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


本文引用網址: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40466

遊民攝影師 拍出污名之苦

2010-7-11 23:22 作者:李宜霖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居無定所攝影展」10日在城中藝術街區開幕,遊民們親身上場演出行動劇,當代漂泊成員戴瑜慧、郭盈靖也參與演出,將遊民的真實處境搬到現場重現。遊民睡在厚紙板上,路人經過調戲遊民,甚至將垃圾丟棄在他們身上。口白念著:「他們說我們是治安的死角,可怕的犯罪者,其實我們最痛很暴力,因為暴力日日夜夜傷害我們。」最後,每個人脫掉面具,這是一齣關於遊民露宿街,遭到驅趕、歧視的安全議題。

遊民晨曦指著相片中他在高樓勞動的映像。(圖文/李宜霖)

攝影展是遊民的集體創作,也有社會人士的參與。在政治大學教攝影批評與分析的郭力昕老師認為,這些作品非常精彩,雖然她們花很多時間在練習,熟悉這些相機的操作,相機原本是媒體攻擊她們的武器。他指出,一般人覺得遊民除了無住所、被驅趕,沒有其他的內涵,但從她們的攝影作品,可以看出對自然、環境、美的關注,每個人都有其創作的才華跟潛力,只是現實中沒有機會嘗試。郭力昕從事媒體改造,他希望在場媒體工作者能說服報社主編騰出版面空間報導,讓遊民的形象不再讓商業電視台繼續剝削,以中產階級的偏見妖魔化遊民。

透過相機與民眾對話

謝三泰攝影師是遊民攝影班的特約講師,從事新聞工作20年,他認為,攝影記者的相機的確是武器,記者抱持著「我就是要你好看」的態度,相機變成職業的工具,但對遊民而言,相機是對話的工具,用相片來說話。他談到民眾可以透過相片跟遊民的心靈跟生存空間對話,了解遊民真正的想法。

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朱傳炳表示,失業率攀升,愈來愈多人變成遊民。他指出,警察找不到罪犯,就會抓遊民當替死鬼,國家社會污名化遊民。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副局長周麗華表示,大眾及媒體認為遊民是犯罪者是刻版印象,實際上遊民的犯罪率很低。社會局目前推出健保臨時卡,讓沒有健保卡的遊民,生病能即時就醫。她認為政府能力不足,所以很感佩攝影班打破學歷、年齡限制,讓遊民發聲。

協力出版遊民書籍的基督教救世軍台灣區區長Mike Coleman,計畫將書籍翻譯成英文,基督教救世軍在全球有120個分部,關切遊民議題。Coleman認為,遊民形成跟社會心理因素相關,包括家庭的破裂、父母親的失職、心理功能失調等。他建議政府,應該把預算用在遊民安置跟個案解決,會有很高的社會效益。

遊民「晨曦」在展覽中介紹他的作品,他曾拍攝落難的神像,這些神像被遺棄在社會的角落,他覺得跟自己的處境很類似。晨曦曾當過101大樓戶外窗的清潔工,拍攝場景涵蓋摩天大樓,他最高曾登上101清洗大樓表面,攝影紀錄著他過往的勞動過程。攝影班成員也曾互相拍攝,成員「追影」捕捉到他工作的樣貌。

重拾記憶中的老火車

除了攝影班成員,遊民「卜派」看到展覽相關消息也來看展。他認為,整個社會將遊民污名化,定格為恐怖份子。他看到這些攝影把遊民的生活形象、想法拍出來,他很敬佩這些前輩、老師。「卜派」說,他還沒成為遊民前,也有兩台傻瓜相機。他喜歡拍攝冒煙的火車,曾經為了老火車,繞了整個台灣,但是後來因為居住問題,底片被房東丟棄。他說,如果自己能擁有一台相機,他想用影像重拾記憶中的老火車。

廣告

本文引用網址: http://news.chinatimes.com/world/0,5246,50404074×132010072600522,00.html

夏威夷Waikiki海灘 成遊民樂園

  • 2010-07-26
  • 新聞速報
  • 【中廣新聞/夏明珠】
  •     每天早上在海浪聲中醒來,張開眼睛,看到的是壯麗的太平洋,最棒的是,這樣的享受,一毛錢也不要,它也是夏威夷的威基基海灘吸引愈來愈多遊民的原因。

