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政治


本文引用網址: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0,5244,11050202×112010072400161,00.html

  • 2010-07-24
  • 中國時報
  • 【王莫昀/台北報導】
  •      房價居高不下,都更案的釘子戶愈來愈多。都更業者感嘆,北巿居民算盤打得很精,在都更的領域,沒有「三顧茅廬」誠意感動天的美談,有的只有利益的算計,要順利推動都更,就得投入大量資金買通,或是動用利害關係、鄰里社區力量施壓,才能解決,「以不正當手法解決釘子戶,後遺症很多,一般正派經營的建商較不會採用這種模式。」

         北巿精華地一地難求,建商紛紛從單純的大舉購地,轉而投入都更。甚至許多小建商為了搶地,以蠶食鯨吞的方式插旗透天、老公寓。在透天、老舊公寓一坪售價飆上八、九十萬,甚至逾百萬下,釘子戶大增,這些人花了大錢,就是等著日後「以小搏大」致富。

         一位建設公司土開主管不諱言,過去為了拔釘子,什麼怪事都聽過。收益好的一樓店面屋主,通常是都更最強力的反對者,先前曾有不肖人士,從二樓水管灌水泥,讓一樓臭氣沖天,把一樓屋主趕跑。

         此外,也有小型建商四處買入老公寓、透天整合時,狹路相逢,互不相讓。業界之前曾傳出一家建商老總被人以槍比著頭,最後這家建商只得知難而退。

         除了不肖人士搶地,以不正當的手段恫嚇釘子戶外,也有釘子戶以激烈手段反制。一位銀行辦理都更的主管即指出,曾遇過住戶抱著瓦斯桶趕人,揚言同歸於盡。

         業者指出,寄子彈、縱火大費周章,以現在龐大的都更停擺量來說,即使祭出這些不正當手法能解決的釘子戶也是少之又少,如今,大家都在等北巿府最新都更審議條件出爐,根本解決都更分配問題。

    廣告

    本文引用網址: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06599

    行動不便流浪街頭5年‧孤老以爛車為家

     2010-07-13 09:33

    • 堅硬的司機座位對鄭炳發而言,可是個溫暖的床褥,他的衣服整齊地用衣架掛車內,其他的細軟則有條理地裝在箱子裡塞滿後座。(圖:星洲日報)
    • 為了賺取微薄的生活費,鄭炳發撐著手杖,一拐一拐地徒步1小時到附近酒店地區幫助路邊泊車。(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5年來孑然一身,只用一個環保袋就能裝完所有的行李,右為星洲基金會經理林振全。(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高興地表示,我終於有床啦!(圖:星洲日報)

    (雪蘭莪‧淡江)這輛破車停迫在淡江新村大街路旁已有2年,除了外殼,汽車已不能操作,但是卻被65歲的鄭炳發用來當“家”,在這2年來,吃喝睡覺全在車裡。

    對他來說,車是最溫暖、最舒適的“家”。因為他覺得住在爛車內,總好過露宿街頭。

    在之前,鄭炳發白天在街邊流浪,夜晚則在巴剎旁小販公會會所過夜,為期逾1年,接著又到附近的汽車維修廠借宿長達2年。

    修車廠業者提供報廢汽車

    他後期獲得修車廠業者提供一輛報廢的汽車作為的“居所”,才暫時脫離風吹雨打,又時時害怕癮君子“到訪”的日子。

    出生淡江新村的他,是在20年前搬到吉打亞羅士打落地生根,娶妻養兒。約6年前老伴去世不久,他被診斷腳部中風,導致行動不便,無法繼續從事水泥建築工作。

    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自此,他孤苦伶仃,流浪街頭長達5年。但他並不認為這種日子是一種折磨,他不太願意談及往事,只是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撐著拐杖的鄭炳發目前唯一的期望就是住入老人院,並盼望福利金申請能獲得批准,對他來說就已經足夠。

    《星洲基金會》安排入住老人院
    鄭炳發重糖尿病

    《大都會》記者在瞭解鄭炳發的情況後,也通過《星洲基金會》的協助下,安排鄭炳發入住斯里再央地愛心老人院(文良港),惟在院方將他送往醫院進行身體檢查時,被診斷擁有嚴重的高血壓和糖尿病,必須緊急如院治療。

    他除了感謝基金會的幫助,也對一直以來送飯給他的餐廳業者和鄰居表示無限感激。

    任何欲聯絡鄭炳發的親友,可致電老人院電話0340220845。

    鄭炳發與孩子失聯
    “兒子棄我於巴剎旁”

