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用網址: http://udn.com/NEWS/NATIONAL/BREAKINGNEWS1/5743449.shtml

聯合報╱記者郭安家/即時報導】
2010.07.24 01:22 am
 

苗栗縣長劉政鴻為大埔事件對總統馬英九道歉,民進黨立委抨擊,「沒有聽到他向大埔農民道歉。」

立委蔡煌瑯說,既然新奇美與群創已經表明不需要那塊土地,按照土地徵收條例沒有迫切需要,行政院與苗栗縣政府應立即撤銷徵收,原屋原地歸還,用不著徵收圈地後再劃五公頃。

蔡煌瑯表示,從大埔事件看到強制的行政權,釜底抽薪是行政院提出土地徵收條例修法,全國各地都在圈地,類似抗爭將永無寧日,這應是立院下會期優先法案。

【2010/07/24 聯合報】@ http://udn.com/

本文引用網址: http://udn.com/NEWS/NATIONAL/BREAKINGNEWS1/5743021.shtml

【聯合報╱記者胡蓬生/即時報導】
2010.07.23 10:02 pm
 

行政院針對大埔徵地爭議,昨天提出畫地還農的解套方案,但似乎與自救會「原地保留」的期待仍有相當大落差,自救會發言人葉秀桃今天仍表達「反對徵收」的堅定立場,除要求原地發還農民,還要求被挖除的農田泥土一併「還回來」!

苗栗縣大埔自救會發言人葉秀桃指出,行政院和劉政鴻縣長未與農民溝通,昨天就拋出「這些東西」,但自救會立場很明確,就是要求「原地保留」,被徵收的土地、房舍都應原地保留發還農民,田裡被挖走的泥土,都是已耕作一、兩百年的肥沃泥土,縣府也應載回來。

葉秀桃表示,行政院和縣府事前沒和自救會溝通,就逕自開記者會宣布方案,「感覺是在喊話」,事後也未與農民接觸,自救會的立場很明白,就是反對徵收,縣府強行毀田,運走田裡的百年沃土,應儘速載回原有農地。 

自救會成員邱玉君表示,行政院方案,到底農地配到那裡?現有房子能不能保留,大家都不清楚,他們要的是保留原屋、原地,簡單說就是「維持原樣」。

苗栗縣政府工商發展處指出,特定區土地因高低有落差,目前施工清除約20公分深度表土,所有土方都未外運,堆置在區內集中儲備,將供區內綠地使用;如區內農地有需求,會將堆置的有機土 (沃土)過濾後提供,但因土方混合堆置,提供的有機土不可能「原地原土」。

【2010/07/23 聯合報】@ http://udn.com/

本文引用網址: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0,5244,11050202×112010072400161,00.html

  • 2010-07-24
  • 中國時報
  • 【王莫昀/台北報導】
  •      房價居高不下,都更案的釘子戶愈來愈多。都更業者感嘆,北巿居民算盤打得很精,在都更的領域,沒有「三顧茅廬」誠意感動天的美談,有的只有利益的算計,要順利推動都更,就得投入大量資金買通,或是動用利害關係、鄰里社區力量施壓,才能解決,「以不正當手法解決釘子戶,後遺症很多,一般正派經營的建商較不會採用這種模式。」

         北巿精華地一地難求,建商紛紛從單純的大舉購地,轉而投入都更。甚至許多小建商為了搶地,以蠶食鯨吞的方式插旗透天、老公寓。在透天、老舊公寓一坪售價飆上八、九十萬,甚至逾百萬下,釘子戶大增,這些人花了大錢,就是等著日後「以小搏大」致富。

         一位建設公司土開主管不諱言,過去為了拔釘子,什麼怪事都聽過。收益好的一樓店面屋主,通常是都更最強力的反對者,先前曾有不肖人士,從二樓水管灌水泥,讓一樓臭氣沖天,把一樓屋主趕跑。

         此外,也有小型建商四處買入老公寓、透天整合時,狹路相逢,互不相讓。業界之前曾傳出一家建商老總被人以槍比著頭,最後這家建商只得知難而退。

         除了不肖人士搶地,以不正當的手段恫嚇釘子戶外,也有釘子戶以激烈手段反制。一位銀行辦理都更的主管即指出,曾遇過住戶抱著瓦斯桶趕人,揚言同歸於盡。

         業者指出,寄子彈、縱火大費周章,以現在龐大的都更停擺量來說,即使祭出這些不正當手法能解決的釘子戶也是少之又少,如今,大家都在等北巿府最新都更審議條件出爐,根本解決都更分配問題。