        在夏威夷當遊民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必擔心受凍,一個歐胡島的遊民說,假使你無家可歸,威基基海灘,可能是最好的去處。因為擔心群聚的遊民,防礙觀瞻,影響當地觀光業,夏威夷正在研究解決之道。

        當地政府考慮中的方案,有好幾項,包括在比較隱密的地方,搭建帳篷,集中安置遊民,提供免費機票,鼓勵遊民回美國本土,以及在全美房屋租金最高城市之一的檀香山,提供平價住宅,給遊民居住。

        夏威夷州政府今年年初的遊民普查顯示,歐胡島有四千一百71個遊民,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15,雖然遊民不太打攪觀光客,但是這對夏威夷的形象,畢竟比較負面,而且照顧這些遊民,每年也花掉不少公帑。夏威夷考慮的一連串計畫中最積極的一項就是買張單程機票,送他們回家。

        不過有人擔心這個作法恐怕會後患無窮,搞不好會吸引更多外地遊民前去,反正吃定了夏威夷政府會替他們買回程機票。

        這個構想不是夏威夷首創,紐約和丹佛都實施過,紐約市一項名叫遊民回家的計畫,幫助過一萬八千多人,一個35歲的男子,利用計畫漏洞,從紐約街頭轉戰夏威夷海灘,夏威夷如果提供免費機票,他說不定會考慮換個城市住住。

    本文引用網址: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apr/15/today-o11.htm

    艋舺遊民滿台北

    ◎ 李佑準

    多年前,曾聽聞艋舺「剝皮寮」的盛名,但直到清明節連假,才得一遊。

    問題是除了剝皮寮以外,萬華很多地方,顯得相當落寞與蕭條,尤其是龍山寺前面公園,聚集數千遊民,顯得髒亂與難聞的味道,除非親眼目賭,否則不敢相信首善之區的台北市,有這麼多遊民;再往華西街觀光夜市走去,這個約二十年前最早成立的台北觀光夜市,我來過兩次,但多年前人聲鼎沸,商機無限,現在可能因為遊民太多,空氣中瀰漫不清新,我匆匆走完華西街夜市,不敢再像之前大啖夜市美食。

    猶記得十幾年前的萬華也有遊民,但不超過一百人,尚不構成威脅,現在則已達到數千名;有女性親戚說,這些遊民會故意撞女生,感覺很不好。萬華遊民在這十多年急遽增加,與台灣產業外移中國,失業人口增加有密切的關係。

    這兩年在台北各區,如熱鬧的東區與忠孝東路,也常可見到遊民的出現,情況有如十幾年前的萬華;馬政府急簽ECFA,如果再造成服務業大量失業,我們很難想像,十幾年後的全台北各區,都像現在的萬華,各區充滿數千遊民?十幾年後的馬政府高官,可能都已移民美國,但在地的台北市民,您能移民嗎?

    (作者為貿易商)

    本文引用網址: http://udn.com/NEWS/NATIONAL/BREAKINGNEWS1/5743449.shtml

    聯合報╱記者郭安家/即時報導】
    2010.07.24 01:22 am
     

    苗栗縣長劉政鴻為大埔事件對總統馬英九道歉,民進黨立委抨擊,「沒有聽到他向大埔農民道歉。」

    立委蔡煌瑯說,既然新奇美與群創已經表明不需要那塊土地,按照土地徵收條例沒有迫切需要,行政院與苗栗縣政府應立即撤銷徵收,原屋原地歸還,用不著徵收圈地後再劃五公頃。

    蔡煌瑯表示,從大埔事件看到強制的行政權,釜底抽薪是行政院提出土地徵收條例修法,全國各地都在圈地,類似抗爭將永無寧日,這應是立院下會期優先法案。

    【2010/07/24 聯合報】@ http://udn.com/

    本文引用網址: http://udn.com/NEWS/NATIONAL/BREAKINGNEWS1/5743021.shtml

    【聯合報╱記者胡蓬生/即時報導】
    2010.07.23 10:02 pm
     

    行政院針對大埔徵地爭議,昨天提出畫地還農的解套方案,但似乎與自救會「原地保留」的期待仍有相當大落差,自救會發言人葉秀桃今天仍表達「反對徵收」的堅定立場,除要求原地發還農民,還要求被挖除的農田泥土一併「還回來」!

