹報這樣的公民媒體,讀者量肯定是沒有主流媒體那麼大,但是它有一個職責,就是有一個信息全面展示的功能。如果是主流媒體做不出來的稿子,壹報就會首先考慮做一個判斷。流民或者失業的民工,在沒有辦法找到工作的情況下,為了節省費用,只能睡在露天,這種情況下如果天氣過於寒冷,就會出現凍死,或者因病去世的情況。狀況既然存在,就應該展示出來。」 這一系列的報導揭示了一個人們並不知道的事實,大部份露宿街頭的人並不是乞丐流浪者而是找不到工作的民工與流民,還有多次上訪山窮水盡的訪民。翟明磊說,每天將發佈一篇這個系列報導。第一篇報導「民工丁文樓之死」,調查了一位到南京城尋找工作的普通民工,他當初帶著幾包行李,一張車票,輾轉到達了南京安德門。然而,沒有辦法找到工作,也絲毫沒有得到社會的救助,最後死在安德門地鐵站高架橋4號橋墩下。翟明磊說報告共有四篇,多達兩萬多個字,連續四天刊載。 對於這些現象,也做過類似調查的公民記者老虎廟表示,「他們的救助條例,往往都先設有一個範圍,可能排除很多不屬於救助,然後才救助。似乎是生意人,掐算著兜裡的錢,精心地把人類劃分成為該給還是不給。」 王克勤是中國經濟時報高級記者,近年來以《北京出租車業壟斷黑幕》、《蘭州證券黑市狂洗「股民」》、《公選「劣跡人」引曝黑幕》、《甘肅回收市場黑幕》等一系列新聞調查報告而聞名,先後榮獲2002年度中國傳媒傑出人物,2003年中國十大維權人物等稱號,被譽為「中國揭黑記者第一人」。 壹報的評語說,「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太平盛世,也有凍死骨。更可悲的是在一個現代社會,一個號稱在崛起的大國,竟沒有制度與智慧來解決這個問題。」 北京律師關安平表示,「這個問題已經相當嚴重,這是中國沒有處理好貧富懸殊,以及社會保障制度沒有完全到位。」 幾星期前在中國廣為流傳的「犀利哥」,因為網友自發拍攝並傳播,在事件被廣泛報導後,官方的救助機構趕緊前去表示慰問,而此前官方沒有對這位時常出現在寧波街頭的流浪漢作出任何救助。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10-03-16 11:45:11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0/3/17/n2847469.htm

    【記者黃福其】

    台北縣政府為加強環境維護,同時輔導街友(遊民)重入職場自力更生,決定雇用街友拆除街頭小廣告,拆除1張小廣告可5毛錢,本月中旬至年底將先雇用15名街友在新莊、板橋、三重試辦,若成效良好將擴大舉辦。

    環保局說,去年全縣透過清潔隊、民眾拆小廣告換日用品等方式,清除小廣告多達1500萬件,高度疊起來可達4101大樓,但小廣告仍拆不勝拆,這次創新計畫是前所未有,以目前廢紙每公斤約23元,街友拆除1張小廣告可獲0.5元算是高價。

    縣府預估15名街友,每人每天拆除500張小廣告,一天街頭就少掉7500張小廣告,對環境整潔有幫助,而且小廣告須有拆除痕跡或背膠才可計酬,以防「作弊」,若試辦成效良好,將擴大到百名街友投入。今年度58萬餘元預算經縣議會通過後,本月中旬將實施。

    街友外展中心主任黃梅英說,拆除小廣告採按日按件計酬,每天領兩百多元現金,已有街友願意投入。

    2008-10-13/Upaper/3/焦點】

    黃伯伯曾因經濟困頓流落街頭,英文一級棒的他現正為社會局翻譯英文版遊民研究專書。
    記者楊芷茜/攝影

    遊民倒底從何而來,為何台北市有這麼多遊民存在?曾經從事遊民研究的台大社工所教授鄭麗珍表示,一個人會成為遊民,往往經過一段或長或短的歷程,每段歷程都藏有一個生命故事,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說盡。