    鄭炳發並非真正的孤老,只是孩子無法照顧他,如今更是與孩子失去聯絡。

    鄭炳發表示,他是被一對子女從亞羅士打載回淡江新村,兒子將他放在巴剎旁後就離開,從此他就沒有再見過他們,完全失去聯絡。

    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

    他不願意談及子女的去向,只是表示他們之間並沒有出現爭執,只是沒有聯絡,惟其他的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也有給一點錢幫助他。

    據瞭解,他上有逾80歲高齡母親,下有一對子女,大女兒今年36歲,兒子24歲,兩人自來吉隆坡讀書後就在這裡定居。

    他透露,兒子曾就讀大學,聽聞已在早前結婚。

    難掩落寞無奈

    “我沒有生氣,也沒有責怪他們,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我不需要他們的照顧,也不需要他們回來找我,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心……”

    雖然鄭炳發嘴裡一直說不在乎,但是天下父母心,說起兒女時他還是難掩落寞無奈。

    失望申請福利金無音訊

    另外,他指出曾多次申請福利金,但是多年來毫無音訊,讓他很失望。

    “住所”有條不紊
    附近商家居民每天送飯

    雖然露宿街頭,鄭炳發看起來衣著整齊不邋遢,身上也無發出異味。

    他有條理地利用空間有限的“住所”,衣物整齊地用衣架掛在車內,文件和財物也分門別類收納。

    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熱心居民商家每天送飯菜,鄭炳發無憂三餐,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很多居民都會主動問我要不要吃東西,而附近商家每天下午4時左右就會送食物給我,我一天吃一餐其實已經足夠,因為我現在也沒有工作,不需要吃太多。”

    他表示,目前最大的困擾就是巴剎旁的廁所常被鎖上,他唯有趁沒有鎖上時趕緊前往沖涼如廁。

    村長林應:至今沒結果
    6個月前已助申請福利金

    淡江新村村長林應表示,村委會已在6個月前替鄭炳發申請每個月300令吉的福利金,但是至今沒有結果。

    “不只是鄭炳發,我們大約已經呈上逾10份申請,可是迄今卻只有一人在今年3月成功獲得福利金。”

    他透露,該委會多次向福利局官員諮詢,得到的回應是當局人事變動影響批准過程,或是沒有資金等,讓他們也無可奈何。

    將助申請入住老人院

    他表示,鄭炳發並不曾向他透露有關進老人院的意願,他們將會著手幫助他進入政府老人院,並加緊關注其福利金的申請。

    星洲日報/大都會‧2010.07.12

  • 2010-06-08
  • 中國時報
  • 【林佩怡、張謙俊、梁鴻彬、洪祥和/綜合報導】
  •      輔導街友重新就業不容易,各地政府社會局僅有協助媒合工作,並沒有建立類似更生人的「街友」營利單位,畢竟,經費不足、管理不易,這都是難解的問題。

         北市府社會局社工科長童富泉說,為協助中高齡或身障者的街友回到職場,以「代賑工」方式聘請街友打掃街道,去年共聘請了九十一位街友。

         如果街友因薪水低無力負擔房租,北市社會局介入與房東或便宜旅社聯繫,輔導低價租屋,去年透過此協助一百廿九位街友租屋。

         另外,勞工局也成立「街友就業工作小組」,針對找到工作卻無法馬上領到薪水的街友,提供一天兩百元的就業準備金,去年共有四百一十九位街友受惠,這三項政策去年共支出一千萬。

         基隆市府社會處人員指出,市府五年前與人安基金會、基隆就業輔導中心合作,提供各種工作資訊,輔導街友工作,如發宣傳單、舉廣告牌等,也不定期為街友舉行義剪,在仁愛之家設置街友收容中心,使他們有棲身之處。

         宜縣府社會處社會救助科督導周亦晨表示,針對縣內列冊的近卅位街友,透過人安基金會及羅東就業服務站媒介工作機會,並安置街友住在縣內十六家機構,每年約支出三百萬元的預算。

