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流浪


2007/09/04

每小時1青少年蹺家 最小9歲

青少年離家出走日益嚴重。警政署統計,全台去年有近萬名青少年離家出走,平均每天二十六人蹺家、每一小時一名青少年決定遠離家園。兒福團體分析指出,「青少年離家」佔去年所有失蹤原因的八成,創歷年新高。此一現象令人憂心,「家庭」不再是青少年心中溫暖的堡壘。

警政署資料顯示,去年離家的兒童少年有九千四百餘人,年紀最小僅九歲。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昨天發布《台灣兒少離家現況報告》,分析去年兒少人口失蹤原因,「青少年離家」佔八成,遠超過誘拐、走失等,比民國八十一年高四倍。

去年近萬名蹺家兒 創新高

兒盟依九十至九十六年協尋失蹤人口紀錄完成《台灣兒少離家現況報告》,青少年離家人口中,國中生佔一半。兒盟指出,青少年追求獨立自主,父母若還把他們當「小孩子」管教,常會引起親子摩擦,助長孩子離家出走的念頭。

報告也指出,青少年離家三大原因是「跟家人衝突」、「家裡管太嚴」,以及「不喜歡待在家」。可見家庭氣氛不良、親子互動不佳,往往助長青少年離家出走的念頭。

但也有離家的孩子迷途知返,自願回家。兒盟進一步統計,九十至九十六年協尋四一二位失蹤人口,發現近五成離家青少年會「自行回家」,比例高於警方尋獲的二成,與家庭成員尋獲的二成比例。

七成五孩子想回家 卻又怕

但也有高達七成五的離家孩子表示,想回家,卻不敢回家。兒盟秘書長王育敏表示,多數離家的孩子思念父母,但怕回家後被罵而不敢回家;離家越久,越覺得沒有理由回家,最後成了長期或永久失蹤人口。

這份報告也指出,包括自願回家者在內,七成的離家者會被尋獲,但被找回的孩子中,六成選擇再度離家出走。王育敏分析表示,家庭衝突不斷、父母管得更嚴,都是逼使青少年二度、三度…離家出走的原因。

王育敏強調,「迷途知返」並不代表離家孩子的問題已經解決,父母應調整溝通方式,將心比心,從孩子的立場出發體諒孩子,才能留住青少年的心。

父母沒空理自己 9歲男孩離家出走 累了就睡草堆
http://edu.cnool.net 2010-3-23 16:45:08 錢江晚報 我有話說

  本報訊 在嘉興市平湖打工多年的聶先生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年僅9歲的小兒子,不知何故,竟會在今年3月16日放學後突然離家出走,而且一走就是5天4夜。

  貨運司機

  差點撞上赤腳男孩

  3月20日傍晚,唐師傅開著貨車行駛在320國道上。路邊突然竄出一名男孩,唐師傅猛地一腳踩下剎車,才避免撞上。

  驚魂未定的唐師傅看到男孩赤著雙腳,滿臉污垢,似乎受了驚嚇,呆呆地癱坐在地上。

  “他會不會是迷路了?”唐師傅準備送他回家,可無論唐師傅怎麼問,男孩就是閉口不答。

  無奈之下,唐師傅將男孩帶到了嘉善魏塘派出所。令人頭痛的是,任憑民警怎麼哄,他就是一言不發。

  直到第二天中午,精神漸漸放鬆的男孩終於開口說話了。男孩名叫聶垚林,四川南江人,隨父母暫住在嘉興平湖。隨後,他說出了父親的手機號碼。

  見到父母

  男孩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民警聯繫上了男孩的父親聶先生,激動萬分的聶先生夫婦立刻從平湖趕到嘉善。

  聶先生說,他有3個孩子,其中2個年齡較大的在四川老家,出走的兒子年紀最小,剛滿9周歲,在平湖某小學上一年級,平時不愛說話,性格比較內向。

  聶先生說,3月16日傍晚,他接兒子回家後做了晚飯,就和老婆一起出門加班。沒想到,深夜下班回家,兒子突然不見蹤影。書包文具都在家裏,兒子身無分文,能到哪去呢?