    身家數億 寧當遊民

    在龍山寺附近,曾有一個80多歲的遊民叫「阿福」,留著八字鬍,說話十分有氣派。

    等到阿福過世,警方通知家屬時,發現他兒子是開著高級房車來處理後事,聽他兒子說父親居然是身家好幾億的董事長,因為一生都在過好日子,所以要試試不一樣的人生。

    也有很有個性的遊民;有一個叫阿明的男子,是難得十分愛乾淨、重形象的遊民,雖然找不到工作,居無定所,卻都不要人家的救濟;他常在街頭唱歌,歌聲很好,靠這方式來自力更生。

    不過如果是女遊民流落街頭,有時會以性交易換取金錢。警員表示,在桂林路有一位綽號叫「胖妹」的遊民,母親在阿公店上班,沒有照顧她,她也離家出走;18歲起就當了遊民,同時會接客,現在算算已經30歲了。

    遊民中也有十分認真打拼、希望重新振作的。「阿任」就是想爬起來的年輕人,不論是大選幫忙抬旗幟,廟會幫忙當陣頭,出殯幫忙抬棺,當油漆工,或是工地的粗工;他天天到處找、到處作,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重新開始。

    20年前就到台北橋下流浪的阿金說,「我就是太愛飲擱會起酒瘋,才會結婚兩次攏離婚。」阿金說,「以前就四處睡啊,公園、車站、橋下都待過,洗澡就在車站廁所解決。

    少年時有體力,就在台北橋下等人找粗工,一天可以賺1000多元;後來身體越來越差就改出陣頭,收入差很多。」

    「卡早無這麼多善心團體送飯給我們吃,每一日睡醒就要找吃的,有時肚子餓到無力,只好到垃圾桶翻東西。」阿金說,「我還跟狗搶過食物,趁著把肉丟給狗的人一轉頭,趕緊去撿來吃,結果半夜猛拉肚子。」

    炒股失利 淪落街頭

    72歲的黃伯伯是香港大學經濟系高材生,早年香港景氣好時猛炒股票,錢滾錢賺了不少,家裏有傭人,出入有高級轎車代步,風光得不得了。他說,「後來越玩越大,拿股票多次抵押現金,回頭再買股票,結果投資失利血本無歸,還害家人一起背債,想到就丟臉哪。」

    黃伯伯說,民國62年來台灣後,就沒再跟家人聯絡過,曾經在人壽公司工作過,但一到55歲就被強迫退休。有陣子轉作老人看護還有點微薄收入,「結果菲傭一來,年輕又便宜,我就被fire了。」前兩年積蓄用光了沒地方住,只好在夜市討飯吃,景況淒涼。

    幸好社會局社工員在協助辦理低收入戶申請時,發現他的高學歷背景,請他發揮英文長才,幫忙翻譯英文版遊民研究書籍。短短四、五個月他已譯好200多頁,質與量都相當驚人。

    中正社福中心社工員楊運生也曾遇過一名夜宿台北車站的男性,來自沙烏地阿拉伯。那男子返鄉時因簽證出問題,在沙國機場被拒絕入境並遣送回台,生活無著落流落街頭。

    還有一位韓國籍的華僑,本來在韓國擔任復健師,見哥哥在台灣發展的不錯,決定來台依親;可是哥哥後來生意失敗,無力幫他,他也因簽證過期,變成國際人球。經社會局請移民署介入協助後,總算申請到台灣身分證,可合法工作,不再露宿街頭。

    【2008/03/07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8/3/7/NEWS/DOMESTIC/DOM2/4246991.shtml

    張阿火愛上小他1歲的林淑惠,兩人決定結婚,結束10多年的遊民生活。
    記者林秀芳/攝影
    社會處輔導的街民張阿火,13日將和相戀3年的女友林淑惠結婚,昨天他帶著喜餅到社會處報佳音,社會處也回贈以紅包作賀禮。