    苗栗縣大埔自救會發言人葉秀桃指出,行政院和劉政鴻縣長未與農民溝通,昨天就拋出「這些東西」,但自救會立場很明確,就是要求「原地保留」,被徵收的土地、房舍都應原地保留發還農民,田裡被挖走的泥土,都是已耕作一、兩百年的肥沃泥土,縣府也應載回來。

    葉秀桃表示,行政院和縣府事前沒和自救會溝通,就逕自開記者會宣布方案,「感覺是在喊話」,事後也未與農民接觸,自救會的立場很明白,就是反對徵收,縣府強行毀田,運走田裡的百年沃土,應儘速載回原有農地。 

    自救會成員邱玉君表示,行政院方案,到底農地配到那裡?現有房子能不能保留,大家都不清楚,他們要的是保留原屋、原地,簡單說就是「維持原樣」。

    苗栗縣政府工商發展處指出,特定區土地因高低有落差,目前施工清除約20公分深度表土,所有土方都未外運,堆置在區內集中儲備,將供區內綠地使用;如區內農地有需求,會將堆置的有機土 (沃土)過濾後提供,但因土方混合堆置,提供的有機土不可能「原地原土」。

    【2010/07/23 聯合報】@ http://udn.com/

    本文引用網址: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0,5244,11050202×112010072400161,00.html

  • 2010-07-24
  • 中國時報
  • 【王莫昀/台北報導】
  •      房價居高不下,都更案的釘子戶愈來愈多。都更業者感嘆,北巿居民算盤打得很精,在都更的領域,沒有「三顧茅廬」誠意感動天的美談,有的只有利益的算計,要順利推動都更,就得投入大量資金買通,或是動用利害關係、鄰里社區力量施壓,才能解決,「以不正當手法解決釘子戶,後遺症很多,一般正派經營的建商較不會採用這種模式。」

         北巿精華地一地難求,建商紛紛從單純的大舉購地,轉而投入都更。甚至許多小建商為了搶地,以蠶食鯨吞的方式插旗透天、老公寓。在透天、老舊公寓一坪售價飆上八、九十萬,甚至逾百萬下,釘子戶大增,這些人花了大錢,就是等著日後「以小搏大」致富。

         一位建設公司土開主管不諱言,過去為了拔釘子,什麼怪事都聽過。收益好的一樓店面屋主,通常是都更最強力的反對者,先前曾有不肖人士,從二樓水管灌水泥,讓一樓臭氣沖天,把一樓屋主趕跑。

         此外,也有小型建商四處買入老公寓、透天整合時,狹路相逢,互不相讓。業界之前曾傳出一家建商老總被人以槍比著頭,最後這家建商只得知難而退。

         除了不肖人士搶地,以不正當的手段恫嚇釘子戶外,也有釘子戶以激烈手段反制。一位銀行辦理都更的主管即指出,曾遇過住戶抱著瓦斯桶趕人,揚言同歸於盡。

         業者指出,寄子彈、縱火大費周章,以現在龐大的都更停擺量來說,即使祭出這些不正當手法能解決的釘子戶也是少之又少,如今,大家都在等北巿府最新都更審議條件出爐,根本解決都更分配問題。

    本文引用網址: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06599

    行動不便流浪街頭5年‧孤老以爛車為家

     2010-07-13 09:33

    • 堅硬的司機座位對鄭炳發而言,可是個溫暖的床褥,他的衣服整齊地用衣架掛車內,其他的細軟則有條理地裝在箱子裡塞滿後座。(圖:星洲日報)
    • 為了賺取微薄的生活費,鄭炳發撐著手杖,一拐一拐地徒步1小時到附近酒店地區幫助路邊泊車。(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5年來孑然一身,只用一個環保袋就能裝完所有的行李,右為星洲基金會經理林振全。(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高興地表示,我終於有床啦!(圖:星洲日報)