  前天中午,在魏塘派出所,聶先生的妻子一見到兒子,激動得當場就哭了。不過,令民警趕到意外的是,孩子見到父母后,神情非常平靜,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累了睡草堆

  餓了向路邊好心人乞討

  為什麼要離家出走?身無分文的男孩,這5天是怎麼過的?

  面對父母和民警,男孩低頭沉默不語。再三追問之下,男孩只是簡單地說,肚子餓了就向路邊的好心人討點吃的,晚上隨便找個草堆睡覺。但他依然不肯說出走的原因。

  “我們夫妻倆平時上班也比較忙,很少跟孩子說話,他除了上學外都一個人在家,真沒想到竟會一個人出走!他這次會離家出走,可能是我們跟孩子缺少溝通,缺少了對他的關愛。”聶先生告訴民警。

  本報通訊員 杜俊 江偉傑

  本報駐嘉興記者 竺軍偉

http://122.11.55.148/gate/big5/edu.cnool.net/news_22401.html

【辛啟松、林師民╱連線報導】新竹市二男一女同校高三學生喜歡搞樂團,遭父母反對,一周前三人竟帶著吉他一起流浪到台南市,租了一間小套房窩在一起,想自食其力打工賺錢圓夢。但事與願違,不但找不到工作,盤纏也快花完;前晚警察查戶口時發現他們,通知家長領回。
三名蹺家逃學的高三生就讀新竹市建功高中,今年都只有十七歲;昨天他們的父母趕到台南市博愛派出所,見到失蹤一星期的孩子,都憐惜的立即把他們擁在懷裡。一名母親說:「媽媽以後會尊重你們的選擇,不要再離家,好嗎?」女生則對母親說:「對不起」。

南下租房盼圓星夢
警方調查,三名學生是學校樂團成員,農曆春節 後,疑因家長擔心他們繼續玩樂團,會影響七月大學指定考試成績,要他們暫時不要搞樂團,但三人不聽,上周三帶著一把吉他和近兩萬元現金,從新竹市搭乘和欣 客運,經兩百五十公里到台南市,用九千元(月租四千五百元、押金一個月)租了一間小套房住。
他們的父母發現孩子失蹤,第二天即報警協尋。而三人為避免被找到,離家後即關掉手機。他們向警察表示,蹺家前就印好履歷表,打算先找工作,工作之餘再練樂團,以便日後到夜店唱歌圓夢;無奈找不到工作,只能窩在小套房裡發呆,也曾後悔想回家,但為報復父母不肯認錯。

警抓毒蟲意外尋獲
因他們租的小套房之前曾住過毒蟲,前晚博愛派出所警員陳正利、莊勝傑和吳嘉祥前往查戶口,發現三少年是協尋人口,通知父母領回。
建功高中校長溫貴琳表示,三名學生昨已返校上課,其中一人考慮休學,輔導室已加強溝通。溫貴琳說,兩男生是同班同學,女生則不同班,三人雖然成績不盡理想,但活動力強、個性活潑,都喜歡熱門音樂,是學校熱音社成員,三人是麻吉。
校方指出,其中一名男生的父親經營化學工廠,希望兒子好好念書,將來承接父業;但兒子想法不同,故父子倆常吵架。上周父子又起爭執,兒子憤而蹺家,並找上兩好友一起行動。

http://1-apple.com.tw/index.cfm?Fuseaction=Article&IssueID=20090219&art_id=31405185

2007/06/02 – [ 中國時報/中市新聞/C2版]
少年蹺家睡機車 撞車父不理
【朱真楷/台中報導】

不滿父親管教,1名國二少年負氣翹家逃學半個月,白天與小女友騎著偷來的贓車四處趴趴走,晚上就趴在機車龍頭上睡覺,直到昨天清晨騎車肇事,行蹤才因此曝光,但他的父親聽聞兒子闖禍,卻堅持不到警局探視,親子關係出現嚴重問題。