    50歲的張阿火說,「有家真好!」對於兩人如何譜出戀曲?張阿火有點害羞地以台灣國語說「是緣份!愛到卡慘死啦。」

    這樁遲來的喜訊,張阿火歸功於上帝的恩典,3年前他進水源路的灘頭教會,聽牧師傳道,決定改變自己懶惰的習性,開始積極行善助人回饋社會。

    國小沒有畢業,張阿火13歲就到餐廳工作,35歲時對工作感到厭煩,加上和早年工作時同事賭博,又遭仙人跳,於是開始自己的街民生活,直到3年前進入教會受啟發,接受社會處輔導,從事撕非法廣告單的工作,每撕一張賺4毛錢,每天可以賺400元,加上打零工,運氣好時1個月可以賺上3萬元。

    準新娘林淑惠愛上張阿火,原因就是看上他的上進心,她直率地說:「我就是愛他,本來只想同居,但教會堅持要結婚,只好就結了。」

    張阿火談起兩人的第一次約會,是在乾姊介紹下到大坑爬山,那知他騎的車竟撞爛,幸好只有擦傷,受傷時期林淑惠的悉心照料,因此撞出愛的火花。

    小張阿火1歲的林淑惠,胖胖的身材,張阿火直說「很對味!」於是在灘頭教會牧師林忠義、傳道洪根隆陪同到林家提親而促成。

    婚禮後,灘頭教會將提供6個月免費食宿供兩人作結婚賀禮;社會處除了送紅包祝賀,並將提供睡袋和帳篷,作為兩人到大坑蜜月的禮物。

    【2008/01/11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www.udn.com/2008/1/11/NEWS/DOMESTIC/DOM4/4175248.shtml

    流浪十多年 街友婚

    街友張阿火十三日將娶林淑惠為妻。(記者徐夏蓮攝)
    街友張阿火主要收入是拆廣告招牌1個賺4角錢。 (記者徐夏蓮攝)

    交往年餘 週日結婚

    〔記者徐夏蓮/台中報導〕流浪街頭的街友也能有春天!台中市街友張阿火和交往一年多的女友林淑惠,昨日對外宣告「我們要結婚了!」將於週日在中市灘頭教會結婚,新郎張阿火特地將紅紙印的喜帖、熱心人士贊助的喜餅送來市府社會處報喜,副處長利坤明特別包個紅色,恭喜年近半百的他終於要成家了。

    現年49歲的張阿火,13歲就投入餐飲業,曾做過餐廳的領班、主任,民國82年不滿餐廳老闆積欠大家薪水不給,竟憤而選擇自我放逐的日子,以拾荒為生,台中公園成了他的家。

    4年多前,他曾三餐不繼,到人安基金會台中站吃飯,一吃吃了一年多,3年前市府社會處以公益彩券盈餘基金一年80萬元的預算,由環保局委託灘頭教會,讓街友拆亂貼的小廣告以自立自強,拆一張4角錢,他一天拆1000張就日入400元。

    張阿火是透過房東介紹認識林淑惠,淑惠本來希望兩人同居就好,但教會的傳道牧師說不可以,基督徒不准許婚前有性行為,要求他倆結婚,阿火說,他是第一次結婚,小他一歲的妻子是第2次,妻子和前夫生的兩個孩子,一個當完兵回來,一個唸高中了,每個月他把賺的錢交給淑惠,很感謝淑惠對他的好。

    牧師朋友幫忙提親

    灘頭教會的兩位傳道牧師洪庚隆、林忠義聯手陪著他,去女方家中提親,在兩位傳道掛保證之下,林淑惠的父母同意女兒嫁給他,淑惠也在兩週前受洗成為基督徒,淑惠的父母只要求女兒這次嫁出去,一定要好好珍惜幸福。

    台中市的街友竟有人要娶妻過年,最近在街友圈中造成大轟動,灘頭教會傳道牧師洪庚隆還幫這對新人的新房付半年房租,當做是送他倆的新婚賀禮。

    灘頭教會這幾天忙著為這對新人辦喜事,還好人做到底,連喜宴都幫他倆包辦了,讓這對新人開心地等待13日下午3點,在眾人祝福下,完成終身大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jan/11/today-love3.htm