         花蓮縣政府社會處長丘永台表示,並沒有類似輔導就業方案,僅有志工義剪,送生活用品、義診等服務。

    http://news.chinatimes.com/domestic/0,5248,11050608×112010060800110,00.html

    橋下搭陋屋 邊緣人穴居2年 更新日期:2010/04/06 04:11

    〔記者俞泊霖/中縣報導〕歹年冬,邊緣人避居橋下! 一對男女3年前到台中打零工,但景氣差,工作天數從每月約20天降到4、5天,工資也從一天1200元降為1000元,卻還遇到低價承租的舊眷舍拆遷,被迫住到中縣大里的美群橋下,天天躲蛇、鼠,目睹醉漢暴斃,已在橋下生活2年的他們說「若有錢租屋,誰想住這?」 62歲林子樵和44歲陳鈺葉3年前以每月3000元在大里市承租舊眷舍,當時扣掉假日,幾乎天天有工作,月入2萬餘元,雖辛苦,卻仍可支付租金。未料這2年來工作量銳減,眷舍又拆除,只好移居橋下。 2人把善心人士贈送的廢沙發當客廳,用鐵絲綁著窗簾布,圍起廢床墊當房間,天候不佳則住進用模板架設的小房取暖,每天簡單煮食,吃自己在一旁河川地種的菜、慈濟送的米,有工作再買點肉,洗澡、用水則付錢向鄰近民宅借用,生活十分克難。 林子樵說,常常一早6點多出門排班等臨時工,但工作少,上個月才做7、8天,房租少說要5、6000元,根本無力負擔,只好繼續住橋下,言語中盡是無奈。 據2人陳述,林子樵女兒3歲時,老婆就跑了,現在女兒38歲當老師,女婿車禍養傷,女兒要照顧公婆、孫子、孫女,他也把80餘歲老母託給女兒照顧,不想再增加女兒負擔,因此繼續住在橋下。 陳鈺葉則是丈夫另擁新歡,離婚10餘年,子女都跟前夫住,兒子現在念大學,完全沒往來,女兒已出嫁,女婿做泥水工,女兒偶爾拿點零用錢給她;不過2人因為有這3名子女,被政府認定為子女應盡奉養義務,多次申請低收入戶都失敗。 成了邊緣戶的2人,半年前還幫忙照顧過世朋友的小孩,念國中的小孩跟他們在橋下住了半年,上月才被安置,2人感謝社會處派員關心,卻也嘆息「沒工作,只能繼續住橋下」。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406/78/23cyc.html

    新聞辭典:無殼蝸牛運動
    時間:2010/3/26 19:35
    撰稿‧編輯:陳怡君   新聞引據:廣電媒體

     

    無殼蝸牛聯盟26日在台北市仁愛路住宅用地標售第 1高價的空地前舉行記者會,以平抑房價、扶助弱勢為訴求,籲政府拿出魄力解決高房價問題。  都會區房價高漲,讓小市民叫苦連天,「無殼蝸牛聯盟」等社運團體代表26日同聲呼籲政府,應拿出政策與方法平抑房價,讓「住者適其屋」,聯盟更不排除發起年底夜宿街頭等抗議行動。今天的新聞辭典就為您介紹「無殼蝸牛運動」。

      1989年,台灣股市上漲帶動房價節節高升,使多數人購屋的夢破碎。一群小市民為了抗議當時飆漲的房地產價格,以及不健全的住宅政策,成立了「無住屋者團結組織」,展開台灣史上首次的無住屋運動。1989年8月26日晚上舉行的「無殼蝸牛夜宿忠孝東路」造勢活動,號召數萬人一起在當時台北市區地價最高昂的地段—忠孝東路上過夜,以抗議受到財團炒作而狂飆的房地產價格。這場理性又幽默的抗爭轟動一時,也受到當時社會的廣泛肯定,根據聯合報的一項調查,有六成以上民眾表示支持。

      「無殼蝸牛」運動自此一戰成名,不僅成為當時台北市議會議員質詢的重點議題,經建會還因此成立部長級專案小組,分別由財稅金融、住宅供給、土地政策、住宅資訊上落實執行「改善當前住宅問題因應措施方案」。

      同時,「無住屋者團結組織」也不斷發展,原本由幾位國小教師組成的無住屋救援會,加入了以台灣大學城鄉研究所為主的專業學者,及其他關心無住屋運動成員,持續在基層推動都市空間改革。旗下分支「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OURs)」成員林正修,在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期被延攬為民政局長;另一名成員張景森更曾入閣,擔任陳水扁政府時代的經建會副主委一職。

      20年過去了,都會區房價依然飆漲,許多年輕人還是無力背負房貸,當年無殼蝸牛運動的智囊團成員–台大城鄉所退休教授華昌宜,回顧當年對政府的訴求,包括透明房屋交易資訊、長遠住宅政策、約束財團投資房地產、公平稅賦制度,一項都沒達成。如今「無殼蝸牛聯盟」等團體又站上第一線,向政府呼籲「住者適其屋」,為無殼蝸牛發聲。

    http://news.rti.org.tw/index_newsContent.aspx?nid=237063

     