    (雪蘭莪‧淡江)這輛破車停迫在淡江新村大街路旁已有2年,除了外殼,汽車已不能操作,但是卻被65歲的鄭炳發用來當“家”,在這2年來,吃喝睡覺全在車裡。

    對他來說,車是最溫暖、最舒適的“家”。因為他覺得住在爛車內,總好過露宿街頭。

    在之前,鄭炳發白天在街邊流浪,夜晚則在巴剎旁小販公會會所過夜,為期逾1年,接著又到附近的汽車維修廠借宿長達2年。

    修車廠業者提供報廢汽車

    他後期獲得修車廠業者提供一輛報廢的汽車作為的“居所”,才暫時脫離風吹雨打,又時時害怕癮君子“到訪”的日子。

    出生淡江新村的他,是在20年前搬到吉打亞羅士打落地生根,娶妻養兒。約6年前老伴去世不久,他被診斷腳部中風,導致行動不便,無法繼續從事水泥建築工作。

    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自此,他孤苦伶仃,流浪街頭長達5年。但他並不認為這種日子是一種折磨,他不太願意談及往事,只是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撐著拐杖的鄭炳發目前唯一的期望就是住入老人院,並盼望福利金申請能獲得批准,對他來說就已經足夠。

    《星洲基金會》安排入住老人院
    鄭炳發重糖尿病

    《大都會》記者在瞭解鄭炳發的情況後,也通過《星洲基金會》的協助下,安排鄭炳發入住斯里再央地愛心老人院(文良港),惟在院方將他送往醫院進行身體檢查時,被診斷擁有嚴重的高血壓和糖尿病,必須緊急如院治療。

    他除了感謝基金會的幫助,也對一直以來送飯給他的餐廳業者和鄰居表示無限感激。

    任何欲聯絡鄭炳發的親友,可致電老人院電話0340220845。

    鄭炳發與孩子失聯
    “兒子棄我於巴剎旁”

    鄭炳發並非真正的孤老,只是孩子無法照顧他,如今更是與孩子失去聯絡。

    鄭炳發表示,他是被一對子女從亞羅士打載回淡江新村,兒子將他放在巴剎旁後就離開,從此他就沒有再見過他們,完全失去聯絡。

    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

    他不願意談及子女的去向,只是表示他們之間並沒有出現爭執,只是沒有聯絡,惟其他的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也有給一點錢幫助他。

    據瞭解,他上有逾80歲高齡母親,下有一對子女,大女兒今年36歲,兒子24歲,兩人自來吉隆坡讀書後就在這裡定居。

    他透露,兒子曾就讀大學,聽聞已在早前結婚。

    難掩落寞無奈

    “我沒有生氣,也沒有責怪他們,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我不需要他們的照顧,也不需要他們回來找我,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心……”

    雖然鄭炳發嘴裡一直說不在乎,但是天下父母心,說起兒女時他還是難掩落寞無奈。

    失望申請福利金無音訊

    另外,他指出曾多次申請福利金,但是多年來毫無音訊,讓他很失望。

    “住所”有條不紊
    附近商家居民每天送飯

    雖然露宿街頭,鄭炳發看起來衣著整齊不邋遢,身上也無發出異味。

    他有條理地利用空間有限的“住所”,衣物整齊地用衣架掛在車內,文件和財物也分門別類收納。

    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熱心居民商家每天送飯菜,鄭炳發無憂三餐,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很多居民都會主動問我要不要吃東西,而附近商家每天下午4時左右就會送食物給我,我一天吃一餐其實已經足夠,因為我現在也沒有工作,不需要吃太多。”

    他表示,目前最大的困擾就是巴剎旁的廁所常被鎖上,他唯有趁沒有鎖上時趕緊前往沖涼如廁。

    村長林應:至今沒結果
    6個月前已助申請福利金

    淡江新村村長林應表示,村委會已在6個月前替鄭炳發申請每個月300令吉的福利金,但是至今沒有結果。

    “不只是鄭炳發,我們大約已經呈上逾10份申請,可是迄今卻只有一人在今年3月成功獲得福利金。”

    他透露,該委會多次向福利局官員諮詢,得到的回應是當局人事變動影響批准過程,或是沒有資金等,讓他們也無可奈何。

    將助申請入住老人院

    他表示,鄭炳發並不曾向他透露有關進老人院的意願,他們將會著手幫助他進入政府老人院,並加緊關注其福利金的申請。

    星洲日報/大都會‧2010.07.12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