    「我找不到工作,生活又困苦,不想活了。」高雄縣王姓遊民昨天中午跨過東港鎮進德大橋護欄企圖跳河輕生,警方及海巡人員以海、陸包抄營救,在他還未跳下河即被拉住,警方多方撫慰並送他衣物、腳踏車後,護送他離開東港鎮。

    昨天中午12時40分,63歲的王姓男子跨過進德大橋護欄,站在水泥橋柱上,由於通行大橋的人車很多,路人發現後立即報案,東港警分局東濱派出所及東港安檢所都動員前往,安檢所還派出兩艘港巡艇在東港溪戒護。

    警方說,王姓男子四處遊蕩,在跳河前,先推下腳踏車,連同掛在車上的幾件衣物等隨身物品都墜落東港溪,警員鍾俊賢、安檢所上士謝志遠等人抵達現場後,合力把他拖回橋上,救了他一命,他全身酒氣,警方懷疑酒後想不開。

    全身穿著紅衣、褲的王姓男子,被拖回橋上後,神情十分激動,與警方「魯」了十幾分鐘,警方搜身,未發現遺書等物。王沮喪地說,他騎腳踏車四處遊蕩,靠著打零工維生,吃完這一餐就不知道下一餐在那裡,生活太苦了,才想跳河。

    警方極力撫慰,並帶到派出所清查戶籍後,發現他單身,住在高雄縣杉林鄉,姊妹都已出嫁。警方隨後送他一部腳踏車及幾件衣物及襪子禦寒,所長鄭龍輝也送他1000元,勸他忘記不愉快,好好面對人生。

    【2008/01/05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6/4167105.shtml

    昨晚在許多的民眾享受跨年煙火的同時,許多街友卻在寒風中露宿街頭,靜靜地渡過這寒冷的一天,絲毫感受不到新一年的到來。
    記者蘇健忠/攝影

    「我只拜託你們幫我找工作」、「現在過一天算一天」,當台北101釋放燦爛的煙火時,低頭吃著熱粥的街友,在寒風中瑟縮說年自己的新年新希望。對這群四處為家的人來說,跨年夜不是喜願和希望,倒數計時更是一件小事。找不到工作、無法回故鄉才是他們最深的痛。

    跨年夜碰到寒流籠罩,天氣冷颼颼,昨天晚上10點多, 台北捷運站滿是人潮,年輕人一身炫麗行頭趕著到101跨年,在走過街友的身旁時忍不住多看一眼,但踡曲著身子躲在棉被中的街友,對外界喧鬧卻毫不在乎。還有街友因為天氣太冷,睡在捷運站管線的出風口,忍受著轟隆隆的噪音,只為了藉著出風口的熱氣取暖。

    創世基金會昨天晚上帶著100份熱粥、30多個睡袋和暖暖包從龍山寺為起點,逐一探訪遊民聚集的場所。社工說,每年陪街友跨年,但街友人數一年比一年多。還有社工說,去年7月大減刑,有些受刑人出獄後,根本無處可去,只好回到街頭流浪。

    「我是有厝沒路!40歲的街友廖先生身上只有一件破舊的外套,靠著一條件破棉被取暖。他說自己已經失業十多年,窮到最後,家裡實在待不下,兩三年前,只好出來流浪當街友。每天就睡在萬華車站或是龍山寺附近,因為有輕微中風,腳不方便,只能偶爾打打零工,像是在路上舉新成屋廣告旗幟,站8小時的工資為800元。

    昨晚在許多的民眾觀看跨年煙火的同時,許多街友卻在寒風中露宿街頭,靜靜地渡過這寒冷的一天,創世基金會的志工特別帶著熱食及夾克送給街友,並幫他們穿上,讓他們感受一個溫暖的跨年夜。
    記者蘇健忠/攝影