    蝸牛自救 籲五都選舉廢票破5%

  • 2010-03-27
  • 中國時報
  • 【王莫昀/台北報導】
  •  等20年了 問題無解▲無殼蝸牛聯盟昨在北市仁愛路空地前舉行記者會,以平抑房價、扶助弱勢為訴求,籲政府拿出魄力解決高房價問題。重新背起蝸牛殼的聯盟發起人李幸長(右圖)表示,如未獲正面回應,五都選舉時將重回忠孝東路。左圖為李幸長(本報資料照片)20年前背起蝸牛殼的場景。(陳君瑋攝)  等20年了 問題無解▲無殼蝸牛聯盟昨在北市仁愛路空地前舉行記者會,以平抑房價、扶助弱勢為訴求,籲政府拿出魄力解決高房價問題。重新背起蝸牛殼的聯盟發起人李幸長(右圖)表示,如未獲正面回應,五都選舉時將重回忠孝東路。左圖為李幸長(本報資料照片)20年前背起蝸牛殼的場景。(陳君瑋攝) 

     等20年了 問題無解▲無殼蝸牛聯盟昨在北市仁愛路空地前舉行記者會,以平抑房價、扶助弱勢為訴求,籲政府拿出魄力解決高房價問題。重新背起蝸牛殼的聯盟發起人李幸長(右圖)表示,如未獲正面回應,五都選舉時將重回忠孝東路。左圖為李幸長(本報資料照片)20年前背起蝸牛殼的場景。(陳君瑋攝)  等20年了 問題無解▲無殼蝸牛聯盟昨在北市仁愛路空地前舉行記者會,以平抑房價、扶助弱勢為訴求,籲政府拿出魄力解決高房價問題。重新背起蝸牛殼的聯盟發起人李幸長(右圖)表示,如未獲正面回應,五都選舉時將重回忠孝東路。左圖為李幸長(本報資料照片)20年前背起蝸牛殼的場景。(陳君瑋攝) 

     ▲1989年無殼蝸牛運動夜宿忠孝東路黃金地段,抗議房價飆漲,萬人參與的場面非常壯觀。(本報資料照片)  ▲1989年無殼蝸牛運動夜宿忠孝東路黃金地段,抗議房價飆漲,萬人參與的場面非常壯觀。(本報資料照片) 

         沉寂廿年的無殼蝸牛聯盟重出江湖,在年初才創下住宅用地新天價、每坪要價六七九萬元的仁愛路、臨沂街口拉起白布條,要求政府正視小老百姓居住權。無住屋者團結組織發起人李幸長表示,為凸顯政策常遭財團綁架,將組織「神聖廢票聯盟」,爭取五都大選廢票率破五%,用選票讓政府正視高房價問題。 

         政府若不回應 年底忠孝東路見 

         二十年前夜宿台北巿忠孝東路街頭的無殼蝸牛聯盟,昨日在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主婦聯盟、台灣勞工陣線、殘障聯盟等社運團體,及以華昌宜、花敬群、夏鑄九等教授聲援下召開記者會,高呼「台灣高房價、人民被綁架」,「處處是豪宅,何處是我家」。 

         聯盟並發出一份「二○一○無殼蝸牛自救宣言」,提出平抑房價訴求,揚言「政府不回應,今年年底忠孝東路見!」 

         想買北巿豪宅 得從唐朝開始拚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說:「目前北巿房價水準,年輕人要從唐太宗時代開始工作,不吃不喝至今,才能用薪水買到三億的房子,你說他能不生氣?」 

         「台灣高房價根本是政府長期縱容財團、建商炒作土地與房地產!」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長夏鑄九表示,政府只將不動產視為投資商品,忽略民眾有居住的權力,反觀歐洲各國早在一百年前就著手推動各項因應對策,令人擔心的是,我國政府至今仍毫無警覺問題的嚴重性。 

         聯盟昨日將馬桶及一隻受傷累累的蝸牛,搬到年初才以台灣住宅第一高價標出的仁愛路、臨沂街口土地,以演出行動劇方式,凸顯一般薪水族收入要在這地方購屋,只能買到半個廁所。 

         痛批選舉制度 為錢向財團低頭 

         崔媽媽基金會董事長呂佳翰感嘆地說:「二十年前為了高房價走上街頭,二十年後高房價問題卻持續困擾著民眾!」 

         李幸長則痛批,政府問題出在選舉制度,明明只有藍綠兩組總統候選人,卻仍要花上百億元競選經費,只好向財團伸手,當選後也不得不向財團低頭。 

         他強調,二十年前房價在短短兩、三年內上漲五倍,年輕人感受強烈,才有當時那樣強大動員能量,如今年輕人對群眾運動、高房價已麻木,估計未來動員不易,但無殼蝸牛聯盟仍將成立「神聖廢票聯盟」,在年底五都選舉時推動全民投廢票,用選票讓政府正視高房價問題。 