上月中,連姓少年與父親起口角,一氣之下帶著錢離家出走,並四處找同學投靠;由於同學年齡都僅有14、15歲,根本沒有人能提供他久住,在走投無路情況下,只好趁父親上班之際溜回家盥洗、吃飯,再神不知鬼不覺離開,晚上則睡公園石椅上。上月26號,連姓少年在路邊閒晃時,發現1輛機車插著鑰匙,心生歹念偷騎走,待女友下課後,就騎著贓車四處兜風、逛逢甲夜市。但女友一返家,他又開始流浪漢生活,騎著機車毫無目的的在市區閒晃,想睡覺就把車停到公園旁,趴在機車上睡覺。

昨日凌晨6時許,連姓少年準備騎車到女友家載她上課途中,疑似因長期露宿街頭、體力不堪負荷,騎到一半竟然睡著,連車帶人直接撞上停靠路邊車輛,造成臉頰、雙手破皮流血、背部扭傷,因而被帶回警局。

警方多次通知開設音樂才藝班的父親到場訊問筆錄,但他的父親竟說,警方處理就好,他不想過去探視兒子。而連姓少年得知父親態度,則是難過的說「我再也不想跟他(爸爸)一塊住,等能賺錢我立刻走!」親子關係顯然出現嚴重裂縫,但由於連姓少年父親是因為疏於照料導致兒子行為偏差,並未施以任何暴力,因此警方最多僅能道德勸說。

2008/02/15 – [ 中國時報/北部綜合/C3版]
 
 
搭高鐵不夠錢 翹課少年流浪2天
 
【胡欣男/中壢報導】家住中原大學附近的14歲徐姓少年,自高鐵通車以來,便夢想搭乘體會高速滋味,十二日學校甫開學,他矇騙父母取得150元零用錢,偷偷到高鐵青埔站準備搭車。不過他估計錯誤,盤纏到哪都不夠來回,卻又不想上學,因此在青埔站流浪吹風2天,十四日被警尋回。

中壢警方表示,十四日上午興國派出所員警吳君龍、丁政豪進行春安工作的舉家外出巡簽時,在元化路與新生路口,發現有少年穿著學校制服徘徊,因昨為上課日,員警細心詢問意外發現,原來他就是十二日分局通報的失蹤人口。

徐姓少年被帶至派出所還不斷打冷顫,身上制服濕漉漉又骯髒,他告訴安撫他情緒的女警說,因為自己很想搭高鐵出遊,春節期間父母卻只要他在家看電視與念書,以因應新學期課程。

徐姓少年說,他很不想開學上課,於是開學日騙父母說要繳納新學期班費,取得150元零用錢,原以為夠用,誰知看了高鐵時刻表後,才知道盤纏不夠來回各地,沒有把握之下,又不願意回學校上課,他只好徘徊流浪,夜宿土地公廟2晚,和流浪漢席地打盹。

因寒流來襲實在太冷,他當晚買了熱食裹腹,錢花得差不多,想回家沒錢搭車,於是他沿著新生路往南,走走停停。終於在十四日上午被員警攔查,順利找到回家的路。

少年的父母到了派出所,看到兒子為了高鐵不念書,甚至離家出走失蹤,好氣又好笑,但2天沒見到兒子的思念之情,已讓他們捨不得教訓,「爸爸媽媽放假會帶你去坐高鐵!」才讓原本哭喪著臉的少年破涕為笑。

2008/11/08 – [ 中國時報/文化新聞/A14版]
 