    跨年夜裡,除了創世送來熱粥,還有善心人士來發送新棉被,但廖先生捨不得打開新棉被,仍蓋著散發出濃濃汽油味的舊棉被。他說前天晚上街友吵架,有人拿著汽油亂灑要點火,被嚇壞的其他街友趕緊把火搶過來,所幸沒有造成意外,「唉,攏是甘苦人,常常有人吵說要自殺…」

    廖先生說,太太有時會來看他,會給一些錢或是買一些東西給他,自己也有親友住在國外,「只是好多年都沒有聯絡」,他說不想被送到收容所,情願四處流浪。

    「面子掛不住啦!怎麼回家鄉?」講話有著濃濃原住民口音的柯大哥今年42歲,他從18歲就到台北工作,開挖土機十多年,但兩年多前失業了,沒錢沒地方住,只好當街友。他無奈地說,工作難找,平常打打零工,工資不到1000元,「吃飯錢都不夠。」

    另一名40歲的街友江先生,兩年前從台中到台北找工作,原本以為台北工作機會多,但輾轉換了幾個工作就失業了,現在睡在玉泉公園。他說自己的新年願望很簡單,只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工作,有個乾淨的家、有三餐可吃,不要再過這種生活。

    【2008/01/01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新華網浙江頻道(2007-12-16 12:00:44) 來源錢江晚報 編輯:翁璟
        

    “今天有時間,一定要在博客裏寫點東西,表達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昨天上午,在嘉興市南湖區解放街道辦事處東側的烏橋港橋下住了半年多的賀力汀終于走出橋洞,正式去嘉興大運河景觀有限公司上班,做一名文職人員,開始正常人的生活。    他說,想到就要上班了,很是激動,一夜都沒合眼。他沒想到,他寫博客的愛好,竟然幫他結束了流浪生活。

        賣了廢品到網吧寫博客

        賀力汀老家在江西,今年32歲,初中學歷,自1997年從老家出來後,找了幾次工作不成功後,就選擇了流浪,至今還沒有成家。今年4月,他來嘉興後,一直就在市區烏橋港橋下生活。

        但他這個流浪漢和普通的流浪漢不一樣,每天撿廢品後回到橋下的家,他唯一的愛好就是看書。他說:“我自小就喜歡看書,找工作幾次受挫後,我發現只有看書能帶給我慰藉,我從中找到很多快樂,從此,我認定了,寫作是我唯一的出路。”

        2004年,在江西贛州,他在兩座山之間的一個小村莊裏租住了下來,並用一年的時間,係統地自學了心理學、社會學等。“起初,我以為自己心理有病,就找些心理學書看,一接觸心理學,發現那是很深的一門學問。”他說,通過學習心理學,讓他學會了如何調整心態,並正確地認知社會。而學習社會學,讓他懂得了體察社會的重要性。

        那一年的學習,是他知識見長的一年,也讓他對生活重新煥發了信心。之後,無論走到哪裏,他都要撿書來看。這些年來,他幾乎翻爛了三四本詞典,同時看過很多書,並喜歡上了寫作。

        今年4月,賀力汀來到嘉興以後,到處撿垃圾,用賣了廢品的錢去網吧寫自己的“博客”。

    為了家人走出橋洞找工作    賀力汀每天都要到嘉興市區撿垃圾,吃的用的全是靠買廢品得來的。雖然一天只能賺幾元錢,但生活的苦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只要有書看,他就很高興。有時,撿垃圾換來的錢多了,他就去網吧,將白天抽空寫好的作品輸入到自己的“博客”中。

        賀力汀的博客主要抒寫自己的心路歷程,其中也不乏一些自我勵志的文章。他在自己的博客中說到自己為什麼選擇流浪,他的解釋很獨特:流浪是從另一個側面幫助自己認識世界。他常常在博客中鼓勵自己:不要逃避生活中的苦難,認準了一條路,就堅持走下去。

        由于他的特殊身份,他的博客在網絡上小有名氣,許多看過他博客的人都非常佩服他的勇氣和堅韌,同時,他們也善意地提出建議,希望賀力汀先找一份合適的工作,先養活自己,再實現理想。