         夏鑄九則建言,政府應學習新加坡、香港設立「公屋」制度,以低價租金出租給民眾。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0,5244,11050202×112010032700112,00.html

    迷途的無殼蝸牛

    • 2010-03-29
    • 中國時報
    • 【黃樹仁】

         台北都會區房地產價格高漲,再度引起無殼蝸牛的憤怒。但也再度顯示無殼蝸牛運動的缺乏方向感。以道德訴求代替經濟分析,無法對症下藥。爽了自己,卻無補於實際。

         為何房價高漲?因為游資過多,利率偏低,資金湧入房地產市場。而土地與稅務法令使財團圈地養地有暴利可圖,自然使財團樂於炒作房地產。

         無殼蝸牛運動的主要訴求,在於透過法令限制財團圈地養地。這些都是企圖以行政手段干預市場運作。雖然會產生效果,基本上卻是逆勢而行,成果有限。無殼蝸牛們最大的問題在於,視線始終侷限於台北,被台北都會中心的生活經驗蒙蔽了視野。

         同樣的法令,同樣寬鬆的資金市場,台中、高雄的房價始終遠低於台北。財團們似乎只熱心於炒作台北的土地,對台中、高雄卻相對興趣缺缺。為什麼?當然不是因為他們不想賺台中人與高雄人的錢,而是因為他們知道台中與高雄的錢不好賺。事實上,過去二十年曾有幾個政商集團在台中與高雄炒作土地,結果不但沒賺到錢,反而搞垮了自己。

         為什麼台中與高雄的土地不容易炒作?因為土地供應相對寬鬆,甚至供過於求,要炒作也無從炒作。非常簡單的經濟學供需原理。

         無殼蝸牛運動的最根本問題,就在於拒絕面對這最基本的供需原理,只重道德訴求與政治訴求。道德訴求可以使人自我感覺良好,卻不會解決問題。

         論者或謂,台北都會土地供給不足,無法改變。這是胡說。台北市目前的住宅用地總共不過四千多公頃,而關渡平原卻仍有幾百公頃的土地被凍結,沒有充作住宅用地。距離台北市中心五十公里範圍內,台北縣與桃園縣的都市邊緣,幾千公頃農地上已經滿布違規工廠、賣場、假農舍,飽受工業廢水與生活用水的汙染,無法供作安全的農業生產,卻沒有被規畫為都市住宅用地。如果將這些已被嚴重汙染的城郊農地規畫為住宅用地,台北都會區的住宅用地供給大增,趨近台中與高雄的水準,則台北都會區的平均地價自然不會遠高於台中高雄。政府應該做的,正是將這些農地轉變為住宅用地,大幅增加台北桃園大都會區的建地供給,自然可以抑制房價。

         論者或謂,台北人不喜歡離開市區。因此淡水與林口新市鎮開發多年,吸引不到居民與建商,反而浪費政府開發資金。這種說法忽略了淡水與林口新市鎮土地,對台北都會區居民而言,是無效的土地供給。因為沒有捷運。

         台中與高雄土地之所以比台北便宜,不僅是供應充足,且是交通便捷。便捷到騎機車就已充分,以致於高雄捷運經營困難。但台北都會區已大到不是機車與公車可應付,須仰賴捷運通學通勤。而政府短視到拒絕新市鎮與捷運齊頭並進,導致新市鎮發展失敗。政府總認為,必須等新市鎮居民住滿,有充分客源,才值得建捷運。殊不知,在台北都會區,沒有捷運,新市鎮就不會成功。不同時建捷運,新市鎮的投資確實是浪費。但只要有捷運,新市鎮就會成功。

         要抑制台北的土地炒作,根本之計,在於擴大有效的住宅用地供給。政府應該將台北、桃園兩縣都市邊緣已經高比例違規作工廠、賣場、住宅使用的幾千公頃假農地變更為新市鎮住宅用地。並且在開發新市鎮之同時,建造捷運。新市鎮的捷運線可能會虧損幾年,但低廉的住宅與方便的交通自然會吸引建商與居民。居民飽和,捷運就會賺回來。

         為壓抑炒作,住宅用地不分新舊,都應該限期建築使用,以免地主與財團養地套利。無殼蝸牛這主張是正確的。但更重要的其實是,大幅增加有效的住宅用地供給。新市鎮與捷運齊頭並進,讓龐大的供給淹死企圖炒作的財團,一如台中與高雄的故事。(作者為台北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112010032900111,00.html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