 
日諧星暢銷書 兄模仿作也大賣 中學生變大學生《無家可歸》紅不讓
 
【黃菁菁/東京七日電】日本社會吹起「無家可歸」旋風,搞笑藝人田村裕的《無家可歸中學生》一書大賣,賺進逾二億日圓(約台幣六千七百七十多萬元)的版稅後,坊間又出現模仿作《無家可歸大學生》,初版銷售還遠超越中學生。原來這個大學生是田村裕的親哥哥田村研一,他從超市打工的飛特族搖身一變成為暢銷作家。

《無家可歸中學生》是描寫田村裕小時候父親突然破產宣布解散家庭,接著父親失蹤、母親病死,讀中學的他不想成為哥哥姊姊的負擔,而選擇一個人夜宿公園當流浪漢的故事。

日本今年上半年的暢銷書排行榜上,《無家可歸中學生》在藝人部門排名第一,所有暢銷書中排名第四,至今已賣出二百二十五萬本,其後也推出漫畫版,最近還改拍成電影,由日本當紅偶像明星小池徹平主演而造成大轟動。

最近在書店發現《無家可歸大學生》也成為暢銷書,初版大賣八萬本,比中學生版還要多五萬,作者當時就讀大學,住在和弟弟不同的另一個公園,且半工半讀照顧弟妹。

收容田村三兄弟妹的好心人,田村裕同學的母親在接受電視訪問時回憶說,第一次接他們三個到家裡吃飯時,哥哥一身難聞的臭味,而且邊吃飯還邊打瞌睡,不難想像他的生活過得多麼辛苦,看在眼裡都心酸地哭了起來。

研一表示,弟弟過去告訴他是借住同學家,一直到弟弟出書才知道,原來弟弟瞞著他去住公園。他在書中寫出自己的經歷,可以說是《無家可歸中學生》的延長版。研一還說,出書是出版社向弟弟提議的,寫書後才發現自己文筆不好,可能無法走作家這條路。

本報獨家報導 曉紀、曉君家暴故事後 各界關心湧入 現在轉學受保護 媽媽續當街友

【記者張念慈/新竹報導】

本報8月中獨家批露2名長期遭受父親家暴的小姊妹曉紀、曉君(皆化名),擺脫「準街友」悲情擔任志工服務他人,回響不小。目前竹市社會處妥善安置她們,讓姊妹花接受良好的教育和優質生活,展開新人生。

12歲的曉紀和11歲的曉君,從小飽受酗酒父親家暴,多次目睹母親被父親用菜刀砍到倒臥血泊中,童年的記憶盡被毒打、逃跑和哭泣填滿。

曉紀和曉君最常用的形容詞是「崩潰」,最明顯的,被父親打、見母親哭泣挨揍、半夜為躲父親家暴而逃出門,都讓他們「很崩潰」。

後來她們的父親因案入獄,兩人跟著母親、外婆、舅舅逃到竹市,但3名大人不願工作,致租屋處付不出錢被斷水斷電。

這對姊妹花輾轉被照顧遊民的人安基金會新竹平安站收容,成為年紀最小的「準街友」。兩人在站內寫功課、做志工,陽光樂觀的態度讓其他街友覺得汗顏。

新聞批露後,外界關心持續湧入,不少善心民眾捐贈圖書和衣服給兩姊妹,鼓勵兩人勇敢面對困境。

新聞更引起新竹市社會處高度重視,當天派社工訪視,了解姊妹花的生活狀況和家庭功能,經審慎評估後,兩姊妹跟著3名親友一塊生活不恰當,8月底安置她們到社福機構。

目前兩姊妹轉學,也接受社福機構的保護,不用再擔心家暴的父親會找上門,也不用煩惱家中3個大人不願工作。

另,3名大人(媽媽、舅舅、外婆)被房東趕出去,人安基金會一度同意讓他們到站內夜宿和用餐,白天外出上班,不過要跟其他街友一樣負責整理平安站的環境整潔,但3人拒絕,寧當街友繼續流浪。

2008-09-24/聯合報/C1/新竹教育】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