        其實,一直流浪的生活也讓他感到身心俱疲,前幾天,他給江西的老家打去了電話。這個電話,給他觸動不小。“哥哥問我在哪?現在在忙啥?”他說,家人多年沒有他的音信,突然有了他的消息,十分挂念他,更是急切盼望著他早日回家。“實際上,我也挺想家的。”家人的思念,網友的關心,終于讓這個“博客青年”下定決心:他要從橋洞裏走出來找工作。“有了工作,就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多家公司搶著要他

        得知此事的嘉興大運河景觀有限公司董事長沈建平親自趕到大橋下,與這名特別的流浪漢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談話,沈董對這名“博客青年”印象不錯,評價也很高,最後,他向賀力汀送上了一份文職崗位。沈建平說:“我的公司迫切需要一名筆桿子比較硬的人才,然而,一直沒有物色到合適人選。幾天前,我瀏覽了賀力汀的博客,他的文筆確實不錯,正是我所需要的人才。”

        博客流浪漢要找工作的消息傳出,賀力汀一時成了香餑餑,另有幾家公司的負責人也親自趕到大橋下給他“面試”。蘇州一家網絡公司的老總還驅車專程從蘇州趕來,向他提供了一份網絡編輯的工作。

        經過考慮,賀力汀最終選擇了嘉興大運河景觀有限公司。他說:“等工作穩定後,我會給家人打電話,告訴他們,只要努力,就有前途。”

    我為什麼流浪

        沒有人告訴我世界是什麼樣子,我也找不到資料來認清這個世界,旅遊考察更不可能,流浪是從側面打開眼界,認識世界。

        如果一開始我就蝸居某處,而世界天天都在變化,那我將會被時代遠遠地拋棄。如果我不趁年輕時多走走看看,等老了走不動了可能會有頗多遺憾。

        流浪促使我思考人生,思考這個世界。

        在流浪中發展了我的心智,使自己活得不迷糊。

        這段路

        開始于被選擇的起步/而我們也知道生命沒有退路/所有夢想都會被驚醒/前面是自己的路/甚或根本就沒有路/回憶就像是打盹/而希望也僅僅只是希望/但我們從不躲避勞苦。

        故鄉的景致

        我多久沒有回故鄉了呢?無論多久,我心中都永遠盛開著這朵蓮花,在花塘的水面,倒映著我的身影。雲霞照顧著稻田,我思念著您。

        ……

        故鄉是我生命的搖籃,但我不能總待在搖籃裏。十八年後我背上理想漸漸遠離了您,但在廣闊的天地間,我處處都能遠望到您。其實,在整個生存領域,到處都有您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zj.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7-12/16/content_11953513.htm

    一對遊民情侶,前天凌晨到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偷了3輛腳踏車,深夜2人騎3車,引起警方注意盤查,兩人露出馬腳而遭查獲偷車送辦。

    警方表示,前天凌晨1點時,在台北市和平東路與南海路口發現有1男1女騎著3輛腳踏車,男生騎1輛,左手還牽1輛,女生騎1輛跟在後面;上前盤查時,1人說多的1輛腳踏車是朋友的,1人說是老媽的車。警方懷疑2人為竊犯,帶回警局偵訊。

    警方調查,男子是31歲的黃維志,女子是32歲的楊惠玲,2人都是無業的遊民,也是男女朋友;兩人平時住在台北車站,疑靠偷賣腳踏車贓款過活。

    黃維志表示,自己只有國中畢業,以前還可以打零工維生,現在連零工都沒有了,想吃飯只好偷腳踏車來賣。

    楊惠玲表示,自己高中畢業,曾經當過酒店小姐,後來年老色衰,加上不想喝酒傷身,不到酒店上班,而跟著男友在外面流浪。

    【2007/11/26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2/4112203.shtml

    2007-11-24 11:42/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遊民夜宿街頭不是新聞,不過最許多遊民不再是衣衫不整,而是穿著整齊帶著行李、住在街頭。有遊民私下表示,是因為白天還要應徵工作,但是又想省點錢,所以乾脆路宿街頭。 在台北車站地下停車場,遮風又擋雨的環境,在冬天成了遊民的最佳選擇。很多人長住在此,雨傘、紙箱建構成一個個小地盤。