    本文引用網址: http://211.89.225.4:82/gate/big5/www.cnr.cn/allnews/201007/t20100713_506725794.html

    八旬老人駱駝為伴乞討18年  四處流浪露宿街邊

    2010-07-13 10:34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大 中 小】  

        

    老人流浪乞討,駱駝一直陪伴。本報記者潘之望攝

      85歲高齡的山西老人楊眉牢,獨自一人牽著駱駝沿路乞討,經石家莊、保定來京,在豐台區盧溝橋鄉行乞時引得眾人關注。昨天傍晚,愛心人士反覆勸說欲讓老人留宿,但老人表示,他和駱駝為伴乞討已有18年,只願露宿街邊,他已準備離京,預計牽駱駝步行兩個月後回到老家。

      8000元買下駱駝為伴

      昨天傍晚,在好心市民魏女士帶領下,記者在豐台區盧溝橋鄉二七車輛廠鐵道橋洞下找到楊眉牢老人和他的駱駝。老人身著破爛衣衫、滿頭白髮,蜷縮身子睡在橋下人行道上,身前擺著一個乞討用的搪瓷碗,駱駝背著行李被拴在一旁的欄杆上。見到魏女士前來,老人利索地爬起來與她聊天。

      聊天中,記者得知,老人來自山西代縣,一生未婚,家裏只有一個弟弟,但弟弟家為兒女婚事花了不少錢,無法照顧他。

      老人說,18年前,他用攢了14年的8000塊錢在包頭買下這只駱駝,幫他馱行李和他做伴。每年2月初,天氣暖和起來,老人就帶著駱駝出發,步行前往北方各省市乞討,每年秋冬季節,就回到老家避寒。

      之所以選擇駱駝為伴,是因為駱駝好養活,“吃草、饅頭、玉米都行,也不怕渴”,老人行乞時,駱駝和他一塊跪在地上,晚上老人就依靠著駱駝取暖。“我身體好,沒病”,老人說,行乞多年,他從來捨不得騎駱駝,為防止駱駝踢人,老人還用鐵鏈拴住駱駝腿部。

      主動請好心人騎駱駝

      近兩天,魏女士多次勸說老人向政府部門尋求救助,但都遭到老人拒絕。她還為老人買來40多個包子,“他一口氣就吃了十幾個”,魏女士說,80多歲的老人在外這麼遭罪,說不定哪天就會突然故去,所以一直跟著他,想給他和他的駱駝找個家。

      交談中,不時有市民駐足,給老人提供食物或錢。一位來自山東臨沂的張女士,反覆勸說老人去她家小院留宿,但依然被拒。魏女士告訴老人,想為他找個固定居所,同時白天他還可外出乞討,但老人表示,“在同一個地方,時間久了人家就不給了”,仍舊執意露宿街頭。

      為表達對眾多好心人的感謝,老人將駱駝身上的行李一件件取下,在駝峰間綁了塊布,還係了根繩子,邀請好心人騎駱駝。但他掀去行李后,眾人發現駱駝駝峰已嚴重變形,身體多處皮膚磨破,駝身瘦骨嶙峋、青筋鼓起,散發出陣陣臭味,都對駱駝的健康狀況表示擔憂。

      老人謝絕救助站援助

      昨天下午,豐台區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兩次追尋老人,表示願意為老人買票助其回家,並可安排車輛幫其運送駱駝,但都遭到拒絕。

      無奈之下,工作人員只得買來大包食品贈送,助其返鄉。記者離開時,老人表示,他將步行兩個月回老家,明年應該不再出門乞討。記者隨後了解到,老人牽駱駝乞討一事,曾經各地多家媒體報道,許多企業、好心人都想幫他過上穩定的生活,但老人已習慣這種生活方式,沒有接受。

      山西忻州市代縣棗林鎮派出所一位民警此前證實,這名老漢確實是西馬村人。老人年輕時當過兵,一輩子沒有結婚,唯一的親人就是比他小幾歲的弟弟。儘管當地民政部門按季度給他發補助,但老人還是每年都會外出乞討,入冬前才回到村裏。(記者史冊 實習記者陳薇) 

    責任編輯:海量

    本文引用網址: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06599

    行動不便流浪街頭5年‧孤老以爛車為家

     2010-07-13 09:33

    • 堅硬的司機座位對鄭炳發而言,可是個溫暖的床褥,他的衣服整齊地用衣架掛車內,其他的細軟則有條理地裝在箱子裡塞滿後座。(圖:星洲日報)
    • 為了賺取微薄的生活費,鄭炳發撐著手杖,一拐一拐地徒步1小時到附近酒店地區幫助路邊泊車。(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5年來孑然一身,只用一個環保袋就能裝完所有的行李,右為星洲基金會經理林振全。(圖:星洲日報)

    • 鄭炳發高興地表示,我終於有床啦!(圖:星洲日報)

    (雪蘭莪‧淡江)這輛破車停迫在淡江新村大街路旁已有2年,除了外殼,汽車已不能操作,但是卻被65歲的鄭炳發用來當“家”,在這2年來,吃喝睡覺全在車裡。

    對他來說,車是最溫暖、最舒適的“家”。因為他覺得住在爛車內,總好過露宿街頭。

    在之前,鄭炳發白天在街邊流浪,夜晚則在巴剎旁小販公會會所過夜,為期逾1年,接著又到附近的汽車維修廠借宿長達2年。

    修車廠業者提供報廢汽車

    他後期獲得修車廠業者提供一輛報廢的汽車作為的“居所”,才暫時脫離風吹雨打,又時時害怕癮君子“到訪”的日子。

    出生淡江新村的他,是在20年前搬到吉打亞羅士打落地生根,娶妻養兒。約6年前老伴去世不久,他被診斷腳部中風,導致行動不便,無法繼續從事水泥建築工作。

    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自此,他孤苦伶仃,流浪街頭長達5年。但他並不認為這種日子是一種折磨,他不太願意談及往事,只是口裡常掛著“我無所謂”。

    撐著拐杖的鄭炳發目前唯一的期望就是住入老人院,並盼望福利金申請能獲得批准,對他來說就已經足夠。

    《星洲基金會》安排入住老人院
    鄭炳發重糖尿病

    《大都會》記者在瞭解鄭炳發的情況後,也通過《星洲基金會》的協助下,安排鄭炳發入住斯里再央地愛心老人院(文良港),惟在院方將他送往醫院進行身體檢查時,被診斷擁有嚴重的高血壓和糖尿病,必須緊急如院治療。

    他除了感謝基金會的幫助,也對一直以來送飯給他的餐廳業者和鄰居表示無限感激。

    任何欲聯絡鄭炳發的親友,可致電老人院電話0340220845。

    鄭炳發與孩子失聯
    “兒子棄我於巴剎旁”

    鄭炳發並非真正的孤老,只是孩子無法照顧他,如今更是與孩子失去聯絡。

    鄭炳發表示,他是被一對子女從亞羅士打載回淡江新村,兒子將他放在巴剎旁後就離開,從此他就沒有再見過他們,完全失去聯絡。

    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

    他不願意談及子女的去向,只是表示他們之間並沒有出現爭執,只是沒有聯絡,惟其他的兄弟姊妹曾來探望他,也有給一點錢幫助他。

    據瞭解,他上有逾80歲高齡母親,下有一對子女,大女兒今年36歲,兒子24歲,兩人自來吉隆坡讀書後就在這裡定居。

    他透露,兒子曾就讀大學,聽聞已在早前結婚。

    難掩落寞無奈

    “我沒有生氣,也沒有責怪他們,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我不需要他們的照顧,也不需要他們回來找我,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心……”

    雖然鄭炳發嘴裡一直說不在乎,但是天下父母心,說起兒女時他還是難掩落寞無奈。

    失望申請福利金無音訊

    另外,他指出曾多次申請福利金,但是多年來毫無音訊,讓他很失望。

    “住所”有條不紊
    附近商家居民每天送飯

    雖然露宿街頭,鄭炳發看起來衣著整齊不邋遢,身上也無發出異味。

    他有條理地利用空間有限的“住所”,衣物整齊地用衣架掛在車內,文件和財物也分門別類收納。

    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熱心居民商家每天送飯菜,鄭炳發無憂三餐,只是擔心如廁很麻煩。