    實際走訪一遭,卻發現奇怪現象,居然還有人是衣衫整齊,日常用品打包得好好的,礦泉水、菸、紙巾就放在身邊,看起來並不像潦倒困頓。看到鏡頭不斷閃躲,原來他來自花蓮,因為失業北上找工作,為了省點錢,就選擇住在這裡。

    這位遊民說:「這裡方便啊,沒有地方住啊。」

    記者問:「怎麼不睡一下旅館?」

    這位遊民說:「我不想花錢。」

    記者問:「日子好過嗎?」

    這位遊民說:「還好啦,還是一天混過一天啦。」

    他低調不願意受訪,但私下表示,其實很多人都是來找工作,為了省點錢,就隨便打個地舖,彼此還會互相報好康,哪裡有臨時工。也或許是如此,才會有越來越多穿著整齊的遊民出現,畢竟要找工作,可不能太落魄。

    這樣的新景象,是不是因為景氣真的不夠好而導致?或許有待商確,但確實是一個不容忽視的新社會問題。

    新聞來源:東森新聞報     更多東森社會新聞 » 

    http://news.pchome.com.tw/society/ettoday/20071124/index-20071124114237041142.html

    中國時報 2007.10.28 
    學會分享傾聽 帶動街友互動
    喬慧玲/台北報導     網路部落格也伸向街頭遊民。基督教救世軍台北街友關懷中心成立「漂泊新聞網」,由遊民當主播、採訪報導與街友相關故事,透過網路平台,遊民擁有發聲管道,也讓大眾有機會看到街頭生活真實面貌。

         台北社會局二年多前發行遊民專屬的「平安報」,刊載與街友相關的就醫就業政策等消息,還找來善於畫畫的遊民畫四格漫畫。救世軍台北街友關懷中心負責人李德峰表示,比起印刷媒體影像新聞更具有即時性和臨場感。「漂泊新聞網」特色在於從議題討論、採訪、播報,都是遊民親身參與,是「第一手」、最真實的報導。

         漂泊新聞網讓社會邊緣人有了向主流世界發聲的媒介,不過,當初成立的動機,只是遊民單純地想抒發一口怨氣。

         不少遊民都出陣頭、在街頭舉廣告牌打零工,日前有媒體報導街頭舉廣告牌日薪是三百元,街友看了跳腳,認為內容不符實情,更擔心日後恐被僱主壓榨,權益受損。大夥正苦思不知該如何對外澄清時,正巧中心社工郭盈靖得知公共電視網路成立公民新聞平台,只要成為會員就能上網發表作品,靈機一動,找來街友自己做新聞、跑新聞,心酸、抱怨、苦水,透過影像宣洩出來。

         漂泊新聞網每節新聞約十分鐘,每周四下午在中心地下室錄影,內容不只是念乾稿,還要出外景採訪,「新聞團隊」主要成員有中正社福中心資深社工楊運生、關懷中心社工郭盈靖、主播「老何」、記者許永和、文輸入陳先生等,並陸續招兵買馬中。

         街友關懷中心每周四原本就有討論座談會,漂泊新聞網成立後,「意外」帶動了遊民之間的互動,參加者有十幾人。李德峰表示,遊民都有一段過去,平時多獨立行動,彼此間鮮有往來,很冷漠,但現在在座談會上,大家的發言比以前踴躍多了,也開始會分享、傾聽別人的聲音,街友的成長為漂泊新聞網賦予特殊的意義。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3+112007102800168,00.html

    來源:法制晚報 選稿:王冠宇   2007年8月29日 16:38

    東方網8月29日消息:日本厚生勞動省28日發表報告說,日本國內約有5400名沒有固定住所、在24小時營業網吧中過夜的“網吧流浪漢”。  

    這是厚生勞動省首次針對網吧流浪漢進行的調查。新華社電日本厚生勞動省28日發表報告說,日本國內約有5400名沒有固定住所、在24小時營業網吧中過夜的“網吧流浪漢”。