    “很多居民都會主動問我要不要吃東西,而附近商家每天下午4時左右就會送食物給我,我一天吃一餐其實已經足夠,因為我現在也沒有工作,不需要吃太多。”

    他表示,目前最大的困擾就是巴剎旁的廁所常被鎖上,他唯有趁沒有鎖上時趕緊前往沖涼如廁。

    村長林應:至今沒結果
    6個月前已助申請福利金

    淡江新村村長林應表示,村委會已在6個月前替鄭炳發申請每個月300令吉的福利金,但是至今沒有結果。

    “不只是鄭炳發,我們大約已經呈上逾10份申請,可是迄今卻只有一人在今年3月成功獲得福利金。”

    他透露,該委會多次向福利局官員諮詢,得到的回應是當局人事變動影響批准過程,或是沒有資金等,讓他們也無可奈何。

    將助申請入住老人院

    他表示,鄭炳發並不曾向他透露有關進老人院的意願,他們將會著手幫助他進入政府老人院,並加緊關注其福利金的申請。

    星洲日報/大都會‧2010.07.12

    本文引用網址: http://www.tvbs.com.tw/news/news_list.asp?no=sunkiss20100709002537

    記者:林志偉      桃園     報導

    天氣這麼熱,你能相信有人可以穿了5件衣服在身上嗎?桃園一名街友,因為怕衣服被其他人拿走,寧願冒著中暑的可能,將自己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這樣子旁人看了都直流汗。 炎炎夏日高溫不斷,穿1件衣服都讓人熱的受不了,但這位街友卻包的像粽子一樣,穿了一堆衣服在身上。記者:「穿幾件算看看,1、2、3、4、5件。」街友:「差不多5件。」記者:「5件喔。」 一共穿了5件長袖,裡頭竟然有2件外套,還有1件毛衣,在這麼炙熱的高溫裡,這樣穿,實在有夠誇張,光用看的都讓人流汗。記者:「不會熱喔?」街友:「熱也沒有辦法,總比讓人家拿走還要好吧,一些衣服拿到都沒衣服。」 身上的衣服是他唯一能帶走的家當,60歲的何姓男子,雙手雙腳都還能工作,不符合社工救援對象,他在彰化原本還有一間父母留下的房子,卻因為兄弟們為錢反目成仇,被家人趕了出來。友人:「他們家人把他趕出來,不讓他住家裡,就算回家,家裡的人也會打他。」 街友:「年紀大了,找工作沒人要。」 就因為連家人都會背叛,讓男子對社會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寧願在這高溫下,冒著中暑的可能,將厚重的衣服穿在身上,也不要到了冬天,冷到沒衣服穿。

    本文引用網址: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668438/IssueID/20100717

    2010年07月17日蘋果日報

    遊民把陸橋下方當做自己家,甚至生火煮飯。王乙徹攝【王乙徹╱台中報導】台中縣梧棲鎮中華路跨越中棲路的陸橋下,雖然以鐵絲網阻隔禁止民眾進入,但一男一女2名遊民非但擅自闖入,甚至該還把該處當作棲身之處,不但堆放了大批撿來的棉被、家具作為「家當」,該名女遊民甚至還用廢棄木料生火煮飯,不但有礙觀瞻,更可能引發危險,警方表示,將通報社會處與鎮公所處理。 將協助處理安置《蘋果》記者走訪現場,佔據陸橋南側的男遊民辯稱,並未住在該處,還直說只是到該處晃晃,不清楚北側也有人住,但記者卻發現,橋下的變電箱鋪了墊子、還有棉被,疑為該遊民睡覺、休息的地方,且他還從變電箱旁拿走2大袋物品,在北側的女遊民則未遇,但記者發現該處堆放了廢棄腳踏車、床組、棉被等撿來的物品。警方表示,已經多次通報社會處與鎮公所等單位處理,而且2遊民都曾接受社福單位安置,雜亂的物品也曾被清運一空,但每隔一段時間就又出現,垃圾也不斷堆積,將加強派員巡邏並協調相關單位協助安置及清除垃圾。