      這是厚生勞動省首次針對網吧流浪漢進行的調查。報告指出,這5400人中約27%是20多歲的年輕人,23%是50多歲的中年人。

      厚生勞動省於六七月間在遍及日本的87家網吧中,向約1700名在網吧過夜的顧客發放調查問卷,並在東京及大阪調查了362名網吧外的行人。

      調查結果顯示,被訪者中8%因無家可歸在網吧過夜,厚生勞動省據此推測,日本約有5400名網吧流浪漢。

      東京的受訪者中58%是短期雇工,17%處於失業狀態

    。厚生勞動省官員說,將出臺措施幫助網吧流浪漢找到能提供宿捨得雇用機構。報告指出,這5400人中約27%是20多歲的年輕人,23%是50多歲的中年人。

      厚生勞動省於六七月間在遍及日本的87家網吧中,向約1700名在網吧過夜的顧客發放調查問卷,並在東京及大阪調查了362名網吧外的行人。

      調查結果顯示,被訪者中8%因無家可歸在網吧過夜,厚生勞動省據此推測,日本約有5400名網吧流浪漢。

      東京的受訪者中58%是短期雇工,17%處於失業狀態。厚生勞動省官員說,將出臺措施幫助網吧流浪漢找到能提供宿捨得雇用機構。

    http://61.129.65.8:82/gate/big5/news.eastday.com/w/20070829/u1a3075546.html

    20080828.jpg

    基隆市民熊耀銘半年前還是露宿街頭的街友,他到基隆就業服務站找工作時,被另一名求職者朱致達收容。兩人素昧平生,朱致達供吃、供睡,還介紹熊耀銘到日本料理店工作,讓他的人生由黑白變彩色。

    朱致達昨天用「他身上的動物全跑出來了」、「白色的浴缸變成灰色的」,形容熊耀銘第一天到他家洗澡的景象。他說,3個月前收容「陌生人」,他媽媽和女友都不諒解,他媽媽至今氣還未消,因為他家的浴室現在「好像還有跳蚤」。

    熊耀銘的父母離異,母親改嫁,父親去世後就獨自生活。花蓮中華工商餐飲科畢業後,他在台北市多家酒店當服務生,最後混不下去,今年3月回到基隆,白天在街頭舉廣告看板賺錢,晚上睡在東岸和平廣場樓梯間,當了1個多月的街友。

    經由其他街友告知,熊耀銘今年5月起,每天都到基隆就服站找工作。由於老是穿同一套衣褲,還常翻工作資料「翻到睡著」,引起就服站臨時人員張桂玉的注意。

    熊耀銘有次帶著「黑眼圈」到就服站找工作,張桂玉問「怎麼了?」熊耀銘回答,前幾天到桃園應徵工作,但忘了雇主的電話,流落桃園街頭兩天,又餓又累,最後到派出所向警員「借」200元,才能坐車回到基隆。之後,張桂玉常找熊耀銘聊天,成了他口中的「阿姨」。

    張桂玉說,有一天熊耀銘告訴她,有人邀他去搶錢,擔心再不拉他一把,他的一生可能毀了,便找也因常到就服站找工作而熟識,叫她「阿母」的朱致達幫忙,收留他一陣子。

    朱致達說,當初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答應張桂玉,可能是和熊耀銘有緣吧。熊耀銘住在朱家期間,朱致達供他吃、睡,若有面試機會,還專車接送。

    朱致達現在和女友擺地攤維生,上個月初透過在台北市人力仲介公司工作的友人,介紹熊耀銘到台北市一家日本料理店工作,並通過試用期獲正式任用。

    熊耀銘昨天到基隆就服站,向站長阮月敏、張桂玉和朱致達表達謝意。張桂玉說,熊耀銘現在乾乾淨淨的,和以前蓬首垢面,判若兩人,祝福他有新的人生。

    【2007/08/28 聯合報】@ http://udn.com/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7/398855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